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身心灵门户网站,最早的身心灵网站。

让酒鬼救助酒鬼

作者:不详 时间:2011-5-30 16:48:00 点击:7343

『专题』让酒鬼救助酒鬼发表于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xml:namespace prefix = st1 />2010-06-03 总470期



作者:马军






让“酒鬼”救助“酒鬼”


有数据估算,在中国,约有4000多万人患有酒精依赖症,但人们大多对此浑然不知。只有少数渴望拯救自己的嗜酒者们,联起手来,组成了一个“酒鬼帮助酒鬼”的组织,共同应对潜伏于体内的“魔鬼”。

这是一双奇特的手。

手指白皙而细长,却无法伸直,就像蜘蛛的长脚。哪怕做个拿茶杯的姿势,每根手指都会微微颤抖,不可遏止。

这双手的主人,50岁的关霆(本文嗜酒者皆为化名)头发全白,看上去比同龄人老很多。他说自己以前正常时的体重至少135斤,如今只有115斤。

“我的身体里藏着一个魔鬼。”从事教师职业多年的他说,从染上酒瘾那一刻算起,这个“魔鬼”整整跟了他18年。

潜伏的“魔鬼”

一旦喝了第一杯酒,“魔鬼”就在关霆体内复活,代替他控制他的身体,然后是第二杯、第三杯……直到人事不省。多年的饮酒经历,已经伤害到了他的神经末梢系统,虚汗、颤抖,这些身体反应接踵而来。

关霆从22岁参加工作后开始饮酒,十年之后,他成为一个不折不扣的嗜酒者。没日没夜地喝酒,让他的工作和生活全部被打乱。在家人的逼迫下,他下定决心戒酒。但这时关霆发现,魔鬼早已经进入身体,并开始反噬。

戒酒第一天,他不吃不喝迷迷糊糊。第二天,鼻子大出血。第三天,他出现了幻视、幻觉:总看见窗外有红灯不断闪烁;走在街上,似乎身边每个人都是跟踪他的警察。

关霆的父亲和叔叔都是医生,却不懂这病,只好将他送进精神病医院,一住就是8个月。出院后,酒虽暂时停掉,但那些焦虑和狂躁却无法逃避。他患上了抑郁症。

一天,他站在离家不远处的五道口铁轨上,茫然看着驶来的列车,没有任何闪避的意思。所幸,那只是一节牵引机车,司机及时刹住了车,下来抽了他两个嘴巴,骂道:你想找死啊!

自杀未遂的关霆什么也没敢说,扭头跑回了家。他又一次端起了酒杯。只有在酒精的不断麻醉中,他才能获得解脱。他一向自认有坚强的意志力,刚刚工作那会儿还曾跑去玉渊潭冬泳,唯独对酒,竟毫无抵抗能力。

再次被送进医院,已是2006年。此时他酒精中毒,肝部分硬化,肾炎引发身体浮肿。在北大六院主治医师的推荐下,关霆第一次接触到一个名为AA(Alcoholic Anonymous嗜酒者互诫协会)的戒酒小组。

第一次参加AA活动时,关霆内心充满怀疑。他不相信这么一群人聚在一起开几次会,就能把折磨自己多年的酒瘾戒掉。只是因为免费,他抱着无可无不可的心态加入进来。但从此,他的生活开始有了变化。

酒精依赖是一种病

AA是一个完全由嗜酒者组成的组织。2000年,几名中国医生在去美国考察访问之后,把这种国外已经存在多年的戒酒方式介绍回北京。经过十年发展,北京已有4个AA小组,活动地点分别位于安定医院、北大六院、回龙观医院和东中街元嘉国际公寓。嗜酒者们每周定期聚到一起,彼此交流戒酒心得。成员之间还结成一对一的助帮关系,在没有集体活动时,彼此会通过电话、网络、见面等方式,鼓励对方戒酒。

AA磐石小組的空间 中国AA 嗜酒者互戒协会 盘石小组 QQ群号 : AA-中国(16537758)   周一晚七点

·北京学知小组·地鐵10號線西土城站
会议地点:北京市海淀区花园路51号(北京大学精神卫生研究所)
会议时间:每周一晚七点
 

周二晚七点
·北京双语小组·地鐵2號線東四十條站
会议地点:北京市东城区东中街40号元嘉公寓1026
会议时间:周二 、四 、六 晚七点



周三晚七点

·北京双清小组·地鐵2號線安定門站
会议地点:北京市东城区北锣鼓巷 38号 (北京安定医院)
会议时间:每周三晚七点

周四晚七点
·北京双语小组·地鐵2號線東四十條站
会议地点:北京市东城区东中街40号元嘉公寓1026
会议时间:周二 、四 、六 晚七点


周六晚七点
·北京双语小组·地鐵2號線東四十條站
会议地点:北京市东城区东中街40号元嘉公寓1026
会议时间:周二 、四 、六 晚七点


周日下午15:00

·北京方舟小组·地鐵13號線回龙观站
会议地点:北京市昌平区回龙观镇 (北京回龙观医院)
会议时间:每周日下午15:00----16:00







  【申明】本站许多资源来自网上,供广大同好欣赏学习,并不代表本站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侵犯到您的权利,敬请告知。
作者:不详
  • 求道网-身心灵-心灵成长(www.qiudao.net) ©2004-2017
  • 本站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创办人:方志明 京ICP备1300836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