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身心灵门户网站,最早的身心灵网站。
位置:首页 >> 方志明

方志明老师早期灵性家排案例精选

作者:不详 时间:2013-10-30 23:34:57 点击:16258

【方志明老师早期灵性家排案例】

 
1,欢迎回家——家族被遗忘成员对后代的影响:案主严重强迫症,并未直接到场,丈夫半信半疑的情况下,通过家排,找回了家族被遗忘的人。当天案主即有明显改善的,丈夫反馈:回家发现从来嫌脏不敢下地的妻子坐在地上和孙子玩牌,第二天早上摸她胳膊从来不让碰的她竟没有抗。一周后完全康复可以出门,一年后她亲自来参加了我们的工作坊。


2,看到了疾病下隐藏的爱——堕胎对活着孩子的影响:弟弟的“死亡动力”来自于和堕胎的几个哥哥爱的连接,他们非常深刻的爱着,彼此牵挂。当父母不能承担该承担的责任时,孩子可能就会出于爱背负不该承担的责任。这样就出现的序位的错乱和悲剧的开始。首先要做的工作就是看到孩子这份爱,尽管是盲目的爱,纠结的爱,无益的爱。当母亲对孩子说:“谢谢你替我承担了我该负的责任。”孩子内心开始被触动,坚冰开始融化,开始哭泣并愿意站远一点看着去世的哥哥们。同时我们也看到,生者和亡者彼此的牵挂纠葛会造成对双方都负面的影响,真正有益的爱是充满祝福的看着彼此,祝福彼此在自己的世界里平安。


3,重新连结母亲找到力量的根源——母女关系对夫妻关系的影响:个案是父亲在她两岁时去世,母亲在她20岁时去世。亲子连接中断造成她内心缺乏力量感,虽然是公司高管,却感到缺乏积极做事的动力。幼年爱的滋养缺少同时对她和先生的关系也造成了影响。开始她可能觉得先生的问题多些,排列呈现出她根本无法属于现在的家庭,她的代表一直后退。在她强烈的愿心下,她和父母都重新再次建立了亲密的连接,她的用情至深让我几次感动的眼睛湿润。很奇妙,当她获得父母爱的支持后,她的代表可以走向现在的家庭、走向先生了。但是她的先生还是无法完全接纳她,她请来已经过世的婆婆帮忙,当她们拥抱时,先生反应明显。最后,她和先生(代表)终于抱在一起,先生也大哭释放着压抑已久的情绪。结束后,她反馈睡的非常好,整个人都感到有一种落地有根的力量感、踏实感。


4,为自己的生命负责——施与受平衡被破坏导致夫妻关系破裂:案主理身体和精神状态极度低落,带着吸氧机和很多药来上课的。原因是20多年恩爱生活的先生有了婚外情,决定要离婚。这个个案里显示了婚姻关系里施与受平衡被打破造成的问题。家庭财产基本是案主拼死拼活挣下的,先生长期闲在家,案主很爱并且非常依赖先生,无法接受先生的“背叛”。我们协助案主看到,当施与受长期不平衡时,受者可能会有很多负担感和内疚感,为了逃避就可能选择离开,案主很多抗拒,在愤怒的情绪里很难看到先生沉重的负担。我们也看到案主的愤怒是因为很深的爱,但是这样的爱是有条件、严重依赖的扭曲性的爱。治疗师协助案主在宣泄情绪的基础上,慢慢看到事实是:我有爱的权利,对方有回馈或者逃跑的权利;只有孩子没有父母才无法活下去,成年人是可以没有伴侣也自己活下去的,那是自己的决定。案主反馈课程期间身心状态良好,基本没有吃药和使用吸氧机。“此次工作坊使我有所收获,身心得到疗愈,有所感悟,在生活中要明确自己的需求,表达需求,爱别人要从爱自己开始,在平静中学会接受。”


5,家族中爱的流动——序位问题对身体和女性能量的影响:案主身体痛、易疲劳、严重痛经。身体问题背后,隐藏着家庭关系和家族序位的问题。外婆有疑似被害妄想精神分裂,案主和妈妈、外婆关系不是很融洽,很多的抱怨和指责,家族女性能量的传递被严重阻碍了。案主对妈妈唠叨和控制反感,还在替妈妈对外婆有很多的怨气。在充分宣泄情绪的基础上,这些话开始震撼案主的内心:“外婆,谢谢你生了妈妈,没有你,就没有妈妈,没有妈妈,就没有我的生命。”“妈妈,谢谢你没有像外婆一样疯掉。”“妈妈,谢谢你没有像外婆对待你那样对待我。”“妈妈,你对我的唠叨都是因为你爱我,担心我;但是你可以试着换另外一种形式。请相信我长大了,请祝福我,即使撞了南墙,那也是我的选择。”案主开始可以看到外婆和妈妈的不容易和爱,同时也肯定了自己的成长要求,爱开始流动,案主抱着妈妈的代表哭了。妈妈因为怕女儿的责备和“可以杀人的眼光”而没有敢参加女儿的排列,我们请来了真实的妈妈,母女能够拥抱了,案主也能够接受妈妈、外婆这些家族女性的能量传递了。案主分享说:“我是个课虫,参加了很多课程,这次是成长最大的一次。整个场域,爱在流动,我变得更像女人了!一切变得更轻松了!感谢!老师加油,把系统排列发扬光大,滋养疗愈更多人!”

6,养母是第二任母亲——化解孩子亲子分离的创伤:妈妈代替未到场的孩子申请个案,处理孩子心理封闭的问题。系统呈现出这个抱养的孩子有很多被亲父母遗弃的恐惧感。当孩子能把自己和亲父母的命运交托给道的力量,就能转身投入养母的怀抱,“现在你是我的新妈妈了”,孩子和养母都有很多感动。案主课后反馈:“我儿子的个案做的很成功,效果立杆见影!感恩方老师,我们全家感恩您!自从家排结束后,我儿子一直很快乐,终于还给儿子属于他自己的生活了!”

7,与死亡共舞——臣服于道:总共上场只有三个代表,女儿、妈妈和死亡。 可以非常明显的感觉出来死亡代表的身体总是往靠近妈妈的位置移动,而女儿总想用自己的身体把妈妈和死亡隔开。就这样大家互动一段时间后,女儿愤怒了,走上前去想要把死亡推的离她妈妈远远的,死亡并没有抗拒。妈妈一离开,死亡的身体不由自主再次向她妈妈的方向移动,并且靠的越来越近,也逐渐转到了妈妈的面前。死亡伸出手拉着妈妈的手引领她走,女儿非常不舍就用手拉着妈妈的另一只手,希望留住妈妈,死亡不由自主的加大力气,直到把妈妈拉到离开女儿,静静的和死亡在一起。 这时候问妈妈的感觉,妈妈说很平静,她知道女儿已经长大,可以独立生活,所以她走的很安心;问女儿的感觉,她看着代表死亡的眼睛, , 大声质问为什么要这么做,死亡代表可以非常清楚的感觉到她目光中的愤怒,只是轻轻回答了她一句“你有见过不死的人吗?仔细想想你这么做是为了你的妈妈还是为了自己?”, 女儿马上, 痛哭起来, , , , 。


8,硬心肠的丈夫——身体代替心灵承担:个案是莫名其妙的肠子发硬、肚子胀气难受,已经求医60多个,也曾求助神通人士无果。系统自动呈现出四个动力:自杀的外婆、难产的孩子、堕胎的孩子、有压抑情绪的太太。案主代表开始跟着外婆代表后面走,外婆感觉双手无力,案主后面还有他难产夭折的孩子。当案主带着爱看到外婆和难产的孩子,这个动力就化解了。堕胎孩子对爸爸有愤怒,当案主忏悔认错后,这个动力就化解了。但是此时案主代表仍然反馈无力站起来。这时呈现出最后一个也许是最大的动力,案主的太太很委屈。堕胎孩子跟妈妈感情好,按住案主的头让他向妈妈认错。案主需要和太太共同承担堕胎的责任,案主需要柔软自己的“心肠”去看到太太的委屈和为家庭做出的贡献。这个个案有点反映了“善人道”所谓“亏五伦,伤五体”,案主心灵逃避责任,不愿意承担,身体就会替心灵承担,很大程度上,案主承接了太太的委屈情绪而造成了身体症状。案主社会上事业有成,说他们夫妻关系很好,而案主的朋友反馈说案主的太太对案主非常好,但是自己常常并不开心。


9,长期不能发声喜开尊口——前世业力对婆媳关系的影响:案主因婆媳关系不和导致喉感神经麻痹而发声困难。系统呈现先是案主的代表抬头大喘气,媳妇的代表愤怒的想向其脖子砍一刀,说要“血债血偿”,另外一个代表幸灾乐祸,有一个代表上去开始厮打幸灾乐祸的代表,两对代表捉对厮杀。可能是案主前世伤害甚至以窒息的方式杀害了媳妇的前世。当案主忏悔时,在当场,媳妇和媳妇前世的代表并没有愿意和解。不过问题根源的呈现已经是解决问题的开始了。一周后案主反馈:知道了对我是最好的疗愈。现在我能讲话了,从你给我做完家排后,嗓子一天比一天好!你给我带来了莫大的惊喜!真的很感激谢谢你!”

10,偏头痛当场疗愈——动物业力对后代身体的影响:个案是头疼,恐惧,回家的时候会非常加剧。案主代表表现为犯困、打哈欠,案主平时也有同样表现。后来上场一个腿痛但是很害怕的代表,又爬上来一个气场强大、目光犀利、身手敏捷的代表(远超代表本人平时的身体精神状态),前者找到了依靠和安全感,后者四处寻找攻击目标。先是追赶案主父亲代表,后来是案主姥爷代表,感觉案主父亲更容易收拾点,但是对其姥爷情绪更大。根据案主事前反馈,案主家建在朝海的山腰,那原来曾经住过很多蛇被导致无家可归,建房前后姥爷和父亲也打死过蛇,姥爷是风水师,能量比较强大。对案主父亲和姥爷有情绪和攻击欲的代表可以解读为小蛇和老蛇的信息。老蛇一上场,全场人都感到一种令人恐怖的杀气。当她们释放掉攻击性能量,在案主的忏悔道歉后系统能量趋于平安和解。在做超度仪式时,蛇代表和姥爷代表感到很多蛇状能量从身体流过,经手指流出。最有意思的是,姥爷代表分享说看到手里有两条蛇并询问案主家里是否有蛇的标本,除了蛇以外还感到有很多鱼和两只乌龟跟着蛇走了。案主反馈说家里确实有两条泡药酒的蛇,自己的父亲是渔民。这些信息代表包括我事情都完全不知道。姥爷代表中间还走了一下神,想到了自己爷爷也伤害过蛇,立刻感到头疼,可能同时搭便车也帮助自己家族超度化解了一些业力信息。这个个案结束后,案主立刻反馈整个头都感觉松了,疼痛不适消失。因为案主不是直接业力纠缠者,包括案主的姥姥代表也基本没有被纠缠,案主只是在承接一些信息,并且在为蛇的信息寻找被帮助的出口,小蛇甚至感觉和案主很亲。案主已经做过几次深层沟通,每次深入的时候都会被蛇的形象出现而阻断。 这次个案让大家都真切体会了因果业力的真实性 ,不过因果法则并不是宇宙的最高法则,在爱和宽恕中它们都完全可以被化解。爱才是宇宙最高的法则,而心灵平安是所有灵魂的归宿。

11,白血病有效存活——以忏悔和敬意释放祖先的杀业。孩子白血病经过化疗后复发, 医院“判死期”3个月。一上场就倒地两个老祖先,非常难受,然后上了一“冤亲债主”看着倒地而亡的人,狠狠的说:“全家都死了才好呢!”当案主孩子妈妈上场后,“冤亲债主”仇恨的看着她,想抽掉他的骨髓。(和白血病吻合)“冤亲债主”和孩子代表之间反而没有怨气。当冤亲债主的情绪被释放,案主真心忏悔后达成宽恕和解。所有在场代表和几位场下观众均反馈腰痛,感觉被切两半。我觉得可能是一个满门腰斩的重大家族业力。孩子是出于无意识的爱替祖先承担业力,替冤亲债主和祖先寻求疗愈和超度。第二天案主反馈孩子的脸色变得红润。约一年零三个月后有朋友反馈孩子后仍存活。

12, 加害者与受害者的和解——精神分裂的疗愈。弟弟精神分裂症住院治疗。案主是受姐姐委托来申请的个案。家族中杀害的事件很多,案主的父亲车祸过世,大伯儿子杀人被枪毙,外爷意外伤人坐牢,姥爷摔亡。在伤害事件里,我们只有同时看到被害者与加害者,并让他们彼此看到,才有可能和解,后代才可能从冲突的对立能量中解脱出来。爸爸的代表有很多愤怒和无奈感, 而肇事者代表有很多的罪疚感,案主对爸爸的死很悲伤,却不太谅解肇事者,祖先的事情,要先看到,然后交给他们自己,交给道去化解。个案结束后案主姐姐反馈两天没睡的正住院治疗的弟弟终于睡着了。一年后反馈精神分裂痊愈。






  【申明】本站许多资源来自网上,供广大同好欣赏学习,并不代表本站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侵犯到您的权利,敬请告知。
作者:不详
  • 求道网-身心灵-心灵成长(www.qiudao.net) ©2004-2017
  • 本站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创办人:方志明 京ICP备1300836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