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身心灵门户网站,最早的身心灵网站。
位置:首页 >> 身心灵疗愈 >> 催眠

艾瑞克森催眠故事连载

作者:不详 时间:2011-5-26 8:46:30 点击:20708

期望孩子实现自己梦想的父母请看:
【琴键上的血迹】
某位医师有两位儿子与一位女儿。他决定大儿子亨利必须继承衣钵,成为一位医师。母亲却认为这儿子应该成为钢琴演奏家,因而规定他每天必须练琴四小时。由于父亲对此并无异议,亨利体会到自己必须以智取胜,设法逃过母亲的严格要求,遂将指甲啃咬到极为细致敏感的部分,弹钢琴时便在琴键上留下了斑斑血迹。未料,他的母亲竟是个铁石心肠的人,依然要他按照规定行事,完全无视于血迹的存在。亨利只好愈发啃咬他的指甲,只不过,再多的血迹也无法达到终止练琴的目的。他继续不断地啃咬指甲,却依旧每天必须练琴四小时,否则不准上学。他渴望去上学,因而不得不乖乖从命。稍后,他渴望继续上高中,于是每天练琴四小时。随后,为了继续上大学,也只好每天练琴不辍。

大学毕业后,亨利的父亲强迫他进入医学院就读,但亨利却百般不情愿地遵守父命,千方百计令自己遭到退学的命运。未料,他那交友广阔的父亲却利用关系将他转入另一所医学院,不过他再次遭到退学。此时,亨利已有自己的主张,他决定攻读政治学,进而在医学院中公开作弊,刻意地违反校规,使他成为所有医学院拒收的黑名单。他的父亲只好带他来见我:“将他催眠,让他停止啃咬指甲。”

当时,亨利已二十六岁了,他向我表示:“我想要研读政治学,但我的父亲却不再向我提供任何经济支援。”

他随后在殡葬业找到了一份工作。他对这份工作恨之入骨,每天必须开着救护车上下班。我告诉他的父亲:“我会照顾你的儿子。我有一套进行心理治疗的方式。”

那位父亲回答:“我不在乎你用何种方式进行心理治疗,只要你能让亨利的指甲长回原状。瞧他那些可怕的手指头,我怎么可能把他弄进任何医学院就读。”

我对亨利说:“你对自己啃咬指甲的习惯作何感想?”

亨利回答:“这是我自小发展出的模式。我不得不啃咬指甲,一定是我在睡觉时不知不觉养成的习惯,我也不想把指甲弄成这样。他们实在丑陋不堪!我根本不愿让美丽的女孩看见我手指的模样。”

我说道:“亨利,你有十只手指头,对吧?我绝对相信九只手指头即可以供给你十只手指头所能提供的指甲来源。你应该可以让其中一只手指头自由生长,而专心啃咬另外九只手指甲。”

亨利说道:“言之有理。”

我继续表示:“事实上,你可以放过两只手指甲,而让其余八只手指甲满足你的口腹之欲。”

亨利立即体会我话中的含义:“我知道你的伎俩。你将步步进逼,最后告诉我只需啃咬一只手指甲即可。真是该死,我竟然掉入了你的逻辑圈套中。”不多久,他的十只手指甲均恢复了正常。

我随后对他说:“亨利,你的父亲不再给你提供经济支援,如今你必须自力更生。而你依旧每天练琴四小时!”

他说道:“我热爱音乐,但憎恨钢琴。我真的非常热爱音乐。”

我提醒他:“钢琴并非是唯一的乐器。如今,你已拥有二十二年弹奏乐器的扎实经验。”

亨利接口:“我要买部电子琴。”

他弹奏电子琴的技巧纯熟出色,随即不断受邀至婚礼与宴会中展现琴艺。靠着此一技之长,他半工半读地完成了法学院的课业。他的父亲对我感到大为光火。

至于家中次子,这位父亲决定将他培育成基督教圣公会的牧师。未料,这位儿子却娶了一位犹太女子,并找到了一份推销二手车的工作。他是个不折不扣的酒鬼,以转卖二手车过活,而且娶了一位犹太女子!

家中唯一的女儿也有其既定的任务,她应该成为一位护理人员。可惜,这女孩十六岁即离家前往卡罗来纳州下嫁她的年轻恋人。

亨利的弟弟认为,如果亨利可以自行攻读政治学与法律,他和犹太妻子也不必勉强继续过着憎恨彼此的日子。他们俩均受不了这段婚姻生活,他也不见得非要酗酒不可,于是他选择与妻子离婚。圣公会的牧师原来不该离婚才是,他却表示:“我根本就不是担当圣公会牧师的料——我准备以卖车维生。我要转行卖新车!”事实证明,他确实是个中好手,他的卖车事业相当成功。

身为律师的亨利以及他这位成功的车商弟弟,随后联手为妹妹与年仅十六岁的妹夫争取权益。他们拜访了双方家长并替小两口争取权利。妹夫继续上大学而且获得好成绩,他有权利研读任何喜欢的科目。妹妹也应同时进入大学攻读学士学位。他与丈夫有权利共同计划两人的未来。

*************

艾瑞克森在故事中使用“双重束缚”技巧:告诉他可以咬,却又不必去咬所有指甲。换句话说,他被允许表达行动,却同时得将行动引向其中一只手指甲。

艾瑞克森还描绘出史宾格所谓的“连锁效应”,如此效应可以在文中每位当事人身上以及整个家庭中看出端倪。亨利解除了啃咬指甲的习惯后自信心倍增,而充分的自信令他行事果断。他终能“选择自己喜欢的乐器”。当某位家族成员自非理性的压制中获得释放时,其他的家族成员势必一一循线发展、破茧而出。由此可见,在任何形式的心理治疗过程中,即使我们的治疗焦点在于当事人本身,当事人的改变终将影响与改变他所属“世界”或“系统”中的每一位成员。


【最容易勾引的女孩】
有位大学女生在即将毕业的那一年来见我。她说道:“我母亲一辈子受她母亲的严格掌控,因此她发誓将来若有机会生儿育女,绝不至于像外祖母般全权支配儿女的生活,因而我的母亲可说是我最好的朋友。从小学到高中,我们母女俩的感情如胶似漆,无话不说。高中毕业后,我远赴加州就读一所天主教大学。我一直是位非常热心的天主教徒。进入大学后,我与母亲每星期固定互通电话两次——不是我打给她,就是她打给我。我们尚且每星期通讯好几回,她实在有如我的知交密友。

然而,有些地方却始终不太对劲。当我进入大学时,我的体重由正常的一百零五磅激增至一百三十磅。到了暑假回家时却掉到了八十多磅。等到返回学校后又增至一百三十磅。次年返家度暑假则又再度掉到八十多磅。到了第三年暑假情形依旧重演。如今,已到了复活节的时刻了,我即将自学校毕业。重达一百三十磅的我计划再回到凤凰城度暑假。我实在无法忍受自己如此肥胖。我几乎无时无刻不以一种强迫的方式大快朵颐,而且吃下去的全是垃圾食品。你能协助我吗?”

我将她引入催眠状态,并和她讨论体重问题。我终于发现,上一代决不可能成为幼儿园孩童或小学生的最佳伙伴。

我告诉她,她的母亲并非是她真正的好朋友。这女孩从未交过任何男朋友,而且她总是向母亲坦白一切心事。当她与男孩交往时,往往会产生一些古怪可笑的感觉,于是立即弃对方而去。她始终无法描述那些感觉到底是什么。

我在催眠状态中告诉她,她必须学会一些事,她可以仰赖潜意识聆听我所传达的信息。而我稍后将会协助她,使她有机会在意识层面获知我的忠告。在轻度的催眠状态中,我向她详加解释母亲为何不能成为女儿最好的朋友。她的母亲事实上正以一种完全相反于自己曾经受支配的方式掌控她的一切。我告诉她必须仔细思考这件事,直到她获得领悟为止。我同时告诉她稍后我们将会处理体重方面的问题。

那年暑假,她回到了凤凰城,体重却只下降至一百一十二磅。她回来告诉我:“你说的没错,我的母亲确实以一种相反于外祖母控制她的方式对我进行严密掌控。外祖母与我们同住在一个屋檐下。她非但掌控母亲,也同时掌控父亲,而我的父亲是个不折不扣的酒鬼。我的母亲处心积虑要掌控我,但我却只想做个正常的女孩。我发现自己老是会有些古怪可笑的感觉,而我对这些感觉一无所知。”

我告诉她:“你是一个热心的天主教徒,你非常虔诚,但你却是最容易被勾引的女孩。”

她显出相当惊恐的神情说:“没有任何人可以轻易引我上钩。”

我说道:“让我向你解释你是何等容易受人引诱上钩。你不妨仔细想想我的话是否有几分道理。如果我是位年轻男子又有意引诱你的话,我会邀你出游,带你外出用餐以及看电影,让你度过一段美好难忘的时光。第二次约会时,我会告诉你,在我眼中你如何美丽动人,以及对我深具性方面的吸引力。然而,我却依然对你尊重有加,并且让你再次度过一番美好的时光。及至第三次约会时,我会开门见山地告诉你我实在想引诱你但我知道你并非那种会随便上钩的女孩:‘所以,且让我们就此撇开这个话题,单纯享受这个美好的约会吧!’此外,我还会向你提出忠告:‘别答应我第八次邀约。前七次约会我保证你相当安全,但千万别与我进行第八次约会。’

接着我第四次、第五次、第六次的邀约均非常安全,但过程中你的荷尔蒙会持续运作。到了第七次约会时,你的荷尔蒙效应将会到达巅峰。我会吻你的前额向你道晚安。我会等待一星期后再向你提出第八次邀约。而你知道事情将会如何发展。”

她同意我的观点,认为事情的确可能一发不可收拾。

我接着说道:“现在,且让我们关心一下你的体重问题。四年来,你已经养成了很不好的模式,你不可能轻而易举地立即克服它。这样吧!圣诞节时请给我一张你正面穿着比基尼的照片。而且,我要你在圣诞节当天亲手交给我。”

她果真带着照片前来,看来神情悲惨地说道:“我拍照时重达一百二十七磅,我真恨自己。”

我表示:“你确实有颇多赘肉。我并不想保留这些照片,你可以把它们拿回去了。”

她说道:“我也不想要它们,我要把它们撕毁。”

一年后,她的体重回复到一百至一百零五磅之间,而且有了一位固定的男朋友。她对我表示:“他将双手放在我的膝盖上——也放在我的肩膀上。我现在知道那些古怪可笑的感觉是什么了。我不准备在天主教学校教书了,我要去公立学校找份工作。”

到了九月份时,她转至公立学校继续她的教书生涯,且变成了一位非常美丽动人的女孩。

************

(看懂了吗?)

【幽闭空间恐惧症】
某位病人拥有幽闭空间恐惧症,她无法忍受呆在密闭的小房间内。小时候,她的母亲曾将她关在储藏室内作为惩罚。母亲关上门,故意在门外将脚步声踩得咔嗒咔嗒作响,让女儿以为母亲就此遗弃她远去。

女孩自此发展出对密闭空间的恐惧症,我遂要求她尝试呆在我办公室的藏书室内。

她表示:“藏书室的门必须完全敞开才行。”

我说道:“与其百分之百的敞开,不妨试着只差一厘米即完全敞开的程度如何?”

她同意接受,于是试着呆在房门只差一厘米即完全敞开的小房间内。随后,我们练习逐渐掩上门,先是掩上两厘米、三厘米、一公分,接着则是掩上半寸、一寸的宽度,而房门到底必须开敞到什么地步,才能令她感到安全呢?

她就这样一直呆在我的藏书室内,并逐渐将房门缓缓掩上。过程中,我一直留意她的恐慌反应。当房门只剩下一寸小缝时,手持门把的她发现自己依然颇为心安。最后,她发现即使房门完全关闭,只要手持门把,她仍旧能够在密闭的空间内自在顺畅地呼吸。

接着,我建议她不妨试着由房间的钥匙孔向外张望。既然她能够经由钥匙孔看见外界景象,自然不必再抓着门把不放。

**************

艾瑞克森借由此例告诉我们,应如何一点一点地逐步处理艰难的课题——先是加以想象,接着再逐渐关上房门,随后则如法炮制应付另一扇门,以及窗户……

【温暖友善的离婚】-艾瑞克森催眠故事连载(41)
在以下的案例中,一位男士想要离婚,前来求助,我仅见过身为丈夫的他一次而已。因为后来我病了,整整两个月无法会晤任何人。
那位男士告诉我:“我是个独子,我的父亲是位非常严格基督教派的牧师。成长过程中,我被教育吸烟是罪恶,看电影也是罪恶。事实上,我再处处被视为罪恶的环境中长大。很少有事情是你可以做的。就读医学院的过程中,我小心翼翼地避免犯罪。我稍后结识了相同教派中另一位牧师的独生女,她的成长背景与我如出一辙。我们坠入的情网,双方家长乐观其成,主动替我们筹划一场美妙的婚礼。他们甚至擅自做主替我们订好了其中一对父母曾前往度蜜月的旅馆——据我们所住的地方足足有一百四十二里。
当时正是印第安纳州严寒的隆冬时节,气温一直在零度以下。我们举行完傍晚的婚礼后,大伙享用了一顿美好的晚宴。大约到了晚间十或十一点时,新婚妻子和我开车上路,迎向远在一百四十二里外的蜜月旅馆。未料,动身才仅仅两里路后,车上的暖气就坏了。当我们到达目的地时,我整个人冻得全身僵硬,几乎动弹不得。我俩又累又难过。车子也坏了,我甚至不知道能不能将它修好,我还必须更换备胎。
到达旅馆后,我们随即走向房间。当我打开房门时,我俩面相觑,刹那之间不知如何反应。
我们彼此都知道接下来该做些什么,但我们实在太累、太冷、心情又恶劣。后来,还是我的新婚妻子先行应变。她拿起她的手提箱,打开了浴室的灯,并将主卧室的灯熄灭。她在浴室内梳洗更衣后即熄灭浴室的灯,然后穿着睡衣走出来摸黑走向床且立即缩进被褥中。
我也依样画葫芦,拿起了我的手提箱走进浴室,开灯更换睡衣,再熄灯摸黑上床。我俩默默地躺在那知道接下来该做些什么,但当时只想先设法消除疲累、寒冷,以及心情的惨状。整夜,我们各自默默地躺在那,试图小睡片刻以及寻思下一步该当如何。
最后,捱到早晨一点时,我们终于勉为其难完成了新婚之夜的任务,但彼此均感受不到一点愉快。如此无奈的初夜竟令她怀孕了。随后,我们虽试图学习如何进行鱼水之欢,但一切都太迟了。我们经过一番恳谈,决定等她分娩完并经过六周修养,做完产后检查后签字离婚。我可不想将离婚弄得和当初结婚一般凄惨。我会提供她与孩子应得的赡养费。她们会搬回娘家居住,而我实在不知何去何从。”
我表示:“这确实是桩凄惨的婚姻。你们先是彼此无法有所调适,如今又加上怀孕一事,时的情况更为复杂。我建议你们进行温暖而友善的离婚过程。且让我告诉你该怎么做。”
我告诉他:“到底特律去,先安排一处饭店房间以及两人独处的小餐厅。在你妻子做完产后六周的例行检查之后,雇用一位护士照顾新生儿,并向你的妻子解释该是进行温暖而友善离婚的时候了——告诉她这是桩温暖而友善的收场。你带她到史达勒大饭店去;不管你会花上多少钱。带着她到两人独处的小餐厅中,享受一顿美好的烛光晚宴,记住,还得喝上一瓶香槟酒,这可是医师的指示。你俩必须共饮一瓶香槟酒。
用过晚餐后——应该还不到晚上十点钟才对,走向柜台领取房间钥匙。饭店服务生会领你们前去,当你们到达房间所在的那层楼时,请付给服务生五美元小费,示意他离去,服务生会了解你的意思。接着,你们走向房间,当你打开房门后,请抱起你的新娘走过门槛,并顺手关上房门。新娘此时还在你怀中,请你抱着她走到床前,将她温柔地放在床上,然后对她说:‘容我与你吻别。’随即轻柔地吻她而且附带说明:‘这个吻是给你的,现在,你得再亲吻我一次。’且将你的手滑向她的膝盖处,并将亲吻的时间拖得久一些,你的手同时继续往下滑,替她将一只鞋脱去。接着再向她表示:‘也让我们互吻一次。’你的手再度下滑,在她的衣服内游移下行至脚踝处,替她脱去另外一只鞋。接下来,由于香槟酒以及双方内分泌腺的作用,事情将会顺其自然地循线发展。到了脱去她的上衣时,请再次亲吻她。脱去她的长裤时,也别忘了亲吻她。”
我十分详尽地提供他如何引诱妻子的程序。到了暑假时,我的病已获痊愈,却失去了这对夫妻的音讯。几年后,当我受邀至艾墨瑞大学演讲时,一位年轻男子走上前来对我说:“我和妻子非常希望请你与我们共进晚餐。”
我表示:“对不起,我的机票并不允许我久留。”
他说道:“她一定会非常失望。”
我十分不解为什么这个全然陌生的家庭,会因我无法与他们共进晚餐而如此失望。
他看出了我的疑惑后说:“你的表情好像不认识我似的。”
我承认:“的确如此,我不记得曾与你见过面。”
他这才提醒我:“你应该记得你曾建议一位想离婚的男人与妻子至底特律的史达勒大饭店,共享烛光晚宴的事才对。”
我回答:“没错,我记得!”
他说道:“我们现在已有了两个孩子,而第三个孩子也快出世了。”
当一对夫妻前来告诉你他们想要离婚时,也许他们并非真的想离婚。
*****************
这对夫妻在许多方面均十分肖似那位“罪恶”故事中的年轻女子。基于他们僵化而又受压制的教养背景,他们需要非常直接明确的引导,才能克服自小学会的内在限制。他们尊重权威,所以能够毫不迟疑地遵守如此直接的指令。
这个故事同时传达出许多其他的信息,最明显的信息不外乎欲促使某人改变的最佳方式,便是告诉他去做他已经在进行或准备进行的事。随后,你再适时注入一些与其过往行径不甚相同的信息——例如场景与氛围的改变。你应毫不迟疑地给予指示或提供资讯。
这个故事的重点在于:艾瑞克森深信所有的人内在均深藏着解决问题与歧见的能力与资源。许多时候,我们需要的只不过是一点轻微改变 所造成的刺激而已。

连载:http://user.qzone.qq.com/935787133/infocenter

 






  【申明】本站许多资源来自网上,供广大同好欣赏学习,并不代表本站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侵犯到您的权利,敬请告知。
作者:不详
  • 上一篇:魏斯访谈——张德芬
  • 下一篇:没有了
  • 求道网-身心灵-心灵成长(www.qiudao.net) ©2004-2017
  • 本站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创办人:方志明 京ICP备1300836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