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身心灵门户网站,最早的身心灵网站。

唐望的教诲——潜猎、做梦和意愿的艺术

作者:不详 时间:2011-8-28 7:51:17 点击:17208

一、概况

1唐望知识的起源

唐望所传授的印第安“巫术”的起源非常早,最保守的估计也是距今一万年以上;印第安“巫术”的起源非常谦逊,从印第安人食用致幻植物产生幻觉开始,经过无数巫士在漫长时间里的逐步探索、发展和改良而成为现在的样子。“我的了解是那些古代巫士也许生存在距今一万年前。”他说,微笑地观察我的反应。

根据目前人类学上关于亚洲游牧民族迁移至美洲的资料,我说我相信他的年代是错误的,一万年是太早了。

“你有你的知识来源,我有我的。”他说,“我的知识来源告诉我古代巫士统治地球达四千年之久,从七千年前到三千年前,而三千年前他们消失了。从那时开始,巫士们一直在重整、重建古代巫士所遗留下来的东西。”(AD)古代巫士的知识庞杂无比却不指向心智的清醒,他们虽学到奇妙的事,但都基于他们原始低级的自我。经过唐望这一支传承的改良、创新,最终只传授如下三套巫术——潜猎的艺术、做梦的艺术和意愿的艺术,从而与古老而沉重的传统分道扬镳。

做梦的艺术被从古代巫士那里直接继承了下来,潜猎的艺术和意愿的艺术则是新看见者的法宝,以克服导致古代巫士毁灭的原始低级的自我。

唐望有时候自称是巫士、飞行巫士,或者是战士、看见者、智者。

但巫士、战士、新看见者、门徒是分别指代,有各自不同的语意、语境和历史背景。

①巫士=巫师。唐望故事的翻译者鲁宓选择了使用巫士一词(但是因为翻译的时间跨度很长,个别的地方鲁宓也使用了巫师一词),唐望故事的读者也接受了巫士这一词,所以这里也使用巫士一词。(在引用原文的时候,原文使用巫师的,则也保留原文的用法。)

②唐望的传承,分为两个阶段,改良前的阶段,被称为巫士或者巫师,改良后阶段,被称为新看见者的阶段。但是有时候笼统地对外把这两个阶段的行者都称为巫士,只有在做严肃的知识传授时才区分二者的用词。二者代表截然不同的修行方向,或者说,古典巫士的方向是新看见者所否定的。

③在唐望的传承中,有四个修行阶段,门徒、猎人、战士、智者。“看见”是一种功能,普通人说的“直觉”就隶属于“看见”这种功能。有的战士和智者是看见者,有的战士和智者不是看见者。

真实来讲,唐望的教诲与巫术无关。在唐望传承(新看见者的传承)之前的古代看见者们的作为或许可以称之为巫术,因为古代看见者通过操纵配合点获得超级能力以此为手段追求金钱、权力和对他人的邪恶控制。这种巫术虽然邪恶,但是非常实际。

现代学者所谓的巫术是以弗雷泽在《金枝》中所言为代表的巫术——“关于人或物之间存在着超距离的交感作用的信念就是巫术的本质”、“原始人便会得出结论:只要掌握了事物嬗变、衍生的奥秘,就能够达到预期的目的”。弗雷泽认为,他们的这种观念或许不错,但是,他们观念中的自然法则的基础性原则却是虚妄而谬误的。这种类型的巫术不具备实际操作中的因果性,跟唐望和唐望前辈们的巫术威力无法同日而语。

2唐望知识的成书和浮出水面

卡罗斯·卡斯塔尼达(Carlos Castaneda)就读大学时,为论文收集资料进行田野调查,邂逅了巫士唐望(Don Juan)。卡卡巨细无遗地记录下跟唐望的谈话和互动,积累了厚厚的笔记。卡卡担心他的笔记的安全,后来在唐望的建议下整理成书,1968年开始陆续出版,从此一个上万年传承的古老知识体系得以浮出水面为世人所知。

卡罗斯·卡斯塔尼达的作品:

1《巫士唐望的教诲》The Teaching of Don Juan: A Yaqui Way of Knowledge(TD), 1968

2《解离的真实》A Separate Reality(SR), 1971

3《前往伊斯特兰的旅程》Journey to Ixtlan(JI), 1972

4《力量的传奇》Tales of PowerTP, 1974

5《巫士的传承》The Second Ring Power2R, 1977

6《老鹰的赠与》The Eagles GiftEG, 1981

7《内在的火焰》The Fire from WithinFW, 1984

8《寂静的知识》The Power of SilencePS, 1987

9《做梦的艺术》The Art of Dreaming(AD), 1993

10《无限的积极面》The Active Side of Infinity(AS), 2000

11《时间之轮》The Wheel of Time(尚无中文译本), 2001

12Magical Passes(尚无中文译本)1999

唐望系列作品是有史以来对美国人影响最大的心灵图书之一,成为《纽约时报》畅销书,销量超过1500000册。《时代周刊》于19733月以封面专题的形式,报道了卡斯塔尼达的故事,当成一种文化现象来讨论。《纽约时报》评论说:“我们再怎么强调卡斯塔尼达的著作都不为过。这是人类学所产生的最杰出的成果之一。”《时代周刊》评论说:“卡斯塔尼达以一种叙述体的方式展开他的故事,他的文笔魅力不是任何其他人类学作品可以媲美的……凭借着这些高明的场面,阐明着‘万物皆有灵’的生命意义。”中文译者鲁宓评论说:“看遍世间,除了禅宗,我再也找不到如此活泼直接的生命哲学。”

感谢台湾鲁宓的翻译和推介,使得众多中文读者得以接触唐望故事。鲁宓的翻译文笔非常优美。

卡罗斯·卡斯塔尼达总共写了12本唐望故事书,其中重要的10本翻译成中文,其中《做梦的艺术》是唯一一本用整本书来处理一个单一课题,即“做梦”的书。三套巫术分散在12本书里,非常零散、晦涩、难解,在阅读中重整巫术的脉络已经成为实践唐望教诲的天然屏障,然而这也是巫术内在的平衡机制,当你付出的努力足以能理清巫术的脉络时,则巫术中的各种观念必然已经融入你的血液和行动中。巫术的精髓是行动而不是语言。

唐望故事被列为西方新纪元运动的主要体系之一,但是卡卡拒绝接受被某些公众赋予的新纪元运动的地位。记者:我记得10年前有一篇文章称你为“新时代运动的教父”……

卡卡:不,它称我为“祖父”!我想,请叫我舅舅或表哥,可是不要叫我祖父!当一个祖父让我觉得很糟糕。我尽一切力量对抗衰老与愚昧,你无法想象我多么努力,我已经对抗了35年。唐望故事所传达的知识有上万年的历史渊源,只是新浮出水面为世人所知而已,把唐望故事归为新纪元运动是不适的。

3唐望知识的境、行、果

巫术行动是为了配合我们的能量结构,就像训练小孩直立行走是为了配合小孩的生理结构。佛教架构了缘起性空作为教诲的基石,唐望故事架构了一个能量模型作为教诲的基石:

1在“看见”下人类的能量结构是一个明晰的蛋状的能量茧,大小约为可包容直立人体伸展双臂的椭圆。

2能量茧茧壁上有一个表面平贴、网球大小的点,称之为配合点(assemble point)。

3能量茧内包裹的是巨鹰放射,可以视为构成宇宙的基本材料或者能量。

4意识之光就环绕着配合点,意识之光会随着配合点的移动而移动。

要说明的是“看见”与视觉没有任何关系。唐望说由于人类是如此视觉化的生物,离开视觉语言人类几乎就无法谈论什么。那个能量模型只是为了语言能谈论才这样陈述。

我们是困在泡泡里的知觉,配合点的位置决定了我们的知觉内容,当我们的配合点的位置改变时,我们知觉的对象甚至知觉的世界就都改变了。重要的不是我们知觉什么,而是什么使我们知觉。唐望知识都是围绕着这整个能量模型进行阐述、实践和积累的。

把携带意识之光的“配合点”比喻成探照灯,同时把能量茧比喻为地球的话,那么广袤黑暗的大地现在被探照灯照亮的区域就是第一注意力世界,我们普通人的日常世界。

当“配合点”之探照灯移动位置,照亮了黑暗大地的另一块区域,第二注意力世界就呈现出来(而日常世界则相应地消失了)。

对唐望传承中的巫士而言,日常世界只不过是完整世界中的一层而已,还有至少六百层不同的世界,它们一层包围着另一层,就像洋葱的千层皮,我们生存的世界只是其中的一层。巫士进入那些世界只是当成练习,那些旅程是现代巫士的热身准备。

普通人认为只有日常世界才是真实的,而其他世界的存在都是幻想或者幻觉;而唐望说日常世界的真实只是配合点位置的定着而已,当配合点移动时新的世界就形成了。天堂、地狱、人间等不过都是配合点的不同位置而已。现代巫士从事与古典巫士相同的做梦练习,但在某一特定时刻现代巫士采取了不同的方向。

新看见者发现如果配合点时常移动到未知的领域中,然后再回到已知的界限内,那么当配合点突然被释放时,会像闪电般划过人类的整个明晰体,使能量茧内所有的巨鹰放射都配合起来。被释放配合的力量所燃烧,内在的火焰融化了能量茧,吞噬了新看见者,看见者以完全的意识与外在的巨鹰放射融合,进入第三注意力,进入永恒之中。

战士通过潜猎、做梦和意愿这三种艺术的修习,以第一注意力为训练场,进入第二注意力,以第二注意力为训练场,最终进入第三注意力,点燃内在火焰,实现自我的完整。

第三注意力在唐望知识中的地位,类似于涅槃在佛教中的地位,是唐望知识的实践者能达到的最高成就。

在佛教的传承中,世尊毫不犹豫地声称佛教的最高境界“天上天下唯我独尊”。唐望故事则未作出如此宣称或暗示,对自身的境界评价可以参考书中提及的如下仅有的寥寥几句:一切事物简化到最后就是能量。对我们而言,直接“看见”能量是人类的最终成果。也许之上还有其他事物,但我们无法触及。(AS

我问了他(唐望)许多问题,关于明晰生物被内在的火焰吞噬之后,意识是否还能存在。他没有回答,只是笑笑,耸耸肩。(FW)

“追求自由是我所知道的唯一推动力量。飞入那无限中的自由,消失的自由,就像一个微弱的烛火,虽然面对着无数的星光,仍保持完整自觉,因为它安于只是一个烛火,从未妄想成为别的。”(AD)

 二、唐望知识的传承和次第

巫术知识的传承开始于一万多年以前。1723年,一个被唐望称为“死亡拒绝者”的古代巫士出现,该巫士的出现影响了唐望这一支巫术传承的走向,这一天被视为唐望这一支传承的新的开始。神秘的“力量”决定卡罗斯·卡斯塔尼达作为唐望这一支传承的最后传人。1998423日卡罗斯·卡斯塔尼达病逝,唐望传承正式结束。

唐望知识的次第和做法概括如下:

巫术的关键是停顿内在对话,那是通往一切的钥匙。内在对话使配合点固定于能量茧的日常习惯位置上,做梦的艺术可以移动配合点到达能量茧的新位置上,而潜猎的艺术则可以保持配合点待在新位置上不溜回去。

要停顿对自己说话也必须使用相同的手段。我们必须意愿自己停顿。我们是被那些教导我们的人所强迫开始内在对话的。当他们教导我们时,他们使用他们的意愿,而我们使用我们的,但我们和他们都不知道自己的做法。当我们学着对自己说话时,我们也学会了使用意愿。我们意愿自己对自己说话。

顺时针或者逆时针转动眼球,这个技巧能让我们短暂地一瞥停顿内在对话的样子。当战士被不耐、愤怒或悲哀侵袭时,也使用这个技巧来舒缓自己。

停顿了内在对话,随之就能停顿此世界,我们以我们的注意力维持住世界的影像,如果我们不把注意力集中在这世界上,这个世界就会崩溃。我们普通人的艺术是我们知道如何维持我们所注视的影像。停顿此世界后,更广阔的领域将被显露。老师的第一步是向门徒介绍这个观念:我们所看见的这个世界只是对世界的一种看法或一种描述。这一切会存在,只是因为我们的注意力。我们现在坐着的这块石头会是石头,因为我们被强迫把它当成石头来注意。……老师从开始便致力于停顿这个看法,巫师称之为停顿内在对话。(TP)加速停顿内在对话有两个技巧:1抹去个人历史;2做梦。

抹去个人历史有三个技巧:1失去自我重要感;2担负起行动的责任;3聆听死亡的忠告。

帮助做梦的三项技巧:1打破生活习惯性;2力量的步法;3不做。抹去个人历史与做梦只应该当成辅助,门徒需要靠自制与力量来作为缓冲。因此,老师这时会介绍战士的行径,如何生活如战士,这是巫师世界中使一切结合起来的媒介。老师必须一点一滴地锻炼、发展这个观念。若是缺乏了战士生活的坚强与冷静,就不可能在知识的道路上生存。(TP)老师负责清洁与整理门徒的Tonal之岛,然后把门徒介绍给门徒的恩人,恩人向门徒示范Nagual,让门徒知道并抵达Nagual,然后恩人把门徒交给“力量”。“力量”最后移动门徒的配合点点燃内在火焰抵达第三注意力,使门徒以完整的意识进入那不可言说的无限。

TonalNagual是两个专门术语,含义重要而深奥,唐望用了很多年向卡卡揭示这两个术语。唐望知识由于非常独特,无法在任何已知的体系里找到相同的观念,因而构成独特的理解困难和交流困难。所以,鲁宓对这两个术语不予翻译。Nagual有时也被用来特指门徒的恩人,跟门徒的老师是搭档。

唐望的知识认为,每个人与生俱来都有八个点:理性、言语、感觉、做梦、看见、意愿、TonalNagual。这八个点造成他的完整的自我,战士使用潜猎、做梦和意愿这三种艺术,遵循固定的次第和蓝图,触及、整顿和利用这八个点,流畅而稳定地移动配合点,以第一注意力为训练场,进入第二注意力,以第二注意力为训练场,最终进入第三注意力,点燃内在火焰,实现自我的完整。

 

节选自《身心灵修行与疗愈大全》(灵之卷)

http://www.qiudao.net/List.asp?ID=1888

当当网购书:身心灵修行与疗愈大全(灵之卷)(世界首部身心灵入门权威读物,引发生活革命的灵修方法,张德芬、张芝华、徐敬东、林建雄等鼎力推荐,)http://product.dangdang.com/product.aspx?product_id=22485128

身心灵修行与疗愈大全(全两册系列套装)(世界首部身心灵权威读物,张德芬、张芝华、徐敬东、林建雄等作序推荐)http://product.dangdang.com/product.aspx?product_id=22485129

 






  【申明】本站许多资源来自网上,供广大同好欣赏学习,并不代表本站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侵犯到您的权利,敬请告知。
作者:不详
  • 求道网-身心灵-心灵成长(www.qiudao.net) ©2004-2017
  • 本站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创办人:方志明 京ICP备1300836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