中国身心灵门户网站,最早的身心灵网站。

《潜水人》(上)——Kenneth Wapnick.Ph.D(选自《终结对爱的抗拒》)

作者:心动奇迹 时间:2010-10-3 17:09:10 点击:5684

  潜水人(上)

                                                 ——选自《终结对爱的抗拒》

                                        Gloria and Kenneth Wapnick.Ph.D

                                                       

                                                         翻译:心动奇迹

 

        在我们前一篇出自六月版的《光之屋》的文章里,我们讨论了奇迹学员所不可避免怀有的抗拒,不但在理解耶酥的教诲方面,还包括将他的宽恕原则应用于他们每日的生活方面。在本篇文章中,我们则会更深入地探讨这种抗拒的一个方面:恐惧——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至少是一种被认可为理所当然的恐惧——害怕去看小我充满内疚与恨的那套思想体系。

       

        席勒(Friedrich Schiller),这位伟大的德国诗人,剧作家,作家,在1797年创作了一部叫做“潜水人(Der Taucher)”的叙事诗,在德国之外大概更多地是作为舒伯特的音乐舞台背景而为人所知。这是关于一部悲剧传说,讲述了一个年轻乡绅接受了一次皇家发出的挑战,成功地潜入了波涛汹涌的海底并取回由国王扔下去的一个金制高脚杯。残酷的国王对他说如果能再次重复他上次的成功的话,他可以得到国王的女儿,于是这个年轻人不惜再次去冒生命之险。不幸地是这次,这位年轻人没有能够从海底深处回来。不过,在他从悬崖边上开始他那致命的潜水之前,他预言性地对国王说出下面的话,讲起了他刚刚逃离出来的汹涌的海流:

 

                  下面非常可怕,
               所以人不该去试探众神;
               也从不该想要去注视
               他们幸亏用暗夜与恐怖所覆盖之物。

 

        席勒的作品曾是许多德国文艺者持久的灵感来源,尽管在今天的非德语世界里他最被人记住的只是他的那首“欢乐颂”,因为应用在贝多芬第九交响曲里而流传后世。在这些受到席勒激发的人里也包括弗罗伊德和C.G.容格,后者特别将上面四句话评论为反映出“向人类本性深渊一瞥的真正含义”。一个人可以容易地从席勒的诗句里读到更深的含义,看出其中所描绘的人类精神方面可怕的深处——非常可怕——然后是几乎同样令人害怕的防御——暗夜与恐怖,这使一个人得以在世界上生存下来,尽管有些贫乏。

 

        尽管弗罗伊德曾是第一位充分揭示潜意识小我心灵的惊恐的心理学家,但他确实并非做出这一观察的第一人。在很多,很多别的人里,我们或许可以引用德国18世纪浪漫派诗人诺瓦利斯(Novalis)的话:“当一个人将目光向心灵的深处投出一瞥之时必然会为之感到害怕。”的确,弗罗伊德曾为他在他的自我分析以及对病人的分析中所见的恰恰令他害怕,并且描述起这种无意识时使用的形容词比如可怕的,不正常的,粗糙的,凶狠的,邪恶的,令人厌恶的,丑陋的,危险的,以及吓人的,使用的短语比如充满了激烈愤怒的大锅,填满了混乱,未被彻底制服的魔鬼,
奇怪和不可思议的事物,以及恶灵。

 

       在奇迹课程当中,我们也能发现耶酥频繁地想我们提供对于这可怕的小我心灵思想体系的深渊本质的一瞥。这不是一幅好的图画。罪疚是令人厌恶的,它反映了极其错误的有罪行为,真切地表现出——完全就是对上主的杀害并将祂的圣子送上十字架酷刑。这里有两处例子,表达出小我恶劣以及残酷的罪疚世界。让读者能够对此有所留意。这是一段比较强烈的材料:

 

                   恐惧的使者是以恐怖的方式训练出来的,当它们受主人征召时,战栗不已。

                   因恐惧即使对盟友也毫不留情。那些使者满怀罪咎地溜出去,饿渴地搜寻

                   罪咎,因其主人以受冻挨饿的方式,把它们磨得残暴,只准它们享用自己

                   带回给主人的东西。没有一丝罪咎能逃过它们饿渴的眼神。它们凶残地搜

                   寻罪的踪迹,突袭所看到的一切生命,将它们一路哀号地拖回主人面前,

                   以供饱餐......因它们所带给你的,不外乎一些皮相与血肉的话语。它们奉

                   命搜寻可朽之物,回来时候喉咙里塞满了腐败腥臭的东西。那些东西好似

                  平抚了它们一些饿渴的折磨,因此对它们显得美丽非常。它们被恐惧折磨得

                  不知所措,为了逃避惩罚,只好把自己心爱之物呈现给派遣它们的主人。

                 (T-19 IV-A.12:3-7;13:2-5)

 

                  恨是十分具体的。它必须有个攻击对象。仇敌在它的眼中必然具有某种外形,

                  摸得到、看得到而且听得到,最后能够杀得掉的。当嗔恨看中了一物,必会

                  置之于死地,就如圣灵之声也必会宣告死亡根本不存在一样。恐惧是个无底

                  的深渊,眼光所及之处,都会被它吞噬,它在每件事物上都看到自己的影子,

                  因而不得不转向自己,加以毁灭。


                 凡是视弟兄为一具身体的,就等于视他为恐惧的象征。他必会加以攻击,因为

                 他看到自己的恐惧立于身外,伺机攻击,狂嚣着要与他复合。不要低估了恐惧

                 必然反射出来的强烈怒火。它愤怒地尖叫,疯狂地张牙舞爪,想要逮住那制造

                它的人,将他一口吞噬

                 (W-pI.161.7:1-8:4)

                (注:在编辑这段时笔者听到一首歌里唱到“我闭上眼睛就是天黑,一种失恋的感觉。。。。。我承认我害怕天黑。。。。。。)

 

         这个内在让人感到可怕的世界是如此地难以忍受,因此它要求有一个防御措施以保护我们。只要我们遵循它所提出的欺骗性的提议计划,那么小我就保证为我们提供保护以脱离这个可怕的下面,于是我们逃进了它所营造的世界,也就是物质宇宙:身体,特殊关系,以及死亡所在的令人恐惧的栖身之地。然而这个世界好象是在我们充满罪疚的心灵之外,因此被辨认为它带着放松和安全的表象,使我们脱离所感知到的罪。在很多地方里课程将这些——小我的问题和它的答案——指为两个梦:世界之梦(身体)遮掩着小我的秘密之梦(心灵)(例如T-27.VII.11:4-12:6  [实像与梦境的区别,并不在于世界所作的梦与你私自所作的梦两者之间的不同。后两者是同一个梦。世界之梦只是你自己投射到外面的那一部分梦境而已,但你却把世界之梦当作自己梦境的起点与终点。其实,是你私自之梦肇始了它,你自己却看不见;而它所肇始的世界之梦,你不只看见,还毫不怀疑其真实性。当你睡梦方酣,且私自梦到此梦的肇因真实不虚,你怎么可能起疑?你的梦不过是:一个分离的弟兄,是你的宿敌,他趁夜潜近你的身边,企图置你于死地,还故意让你凌迟至死。但这梦底下还藏着另一个梦,你在那儿变成了凶手,暗中的敌人,是你弟兄与世界的掠夺者与毁灭者。痛苦的肇因,就在这些小小梦境与你实相之间的空隙里。那小小的沟距,你连看都看不到,却是幻觉与恐惧的温床,充满恐怖及远古仇恨的时空,以及灾难迭起的瞬间,这一切全都发生于此。 这儿是非实相的肇始之处。 这儿也是它的化解之处。])再次借用席勒充满意象的描绘,我们或许可以说,外在令人害怕的世界覆盖着可怕的内在恐惧的海洋。因此我们被提供了一个双重的外壳以逃避小我从不愿要我们真正去看到的东西。因为如果超越了它的两个恐惧的世界,那么恐怖就在于小我的秘密隐藏的恐惧:我们或许会变得认清上主之爱,那是我们的真实实相和我们真实的家园,透过圣灵反映在我们分裂的心灵当中。然而一个人如果没有首先穿越这两个梦的世界,他无法觉醒于那个爱,就像我们在这首来自《上主的礼物》(注:海伦的诗集)的这篇散文诗里所看到的,它清楚地表达出面对第一个梦时的恐惧:

 

                    它们[世界的梦]使害怕的梦者满意了一小段时间,让他不再记得第一个梦
                 [心灵的罪,疚,恐惧之梦——席勒里的下面很可怕],
在那里只不过是恐
                    惧的礼物再次提供给他。这个好似带来安慰的幻觉之礼如今是他的盔甲
                 [席勒里的暗夜与恐怖的遮盖],
以及他握在手中将他避免从觉醒中挽救出
                    来的利剑。因为在他能够觉醒之前,他需要首先被迫要求去再一次考虑第
                    一个梦
。(上主的礼物,p.120)

 

        因为这种恐惧——完全是被营造出来,尽管不为我们所知——我们退缩到这个充满虚假问题和虚假答案,好似存在生命和好似存在的死亡的物理世界之中,远离被掩埋在两个梦之下的心灵中的真相。因此,当我们选择不去潜水时,那么这个底下的构成秘密之梦的海流就可以不被认出。然而,有一个不变的心理学法则就是,那些还仍然在潜意识中没有被揭露的内容,在内在加剧,却只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只显露冰山一角而已。我们做出的反对自己的判断,我们“秘密的罪衍、深隐的嗔恨”(T-31.VIII.9:2),变得被投射出去,以判断,谴责,以及批判和找错的需要等的形式呈现——所有这些都只是这种来自我们自己的不宽恕所带来的“保护”所引出的不可避免的结果:


                       [不宽恕的]念头保护了投射,扣紧其锁链,使其间的曲解变得更加隐蔽,

                       难以捉摸,更不易质疑,且离理性益远。

                 (W-PII.1.2:3
   
        就像容格在讨论到对无意识的否认(或“阴影”)中所观察的:

 

                     “没有阴影的人”在统计学上是最通常的一种人类形态,他想象他实际上只是
                      他所关心去了解的关于他自己的那一部分。不幸地不论是通常所谓的宗教人士
                      ,还是自命非凡的科学之士,都没有形成一个对这一规则的例外。

 

         用奇迹课程补编《颂祈》中的话来说,容格的描述反映出宽恕-通向-毁灭的这种充满恨的动因,在其中人们有意识地相信他们正在爱,宽恕,以及平安之中,但其实他们所有真正所做的却是向世界投射他们无意识的憎恨。不幸的是,世界宗教以及国家的历史——过去和现在——正是以这样的好似充满着爱,宽恕,以及平安的品质的名义,却流淌着鲜血。很难去低估因这种否认而导致的十足的悲剧下场(T-3.I.2:3),世界充当了它有效性的痛苦见证。因此有必要去使这种动因变得被理解使得错误可以最终被化解。不去做这种内在的宽恕工作,要求圣灵的帮助以接受祂在我们的心灵中为我们的妄念所做的修正,并学习去为自己接受救赎,就是邀请小我去隐瞒在它体面的斗篷——同样属于幻象的灵性和宗教下面那充满罪,疚,恐惧,以及憎恨的虚假实相。所有在那些我们很确定我们的处境是正确的和公正的时间里,我们正在隐瞒位于在我们觉知的阀门之下的深海里那口充满愤恨的大锅。






  【申明】本站许多资源来自网上,供广大同好欣赏学习,并不代表本站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侵犯到您的权利,敬请告知。
  • 求道网-身心灵-心灵成长(www.qiudao.net) ©2004-2018
  • 本站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创办人:方志明 京ICP备1300836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