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身心灵门户网站,最早的身心灵网站。

从方舟子说顺势疗法所想到的(潘德孚)

作者:不详 时间:2013-2-1 21:45:40 点击:5618

方舟子先生发了那篇揭露珍奥核酸的文章以后,给我的形象是市场上的打假者,一个有胆识的科学工作者。但后来看见他有了点名气后,就把矛头转向了中医,组织了攻击中医的队伍,我觉得此人不简单。因为,他在反假的文章里点了许多院士的名。如果是一个普通的科学工作者,哪能知道得这么多?珍奥核酸有多少高级科学家被拉落水,他怎么会一清二楚?他的来头不小!他并不只是一个简单的现代医学(西医)的捍卫者。

我写了《从方舟子说退烧药所想到的》一文后,有朋友又给我一篇方舟子写的《“分子顺势疗法”来了》,要我写一篇谈顺势疗法的文章。但我改了这朋友的想法,把它改成针对方先生了。我支持顺势疗法。我觉得方先生喜欢拿现代科学的量具评判他所认为不科学的东西,是因为他天生缺乏哲学的修养。在方先生的文章中,我发现这种无知的可怕。因为它是带有毁灭性的。例如方舟子竟然会支持转基因粮食。不过,也许他就是孟山都的人,端人饭碗,受人主管。他用反假创造了名气,尔后,便用这个名气来打击他所认为的伪科学:中医学,或以达到宣传和支持转基因食品的目的。因为,转基因食品是用来使中华民族绝灭的。我认为,所有支持和鼓吹转基因食品的玩火者,都怀有灭绝人类的祸心。

方舟子不知道顺势疗法为什么有效

在美国,传统西医是他们的主流。传统西医发展到现在称为现代医学。现代医学从市场的角度来看,它只是制药公司的一个“听话的小兄弟”。美国立国后传统西医一直独霸全国,其背后的制药公司当然稳稳控制。现在突然冒出了顺势疗法,部署不是给打乱了吗?反顺势疗法的动作由此而生。

从现代医学看美国顺势疗法的产生和壮大以及被压制和几近被消灭,到现在又逐渐复兴。却在这时候方先生现在说顺势疗法不好,确实不是时候。因为,在美国已经有很多反主流医学的科学家、医学家、记者,鉴于顺势疗法的疗效,已经形成一股支持的势力。麦克塔格特反映了这样一个事实:“要想知道医学(即现代西医)是如何对待异教徒的,就看看它是如何对待有科学根据的替代医疗的。最近进行了一项科学研究有双盲安慰剂对照平衡,设计科学合理,结果表明顺势疗法对于哮喘是有效的。科学家现在也早有证据表明顺势疗法是有效的。事实上这已经是1985年以来同一个人第三次作这样同样的实验了,结果全一样。然而,在发表论文时,研究负责人却又有意回避自己的结论,他指出结果可能是假阳性或错误的。尽管该研究有着科学严谨的设计,但《手术刀》杂志还很轻易地就否定了结果:‘没有比这更荒谬的了:物质被如此巨大地稀释后病人可能连一个分子也得不到……是的,顺势疗法的稀释理论是荒谬的,因此,任何有治疗效果的理由也都是假设的’换句话说就是,科学的治疗方法必须是以我们自己相信的的事物为基础的,而不是从某些我们不能理解的现象看起来好像是有效的。”(《医生没有告诉你的》第10页)

顺势疗法之所以受到欢迎,我认为最重要的是这种疗法,由于使用的药物极轻量,即使它没有什么效力,起码,使用者不会有副作用。不过,我相信虽然药量极为轻微,我深相不疑,它一定有效。因为,生命只是一种信息。顺势疗法的药物,虽然秤量不到,但它之所以有效,是因为已经带有了药物的信息。“望梅”为什么能止渴?是因为人的生命意识,放大了“生津”的信息。君不见,电脑也有这种放大的功能,鼠标一点,图像就放大了。人脑比之电脑,这种放大的能力当然更强。再如低血糖患者出现症状,饥饿感,虚汗直冒,再继续下去,便可能发生低血糖休克。这个时候,你只要在嘴巴里放一块糖,它还没有下肚子,症状便很快消失。即使已经进去了,这一点点,能增加多少含糖量,为什么会使症状迅速消失?如果按照西方科学的定性定量,一块糖还没有化掉,只给了点味道,就马上使形势发生大转折,这是什么道理?这里没有任何物质的数量标准可以说明,唯一能解释的是生命的作用。原来是生命自身的作用——糖供应的信息被放大了。医学是生命的科学,生命的活动是一种信息活动,是现代科学家标准测不到的;或者可以这么说:医学不属于现代科学的范畴,因而,用现代科学评判医学,有点张冠李戴的味道。

谁搞伪科学?

从哲学的角度来看,现代科学研究的全部属于空间的问题,因为,只有空间是可以定量的;而生命是时间的问题,一个生命就只是一个时间段,不能微分,也不能定量。同样,中医研究的基础是生命,《内经》的理论,就是建立在研究生命的基础上的。西医的研究基础是解剖学,也就是尸体,尸体占有的是空间。这才是现代医学行医会死人的道理之所在。因为,是活人生病,死人是不会生病的。在死人身上研究生病的道理,也就会把活人变成死人。方舟子自恃一点点科学的知识,就对中医指指点点,实在很不识趣。

顺势疗法逐渐复兴的这样一个历史事实,与我国中医似乎有些相似。至于“分子顺势疗法”是怎么回事,这是一个新的概念,我不敢贸然地加以肯定或否定。任何新的概念,只有经过长时间的观察和实践,才可以区别真伪。我不敢像方舟子这样不懂装懂,他的背后有大靠山,可以随随便便胡说八道;而我却只是一个毫无背景的民间中医师。不过,我敢指出方舟子的一二,是觉得自己有个比方舟子更牢靠的靠山,那就是对概念的正确推敲。同样,顺势疗法得到美国许多人的支持不是它含有的“科学”道理,而是它治疗上的成功。

事实证明,医疗实践的成功,并不一定是疗法有效,其中还有一个重要的因素就是病人的信任。西方现在搞药物实践试验采用双盲法,其目的就是想排除病人思想的干扰。门德尔松说:“现代医学不是艺术,也不是科学,它是一种宗教。如果没有信仰,现代医学就不能生存。”这里说明,尽管人们涌进医院排队,制造了一种“看病难”的假象,但靠的是对现代医学宗教的迷信。因此,一旦这种迷信被揭穿,看病难的现象很快就会消失。

我认为,如果病人对某些药物信任,即使它确实无效,许多病人也会痊愈的道理,就是心理作用。但有一个条件很重要,就是治疗和药物都不能有伤害性。这一点,西方医学永远无法做到。例如他们在治疗之前,为了括病人的钱,首先要求病人进行各种各样的检查。如果说这些检查很有必要,那当然就检查呗。可惜的是,这些检查只能告诉病人疾病的结果,而不是疾病的原因。对治疗来说,医生不知道原因,怎么治疗呢?如果说这些检查是没有必要的,但为了医生、医院生存的需要,就让它捞一点吧,也可以。可气的是,这样的检查几乎全带有伤害性:胃病做胃镜检;咳嗽做气管镜检;拍X片;做CT、磁共振……都有伤害性。治疗哪有先让病人的疾病增重,然后再治疗。这不是岂有此理吗?我碰到一个患者诉说自己的本来患胁痛,去医院拍片,说没问题。医师又嘱他去做磁共振,检查后头也痛起来了,就一直好不了。后来我给他处散偏汤。散偏汤中用重剂量的川芎(30克),没几次就不再头痛了。

所有的西药都有副作用,所有的副作用都要伤害五脏六腑的功能,这样能叫治病吗?需要外科抢救的当然没有办法防止某些必要的伤害;而内科治疗都如此这般,哪能配得上天使的称号呢?这当然不是医生的问题,而是医学的问题。医生用学来的医学知识进行医疗实践。中医的医生要进行辨证论治,动用个人的智慧进行,有很大的主动性。西医的内科医生是没有“主动性”的。他只是制药(器械)公司销售药物的一个环节。他的工作不是看病,而是开售药单。所以,我说他们是没有主动性的,看病这项工作已经由仪器替代了。因此我说,现代西医内科医生有两个特点:一是他不会看病的,是开开检验单的;二是出医疗事故是不用负责任的,因为,看错了是仪器的错,药吃死人是制药公司的责任。

麦克塔格特说:“医学研究不公正的一个最大的原因就是大多数研究是由某些制药公司资助的,而这些公司在不同结果上存在利益差异。这些药物公司不仅支付研究者薪水,而且经常决定研究结果是否发表、在哪里发表。必须记住,在某种意义上,这些企业在疾病健康上存在巨大的利益:如果某个药物公司只是发明了一些快速治愈的药物,而不是终身的‘维持’治疗,那么它将很快破产。”(《医生没有告诉你的》第9页)这个信息说明,西方的医学研究,不管是疾病的研究,或者是治疗的研究,都已被制药公司所掌控,一切说法都必须符合制药公司的利益,能谎则谎,能骗则骗,都不可能老老实实地告诉你。这就叫市场医学。许多人不理解市场医学这个概念。2008年,我在北京原创中医复兴论坛上作了解释。我说:“市场医学是个怪物。因为,医学是要命不要钱的,市场是要钱不要命的,结合起来,岂不变成怪物了?”现在,方舟子先生硬是说这个医学很科学,而麦克塔格特给刚才说的这一章取名为“医学中的伪科学”,谁错了?

顺势疗法的来龙去脉及市场医学的狰狞面目

我看过陈树祯博士的《顺势疗法》,确实不错,至少,它比现代医学的疗法(用外科手术的切除疗法和内科用药的压制疗法)不伤害人。“1832年欧洲流行霍乱瘟疫,当地顺势疗法医生成功治愈霍乱患者的消息流传到美国后,引起了美国医生对顺势疗法的兴趣,使顺势疗法在短短的数年间如雨后春笋般兴起。1844年,美国顺势疗法疗法医学会成立,它是第一个在美国向国家登记并获得联邦政府承认的医学会。……1890年全美共有1.4万多名顺势疗法医生,即不少于15%的医生采用顺势疗法行医,部分地区如新英格兰州、中西部多州等地的医生比例更高达20%~25%。当时全国共有22家顺势疗法医学院,100多家顺势疗法医院,1000多家顺势疗法药店。现今著名的波士顿大学医学院、密歇根大学医学院、纽约医学院、明尼苏达大学医学院、哈尼曼医学院及斯坦福大学医学院等都是当时的顺势疗法医学院。1848年波士顿女子顺势疗法医学院成立……美国顺势疗法医学会比AMA(美国传统西医学会)早了44年接受女会员。”(《顺势疗法》第279页~281页)这里说明美国的顺势疗法来自欧洲,始自1832年之后,一种很简单的很容易学会的疗法,一下子就兴旺起来,群众如久旱逢甘霖般地欢迎,正说明美国医疗方法的缺乏。也说明传统西医本身也只是一种疗法,根本没有严谨的医学理论来检测它的优劣。

“当顺势疗法日渐兴旺之际,传统西医们在1846年成立了美国传统西医学会,该学会成立的主要目的是要与顺势疗法医学会宣战。原因是顺势疗法医学会日渐强大,投奔顺势疗法医学会的传统医生日渐增多,病人也因传统西医疗法的多种不良反应感到不满而纷纷转向顺势疗法医生求诊。加上顺势疗法医生屡屡对传统西医所使用的疗法公开批评,使传统西医对顺势疗法的仇恨日渐加深,终于成立美国传统西医学会,并与传统西药制造商联合起来,公开与顺势疗法医学会挑战。这期间,更是使用各种卑鄙的政治手段来压制顺势疗法的发展……明确规定:‘传统西医医生与顺势疗法医生接触、讨论会病人的病历或向顺势疗法医生咨询有关病人治疗的方法都一律被视为不道德的行为。’任何一位传统西医医生触犯这条新的法规,一经发现,立即被医学会开除会籍。由于当时的医疗法律条例规定,医生若不是医学会的会员便不能行医。”(《顺势疗法》第282页)当传统西医感到自己的利益受到威胁后,便使用各种方法压制顺势疗法。甚至规定不准与顺势疗法医生讨论病人的病历。这里说明,市场医学的狰狞面目已暴露无遗。

以上记录说明,其一,只半个多世纪的时间,美国的顺势疗法便迅速发展成一支大队伍,占领了美国全国15%以上的医疗阵地。这种情况既说明美国人对新的医疗手段的重视,也说明原有的传统医疗方法的局限与不中用,更说明顺势疗法作为一种治疗手段,学习和使用都很方便,任何医生都很容易掌握和使用。如果医学的目的是真正的为了人们的生命和健康的话,那么,任何疗法都应该被医学所吸收、容纳。这就是说,真正的医学必须具有最大的包容性,也就是,只要病人的病能治好,什么疗法都可以用。

其二,现代医学拒绝它的医生使用顺势疗法救治病人,实质是背离医学的基本道德,而成为制药公司的附庸了。“例如在林肯总统被枪杀和国家秘书长威廉·西沃德被行刺的那天,当时国家卫生部长约瑟·K·巴恩斯医生因治疗西沃德秘书长而遭受美国传统西医学会的严厉斥责,被斥责的原因是由于西沃德的秘书长的私人医生是一名顺势疗法医生。1883年的纽约医学会被美国传统西医 学会驱逐出会,被驱逐出会的原因是由于该会接受顺势疗法医生和使用顺势疗法药物的医生为会员。这条内部‘清’清顺势疗法医生的职业法规到1901年才被取消。取消的原因并非美国传统西医学会对顺势疗法的观点有所改变,只是在‘清洗’的策略上有了新的方向。”这个“新的方向”就是它已经可以租用国家的管理权力制止顺势疗法的发展了。

我认为,凡是做了医生的,也就是获得了医生称号的人,对于任何一种疗法,只要有利于治病的,都要学习和掌握。如果这医生面对病人,并确实想治好他的病,就应该一辈子的学习,一辈子背十字架。因为,这个世界上,已经有学不尽的疗法了。至于医生局限于自己的知识、能力或智慧,无法全部掌握它们,那是没有办法的事。

分清医学与疗法这两个不同的概念

迄今为止,西方医学并没有认识它本身的不成熟性。这种不成熟性表现在它没有系统的理论。它所用的只是疗法。医学,是指治疗疾病、维护生命与健康的系统学问,也就是理论。这种学问首先必须立足于对生命的研究。这种研究,也必须有一系列的基本概念,例如生命、疾病、健康、医学、疗法都没有正确的定义,因此,现代医学还不能算作一种学问。认真地说,它不是学问的原因是因为它已经变成一种赚钱的方法了。任何事物随着时间的推延,人们对它的认识就会越来越清楚。医学如果不研究生命,只推行它的疗法,病人已经不能容忍了。如果它还是死守某几种疗法,一心为赚钱而推行它,不断伤害生命和人的健康,那么,即宣传得越来越好听,早晚人们还是会唾弃它的。

人的生命,有着很强大的自组织能力。病人的复原,主要是它的自组织能力的正常活动,医生的治疗,不是起主要作用的。没有病人自组织能力的主要作用,医生的疗法起不了任何作用。所以,会死的病人是治不好的。神仙救不了没有阳寿的人。因此,凡是能帮助自组织能力的治疗方法,就是正确的;凡是伤害自组织能力的治疗方法,便是错误的。现代医学在治疗之前,先给病人作伤害性的检查,实际不是在治病,而是在帮助病魔。因此,许多病人在检查后尚未治病,疾病已经因检查而加重了。这种做法,能叫治病吗?

既然病人没遭到伤害,即使这些药物无效,经过治疗后起码会有个心理安慰。从西医的许多实验中看出,“安慰”也是一种药物,它也能治好病。因此,说顺势疗法不好的人,不是无知,就是存心不良。不过,有一点我看了陈博士的书后,觉得他与现在的医学界都没有搞清楚疗法与医学这两个概念。这种基本概念的混淆,给现代医学浑水摸鱼创造了机会。现在许多人之所以在医疗中送了性命,都是这一着的缺失。

疗法是指某种治疗疾病的方法;顺势疗法只是一种治疗疾病的方法。它的基础只有哈尼曼的一个想法:“相同者能治愈”(见《顺势疗法》第58页),因此,它不是一种医学理论,而只能是一种疗法产生的一个念头。所以,陈博士认为它是顺势疗法的理论,在这个理论下产生出美国顺势疗法一支大队伍。在没有医学理论的美国,有各种各样的疗法并不奇怪。奇怪的是只有外科切除疗法的传统西医,却能统治住各种疗法而成为主流医学。后来,它虽然产生出它的内科医学,这种医学却是使做医生的不知道治病只知道卖药的医学。

有人认为,外科医学也是医学。这个说法是错误的。西医的外科医学其实就是解剖学。解剖学是研究人体结构及其使用功能的学问,不能称为医学,是被医学所使用的一门学问。

医学,是指治疗疾病、维护生命与健康的系统学问。因此,医学的基础应该应该建立在对生命的研究的基础上。首先给生命定义;其次,理解生命的特性;其三,还应研究生命之所以产生与存在的道理,也就是它与自然社会的关系等等……这当然是个比小小的解剖学要复杂得多的学问。关于这个问题,笔者从《内经》的只言片语中,参悟出一些道理,著成《人体生命医学纲要》,提供方先生参考。《内经》只一点点述说,就让笔者参悟到很多道理,它的整本著作该蕴含多少学问?方先生反中医,如果不是背后有某种力量的指使,那只能说是无知得可怕,不免会让人产生蚍蜉撼树之感。

在方先生的网站上,笔者看到方先生的许多与人争议的文章。这些文章看出方先生为了维护西方医学,站的立足点是现代科学。可是,方先生知不知现代科学的哲学背景是立足于空间的研究,而生命研究的哲学背景却是时间的问题。现代科学既然与时间不搭界,靠上它来给生命的问题指指点点是不是有些像瞎子摸象?






  【申明】本站许多资源来自网上,供广大同好欣赏学习,并不代表本站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侵犯到您的权利,敬请告知。
作者:不详
  • 求道网-身心灵-心灵成长(www.qiudao.net) ©2004-2017
  • 本站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创办人:方志明 京ICP备1300836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