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身心灵门户网站,最早的身心灵网站。

我是谁?--爱与光中的合十

发布者:耿菲 时间:2012-5-29 12:14:13 点击:6592

我是谁--爱与光中的合十 -- 耿非 2012/05/29 5月上江州的课前我许了一个愿,那就是我已经决定要臣服自己生命的安排出来做一名老师了,我要荣耀家族,绽放出我生命的意义。我要在这次课程上完成一个彻底的净化,向着全然的爱的存在迈出我生命中的一大步。 今天课程结束了,带着仍然在细微调整着的身体,我了知我已经不再只是以前那个耿菲了,而是现在的耿非。 父母赐予的名字是耿非,我一直不知道这个名字的真正含义,直到至此课程上,冥想中自己内在最深的那个转化发生了,我不是一个管道,我是管到里面那个无限的生命,我是爱,是生命,是生命之光,我是神,因为神就是佛性,是无限的生命,无限的真理,无限的爱!无形无相的存在于万事万物中。 冥想中,我祈祷自己完全的与神性融合,完全的意识到自己就是内在的神性,身体只是我用来表达神性之光和生命之美的表达体,它不是我的主人,真正的我是身体里面的那个。 渐渐随着冥想的深入,空性之光中静默中,念头不断地升起,又迅速的被光净化消融,这个世界的变化无常就在我的眉心轮上演,一切的升起最终将归于空寂。 突然,我的内在窜出了一串火光,然后燃烧了我的整个身体,肩膀开始疼痛,腿开始酸痛,我立刻知道,有什么转化要发生了,这是我的小我所不愿的,而我的身体在这之前都是小我的表达体,现在他正在和我心中不断升起的“我不是身体,是神性的存在”的意识做着抗争。小我几经失去自己三十几年的统领,必将用尽她的花招来捍卫自己以为的国土。 “我不是你”,我对身体说,然后我坚定地把自己的意识带回到眉心轮的光中,尽量不去理会身体的疼痛,没有移动一丝一毫。 我不断地坚持,一次次带回自己的意识,终于身体不再折腾,小我换了一种方式,很多的念头很大声的在头脑中升起,“你不敢的,别人会怎么看你,你爱的人会说你精神分裂的,这是妄想症”,小我很清楚我的死穴,不错,之前那个认同了肉身的我觉得自己是有限的,需要得到别人的认同才会有爱,可我现在了解自己是无限的,过去头脑中制造出来的世界不过就是个幻像,就像眉心轮不断变换的创造和消融一样的幻象,那不是我,真正的我就是真理,是永恒不灭的生命。 ”我不是你们“,我对不断生起的念头说,然后持续关注着眉心轮的光! 头脑渐渐安静下来,内在升起一种爱的无限喜悦的涟漪,“我不是你们”,我对着这些感受说。 再次爱的涟漪也停止了,只剩下无边的宁静和悠远,和眉心轮的光渐渐扩展。 又过了一阵,我的意识突然超越了我的身体,进入了一种全一体的状态。这个被贴了耿菲的标签的身体真的不再是我,他里面的部分也不是我,我就是全体,所有的。这个身体里只是我的一部分,在这这肉体里来体验我自己,表达我所是的。上江州她就是我,眼前的叫做上江州的肉体里也根本装不下我,这个房间里每一个肉体里都有着我的一部分,我借助这些肉体在表达着我自己,这个房间外的所有人也都是我的一部分。整个空间都是我的存在。 突然的我明白了父母赐予我的名字的真正含义。父母赐予的我的名字是耿非,十几岁的自己的意识里自己很渺小,并且觉得只有自己足够渺小,最好能缩起来让别人看不见才比较安全,于是我在真实的自己头上盖了一把草,把非凡的非字变成了菲,并且安心的多在这蓬草下又度过了20来年。 我跟人介绍时总会说耿是忠心耿耿的耿, 菲是芳菲的菲。直到这个当下我才真的明白了自己是谁,耿非,真实含义是对真理忠心耿耿的非凡的灵魂。 这种经历了38年突然找到了自己感觉让自己止不住哭了起来。 从8岁起,我开始思考死亡,因为2岁时经历的大地震被从废墟中扒出的经历让我一直就携带着超过常人的恐惧,小时候的我怕黑,怕死人,怕一个人走夜路,怕被拍花的拐走,尤其是怕被抛弃。就在这种怕中,8岁的时候学校包场的一场了一部电影叫《黑太阳731》,里面充满了中国人被残害的镜头,我害怕的捂住了耳朵,紧闭着眼睛,还是不行,于是偷偷的逃学跑回了家。回家以后我陷入了死亡的恐惧中,突然的意识到自己所爱的所有的一切都会消失,死去,这简直太可怕了。可因为那时候的我纯净的眼睛在所有事物上面都能看到光,闭起眼也会看到无数的七彩的光,于是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信念,就是坚信一切不可能会真的死掉,那么美丽的事物和家人们,怎么可能死了就不见了呢?可是他们死了到底到哪里去了呢? 我去问家人,家人都觉得我是不是发烧了,确定没事后就不管了。而我用我8岁孩子的智力茶不思饭不想的思考了3天,还是没有答案,就又被那些美丽可爱的事物吸引过去,重新快乐了起来。从那以后,我从未放弃过自己的追问和探索,并在这样的求索中从大学毕业后开始品尝人间的酸甜苦辣,终于被推到了回归自己的路上。 进了灵性求索的门,我就在生活中,冥想中,不断地短时的进入各种各样的意识状态中,了知了生命的奥秘和真理的所是,可那些也只不过是神赐予我的礼物,并不是我内在真正的转化。我一直觉得自己就是一个管道,不停地接收着指引和信息来行动。可管道是什么,不还是这具肉体吗?我不是这具肉体,我是肉体里面的神性,是不灭的生命。 经过了足足的30年,就在这一刻,我知道我不同了,内在最深的那个转化发生了,相对于礼物的体验和对这个世界的另一种美好的诠释认知来说,只有转化才是根本的发生,可以持续存在,成为这个层面的实相的。 我绽放了,我完成了自己和自己的一个约定,那就是成为自己所是的,从小我和肉体意识的认同转向神性意识。 冥想里,我哭泣着,为了自己30年的追寻终于的到达,为了所有人的一体神圣存在,流淌着我的眼泪。 完成了这个转化又会发生什么呢? 当我处于全一体的意识状态里,我突然很想要做一件事,那就是唤醒自己所有的部分。 我要唤醒我自己! 内在一个很大的声音喊了出来,小我的声音渐渐变得很弱,而真我的声音则响彻整个空间。上江州那个肉体里的部分首先醒过来了,耿非这个肉体里的部分现在醒过来了,那么其余的部分呢,我要全部醒过来,我要唤醒自己的其余部分,我要用这个叫做耿非的肉体来表达自己,来传递真理,就像上江州那个肉体所做的一样! 同时,我也终于明白了那些大师为啥都在说着同一句话,那就是:当一个人真的醒过来,唯一想做的事就是唤醒其他的人。 之前,这个声音就一直都在,只是那时候小我的声音更大,我一直在自己对自己批判和不自信中拖延。今年,我发现自己脑子里的声音好像已经无法完全的控制我的身体了,身体的行为要比头脑里的声音来的快,他总是在我还迷糊着就已经开始行动了,行动过后再生起的念头已经没有作用了。我一直觉得每个人都是身心灵三位一体的存在,在这个阶段,很显然我的灵性已经在起主导作用了,我的身体一半跟随了灵性,一半为小我所用,而我的心理还在迷糊着呢,索性完全的放下了。于是,在这种安排下,我找好了场地,设计了身心灵三大系列的沙龙,并结识了很多主办工作坊的机构和朋友。 现在,终于清晰了,我可以身心灵合一了。我的身心灵三个面向都已经统一了战线,成为自己真正所是的,这是唯一的目标。虽然这么说,但我仍然知道,我们真正和神性融合的路上有着无数座大山,目前这一座只是一个山头而已,前方的路没有尽头,我要继续向着最高的山上的灯塔前进。 冥想结束后,我睁开眼,看着眼前一个个生动的肉体,又看了看那边放在圆心地上自己和家人合影的照片,突然我觉得我不认识照片上的人了,那不是我。过了好一会,我对自己说,好吧,我现在穿上这个叫做耿非的外衣,开始用这具肉体来表达我自己。于是我取回了照片,看着照片上的人笑了。 接下来,老师开始逐个拥抱学员,我看着眼前的一幕,第一次没有哭,我转动我的眼睛,定定的看向每一个人,看了一遍又一遍,我只觉得这一切都在我的心里,而我的心无比的广大,大到可以包容全世界,装得下全宇宙。 再看上江州老师,心中突然出来了一个场景。我们作为一群灵魂,约好了来这里过这一次人生,不管谁先醒过来,都要努力去把其他的灵魂唤醒。现在,上江州这个灵魂先醒来,唤醒了耿非这个灵魂,那就让我们一起来唤醒其余的兄弟姐妹们吧! 回到家,发现自己内在一直对抗的两个声音不见了,不管在我做什么的时候,如果我做的决定不是神性的展现或是我在犹豫不知道该如何的选择的时候,身体上的某个部位会有温柔的信号传来,然后我稍一凝神就会听到一个清晰的声音让我作出神性的选择。 ----------------------------------- 题外话: 既然准备好了,就得大踏步开始走向前了,果然昨天课程才结束,从今天早晨开始,大量的工作就涌现了,我要开始用这具肉体来做事,表达了! 沙龙分身心灵三个系列,分别是脉轮系列,家排系列,真理之光系列,。 场地已经找好两处,会在两周后开始,内容时间地址等会在这里和微博公布,敬请期待哦! ----------------------------- 娑婆是幻,无爱无恨。 莲出淤泥,逍遥自在。 大道真如,寂灭为乐。 -- 耿非爱与光中合十,敬上 耿非博客:http://blog.sina.com.cn/gengfei2010






  【申明】本站许多资源来自网上,供广大同好欣赏学习,并不代表本站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侵犯到您的权利,敬请告知。
 录入:耿菲
  • 求道网-身心灵-心灵成长(www.qiudao.net) ©2004-2017
  • 本站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创办人:方志明 京ICP备1300836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