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身心灵门户网站,最早的身心灵网站。

谁是上江洲

作者:周宇 时间:2011-3-25 20:51:48 点击:14325

 

 一、上师

 

世上有没有神仙?这句是抄来的,当下有这样一本书正在坊间流传,说的是某位道长。问题这么问出来,言下之意就是肯定的啦,但怎样可以识别神仙呢?简单。神仙都不爱吃饭,如果你看到一个人他总也不吃饭,专业一点的话叫做辟谷,好几个礼拜甚至一个月水米不进,那么就离神仙不远,至少可以算是半仙了。印度也有些Yogi干这种修炼的事情,修得骨瘦如柴,可惜除了胡子长一点,其他地方怎么看也不够给神仙们长脸。凡夫俗子们如果不能做到绝食,至少也可以砍掉一半的食物,比如向肉制品宣战,从此当一个素食主义者,大概也能沾一些仙气。

最近听说有人三十年不吃饭,够狠!看来这位是真神仙。这位仙人的名号是上江洲義秀(Hideaki Uezu),据说出生在日本冲绳,从小成长在巴西,成年回到日本。上江洲老师的外表平凡至极,不过体型瘦削,很有仙风道骨的仪态。虽然小学都没有念完,但他从小就是一个无所不知的人,三十年来基本就没有吃过饭、没有睡过觉,而且跟宇宙联通,同时为人治病,三百六十五天从来都不休息(读到这里想到李某某的人,罚面壁思过一小时)。铁人大师从前一直都在日本各地做工,包括治病、冥想和问答。当然,治疗肉体的病,比如癌症、肿瘤、糖尿病,都不在话下,但大师治的是灵魂的病,对那种肉体的病已经谢绝了,因为治病要怯根,而灵魂里的病就是病根,不然治了也白治。所以许多人看他的目光里充满着崇敬和感激,那是一种典型的、病人对医师的注视。

不久前,大师想到全世界还有几十亿人需要得到治疗,还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于是更加吃不下饭睡不着觉,开始巡回世界各地,如今莅临中国,听课每小时只收几千块钱,当然是俺们这些灵魂残疾的人们千载难逢的福音。如今我们的确就处在一个奇迹的幸福年代,世界和平的曙光已经开始,就算华佗再世、扁鹊重生,看到大师也得羞愧地躺回墓穴里去。那些教导该吃饭时吃饭、该睡觉时睡觉的禅师,也该闭上嘴。

上江洲老师教导说,世界上有四种人:死人,病人,脑袋进水的人,还有上江洲。死人就是一般根本不认识真理的人,只知道吃饭睡觉;病人是除了吃饭睡觉之外,还有心希望探求跟宇宙真理的源流接通的人。如果把宇宙源流比作是电源的话,死人就是没有插电的灯泡,病人是插了电但是接触不好、有效瓦数不高的灯泡,上江洲大师是光亮夺目的巨型灯柱,而我这样的人则只好是脑袋进了水、插上电都不亮的,没治了。因此,说治病的话显得太俗了,大师的真正使命是传播神的光明:光话明想。光话看起来就是讲课,明想看起来就是默坐。不过,这里面有大奥秘,稍后再讲。

大师身上带着神光仙气,要接触就得付出一定的代价。请阿姨来清扫屋子还要付钱,请大师清扫自己的灵魂,不给钱怎么行,况且还有那么多人有钱也买不到咱们的福气。所以定价的问题不应该在讨论之列,不然太俗,自己都该鄙视一下自己。如果能同样觉察自己的神圣本质、跟宇宙合一,从此不用吃饭睡觉、也不会生病衰老,那该省多少钱啊!(呸,又谈钱,应该说,那该多么活在爱和喜悦里啊!)肉体算什么?灵魂所乘坐的交通工具而已,不要把心思都花在上面,要关心的是自己开着车要去的是什么地方。当然,所有的灵修老师都这么讲,驾好自己的车,这叫做人生的瑜伽。不过上江洲老师的观念,连车都不用开,直接就可以飞来飞去。相对于肉体,他认识到人是灵体(星光体,astro body),可以脱开肉体四处游走。大师也时常做这样的事。有一回讲课当中,忽然说自己的在南美养的马病了,就出去了一下,转眼功夫又回来,身上还带了一股马粪味儿。又有一回,一边在中国给一位学员疗愈,一边分神去了一趟日本,去帮助了一下那边的一个学员。神是遍知遍在的,大师能够在一瞬间洞知一个人前世今生的全部,乃至全球六十六亿人的心思,那是因为内在的神在透过他的肉身而发挥,这样来说,那他就是神的肉身,他就是神,他就是一个驻世的佛。

二、心灵

 

上江洲大师的课好像以哭为特色,听说他一开口,好些人就开始哭泣,高潮时教室里哭声震天,至少好几个在博客里做见证的人都是这么讲的,而且自己也哭得稀里哗啦。解释是说,我们的小我(稍后再说这个小我)所吸引来的负面的肮脏的东西,就这样被清除了,有的甚至是过去五个轮回、十个轮回的负面东西都被清除了。不过,灵体里的东西到底是些什么,污垢、业力这些东西到底是什么样子?肉体的我又怎么印证污垢被清除掉了呢?学员的这个问题,问得很自然,也很有水平。

从前有个相声讽刺大人死要面子,孩子问问题,自己不会还嘴硬,说:这个问题我不能马上告诉你答案,现在告诉你,你印象不深……”这个不是想讽刺大师啊,但是恕我愚钝,我觉得大师的回答就是打了个哈哈:如果你真的让我说出来,你可能会后悔不如不问呢,哈哈,你们想象不到的,我都不想看,把眼睛都闭上了,哈哈。至于你怎么验证,我告诉你,反正在没有变得完美纯洁之前,都是有污垢的,没什么差别,至于负面的东西到底是什么还有什么必要追究呢,你给我一百万我都不告诉你,哈哈……“

上江洲老师的法术叫做“法玉,说是中国的龙嘴里叼着的闪闪发光的玉,象征真我,完全没有污点、完全是爱、完全是光、完全是真理。一边是小我,一边是真我,如果这都不是我,那么到底是谁?有没有一个名称?大师说,要像耶稣一样能够抵制小我的诱惑,比如当别人骂你,你愤怒了,反过来骂他,那么你就是被小我诱惑住了。但这个是谁?

耶稣说,“撒旦,退到我后面去吧”。这话是马太福音里他对大徒弟彼得说的——彼得前一句还说你是基督,活神的儿子,深得耶稣的赞许,跟着后一句话就被耶稣说是撒旦的诱惑,因为耶稣要上十字架,彼得劝他说不行啊,可不要发生这样的事情。可见撒旦随时都会入侵,要时时鉴察才是。禅宗的典故里,时时勤拂拭、莫使惹尘埃,讲的也是这样的意思,像明镜的光亮不可以被任何一点尘埃玷污,要时刻保持完美无瑕(后面再说这个说法的局限);又像仆人要时时打扫房间,因为主人随时都会回来。上江洲老师说,这种勤恳的不断努力,就是我最赞赏的;你们要持之以恒,我自己能从好几世以前、还在喜马拉雅山的时候就开始修炼了。正因为如此,同时因为地球频率已经提升,所以大师几分钟的妙手回春,可以抵得上凡人几十年的修炼。我们发现,捷径总是存在的,而且只要付得起高昂的学费就可以参加速成班,灵修好像变成了一种奢侈的消费,我们把它叫做心灵整容灵性排毒,也未尝不可,说不定这也给了一些人很好的营销点子呢。

上江洲老师又说,其实,小我就是撒旦;反过来,真我就是活神了,所谓开悟就是把小我的积恶清理干净、回归圣洁的真神合为一体。原来这不论小我还是真我,跟都没有关系,我这个行走世间的肉身加上神秘轮回的灵体,到底该怎么理解才对呢?回头复习大师的话,我就是一个载体、一个茶壶,里面装着的是神性,外面粘着的是撒旦。听起来很像基督教的教诲。不过大师同时又说,地球是一个修炼的大学,人是有轮回的,小乌龟会讲话,白桦树也会发表意见,耶稣和释迦牟尼在大师的理论里成了兄弟,耶稣的话有佛理,而佛祖的觉悟就等于基督意识,混成了一锅粥。不仅如此,这锅粥里还有振动频率、脉轮、2012、光子带、藏密等常见的新时代佐料,一股脑倒给底下听课的小茶壶们。圣经说,太初有话,话就是神。上江洲老师的话,就是神性本身,是带着洁净的能量和启蒙的神通的,所以,叫做光话。注意光话不是用来理解的,甚至连听懂都不需要,比如有人说了,虽然老师讲的是日语,但在翻译之前,我就立刻什么都明白了。

跟神合一,这是神秘主义所追求的开悟。灵修导师们大多教导说,如果能保持有强烈的求道意图,那么个人的持续努力加上神圣的恩典,就是开悟;换句话说,下面炉火一直烧着,上面在炼丹炉里不断地搅拌,一旦等到神圣的光照催化,炉子里就炼出金丹来。

如果人的神性一开始就是完美纯洁的,为什么要搞这样麻烦的轮回修炼,最开始是什么让人离开了神呢?神秘主义的基础是柏拉图主义,认为人的灵魂来自完美的神性理念王国,因为向往物质世界而失足堕落,世间是黑暗污浊的、是理念的投影,用世间的材料所塑造的肉身天生就是不完美、不洁净的。基督教、伊斯兰教、道教、印度教,都有各自的神秘主义流派,强调个人与神的合一,这种合一往往需要某种神秘体验的验证,这种体验又往往需要某种修炼,而这种修炼又往往需要大师的带领,具体的带领方式则往往是一些奇怪的神通,比如借助能量、气功、心理暗示。上江洲老师的带领方式,除了亲手当清洁工洗刷茶壶外表的积垢,就是引导学员们冥想,用他的话说叫明想。为什么用字呢?因为明想不是简单地放下一切思绪,而是要把注意力集中在自己的眉心,这里是所谓第三眼的所在、开悟的大门,想象一个光球,大小没关系,那就是宇宙最深处的光,是神性的电源插座,一旦接通就可以神游宇宙。当你被大师的手指触碰眉心,就可以在刹那间了悟一切意识,了悟你和老师乃是神圣的合一。至于第三眼的奥秘,且听下回分解。

周宇过去也探究过神秘主义,但是终究并没后成为一个正牌的神秘主义者,而是转向了生态主义。因为第一,人们都有追求幸福、快乐、富足人生的理想,但开出的药方为什么却是打坐修炼、放下思想,而不是在生活中积极地开动思想、擦亮眼睛?第二,神秘主义只是个人的事,如何跟周边的人一起合作,做一个对社会、对世界有用的人?生态主义也相信世界是神秘玄妙的,但神秘主义把宇宙拟人成了一个活生生的神格,你可以跟他索要爱、索要幸福快乐,索要工作、财运乃至停车位等各种大大小小的恩赐,生态主义则不去追求这些,而是以浪漫和希望的方式,投入到彼此交联的共同创造之中,宇宙并没有提前预备好一切东西,而是能够容纳一切,在这种方式的无限里,我们去尽情地创造各种美好纷呈,并且对一切创造之物投以一种艺术的、审美的眼光。难道这样我不就是在爱里,在喜悦与和平里,而谁还要去求什么神通?如果这样的立场要求我对过去的某些观点开刀,我会毫不犹豫。

三、灵媒

 

几乎所有的灵修老师都很关注眉心,因为这里是第三眼,是瑜伽功法七大脉轮之一的眉心轮所在,灵性启发的大门。法玉明想的操作就集中在这里,据介绍说,一般要闭目直坐,身体放松,注意力集中在眉心,想像这里有一个白色的光球在指引自己,就像一个在地底深处的矿工,努力地向上挖掘,随着诵念Aum(瑜伽认为的宇宙根本咒音),跟着老师的带领念咒就像矿工劳动的号子,直到盼来有一天,你的意识扩展至无限,你是无限的爱,无限的智慧,无限的能力,直到与宇宙意识合一。上江洲老师花了很大的篇幅来论述眉心,教人不但要想象自己的额头有一盏灯炮,跟人说话的时候也想象对方额头有一盏灯炮,你我之间不是小我的对答、矿工的对答,而是光与光的共鸣、神与神的对话。所以这第三眼,既是我们接触神的通道,更是神表达自己的窗口。

前文说过,如果人既不是小我、也不是真我,那么是谁?上江洲老师说,这个说话的就是灵魂,你是在通过肉体而感知这个物质世界,又通过肉体来表达情绪思想。灵魂把感觉、情感、记忆、思想等组装成了你所认为的自我,也就是小我,以为这就是自己的全部。其实灵魂跟真我之间还有一根细细的线彼此相连,只是灵魂浑然不觉,只有当肉体消亡之时,世界变成了黑漆漆的一片,才发现原来这头还有一点永恒的亮光,那是回归本源的通道以及通道另一头的亮光,可惜太狭窄了过不去,像矿工守着遥远的亮光而叹息,而有机会的时候又没有做好拓宽通道的工作。为了防止人生虚度,现在就要把这条通道拓宽,好让灵魂跟神性的真我合一,也就是开悟。死了之后就只能轮回,不能开悟,所以趁活着要赶紧转向内在。但是自我像双面胶一样把灵魂和肉体紧紧粘在一起,成了开悟的绊脚石。怎么办?总不能消灭肉体,所以正确的途径就是——要让这个讨厌的、虚妄的自我消失!首先的要务,就是要让思想消失,一旦停止思考,自我这个双面胶带也就开始消解了。

眉心的奥妙当然不在外面而在里面,道家、佛家也都把这里叫做天眼,一旦开通,就可以看见异像,包括幽灵和穿越时空的场景。现代有人研究说,这里面是大脑的松果体,松果体内有退化了的视网膜(为什么不是进化呢),具有呈像能力。这个解释比较画蛇添足,这类异像当然是超越感官功能的,怎么可能是像视网膜那样低级的档次呢?周宇是个近视眼,但是睡觉的时候虽然不戴眼镜,做的梦却也是一样清楚,那你说我在梦里使用哪个眼睛看的呢?据介绍说上江洲老师出生的地方,冲绳,就是地球的第三眼。这就不知从何说起,那么月亮有第三眼吗?太阳呢?窗外的松树呢?我的鼠标呢?况且,老师是非常尊崇耶稣和释迦牟尼的,但这两位一个出生在地中海,一个出生在印度,那里又分别是地球的什么地方呢?总该有些特殊之处吧。这种不明就里的信口开河,就可以算是魔法思维的一种。说起地球的第三眼,那是要把地球母亲当作女神来敬拜和沟通的,看起来跟上江洲老师并不是一个门派,所以还是不要如此恭维老师的好,免得拍错了马屁。这些人先别着急找第三眼,要先问问自己根本有没有长眼睛,才是当务之急。

夸人长了心眼,说的是觉识;夸人开了天眼,说的当然也是觉识,这其实比看见任何异像都更重要。要有觉识,首先要有觉察。所有的情绪、欲望,按理也都是属于小我的,所以灵修老师们说,要觉察你的情绪的起落,做一个平静的观察者,不要被情绪所控制,如同钱塘江边的观潮人,看潮起潮落但不要被它卷进去。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可以接受的说法。Eckhart Tolle的理论说,所有的痛苦也是小我(这些痛苦组成一个“痛苦之身”,pain body),它在不断地寻找相似的痛苦体验,除非你在心灵里同它割裂并且胜过小我,否则你就是被小我支配的俘虏。也就是说,每个人都有一个量身定做的撒旦。但是,这种内在的分裂,是一个需要小心斟酌的地方,也是很多追求心灵成长的人所困惑的地方,这一点是分水岭的开始,取决于你采用的是明辨思维还是魔法思维。

然而一说起思维,大师立刻指出周宇的破绽:你那还是在心思里说话,在小我里说话,你仍然是自己的俘虏。你不是一个自由人,怎么能说出关于自由的话?你必须全然地放下一切思想、判断、质疑,必须全然地把自己交给神(不管他说的神到底是什么)。像橡皮擦一样把自我从图解中擦掉,灵魂就自由了。在理想的情况下,灵魂完全解脱而来到本源,因此本源的真我将直接透过肉体讲话,就像上江洲老师这样。那我们肉眼所看到的上江洲老师,这个个头不高、语调温和、面庞沧桑的上江洲老师,只是一个外壳,一个空心的灵媒,一部肉身的电话机。跟老师对话就是跟电话那头的神在讲话,而神的话当然是完全正确的绝对真理,学员还有什么必要保留任何的疑问呢?就像一个学员说的,本来在想,上江洲老师治疗癌症都这么有神通,怎么没获国际大奖呢?又转念一想,这样的质疑态度就是不对的,他说行就一定行,我检讨!——所以你看,不许开动脑筋自己思考,这是灵修的第一禁令。不过这对于一些人来说倒也不难做到的啦。

但是导师自己也率先不做思考,比如上江洲老师也跟着新时代的疯传,说是啊是啊,2012年地球频率会提升很快,地球即将穿越的宇宙光子带,不过你们不要害怕,爱吧,爱无止息。可是,什么是频率?什么是光子带?——老师都不怀疑,你还要怀疑?难道你比老师更高明?老师的话是绝对真理,学员对老师的光话就不能做一个置之度外的冷眼观察者,应该全身心地消融其中。周宇绝对不高明,也因此不敢丢下质疑精神。我相信,依靠自己的思考提升觉识,比依靠神圣的恩典来得更可靠些。佛家有云,小疑小悟,大疑大悟,不疑不悟。灵修值得肯定之处,与值得商榷之处并存。做一个平静的观察者,不要被情绪所控制;不要论断自己、论断别人,给自己贴任何标签,比如自认是一个失败的人、一个不幸的人、一个暴躁的人。这些是我所赞赏的那一部分灵修。然而先破后立,破解僵局是为了树立新的方法,觉察自己之后就要建设更健全而丰富的自我,而不是把自我擦除干净,拿自己当作神灵的话筒和面具。新时代运动涌现了许多的灵媒,上江洲老师只是其中之一,这些灵媒把自己的身体出让给了入住的神、上主、基督、弥勒佛、兰姆沙等各色的神灵,带给人间各样玄妙的教导。作媒的人说话,都是为了那个待字闺中的女子能够推销出去,而媒人从中收取一些报酬。那么灵媒所传达的话,是不是应当有所分辨地听;灵媒所收取的钱,是不是可以看成做媒的酬劳呢?周宇愿意质疑自己,也愿意面对质疑,灵媒允许人们对她或者他带来的信息进行质疑吗?没有,他们要求你完全地臣服

你是否真的愿意把自己训练成空壳、灵媒,请神或者天使完全地充满自己、操纵自己,这样你可以闭着眼睛享受他所带来的一切?老师的话在给你做着心灵按摩,你在舒适中沉醉了,几乎不愿意醒来。我只是个小女人呐,有的人说,我活在感觉里的,放着当下的这些享受不要,却去苦苦思索什么不实用的真理,就算你说的逻辑通顺,你说你的,我信我的,与你何干?。在面对老师的光话时,却又不能做一个平静的观察者,而是激动地不能自制,哭得稀里哗啦,笑得疯疯癫癫。当天使站在你的身后替你手舞足蹈,同样这幅看似安闲自如的图画,我感到的却是一阵恐怖的感觉。没有了自我赖以生存的思想,把自己训练成灵媒,如果这样的理想世界真的到来了,你你我我都没有了自我,我们都是肉身的电话机,眉心一点亮光照着通体的人型外壳,我们彼此说话都是神的自言自语,这怎么看都像是恐怖电影的脚本。

四、媒体

 

有一则古代笑话,两学生读书,都睡着了,起来之后互相取笑。一个说,我那是去见周公啊。另一个说,哼,我也去见周公了,他说没看见你啊。这个笑话给我们一个启发:如果两个开悟的大师遇到一起,而他们都是同一个绝对真理的代言人,那么应该彼此认识的吧?有人就问另一个灵媒关于上江洲的事,他的回答很有水平:这是一个会引起灵性竞争的问题,所以对于这个问题,我选择沉默”。看来大家都是同一条道上的人,井水不犯河水。但是什么是闻所未闻的灵性竞争?只听说过生意场上才有竞争,灵性教导不都是教人一切都是爱跟和谐吗?与此同时,我们也看到上江洲老师和其他相关的灵性导师们之间的确在互相站台、互相佐证,这些灵媒联合起来,组成了一种特别的媒体,走集团化作业的稳妥路线。那个谈到灵性竞争的人,自然是另一个媒体集团的了。这些灵性媒体都说在宇宙中存在最终、最高、绝对的真理,人并不需要努力寻求些别的什么,只要想尽一切办法回去就圆满了,只是回去路别提有多么艰难,一辈子都不够用,所以一定要跟从老师的带领,老师的身世越是奇妙得不靠铺,就越是靠得住。

媒体的重要使命之一就是给我们传达消息。消息都是经过过滤的,所有的媒体都有宣传方针,它告诉你什么、不告诉你什么,以及它叙述的方式,都影响着你对一件事情的印象和你自己的观点。人类总是要关注信息的,也总是要对所受到的信息进行一些解释。媒体不只是告诉你一些灾难或者奇迹之类的事,而且告诉你一个直观的因果关系,你不需要自己推敲,只要听它的解释就是了,而且听上去还很有道理,这样媒体不但占据了你的眼睛、耳朵,而且占据了你的思想。所以媒体是最好的洗脑工具,如果把自己的脑袋完全托付给媒体是一件很糟糕的事,就像中了木马的电脑被人远程操控了。

如果说地球是一个大课堂,我们都是在这里学习的、一次次轮回转世而不能毕业解脱的笨学生,那么这些灵媒就是诲人不倦、甚至多次转世都要坚持留在人间的导师,就像焦裕禄放弃一次又一次提干的机会坚持留在基层,又像方鸿渐毅然决然断然地拒绝国外高薪聘请回来报效祖国。媒体化、集团化的灵修起着教育大众的作用,开化我们这些第三眼没有开启的蒙昧人,以爱和光的形式教育每个灵魂。有学员问上江洲老师:什么是真正的教育?什么是真正的学校教育?什么是真正的社会教育?老师回答说,除了学习物质世界的数学语文,还要进行灵性的教育,这样阴阳平衡和谐,就是释迦牟尼所说的中道(不偏执)。周宇挑出来这个问题,是为了表达对提问者的欣赏,这个问题非常好,只是问错了人。上江洲老师举了个佛陀的例子,来说明神通过肉体来表达他,所以要透过物质的层面加上灵性的层面达到觉悟。问题是他把物质世界等同于肉体世界。实际上人的社会性、自然性,都是扩展到肉体之外的,而又不同于他所说的灵性。也就是说,他主张的永远是在人和终极之间的一步登天,是神通过这些导师们实行的逐个拯救,好像科幻片里天外飞来一条大船,把地上的人们一个个直接提升起来带走;上江洲老师忽略了中间的一层建构,就是人与人之间的社会秩序。

灵修媒体的教育方针把我们全都当作了坏学生。实际上你去调查一下,专门为问题学生开办的学校,往往非但不能把坏学生变好,而且还耽误了好学生的进步。为什么呢?因为这种教育方针光强调人的缺陷不足,把负面的东西清除掉,最好也只是从负数变成零,好象干净满意了,但是并没有考虑怎么从零进展到正数——也就是说,矿工们好不容易从地底下钻出来,来到了平地,以为万事大吉了,其实更重要的任务是在地上建筑美妙的居所,人生是建造的人生。

一个真正的教育是点火开动引擎的那把钥匙——首先要让人认识到自己的生命内涵到底是什么,要让人的眼睛和思想都训练得锐利,让大到社会和自然、小到平素生活都能感到发自内在的、充盈的生机。这里的这种神通式的灵修,对人的灵性生命内涵的解释走向片面,对人的思想采取抵制态度,离真正的教育还有距离。况且,科学、哲学、灵修,都是通向真理的路途,在科学适用的范围内要尊重科学的原理,不能以为自己的理论就能随时随地地把科学视为儿戏。比如上江洲老师说有人得胃癌是因为憎恨嫉妒的负面能量所致,素食和纯棉衣服会让人性格变得温和,2012年地球频率要提升,等等,就好像有些人对着一碗饭天天说我爱你好让它不会变馊,都是对科学的冒犯。至于有些人跟老师的问答之间说些神乎其神的奇迹,你不妨想想,街上卖东西的小摊周围围了很多人,可不见得都是像你一样闻风而来的顾客。总而言之,现在是一个媒体霸权的时代,无冕之王不只是那些记者啊。信息充盈,但同时信息又经过强力的选择、过滤,媒体不光决定了我们的所见所闻、取代了我们的思考功能,还规定了我们需要什么不需要什么,也因此各种炒作才能一次又一次地得逞,稳稳当当地拿走他们想要拿走的利润。什么是真正的教育?媒体告诉你是就是要来上灵修学习班;什么是我婚姻不满意的原因和出路?媒体告诉你要清理上辈子和这辈子的负面情绪——这都是偷梁换柱的因果关系,让你以为你需要这些,然后乖乖地买回来。从心灵到灵媒、从灵媒到媒体,面对这样的嬗变,你个人的角色已经在不知不觉间起了变化,从一个寻求幸福人生的人变成了一个听话的灵修消费者。前面提到的“时时勤拂拭、莫使惹尘埃”,跟修炼的思维是相符的,不过可惜,提出这句口号的人并没有成为禅宗的正宗;佛家的真正教诲是,并没有什么可以修炼的,并没有什么可以“得”的“道”,执著于修炼容易走入邪路,而放下求道之心才得真悟。你看,如果不好好训练自己独立冷静的明辨思考,又怎么行呢?而一味寻求修炼却远离了生活,那么就算意识提升、心灵到了在云层之上,不能落在实处就成了空中楼阁,也只好做一个琼楼玉宇里的神仙了。世界上有没有神仙?有,只要你脱离了亲手建造的生活,你就已经有资质当一名合格的神仙。


  • 呵呵~~
    若尘飘过~~
    对于您说的“神仙”问题,我倒是很萌他~~
    不是说萌他真的是神仙什么的~~
    而是他对于真个文化的理解~~
    对于传统道释儒文化、西方文化、文化融合、人来发展等的理解~~
    此神仙非世人口中的人格神~~
    从他对道文化的阐释来看,相信他也从未自封过神仙~~
    “神仙”只是媒体的或膜拜或贬斥的封号而已~~
  • 周宇2010-12-27 23:17:02 [举报]

    谢谢若尘关照。樊馨蔓的文字我也是知道的,不过可惜她恰巧就是我所不能接受的一类伪科学、伪灵性,我虽然崇尚我们中国的古文化,但比如说可以发功改变物质结构什么,这就太过。上江洲老师对于那些问题的理解,每个人都可以有自己的观点,如能启发各人的观察见解,功德无量,但他更像是另一种形式的灌输。我也推荐一个人给你:翟明磊。
  • 新浪网友2011-01-19 13:33:40 [举报]


    希望他是个好人!
    接下来是好老师!
    千万不要开启地狱之门!
  • 新浪网友2011-03-15 23:02:03 [举报]


    我是一个曾经上过上江洲老师的课程的人。对于博主的言论我想说几句:首先,上江洲老师很结实,不属于那种瘦肖的体型。
               其次,就我个人来说,我对上江洲老师的崇敬与感激就像一个徒弟对师傅的仰望。如果博主非要说他是医师的话,那么他就是人们灵魂的医师吧。
              再者,上江洲老师的课程是3800元(三天),我在网上也看到有4800元(三天)的。不知博主“听课每小时只收几千块钱”是怎么得来的?难道是国外的课程??
              还有博主说:“人们都有追求幸福、快乐、富足人生的理想,但开出的药方为什么却是打坐修炼、放下思想,而不是在生活中积极地开动思想、擦亮眼睛?”   我想说:“开出的药方为什么不能是打坐修炼、放下思想呢?也许博主认为  生活中积极地开动思想、擦亮眼睛   是不错的药方,所以博主否认其他的药方。条条大路通罗马。我在课上体会过打坐冥想的快乐!
          凡此种种。
          个人建议博主多上几次上江洲老师的课,如果还是觉得不好的话,那么就换个药方吧,条条大路通罗马。
          

    博主回复:2011-03-16 03:55:55

    如上两个技术性细节可以修正,但并不因此影响我的立场。我会尊重你的观点,也非常感谢你说话的态度,只是我也知道,跟他的学员说话很难有什么共鸣。长话短说,他能够offer的东西并不是我所需要的。而有的人以为自己需要宣泄需要平衡,也许其实他们并不真的需要。人有时候不是自己最好的朋友,而要发现这一点,仅仅靠那些玄妙是不够的。

  • 新浪网友2011-03-16 09:42:25 [举报]


          是啊,也许上江洲老师的法门并不适合你,也许你不需要宣泄,不需要平衡。 我不知道你是否上过上江洲老师的课程?是否真的理解他在课上的所说?
      “就好像有些人对着一碗饭天天说“我爱你”好让它不会变馊,都是对科学的冒犯。”——推荐你看看《水知道答案》这是个科学家写的书,看看吧.
       

    博主回复:2011-03-16 11:05:03

    呵呵,说起这本书,你想想,水是江本胜注册专利的吗?如果不是,谁可以重复他的实验?还有,除了水,别的结晶可以重复吗?如果不是,那么就认定了水有意识,或者说可以跟意识共振——但这就太科幻了。

  • 尘影2011-03-16 15:35:02 [举报]

    搜索了下《水知道答案》这本书……如果我相信了水是有意识的话,那么我就得接受万事万物都是有意识的,包括粉尘、微粒……想象一下吧,这样的自然图景该有多喧闹。

    博主回复:2011-03-17 02:03:36

    隐含的问题是,什么是意识?姑且说一种存在的模式吧。意识是有层级的,比如,有意识不一定意味着有自我。假定水有意识,那跟人的意识肯定不是一个层次,不用担心树叶和石头都会对你说话。

  • 新浪网友2011-03-17 12:38:34 [举报]

    是啊,怎么办?进去的不是聪明人就是愚蠢的人。
  • 乾坤鸿蒙2011-03-21 21:32:12 [举报]

    您好,请问您推荐的"翟明磊"是否可以给更明确的网址呢?感恩。

    博主回复:2011-03-21 23:53:23

    他倒不是灵修界人士,而是一个有良知和判断的记者。这样主张独立而认真的思考的人还有不少。下面是关于翟的一篇介绍。
    http://www.chinareform.net/2010/0204/12175.html

 

你说呢

http://blog.sina.com.cn/love4oneanother






  【申明】本站许多资源来自网上,供广大同好欣赏学习,并不代表本站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侵犯到您的权利,敬请告知。
  • 求道网-身心灵-心灵成长(www.qiudao.net) ©2004-2018
  • 本站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创办人:方志明 京ICP备1300836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