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身心灵门户网站,最早的身心灵网站。

情绪的疗愈和释放

作者:张德芬 时间:2011-3-30 21:19:55 点击:6205

去年十月,我在美国接触到李尔纳老师,我就觉得他真的太棒了!他不但可以把在场的所有人带入临在之中,更可以帮助我们疗愈过去的情绪创伤。李尔纳老师四月份将来台湾和内地授课,详情:http://www.innerspace.com.cn/d/showLessonDetail_227

李尔纳老师有一名杰出的台湾学生Tina,当时我们两个人在美国相见欢。Tina这次也会来台湾和内地的工作坊担任助教,她的修行功力很深厚,她甚至可以看到在上课的时候,所有临在的人身上都有金色的光。

有一次上课时,我坐在最前面,李尔纳老师突然转向我,问我说,Tiffany,你怎么了,为何如此的不临在?我不服气的回答,我有啊,我妨碍到你什么了吗?老师指出我其实没有活在当下。后来Tina告诉我说,她坐在最后面,看到全班同学都处于临在的金色之光中,只有一个人的金色之光突然渐渐消失,她一看,那个人就是我。接下来老师就叫我的名字了,呵呵。

所以,上老师课的时候,如果你不临在,很容易就被老师抓出来。告诉大家一个秘诀,如果想要做个案,就要尽量举手发问,老师和你问答之间,如果看你准备好了,就会让你到前面去做个案。以下是老师在课堂上个案疗愈的一个例子,出自于老师的著作:回到当下的旅程。

节录自《回到当下的旅程》第七章,作者/李尔纳,译者/郑羽庭、张德芬(台湾生命潜能出版社2008年出版,内地磨铁出版社2011年3月出版)

   治疗是必须的吗?

有些迈向觉醒的灵修途径认为,疗愈是不需要的,他们也认为关注过去会使你留在过去,唯一需要的是活在当下,这样就没有过去需要被治疗了。
这的确是真的,如果在日常生活和人际关系中,你基本上都能安住于当下,那么治疗是不需要的,过去也无关紧要了。
不过许多走在灵修道路上的人,都觉得处在当下是很困难的。好像他们被困在一个尚未圆满解决的过去中,无法获得释放。
对这些人来说,如果他们想把自己从头脑的世界里释放出来,并且能完全、永久地安住于临在的觉醒状态中,那么,治疗就是有必要的。  
不必刻意寻找什么是需要治疗的,你不需要专注于过去,只要待在当下,临在就会为你做这项工作。临在的力量会把所有需要治疗的一切带到意识觉知中。  
当它们浮现出来等待治疗和成全时,你就释放了过去,过去也释放了你,而这样你就能深入当下时刻。

临在治疗的力量  

当下时刻是进入过去的大门,使得真正的疗愈和成全有可能达成。经由临在的力量得到的治疗,并没有什么神奇之处。就像我们召唤神的恩典和力量,不单靠完全的处在当下,也要在我们的人性中保持诚实和真挚。

头痛 

一位参加静修的女士,抱怨她几乎一辈子都饱受头痛之苦。  
“你现在头痛吗?”我问她。她说疼。  
“这是因为你不让你自己去感觉你的感受。”  
“我想要感觉我的感受。”她说。  
我请她到讲台来,坐在我旁边的椅子上,她坐定后,闭上双眼,我引导她进入深层的临在。
她按照我说的话,和身体的呼吸同在当下,并和每一刻她所听到的声音同处于当下。  
“现在我请你和头痛同处于当下,它是当下时刻的一部分,它有权在这里,完完全全地去感受它,跟它在一起,对它说‘是’。”
当她和头痛共处于当下时,感受逐渐浮现,她也开始哭泣。  
“就让眼泪流吧!”我告诉她,“它们有权在这里。”  
她哭得更厉害了,而且开始抱怨说胃很痛。  
当我们压抑感受时,这些感受坚持要引起我们的注意,很可能会显现为肉体的疼痛。
“和你的胃痛共处于当下。”我温和地建议她,“它有权利在这里。”  

眼泪自她的脸颊流下,她终于在泪水中开口了。  
“我觉得好没有价值。”  
“没有价值的感受也有权在这里,感受它,和它同处于当下。”
我处理的方式很简单,就是鼓励她和每一刻呈现出来的东西完全处于当下。她跟随着我的引导,去感觉她所有的感受。过了一会儿,眼泪渐停,她平静了许多。  
“你的头痛怎么样了?”我问她。  
“好多了!”她回答,显然有些惊讶——只要去感觉所有压抑在内的情绪,她的头痛就能消除。“不过我觉得右眼后方还是有点不舒服,有一小部分的头痛还逗留在那里。”  
因此我知道还有一些未完成的事项,有一些更深层的东西需要疗愈。
“不管你的头痛中还有什么留下来,我都请你和它同处于当下,只要去感觉它,如同你在关照它一样。”我在一旁等着她进入当下。“现在,如果眼后剩余的一点疼痛能经由你说话,它要说什么?让它经由你说出来。”  
头痛经由她说话,“我不要在这里。”它说。  
“你为什么不要在这里?”我问。  
她开始歇斯底里的哭。“我不想看,我不想看。”  
“你不想看什么?”  
“每个人都要死了,每个在我周围的人都快死了,我救不了他们。”  
“他们在一栋房子里,房子失火了。”  
她尖叫:“喔!天哪!喔!天哪!”  
很明显,一个前世的记忆浮现了,我鼓励她好好看着发生的一切,并且让所有感受完全浮上来。  
“喔!天哪!”她哭泣。“我无法帮助他们!我无法帮助他们!”
她无法抑制地一直哭泣,充满无助与悔恨,我鼓励她留在感受中,并把这件事情看完。  
“请求他们原谅你。”我建议,“告诉他们你非常抱歉,你救不了他们。”  
她在深深的泪水中勉强配合我的指示,请求那些死于火灾的人原谅她,并表达了深深的悲痛。突然之间她安静下来,而且非常平静,一股祥和之气降临在她身上。  
“发生了什么事?”我问她,“结束了吗?”  
“是的。”她轻柔地回答。  
过了一会儿,我问她头痛怎么样了。  
“不见了!”她大笑。她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整个人焕然一新。当我们处在当下并且对自己的每个层面负责时,疗愈可以达到的深度总会令我感到惊叹。
“你现在想睁开眼睛吗?”我问她。  
她睁开双眼,开始感谢在场的所有人,感谢他们在她经历这样的考验时与她同处于当下。她先是大笑,然后喜极而泣,不过现在是喜悦和解放的泪水,这真是受到祝福的一刻。  
十二个月后她再次参加静修,告诉我们自从上次静修后,干扰她一生的头痛完全不见了,再也没有出现过。

治疗  

我并不认为这样的疗愈是一个心理学的过程,在真正的治疗中,你回归真实的天性。这就好比是剥洋葱,一层一层地剥,直到本质的你显露出来。回归到你的天真无邪,回归到你的整体。  
在疗愈和释放的过程中,很重要的一点就是你不要试图除掉任何东西,不要试图去做任何分析,更不要试图去修正任何东西。  
你只是允许那些被你压抑的痛苦情绪和记忆进入意识中,因为在当时,要完全地、有意识地去经历它们,实在是太痛苦了。当感受浮现,进入觉知和负责的表达中,过去就完整了,并且从你和你的灵魂当中被解放出来。
当你处在当下时,让所有感受浮现是很安全的。因为你知道它们和当下时刻毫无关系,你也不会去认同这些感受编造出来的故事。
然而,治疗的要诀就是当感受浮现时,要与它们同处于当下。恐惧、需索不得、受伤、愤怒的这些感受,只会在有人真挚地表达它们,并且在表达时与它们同处于当下时,才会消融。那个人就是你,处于临在中的你。  






  【申明】本站许多资源来自网上,供广大同好欣赏学习,并不代表本站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侵犯到您的权利,敬请告知。
  • 求道网-身心灵-心灵成长(www.qiudao.net) ©2004-2017
  • 本站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创办人:方志明 京ICP备1300836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