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身心灵门户网站,最早的身心灵网站。
位置:首页 >> 方志明

爱与奇迹暨灵性家排工作坊20期仙居圆满结束

作者:不详 时间:2013-2-20 10:31:00 点击:2505

爱与奇迹暨灵性家排工作坊20期仙居圆满结束

正月初六到初九,爱与奇迹暨灵性家排工作坊20期仙居圆满结束。参加的兄弟姐妹有三十多个,这次群体主要是中小学老师,有二十多个。大家整体素质比较高,参与和投入很认真,收获也很大。这次很多同学的课题都是亲子教育问题。

空杯的心态很重要。第一天一个上过很多有名老师的课程和做过助教的老师就打开非常好,体验到这年很少有的温暖和感动,他的分享也让所有同学很感动。一般参加过课程比较多的同学可能会变成带有很多评判比较和习以为常不屑一顾的“课虫”,这种同学打开是比较难收获也往往比不上没有什么上课经验但是愿意认真投入体验的新人,但是这位老大哥收获非常大,课程结束还专门请老师和一些同学吃饭、唱歌,大家能量非常高涨。

第一天下午的爆破呼吸练习,很多同学戏称为“暴力呼吸”,抱着“往死里搞”的投入,反而收获了重生的喜悦,很多同学都反映经历了久违的压力释放和轻松畅快。第二天的催眠后的喜悦曼陀罗,出乎我意料的是,不仅大多数同学都能明显感觉到什么是“能量”,而且不少同学都能觉察到自己心理层面以前没有看到的模式和潜意识的重要信息。

第三天的父母连接环节,出现了一个代表因为系统信息共振到个人情绪而暂时“失控”的状况,开始她和其他同学有点被吓到,但是当她慢慢在助教老师的陪伴下穿越的时候,她也看到了自己的模式和释放了自己的一些情绪,因为收获很多课后随喜给我们的金额也比较大。每次看到大家的收获我也非常开心,也非常感恩大家对我们的经济支持和爱心奉献。

灵性家排个案做了六个。

第一个个案是不知道自己要处理什么主题,但是有强烈的求助和改变意愿,经过讨论看主要是自己没有力量感和缺乏走进他人的亲密感。排列呈现的主要信息是外婆的原配丈夫抗战时走散,案主无意识在追随这位先人离开系统的动力。当案主带着眼泪真诚地把他重新拥抱接纳进系统后,想要离开系统动力就消失了。

第二个个案是案主想帮助妈妈解决头疼和愤怒的问题。系统程序的主要问题是妈妈受到小时候自杀外公死亡动力的牵引。但是当让案主和妈妈去做工作时,我观察到案主内在的感觉没有调动出来,可能和案主参加过一些课程而对导师缺乏必要的信任和打开有关系,排列结束有同学反馈分享时,再次碰触到案主傲气和愤怒的一面,要看到觉察自己模式是需要很大勇气和谦卑的。这个个案同时自动呈现出一些可能是案主父亲伤害动物的一些业力信息,这部分达成了很好的和解。

第三个个案是处理孩子多病和家人关系不好的问题。孩子的哥哥是丈夫和前妻的孩子,而前妻已经难产去世了。系统程序的主要问题是其实大家忽略了哥哥的感受,只有弟弟在乎哥哥的感受而去承担家庭的内疚感,这也可能是有调查说收养孩子家庭容易出现不幸和问题的所在吧。哥哥的代表非常缺乏安全感,案主反馈说哥哥平时很乖,继母和孩子的相处真的需要很多智慧,表面上的客气反而可能造成孩子的疏离感,而太乖巧的孩子也可能是压抑了孩子淘气的天性。案主要看到并承认前妻和她孩子在现在家庭中优先的序位,愿意让孩子去回到原生母亲那里,找到自己生命的根。当然案主也相当伟大,付出了很多照顾和爱;而什么时候告诉孩子也要找孩子能够接受的时机。

第四个个案是案主专门赶来为解决孩子的抑郁头疼来做个案的。系统动力程序出三个堕胎孩子对现在孩子的影响。爸爸妈妈一一去向他们道歉、关注、触摸、拥抱,很多在场的同学都被感动落泪,也有些同学同时在内心处理了自己的堕胎问题而得到帮助。爸爸可能并不太相信这些能量层面的影响而放弃了个案后来又和妈妈一起选择决定做个案,我们真得为父母那种为了孩子可以付出一切的爱心感动,也为那些甚至没有谋面的弟兄姐妹间的真情感动。

第五个个案是孩子出生到现在的皮肤病问题。系统呈现出三个可能的影响动力。一个可能是前世的冤亲债主对孩子的疾病代表有强烈的愤怒和攻击欲,释放了她的情绪她就不再关注孩子代表身上的衣服了;一个可能是妈妈一个堕胎孩子;一个是孩子自杀的外公远离系统。

第六个个案是走的最深,也给我学习最多的。案主孩子同时胆小又容易愤怒。这个个案,看来是为孩子做,其实很大程度上是为爸爸在做。案主的妈妈和哥哥在案主14岁时被投毒致死。这对案主来说是很大的伤口,案主是第二次参加我们的课程,终于觉得能面对这部分了,下了很大决心申请个案。以前案主很不愿意让别人了解这些,压抑了很多愤怒只能靠体育运动去纾解。一上场案主的代表就无力地倒在地上,妈妈的意外死亡对他有很强的吸引。当凶手代表出现时,凶手代表开始并不想看案主妈妈,反而愿意看着案主,案主妈妈代表看到凶手后,恐惧的牙齿一直打颤。案主代表一会握拳一会松开,手心全都是汗,反复告诉我不知道怎么办。我们要做的是让被害者和杀害者能够真正彼此面对,释放情绪,达成和解。当案主妈妈在案主支持下慢慢情绪稳定时,凶手代表反而觉得不爽。当案主释放了对凶手极大的愤怒情绪,能够跪下来祝福杀害者和同时请求凶手祝福自己和妈妈时,凶手代表终于不再对案主妈妈有仇恨了。而案主妈妈也慢慢能够看着凶手而没有恐惧了。场上的气氛开始变得平静祥和,助教拍到有几好个明亮能量球的照片(见后),这种能量球往往会出现在爱的能量流动时。案主孩子的代表也表现出又想打凶手又想保护他的矛盾冲突的心态。最后,我引导案主孩子的代表把长辈的事情交给他们的命运和道的力量,对这他们说:“你们的事情太大了,我只是个孩子,我也只做孩子。”当他带着敬意鞠躬,然后他就可以从家族不幸事件中解脱,转身看向自己的未来。

从能量层面来说,案主要做的和他孩子是一样的,孩子没权利去探究一些父母和家族的事情,它们必须被封存一起,虽然系统排列的工作是让真相呈现和曝光的过程。系统能量的呈现和和解是非常必要的,而案主和孩子要做的只是活好自己的人生。当案主向妈妈承诺自己会活的很幸福时,妈妈代表情绪非常激动,泪流满面,让我和在场的同学都非常感动,我让案主记住这一幕,其他的都可以忘却了。我深深的礼敬案主顽强的生命力,也深深的祝福他和他的孩子幸福平安!






  【申明】本站许多资源来自网上,供广大同好欣赏学习,并不代表本站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侵犯到您的权利,敬请告知。
作者:不详
  • 求道网-身心灵-心灵成长(www.qiudao.net) ©2004-2018
  • 本站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创办人:方志明 京ICP备1300836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