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求道网 | 方志明 | 灵性心理学 | 家庭系统排列 | 身心灵书籍 | 身心灵课程 | 身心灵修行 | 身心灵疗愈 | 心灵成长 | 身心灵资源 | 我们
  • 首页 >> 心灵成长 >> 道网原创

    信仰回归:灵修要点(三)

    发布者:猗竑 时间:2011-5-13 14:34:14 点击:3350

    三、是你的,你才能改变它

    许多人看了本文,心中想的是“如何去驳倒它”。而不是去正视自身的问题。当我们否定自身的问题的时候,我们是在对那些问题说:“请你滚蛋,我没有你这样的东西,你不是我的。”强制将问题推到了一个阴暗的角落。然而,再阴暗的角落都是我们自己的,我们并没有消灭那些问题,相反,我们将它们不停地堆积在了同一个地方,总有一天,它会强大到完全占据我们的主导位置。

    没有一个人是没有爱心的,但是,为什么一些人表现得犹如魔鬼呢?正是因为他们一直在做同样的一件事——逃避自己的问题。最终,却让问题成为了自己的主导。对一个人来说,那只是某些人的灾难,但是,对于一个民族,那却是一个足以毁灭地球的问题。

    想要改掉一个问题,不是去反对它,不是去逃避它。相反,只有当我们承认了自身存在那样的问题,将它置于“我的”范围内,我们才能够去转变它,如果不是自己的东西,我们怎样可能让它改变呢?我们只能改变自己的东西。别人的东西不会让我们去改变。改变,从来都是拥有者同意之后才会产生的。

    因此,一个拥有正确思维的人,会承认自己存在的问题,这不但是对他人负责任的表现,更是对自己负责任的表现,因为这是那个转变的根本。

    而这也是一个民族、一个国家进行转变的根本。

    看看德国和日本对待二战问题的表现。德国因为承认了自己的问题,转身成为了欧洲王。而日本,因为逃避自己的问题,总在闪烁其辞,因此它总在面对着被它侵略过的民族的仇恨,虽然它的经济实力很强大,却不能够统合起亚洲的经济。

    四、新中国前三十年

    新中国的前三十年,是中国几千年的历史中最独特的一个时期,之前没有任何可以参照的样板,没有经验、没有参照。一切都是在摸索中寻找答案。对于漫长的中国历史来说,那三十年只不过是一道一闪而过的电光而已。

    中国的文化延续了几千年,而那三十年中,一种新的思维模式想要突破旧文化的束缚,一个新生的信仰想要战胜旧的信仰,为中华大地带来正向的发展模式。它是一种提倡“互爱”的信仰,一种以最广大人民的利益为最根本目标的思维。

    然而,由于它相较于其他信仰而言,是一个全新的尝试。之前在中国完全没根基、没有参照、没有经验可言,因此,它必然带着种种不完善和重重问题。相较于一个已经运行了好几千年的旧信仰与思维模式,它竟然跳过了那只改变一点点的资本主义进行了一次社会的大变动,它十分的脆弱,所面临的困难和问题也更加巨大。一方面是敌对势力的阻挠和破坏,另一方面是旧有思维模式的阻挠和扼杀。

    然而,回顾那三十年的努力,我们可以清楚地发现。在那个问题重重、很不完善的系统下,新中国以一个赤贫之身,战胜了整个地球上绝对不会有哪个国家能够战胜的敌人;顶住了全地球没有哪个国家敢于单独抵抗的几个无以匹敌的利益集团的压迫。

    你能够想像吗?在一个十分不完善的制度下,那时的中国竟然取得了这样的成绩。

    为什么?

    因为 “一切万有如一”是所有生命进化的规律和最终目标。“互爱”仅仅是其必然要经过的一个阶段而已,可是,这个阶段相对于刚刚从极度“自爱”中走出来的人类来说,它已经十分先进了。

    可是,我们也发现,那个时期,那个系统有着远比正常状态下更加不正常的现象,这是为何?

    中国的文化传统是十分的自私自利的,想在一个巨大的自私自利的文化中,不进行思维模式的匹配,不先提升社会的整体爱心水平,越过平衡自爱与“互爱这一步,直接进行“互爱”的转变,由于文化中的人不理解、意识水平和爱心水平不达到,必然由于操之过急而导致巨大的反弹和被利用。

    五、理解“爱”并从根本上完善我们的社会

    展现“爱心”是每一个人的本质,并不由于对它的理解错误而有什么变化。所以,即使是在一个完全黑暗的年代,有爱心的人、有爱心的事依然不断地涌现出来。我们的社会中从来不缺少被当成新闻来报道的“善举”正源于此。

    然而,我们要清醒地认识到,“大道废,有仁义;慧智出,有大伪;六亲不和,有孝慈;国家昏乱,有忠臣。”我们的社会总在以“行善”为新闻,说明我们正在走在相反的方向上。如果我们的社会将“行恶”当成新闻,将行善视为理所当然的时候,我们的社会才是真正依“道”而行。

    然而,那种自发展现的爱,只是一种处于蒙昧状态本能的行为,是一种“偶然”现象,从统计学上来说,往往被忽略不计,因为它不是一种常态,不会对事情产生绝对的影响力。如果我们想让社会转向,就需要增加那“爱”发生的频率,使之逐渐成为一种有份量的声音,成为一种常态。

    其实要让我们的社会现状转变十分简单,而且也会很迅速。问题是我们是不是愿意从我们自己自身去开始改变,去将那个“道”真实的展现出来。

    前文中一直说到“爱”。说“道”就是“爱”。相信许多人对此是抱有极大的怀疑和反感的。因为200多年前,西方社会就是用这个“爱”字叩开了中国的大门。也一直以这个为先导,以炮舰为后盾,以金元为武器,不断剥削着其他的国家和人民,直到今天也依然如此。

    然而,不论是中国还是西方,绝大部分人对“爱”、对“道”的理解都是不完全的。

    我们大多数时间表现出了对自己、对与自己有关的人的爱。但是对其他人的关心,对别人的爱心却不那么受关注。

    我们要如何理解这个“爱”呢?那些自私自利的人是不是就没有了“爱”呢?

    要知道,自私自利的人并不是没有爱心,相反,他们很有“爱”,只是偏向了爱心的一个方面,偏向了“自爱”这一头。

    “爱”包含“自爱”和“互爱”两个方面。

    “爱”就是“道”,但是“爱”并不仅仅只是世俗认知的情感上的那种表现,它不仅仅是狭隘的“情爱”,它是一切事物的动因。

    负责任是不是爱?它是的。它向外体现了一个人关心别人的处境;向内则让自己无愧于心、自在地活。它展现了一种“互爱”与“自爱”的平衡;

    建立公平、公正的社会制度是不是“爱”?它是更大范围的“互爱”与“自爱”的平衡。公平、公正的制度,其目的是为了让最大多数的人获得一种平等的发展机会,即:保障最大多数人的利益,它展现了“互爱”精神的一面;带有特权性质的制度会让当权者得利,但是,一旦失利,不但对他,对他的家人、朋友和一切与他有密切关系的人都会产生不良的影响,而这样的制度往往会导致争权夺利成为一种常态,从而让这个制度生态中的人格被严重扭曲。一个公平、公正的制度下,人不会因为一时失利而产生大面积的受害者,并且,它也限制了恶性竞争的发生。其目的同样也在消除这些负面影响,它在这里展现的是“自爱”精神的一面。二者合而一,就是在保障别人的同时,也在保障自己的利益。就是展现“互爱”与“自爱”的平衡。

    发生在社会上的种种事态,是不是也是“爱”的问题?其实都是的,要么偏向自爱,要么偏向互爱,要么就是展现二者的平衡,凡事皆此而已。

    中国的文化将自己限制在了极度的“自爱”当中,向外展现出十分严重的自私自利。

    面对社会中存在的种种问题,我们不停的感叹社会“道德沦丧。”其实不是的。正因为我们失去了对完整的“爱”的理解,我们将一切都推到了“爱”的某个表现上。我们的社会不停的感叹,却不停的一犯再犯。我们不知道因为我们严重的偏向了“爱”的一个方面,我们的社会几千年来的发展才会最终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按理说我们比西方社会先进入封建社会,我们的社会也应该比它们更加进步才对。然而实际情况却恰恰相反,我们的社会对公平、公正的追求是远远落后于西方社会的。

    我们新中国60年,尝试了“爱”的两个不同的方向。

    前三十年,我们总在提倡“互爱”、“爱他人”。结果让大家生活在一种沉重的氛围中,也导致了后三十年直至今天,我们又靠向了“自爱”这一头。社会展现出极度的自爱。我们的同样觉得生活充满了困难。

    “爱”就像呼吸一样,“互爱”是呼,“自爱”是吸。当我们偏向于“互爱”的时候,就如我们只呼不吸,不出几下我们就受不了了;当我们偏向于“自爱”的时候,我们只吸不呼,很快我们也会受不了。

    在我们对“爱心”还不甚了解的今天,只有平衡了“爱”的两个方面,我们才能够自然地生活于其中。

    然而,我们却不能够将这一改变、这一责任推给别人。因为,当每个人都寄希望于别人的时候,没有一个人会以实际行动去改变。我们就又回到了提倡什么就缺什么的怪圈中。

    都想等待别人去改变的结果,最终就变成了没有改变。

    我们不需要做出轰轰烈烈地壮举来证明自己的改变,我们只要在生活中多为他人着想,想想自己的行为会不会对其他人、对大多数人、对自己的子孙后代造成伤害。如果会,不管短期来看它会带来多少利益,我们都尽力避免去做它。或者换一种不会造成伤害的方法去实现它。当社会中的一些人如此做的时候,就会有另一些人跟着去做。当这样的人达到了一定的程度,整个社会就会随之整体改变。

    我们无法更多的改变其他人,但是我们却可以影响我们的家人、我们的朋友、我们的后代。当我们以身作则,去影响我们的家人、朋友和小孩的时候,这个影响的群体就会以几何层级地方式向全社会扩展开来。

    看似一个没有希望的社会,也许只用三、五年,就产生了巨大的转变,而根本的转变也许只需三十年或者更短的时间。我们社会中种种可笑的、匪夷所思的问题将自然而然地消失。那些困扰了我们几千年的问题都将不再是问题。至少,我们会在制度上对不利于他人的情况形成一种切实的约束,从而规范全体民众的行为,进一步促使社会向好。

    一些人会偏激地认为,我是在让大家向强权缴械投降,玩弄“不抵抗”政策。我只能说,他们已经完全陷入了物质迷雾当中了。因为只要还有一点点爱心的人,都会为了某些必须要守护的东西而进行战斗,更何况有爱心的人?

    我有三宝,持而保之∶一曰慈, 二曰俭,三曰不敢为天下先。慈故能勇,俭故能广,不敢为天下先故能成器长。今舍慈且勇,舍俭且广,舍後且先,死矣!夫慈以战则胜,以守则固。天将救之以慈卫之。

    —— 《道德经》

    六、怎样的信仰的回归

    一些人说,要信仰回归,就要皈依一个宗教。

    其实信仰与宗教并没有必然联系。相反,宗教是一个借助“信仰”的力量来实现自己的团体私利的利益集团。并不是“信仰”依附于“宗教”,正相反,是“宗教”依附于“信仰”。

    反观地球上的各大宗教历史,无不隐藏着很深重的私欲。十字军东征、宗教压迫、原教旨主义、灯火辉煌的庙堂和衣衫褴褛的信徒,无不展现着宗教的自私,现在的美国,依然以基督教为其文化侵略的工具来实现其对其他国家的霸权。

    信仰是最根本的概念集。一切思维因其而起,它涉及到我们对我们真正是什么的一个认知。

    我们以物质为信仰的时间已经足够长,我们所学到的东西也已经十分多,我们接受的教训也已足够多了,人类已经到了不得不改的时候了。如果依然照此发展,它却会将人引导向利用权谋、手段来强迫其他人为自己的利益服务这一个死角上,当这成为全社会的共识,尔虞我诈、极度自私和短视就会成为社会的实相,那些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就越来越成为常态,每个人就都生活在不安和更加的急功近利之中。然而,虽然人们极尽手段,却依然难逃厄运。而这又会更加使人看不清真相,更加的迷失在物质信仰之中。

    一切万有如一,就一个国家、一个社会来说,不存在任何某些人能够完全摆脱其他人的不幸,生活在仙境当中。就地球来说,也不存在某个国家能够完全摆脱不幸独好于地球之上。

    虽然被压迫的人没有丰富的资源可以运用,但是,只要有一个穷人能够抓住一个瞬间的机会,就能够令一个拥有全世界资源的富人陷入地狱之中。虽然穷国没有丰富的战争资源可以运用,但是只要它能够抓住富国的一个漏洞,也同样能让富国陷入混乱当中。灾难同样会使富人无法摆脱人间世俗;天灾也会令富国无法脱离地球实相。更何况只要是人,不论承认与否,一直都会受到爱心的约束,加在自己身上的罪恶感同样能够令人灭亡。

    当人类追求远远超过维持自己生命所需要的资源的时候,一方面,人类不是在奴役物质,而是被物质所奴役;另一方面,也由于受到物质的奴役而让自己被逼到了极度自私自利的一角,将人类限制在一个极其狭小地空间之内。如果科技不发展还好,人类至少不会一下子就毁灭自己。但是,在人类掌握了毁灭自己的科技的今天,人类最终会毁灭自己。这就是所谓的负向性。

    这样的信仰就是负向性信仰——以物质为信仰的信仰——它导致毁灭。

    以道(爱)为信仰去理解爱,以赞赏与感激、谦虚、勇气、仁慈、谅解、宽恕去考量爱的本质,能够将自私自利和大爱置于整体之内不去割舍,不片面地追求所谓的“完美”,这才能够导致一种“平衡的爱”。

    在平衡的爱之中,人会自然察觉物质仅仅是一种道具,而不是一切;相反地,展现“爱”却是生命的目标。互助、共生、同好会成为社会的结果。人类不会再追求远远超过生命需求的资源,不会再挤占其他生命族群和其他另一些人的生存空间,尔虞我诈逐渐消失,人心逐渐归于自然地喜乐之中。

    由于不再迷失于物质迷雾,人类也将会将自己从那个狭窄阴暗地角落中解放出来,从相互的尔虞我诈中释放出来,人类的眼光将不再局限于眼前那少得可怜的资源,无限的可能将会呈现在人类的面前,人类将会集体进入一个新的纪元。科技不再成为毁灭的帮凶,相反,它将更加促进人类理解“爱”和发现自我,更加推进人类的发展。

    这是正向的信仰——平衡的爱的信仰——它导致创造。

    自由就是爱,因此每个生命都具有完全地自由意识,选择物质还是选择爱是每个生命自己的自由。

    本书不以最终解释“爱”为目的,因为“爱”就是“道”。“爱”可道,非常“爱”。

    但是这也不会阻碍我们以一些片面的“爱”的表现去试图理解那个完整的“爱”。当然,这不同于以片面的“爱”去包藏更深的物质迷雾。

    七、更大的实相

    当平衡的爱心能够得到普及,人类看待事物的视角将完全不同于今天。因为“爱”,我们将会找到更加适合人类和谐发展的道路,人类也将超越国与国之间的竞争,人类社会将进入到一个新的纪元中。战争、贫穷、饥饿、伤病、痛苦将成为过去,更大的实相将在此时向人类开启,那些一直困扰着人类的疑问也将开释。

    因为,那些疑问背后隐藏着远比原子能更加巨大的力量,如果人类不能够平衡自己的“爱心”,一旦那个力量被人类获得,就如同一个固执的小孩手里拿着一枚拉开了保险的手雷,必将不但毁灭了自己,也伤害到其他人。

    八、对新时代的灵修者说的话

    随着新时代运动在中国的兴起,许多人也加入到这个讨论中。然而,我发现许多人并没有能够透视它的本质。包括旧有宗教的爱好者们,也同样在相同的地方遇到阻碍。

    佛家说的放下、开悟,道家说无为,以及新时代运动中对“服务”的诠释,均可以用爱心平衡的理论来解释。

    放下什么、为什么无为、又服务什么?

    放下,是放下自我。只有自爱过度的人,自我才会膨胀,他们看不到自身的问题,他们用自我来保护着自己,将自己限制在一个自己感到安全的范围内,因此失去了更广阔的空间和超脱的领悟,因此也很难达到开悟。“自我”在弱肉强食的原始社会时期确实为人类的生存提供了保障。但是,人类发展到今天,就如同婴儿车对成年人一样,它已经不再能够为我们带来什么帮助,相反,它会阻碍我们的前进;

    无为,是因为大爱。上苍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因为一切在上苍眼里都是平等的,它没有偏爱,它对所有的生命、事物一视同仁,所以它不用特别照顾任何一方,因此无为;道家追求一种“无为而治”的“大爱”,但是它不是一蹴而就的,只有当人理解了“爱”的本质之后,它才会真正进入大家的意识之中,成为一种展现爱的本能。许多国家都向往着美国式的民主政治,然而却不去学习美国的社会保障的精髓——法律体系。美国人用陪审团制度,以社会公平、正义和广大人民爱心、道德准则为判案的标准,保障了他们整个民主体系的运行,这一制度,正展现了“无为而治”的魄力;

    而服务,是“互爱”的表现。因为人类一直以来,都偏向于“自爱”一方,因此那些新时代的资料才反覆强调“服务”的重要性。目的是为了平衡人的“爱心”。

    当平衡了爱,就超越了自我。一切深邃的洞见将很容易被我们所发现。

     

                        

     

    第七章 结语

    许多人对一个人格化了的“神”很反感,在中国这样的人更是多不胜数。这恰恰很容易让中国人很快地领会“平衡的爱心”。因为它不是人格化的东西,却是我们自身与生俱来的东西,并且跟我们的道家的原理相通。

    我们的社会中的种种问题、种种难题一直困扰着中华儿女。我们经历了无数次的努力,通过无数朝代的更迭和各种改革试图去建设一个平等的社会。然而,我们的物质导向的信仰和因此而产生的文化却使我们每每折翼。

    我们的信仰与文化严重偏向了“自爱”这一头,原因就是这么简单。

    只是,从来也没有人认真思考过。或许,更多的人对此表示怀疑,因此不愿意去思考这个简单的问题。

    在这转变的重要节点,我们如何去提升自己呢?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同的选择。确立一个自己所相信的“人真正是什么”,并且在生活中切实去检验它。那么,就会在这一过程中不断地提升自己。因为,就个人来说,这个问题是整个存在金字塔的最顶端,站在这个问题之上,我们可以从整体上把握住整个金字塔,而不是迷失在金字塔之内,走一步算一步。

    感谢每一位能够看到这里的人!

    an>



    【申明】本站许多资源来自网上,供广大同好欣赏学习,并不代表本站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侵犯到您的权利,敬请告知。


    信仰回归:灵修要点(三)




  • 上一篇:身心灵的秘密
  • 下一篇:密集的片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