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身心灵门户网站,最早的身心灵网站。

读:发生的故事---我是谁?我来自哪里?

发布者:刘书亦 时间:2013-6-11 15:40:14 点击:3697

现在的心情很平静

准备好一杯白开水,一些瓜子。

从窗户望去看不到高尔夫球场的小山丘了

能看到的也就是近处被雾气笼罩着的绿色植物,离你很近,但是又好像很遥远。仿佛一切都披上了神秘的面纱。

 

近日来每晚临睡前都会翻看德隆瓦洛的新书《从心觉醒--开启心的圣域,迈向扬声》,这次看这本书我不像以往那么着急的想知道里面的内容到底是讲啥的,而是每天看一点点,总想很静心很全然的去看,不像以前看其他书籍那样好奇,好奇心使得我会很快速的去看完一本书。就好像我拿到这本书的时候,就隐约感觉到要发生后面的事情。

5月3日晚上做完关于廖愈内在孩童的冥想后已经半夜11点钟,稍有些困意,但还是想看书,打开《从心觉醒》第四章-心的神圣空间。当作者讲诉自己进入心空间的经历后我就精神了,没有了困意,好奇心又来了。

 

... ...摘录书中原话“就在当下,我忆起了我在离开十三次元空间时,  此时我头脑在想,哇原来德隆瓦洛是来自十三次元啊,太神奇了,难怪他的经历很特别呢。头脑只是飘过这样一个念头。万万没有想到接下来的这段话会发生什么。

... ...摘录书中原话“就在当下,我忆起了我在离开十三次元空间时,  我的父亲告诉我要如何来到地球的所有事情,然而却一直到现在,我才如何在找到回家的路 ”后面这句"我才如何找到回家的路"好像还没有清楚的看到,我就开始哇的一声哭了.我是趴在床上看书,我就开始拿着这本书开始仰面朝天的哭泣,越哭声音越大.我心里就不断的问自己我怎么把回家的路忘记了呢.越哭心里越痛.有的时候头脑还跳出来,恐怕打扰住在我对面房间早已经进入梦乡的瀚存.不管怎么样我的哭声止不住,当我发觉声音太大了,我就又担心会打扰到瀚存.半夜里响起雷鸣般的哭声会很吓人的.我就会压抑哭声让它小点,我就是没有办法停下来,心里一直在问自己:我怎么就把回家的路忘记了呢? 我以为我哭着哭着就会想起回家的路,我也以为我会想起什么.可是什么都没有想起.只是心里越来越痛.也有一种别人无法理解的孤独感,这种感觉让我想起童年时期经常经验到的一种感觉.孤独,觉得是别人无法理解的,我也从来不会跟别人讲,也不会跟妈妈讲.我只是自己躲在一个角落里默默的流着无声的眼泪.家里大人回来前我会把眼泪擦干. 我哭的都不起来去拿纸巾擦眼泪,只是拿过来距离我最近的擦地的毛布擦眼泪.

 

我在哭的时候还想我要去北京参加:从心觉醒—生命之花「唤醒明亮之心」工作坊  .头脑还在想回家要准备很多钱吧.

     为了让自己停下来我开始转移注意力,看微信.大半夜的给朋友发微信,告诉他们我在哭.看微信也是流着无声的眼泪.去洗手间后发现眼睛都已经哭肿了,睁眼就疼. 就在写这段的话的时候,我的心情已经变的无法在平静.

    5月4日早起做早课练习kundalini瑜伽,我又再一次叩问自己我怎么忘记了回家的路,家在哪里?我是谁,从哪里来,来干什么/我如何能想起回家的路.一边哭一边很强烈的想要让瀚存给我做个案,那就是我要忆起自己是谁,如何回家?  

    以前我看到别人的博客或者是参加上江州的课程,听别人分享关于什么回家的问题,我都觉得这不神经病吗.心里都很排斥呢,现在我可能也加入了这神经病的队伍啦.你看到这个博文的话,你也可能说这不是在发神经吗?我有时也在想,真的可能是在发神经呢.

     早课完事后,吃早餐我对瀚存讲了自己晚上的经历,很高兴的是瀚存没有被我的哭声吵醒.说是可以给我做24股DNA激活的个案.她说可以给我做,看来是我的高我同意啦.几天前瀚存给我做了个关于能量场清理的个案后,我很想在继续做可是瀚存不给我做.原因是我的高我不同意.可能是让我自己去穿越吧.

 






  【申明】本站许多资源来自网上,供广大同好欣赏学习,并不代表本站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侵犯到您的权利,敬请告知。
 录入:刘书亦
  • 求道网-身心灵-心灵成长(www.qiudao.net) ©2004-2018
  • 本站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创办人:方志明 京ICP备1300836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