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求道网 | 方志明 | 灵性心理学 | 家庭系统排列 | 身心灵书籍 | 身心灵课程 | 身心灵修行 | 身心灵疗愈 | 心灵成长 | 身心灵资源 | 我们
  • 首页 >> 身心灵疗愈 >> 家庭系统排列

    身心灵疗愈历程中的尊敬、臣服与接受

    作者:张瀞文LunarDroma 时间:2012-9-30 21:11:14 点击:3136

    身心灵疗愈历程中的尊敬、臣服与接受

    张瀞文

        2009年7月我第一次到昆明,回家的前两天接受心景酒店总经理裴文俊先生的邀请去安宁住了一晚。隔天一早我们去曹溪寺参访,发生了一段很经典的插曲。

        我们走到曹溪寺的大殿,我突然心血来潮,跟静芬、W与F说,「你们三个都去祈求一支签诗,让佛菩萨送你们智慧法语。」(我不用求,祂们有话会直接跟我说)

        我这十多年一路走来,两张恩主公签诗给了我很大的鼓舞,每每沮丧失意时就朗读签诗,就会觉得又充满正面的远景与力量。

        在台湾,佛教寺院是不提供签诗,我看到曹溪寺有签诗可以祈求,不正好。领受智慧法语就如同领受加持,却是更实际的,因为化成文字,可以再次朗读。我跟他们说,不必求什么,只要祈求智慧法语即可

        当我这样说之后,接下来,三个人有三种反应。

        静芬按照她的个性,听到后,不说话,就默默先去祈求,静静地去抽签。

        同时候,F跑去柜台打听之后跑来跟我说,「那管理的阿姨说抽签后要来还愿哦!」意思是说,若是不能回来还愿就不要抽,否则对抽签的人不好喔!会有报应喔!(这是台湾人的观念)所以F觉得不可抽,不能回来还愿就惨喔!我回答F:「没叫你们求什么,只是祈求佛菩萨以智慧法语的加持而已,不必回来这,自己在台湾做功课也是还愿,你觉得关于佛法是我比较懂?还是那个管理阿姨比较懂?」

        F根本不理会我说的,坚持相信那个管理阿姨的话,所以不去祈求,我看着F大殿在附近走来走去,一派很得意的样子,我心里有个想法,原来在F的心中,我说的话根本不如一个寺院的管理阿姨值得相信,她叫我老师,岂不口是心非而虚妄有加吗?这一趟来昆明,她把我说的话当作粪土也不是第一次,福薄至此,都是内心莫名的傲慢所致,傲慢导致无法臣服,所以接不到太多的福报。

        W呢?说她不用抽了,她已经得到加持。我读到她的心念是,担心抽到不好的签不敢抽,因为好强,不好意思说出来,所以就说她已经得到加持。其实即使抽到不好的签,也是佛菩萨的加持与提醒。因为好强,怕输,也无法无条件地接受与臣服。

        这两个人各自有堂皇的原因拒绝接受我的建议与佛菩萨的加持,此时静芬已经抽好,是一支上上签,静芬读签时非常感动,眼泪几乎流下来。

        事后,我与W讨论此事,她也承认了,她可以看到自己是什么心念导致拒绝去抽韱,事后可以观照也是很好,虽没领到签诗,但是有所体悟,也是好的。只有F依旧活在自己的自以为是当中。

        讲出以上的故事,是心有所感,因为很多人都是因类似上述W与F的状态而错失生命的中重大的幸运与幸福机会。

        这就是佛教所谓的福报的另一种显现。

        大部分人都是好人,心存善心,常做好事,不去害人,却常常不顺遂,幸运与幸福经常与其擦身而过,根本关键不一定只能从过去世业力的某些历史事件去处理,而可以从此世拒绝接受的习性与无法臣服的习性去观照,进而修改习性。

        在工作坊中这种人即使做了排列,都会因为此习性而自己抹煞了我对他进行的疗愈工作。

        很多学员最大的障碍不是不能理解排列的结果,而是无法接受排列所显现的结果,当能够全然接受,疗愈才可能发生,之后真正的领悟与理解才会发生。对大部分的人,并不是先有理解,才有疗愈与接受,没有接受,就没有把礼物拿在手上,如何真实体悟与理解呢?

        为何无法接受呢?

        这个接受,有两个角度来说,一是个案有无法接受的惯性,譬如1、9数多又缺2者,很难接受,若是又多3数,加上爱表现,就呈现出一种很爱输出自己的讯息,又难接受别人输出给他的讯息的习性,这是先天的性格使然。

       这种个案很爱讲话,也很会讲话,但是治疗师说什么话,他听进去的很少,整个心只要治疗师认同他,若是治疗师说了与他的惯性相反的意见,他就一直辩解,一心一意要治疗师同意他原有的行为与信念,但是就是这些行为与信念导致他当下痛苦的状态,他还是顽强的坚持着。

        另一个角度来看是,对于疗愈师,此个案的臣服很稀少。

        说白话就是,个案可能觉得疗愈师的斤两不够,默默或是明白地认为此疗愈师跟自己也差不到哪里去,甚至站在一个高高在上的位置看着疗愈师说的话与所进行的工作,或者把疗愈师当作是一个类同于朋友的角色,或是一边上课一边拿眼前的疗愈师跟以前上过的比较来比较去,脑袋像是在逛菜市场一样忙碌。

        臣服到底是什么?臣服不并是让自己变成一个卑下又无尊严的人。

        藏传佛教有个传统,就是供养根本上师最贵重的物品,并且对上师的指导完全遵守与信受,特别是要祈请密法传承的时候,更需要特别供养上师珍贵宝物。

        是上师爱财吗?并不是,这是弟子至诚展现愿意臣服于上师的行动,也是一种为法而愿舍去珍爱财物的行动。

        这种臣服需要具足圆满,才能接得住上师的甚深密法传授,才能接着住无上智能的灌顶。若不能臣服,因为弟子智慧短缺而愚昧,如同一支有破洞的花瓶,使法漏失,也可能因为贪嗔痴三毒与愚昧,对上师所传之法有所怀疑甚至有毁谤的意念与行为。有时候上师还会用其它更强烈的棒喝与考验来令弟子臣服,以消除臣服的障碍,我慢、痴疑是臣服的最主要障碍

        珍贵财物的供养就像身心灵疗愈课程的学费,免费的课程通常被看扁了,免费的谘商与分析建议通常被个案当作垃圾扔掉,甚至事后还会讲疗愈师的坏话。

        反之,越昂贵的课程与谘商,个案就自发越投入参与,珍惜所收到的每一字每一句。所以,心理治疗大师欧文亚隆曾说,极昂贵的商业性激励课程只要菜鸟治疗师去带就可以了。

        我以静芬抽签后说的话再解释什么是臣服。

        我问她为何我说了就去抽签?

        她说「我也不能理解你为何叫我去抽签?一般我是不会去抽签的,但是我知道你不会叫我做无意义的事情,虽然我当时不能理解,但是我知道每次只要听你的话乖乖去做之后,就能理解你的用心与这个行动对我的意义,所以我就先做了再说,即使事后还是不理解,问你之后就会清楚。」

        这就是臣服,臣服使得身段降低,手心向上,容器圆满,就能拿到上苍的恩典。

        佛教的经典、传记与公案上经常看到上师对弟子有很严苛、不合理的要求,弟子带着臣服的心意,完全接受上师看似不合理的指示,即使充满痛苦,甚至很不甘愿,还是认真去完成,就是臣服。完成了就知道上师的用心与教诲。

        你或许会问,上师为何不说清楚,让弟子明白后再去做?其实上师通常都说得很清楚,只是弟子无法再当下就明白。在彻底遵照指示进而完成之前,一般根器的弟子是不会明白上师的用心。修行是在实修中才会有真实的体悟,不是只用头脑去思考就会知道上师的甚深教诲。

        在工作坊中越臣服的学员,收获越深远。

        不臣服者,我送给他们的礼物,他们也会留在地上,不屑带走,或者无福带走。

        不能臣服,不能接受,却说我说得不明白,故意让他猜,同一个述说,一再质疑我,要我一说再说,这种个案还会用他的话拐弯抹角地批评我,说我不懂他,说我泼他冷水,说我不给机会他清楚;大部分时候,个案还没说话,我就已经知道七八分(说七八分是我客气地说),他想要说清楚的欲念是要维持原有执取的欲念,不是能让她清明而有智慧去转化自我的欲念。

        譬如我一再地说,孩子不能觉得父母很可怜,如此父母与孩子的序位就颠倒,双方都会失去力量。孩子的心中不能有此念头,口中不能说出此话,父母永远是大,孩子永远是小,你可以孩子的小的位置暂时耍赖生父母的气,但是不能以比父母大的位置来审判、批判与怜悯父母。但是有些个案却依旧一再反问一再表述他们一定要这么想与这么做,「若是他们可能真的可怜,为何不能可怜他们…」。

        这就是不能臣服,所以不能接受,疗愈难以移动。

        再以另一角度来解释,当你认定此疗愈师、导师或是作家很伟大或是很有名,他随便说句话你就深信不疑,这也是臣服。

        不愿意臣服的个案很难治疗,因为他会有很多辩论的行为,浪费我很多口舌,占用了大家的时间,所以第一天我都会提到关于臣服,希望可以减少这种无谓的辩论。

        臣服中包含有信任与尊敬,若是对疗愈师连尊敬都没有,根本也不可能产生臣服。

        我并不需要学员的尊敬,像我这种我行我素的人,不爱吹捧与跟随,我并没有疗愈个案的执着与需求(若是可以连这种文章都不必写,课程也不必开是最好的)。

        尊敬疗愈师是为了帮助自己的疗愈,不是为了疗愈师的需要。

        臣服,也是为了帮助自己的疗愈历程,不是为了疗愈师的需求。

        事实上,既不是臣服于疗愈师个人,而是臣服于工作坊呈现出的大疗愈能场,既不是尊敬疗愈师个人,而是尊敬所有学员背后所显现的家族系统。

        先有尊敬,之后而能臣服,之后始能接受,疗愈才能够真正开始流动而修复并滋润你与你的家族系统。



    【申明】本站许多资源来自网上,供广大同好欣赏学习,并不代表本站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侵犯到您的权利,敬请告知。


    身心灵疗愈历程中的尊敬、臣服与接受




  • 上一篇:感謝詞
  • 下一篇:我同意(海灵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