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求道网 | 方志明 | 灵性心理学 | 家庭系统排列 | 身心灵书籍 | 身心灵课程 | 身心灵修行 | 身心灵疗愈 | 心灵成长 | 身心灵资源 | 我们
  • 首页 >> 身心灵修行 >> 奇迹课程

    我愿光明出现——根据一个革命性的疗愈经验,对心理治疗途径所做的省思

    作者:网友上传 时间:2013-7-5 10:15:56 点击:8446

    我最近有个奇迹似的非凡疗愈经验∶一个戏剧性的逆转,让原本笼罩着我的黑暗,在真理的光照中消逝无踪。这个经验让我重新认识了《奇迹课程》疗愈心灵的方法,我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确信这方法真的有用。在这篇文章中,我想说说自己的经验并分享一些对不同心理治疗途径的思考。总结时,我会提供一些从我的经验收集到的技巧,希望对您自己从黑暗迈向光明的旅程有所帮助。

    我的经验:从黑暗到光明

    近来我一直颇为低落。我生活中的这段日子里经历了不少挫折,因此情绪阴郁。

    几周前的某个周末特别地难熬;我很沮丧并且长时间地赖在床上,不是睡觉就是左思右想我的状况。在我清醒的期间,我检视自己的心灵,并询问上主,是什麽造成我如此的处境;我思考着我自己曾想了什麽丶说了什麽丶做了什麽导致了这样的状态;并祈求帮助,也大量地做了课程的练习,从我在课程里学到的「解决问题的一贯模式」(W-pI.194.6:22) (译注1)中,尽我所能地试了一切的方法。然而有好长一段时间,好像都没什麽帮助。

    但在这样的情况过後几天,某种惊奇的事发生了。在某一瞬间,我内在的某种状态转变了,一种坚定的决心制止了所有淹满我的沮丧低潮。就好像在我内里有个东西说道:「够了就是够了!」我记得〈教师指南〉里有一行提到患病的病人仍可径自起身并说:「这对我一点用都没有」(M-5.II.2:12)。我那时对自己说:「上主爱我,衪对我的生命有个计划,衪对我的旨意是完美的幸福,所以我能此时此地就选择幸福。」过去几天以来,我说过类似的话无数次,却无明显效果,但不知什麽原因,这次这些话被接受了。我发现自己以一种新发现的热忱重覆着第 73 课的练习主题:「我愿光明出现,黑暗绝非我之所愿」(W-pI.73.11:3-4)。随着这个新发现的光明取代了我昏沉的黑暗,我滚出了床铺。感觉像个被 J 兄治愈的中风患者,一忽儿地就起了身,随手拿起我身下的草席便走将起来。

    自那时候起,新发现的光明很大程度上一直与我同在。当然,我还是得处理一些跟以前一样的问题,悲伤和挫折仍时会出现。我仍有一条富挑战性的路程有待穿越。但大体上,我的心境是积极的且充满希望,我也努力以警惕的精神保持住这样的心境。我感到自己现在是在往前移动,我不只是改变了种种想法念头,更采取新的行动建立 J 兄愿我拥有的生活。它是一个全新的开始,感觉起来像是我重生了。

    对我的经验的一些省思

    这个经验引我开始思考心灵的疗愈是如何发生的,我们如何让心灵从痛苦黑暗移向喜悦与光明。特别是,因我用的是《奇迹课程》的方法(虽然用得不尽完善),而且发现它展现了奇迹般的成效,这个经验引我思考课程的方法比之市面上其它灵修与自助方法又如何。很概略地来说,我想到的是,现今的心理治疗有两种普遍的途径受到相当的欢迎,而课程绝妙地克服了这两种方式各自的缺点并充分利用了其优点。结果是,我相信,这是一剂能带来真正持久的心灵转化的有效处方。

    接下来我会详述我的这些省思,首先会介绍我刚刚略为提及的两种途径,然後是课程的途径。但在我继续下去之前,我得先提个申明:我对这两种普遍途径的描述是很广泛概略的。可以说是它们的极简版,只是用来传达它们主要的强调重点。在实际的运作中,心理治疗当然是有着五花八门令人目眩的各式方法,其中很多也结合了这两种途径的观点。且把这点记在心中,接着就让我们瞧瞧这两种途径。

    肯定之道:「现在就静下来!」

    我们都很熟悉肯定法,这是由新思路教会及新时代作者群如路易丝.海所推广普及的方法。在此一途径中,走出黑暗迈入光明的方法是坚定地将你的心灵转离黑暗,并重覆地肯定光明。一如有本畅销书的书名:「别让负面思维耗损了你。」(译注2)

    吸引力法则会为你招来你所想到的任何事情,所以你必须一直把你的心灵保持你想要的事情上,并摒弃任何你不想要的念头。你创造你自己的实相;健康丶财富丶以及幸福都来自肯定思考的力量。

    这方法当然有其优点。上主知道我们需要肯定自己不只是一个受残酷世界支配的小小肉块—我们是某种更伟大丶更有价值丶更富有爱心也更可爱丶更强而有力的生物。我们深深需要能真正对自己感到满意。课程本身当然也教导是我们的想法营造了我们的经验(但我们显然并未创造我们的实相),而且它给了我们无数的肯定,让我们知道我们的真实身分是上主之子,以及这身分所能赐予我们的礼物。这方法有许多值得推荐之处。

    不过这里却有个潜在的问题,一个我在标题所用的肯定词中试图展现的问题。宋飞正传剧集的影迷会认得出来,那是在一个经典的桥段中,乔治科斯坦萨和他的父亲弗兰克用过的台词。这很有意思,因为不管是乔治还是弗兰克,一直受害於他们自己自我挫败的神经质模式以及攻击他人的行为模式,他们徒劳地冀望藉着说出(甚至喊出)「现在静下来!」,而无需实际地改变他们一贯的做法,便能神奇地改善他们的生活。「现在就静下来!」成了一个绝望的尝试,以为将他们的黑暗面扫到地毯下就可以化解它的负面效应。

    我想,那正是肯定途径一个很不利的地方──它可能导致对任何被视为负面之物,一律采取不健康的否认心态,不仅否认我们有负面的想法,也否认我们对他人的负面行为。

    当然,我不是指每个使用肯定法的人都是这个样子;我只是提出有这样一种倾向而已。

    我看过很多这类例子。例如,最近我向某人表示她所提议的某件事可能行不通,而她很快地答道:「那样的念头我连想都不愿想。」

    我也记得另一个人,任何时候我只要说了被他认为含有一丁点儿负面意味的话,他就会很快地说:「取消!取消!」我也看过太多自视为闪烁着辉煌光明的人却表现得很惹人厌,没人想跟他们在一起。我怎麽也忘不了有位仁兄在电子邮件里写着:「我的光明太耀眼了,人们只得纷纷逃避我。」

    当我观察着这类事例时,我得到的印象是,这些人深深恐惧那潜伏在他们阳光外表下的黑暗,黑暗是如此可怖,以致永远都不该提起,以免它被唤醒,就像《哈利波特》书中的佛地魔(亦称为「那个不能被提起名字的人」)。而我相信,这样的恐惧正是此地无银三百两的线索:凡是这样地使用肯定法的人,秘密地,可能还无意识地认定黑暗是真的,所以绝望地想让它如魔术般地消失。当然,他们可能对外声称黑暗只是个幻象,然而他们推开它的疯狂方式,却暗示了,在内心深处,他们都太相信黑暗的真实性。这是「我觉得,这位女士申辩得太过了」的一个经典案例。(译注3)

    因此,在我看来肯定的方法很容易转变成像是「假宽恕」,这是课程提出的一个概念,意指你先把罪当真了,然後设法藉由「宽恕」它来克服它的後果,假装你可以一面把罪当真却还能逃避它的情绪效应。我还想起〈补编〉的〈心理治疗〉里(参见 P-2.In.3)有一段讨论,此段讨论告诉我们,病患一开始接受心理治疗的目的是想要得到「神奇的力量」,他想要得到一个快乐幸福的生活,却不想改变他身为世界受害者的自我概念。(这段讨论可是让我大大地想起了乔治和弗兰克。)从这两个例子里,你都得到相同的概念:即某种黑暗是真的存在而且无法改变,你试着说服你自己它不存在於那里,或起码它们无法影响你,以为这样可以克服它。於是,不管事情搞到多黑暗,不管你那自我挫败的模式,以及你所不承认的对他人的攻击,是如何地在你的道途上障碍你,使你无法真的进步,你依旧认为只要说出「每件事都处在完美的神圣秩序里」,一切就都会很好。再次重申,我不是指所有的肯定法用起来都是这副德性。但肯定法对肆虐横行於我们生活中的黑暗,若未配合踏实正经的适度检视,则不管我们多努力否认黑暗或装扮它,它都将继续横行於我们的生活中。

    揭露之道:「实际一点!」

    此一途径由心理学家和康复运动所推广普及。在这个方法中,我们必须要做的是「务实」,要面对我们的负面模式,感受我们的情感,揭露那些真正刺激与驱迫着我们的动力。这一途径的拥护者,常斜睨着肯定派,由他们的眼光看来,由新时代人士推广的肯定疗法是在否认真相,就像把粉红色的油漆涂在我们绝望的墙上。不,我们必须面对我们的恶魔。只要我们做到这一点,只要我们走出否认,看着我们自己所有的缺点,我们就走在疗愈的路上了。

    如同肯定途径一样,揭露的途径也确有其益处。的确,在课程正文「尚未痊愈的救治者」一节里提过「觉察自己的梦魇,有一个好处」(T-9.V.3:1)。这个好处正是肯定法所欠缺的:即,它不再试图逃离运行在我们生活中的黑暗,反而承认它。它使我们能坚定不移地诚实面对我们的负面模式与痛苦情绪,而这正是化解它们的一个关键步骤。

    但这个方法也是有些问题,至少以它常被使用的方式来说是如此的。而说也奇怪,这一个主要的问题与出现在肯定法里的某一问题竟是如出一辙:即,相信那些被揭露的事是真实的,它们代表了你的真相,是「你真正的样子」。於是,两个途径都认同我们试着要克服的黑暗是真实存在的;他们只是各自采用了不同的方法对付它。肯定派试图用推开它,眼不见为净的方式处理它。揭露派则是整个脸贴上去看个清楚,彷佛光是看着它就能神奇地使它无力对我们的生活产生影响。

    这是揭露途径很不利之处,也是课程强调过的一个弊端。在「尚未痊愈的救治者」一节中,课程告诉我们,这个方法只是小我对宽恕计划的另一种形式,因它涉及先把黑暗当真了,却试着以某种方式忽视它。说得具体些,该节提及在某些心理治疗中,治疗师揭露了病患的梦魇,并「使梦魇成真」(我想这是藉着认定这些梦魇是真的代表了病患的实际本质而造成的),然後却接着说没关系,因为那些梦魇只存於心中(只要你别把它们泄露到行为上,你会没事的)。

    这里的问题是,你仍然无法摆脱黑暗的恶梦,因为它们代表的是有关你的严酷真相。这样的方法怎能领我们通向任何一种幸福呢?你若真是这麽一种黑暗丶混乱的造物,你怎麽可能感觉得到喜悦丶平安与真正的自尊自重呢?一如我提过的,课程视这种伎俩不过是小我宽恕计划的另一种形态。

    在基督教的形式,神学家告诉你,你着实是个污秽腐臭的罪人,但没关系,因为耶稣在十字架上为你而死,所以罪的後果已被抹消了。而心理治疗的形式(起码是课程所讨论的这种形式),心理治疗师告诉你,你确是一个受伤丶罹病又困惑混淆的人,但没关系,因为这一切都只存在於你的脑海里,只要你不把你那不道德的冲动付诸行动,一切都会没事的。这两种情况,虽都企图救治却都未真正治愈黑暗,而只是挥舞着魔杖,徒劳地试图赶走黑暗的影响力:如此情景,有如课程里的这段描述「一个『可怜的罪人』要获得救治,或一个『卑微的心灵』要恢复尊严,恐怕只有仰赖神通了」(T-9.V.6:6)。

    揭露之道所欠缺之处,正是肯定途径所拥有的优点。肯定法的好处在於我们能肯定自己不只如此;我们内有光明。而不像在揭露途径里,我们可说是深陷黑暗之中。再度重申,揭露的方法仍有其益处,它用起来也并不总是如此令人心灰意冷。当然也有很多人将此方法,与能够更光明的看待我们究竟是谁的正面观点互相结合。但黑暗还是被当真了。依照课程的看法,即使我们认为黑暗仅是我们真相的一部份,我们已不可能肯定,心灵内确有超越眼前世界的光明与美善。

    如同肯定法一样,不管我们多努力试着要减轻黑暗的影响力,它还是会继续在我们的生活中横行。

    《奇迹课程》的揭露与肯定之道:我愿光明出现,黑暗绝非我之所愿

    课程的方法,在它的正文里称为「真实的否定」(T-2.II.2:1)。我相信这个方法绝妙地结合了我们刚讨论过的两种途径的好处,同时还克服了它们的缺点。在真实的否定中,你以揭露的方式直接面对黑暗,但同时,你否认它的真实性,转而肯定超越了黑暗的光明实相,就如在肯定法中所做的。这是两全其美之法。你揭露黑暗,没有障蔽地直视它,而同时申明它不是真实的,因「光明丶喜悦与平安都活在我内」(W-pI.93.标题)。

    我们可以看到在课程中,这两个面向都妥善的呈现出来。一方面,我们必须揭露黑暗,这至为重要,因课程说:「一个人除非肯正视种种幻觉,否则就难以摆脱它的控制;因为不愿面对,正是对幻觉的一种保护。」(T-11.V.1:1) 在课程的整本内容里,它持续不懈地揭露那些潜伏在我们心灵隐蔽处的幻觉,那些比心理学家的梦魇更黑暗的幻觉。课程的看法是,我们在内心深处都相信着,我们是这地球上最卑鄙的败类,手上染着基督和上主之血的冷血杀手。在我们微笑地肯定着我们多好多棒的外表下,课程告诉我们,我们心里真正想的是:

    你认为自己是邪魔丶黑暗与罪恶的渊薮。你认为人们一旦看透你的真相,就会视如蛇蝎地疾疾走避。你认为你若看清了自己的真相,必然承受不了这可怕的打击,宁可亲手结束自己的生命;你害怕自己看到这个真相後,会失去活下去的勇气。(W-pI.93.1:1-3)

    我们不能逃避去看这个状况,我们必须直截了当地注视着这个内在的凶手(W-pI.196.11:1),因为我们若不这麽做,这凶手会继续驱迫我们去攻击,用罪咎感折磨我们,并使得黑暗永存於里里外外。

    然而另一方面,我们也必须肯定光明。很讽刺地,为了能真正面对黑暗,不因恐怖而退缩,我们得承认一件既重要又荣耀的事:即黑暗不是真的,我们必须从这角度出发去面对黑暗。事实上,我们是光明的存在,有着「足以驱散黑暗的光明之灯」(T-11.V.1:3),因而得以凝视黑暗。当我们认为我们是有毒的蛇蝎时(93 课),课程则无数次以上百种方式,不断提醒我们,我们实际上是基督丶上主之子,其「光明剔透的程度,比我所见过的任何光明都要璀璨」(W-pII.252.1:2)。课程给了我们无数的肯定词,它要我们用来提醒自己记得我们的真实身分,例如学员练习手册「我是谁」这一节里,这段美丽的肯定词:

    我是上主之子,圆满丶健康而且完美无缺,在圣爱的倒影下闪耀着光辉。在我内,祂的造化受到了祝圣,永恒的生命亦获得了保证。在我内,爱得以圆满,恐惧无处容身,喜乐所向无敌。我是上主的神圣家园。我是天堂,祂圣爱的居所。我是祂神圣的无罪本质,因祂的纯洁无瑕就存於我的纯洁无瑕里。(W-pII.14.1:1-6)

    所以,我们必须同时检视我们黑暗的幻觉并肯定我们光明的实相。我稍早时引用的一行句子,其完整段落如下:「觉察自己的梦魇,只有一个好处,就是使你看出它不是真的,梦里的一切毫无意义」(T-9.V.3:1)。课程的揭露/肯定的双重方式,在原始文本的一段评论中有一段很妙的呈现,那是 J 兄在评论佛洛伊德对小我的观点时所说的:「佛洛伊德是更能看清小我的人,因为当他察觉到它时,他知道小我可是个坏东西,但他没能进一步认出,坏东西是不可能存在的。」我们必须同时看清黑暗的本质有多黑暗,并认出黑暗最终是无法存在的—只有光明才是真的。

    我在这一节中所用的标题,取自第 73 课,是我在自己的经历中拿来练习的,它精准地反映了这个精神。这一课承认小我的愿望能营造出令人信服的黑暗,「一个令你坚信不疑的虚幻世界」(W-pI.73.1:5),但它们终究来说只是个无聊的愿望,因它们所制造的黑暗对真理之光毫无影响,那光明是上主的永恒旨意,也是我们的永恒意愿:「它们营造出来的一切没有一个是真的」(W-pI.73.1:7)。

    所以,当你说:「我愿光明出现,因黑暗绝非我之所愿」时,你并不是在设法胁迫你的黑暗就范,你不是假装你不相信它,也不是试图以光明的漂亮话掩盖它。反之,你的心意是这样的:「我能看见黑暗,并承认是我对它的信念,让它对我而言显得真实的可怕。但我现在选择记起,黑暗实际上并非上主的旨意,也不是我的意愿,所以它不可能真的存在。我改为选择让我的心灵与我的真实意愿保持一致,这意愿是永远肯定此一真理:「除了光明之外,别无他物存在。」这在课程看来,是能让心灵得到真正救治的方法。

    从黑暗迈向光明的一些秘诀

    我从这篇文章描述过的自身经历中,搜集了一些技巧,我想以此作为一个总结。但我不想给你们一个印象,以为我擅於此道。我仍有很大的进步空间。很有可能你在阅读这篇文章时,我又退回了黑暗中(我知道:「取消!取消!」)。但既然我的确经验到一个真正的突破且坚持至今,那麽或许我从中所学到的对你会有帮助,如果你在你的生命中也正面对着某种黑暗的话。

    首先,我想鼓励你,态度正经地丶直截了当地面对你的经历。承认你正体验着的种种情感,尽可能地诚实面对你内在的黑暗模式,正是这模式助长了这些情绪,并促成你正面临着的困境。虽然在这篇文章中我没有详细地提到这些,但包括面对我的哀伤,正视我人格中,那些我真的很不想对自己承认的某些面向,都是我经验中的一部分。我那时牢骚满腹,而且一头栽进自我挫败的思维模式。揭露所有这一切是我到现在都还在穿越的历程,但我感觉自己已有些不错的进展。

    其次,让课程的光明做你的向导,陪你正视黑暗:一方面课程的光明教导你认识黑暗的本质,一方面则肯定你真实的身分,双管齐下。换言之,就是去研读与操练课程(真的按照它所指导我们的去做)。提到操练,我想关键在於重覆丶重覆丶再重覆。你可以从我上述的经历中看出,在转变发生之前,我耗了很多的时间浸在阴郁的情绪中。我本来很可能轻易就放弃我的练习,因为它那时看起来没什麽成效,但我坚持下来,终於得到真正的转变。

    我常用一个比喻,就是凿穿监狱的厚墙。你被关在一间黑暗的囚房里,你不知道墙壁到底有多厚。你就是一再丶一再地去凿那堵墙,这需要很多的努力与坚持。因为你还没穿透那道墙,所以你还是身陷黑暗中,你在绝望中想要放弃。那道墙简直就像有无限厚!但事实上,你一直在进展中。如果你继续下去,在你那无数敲击中的其中一击,就会完全穿透这道墙并带来由彼岸涌入的自由之光。别在即将要凿穿一道 10 呎厚的墙时,却在 9 呎 11 吋处放弃,别在奇迹正要来临之前放弃。

    最後,你若真体验到了突破,要继续你的研读与操练以便巩固它,同时要致力於那些能反映并强化你新观点的新行为(由圣灵所指导)。那就是我正在努力的。我真的很想守住这一转变,它对我的生命感觉起来是一个重要的突破,有着纵横交错的巨大影响,我不想让我旧有的惯性模式再度将它吞噬。所以我尽力心存警惕地守住这道光明。而且我实际上也为新的行为列出了一张单子,我希望这些行为能帮我巩固我的新观点。时间会让我知道我做得如何,但迄今为止,我感到非常鼓舞。

    当然,守住你想保持的某种事物,有一个强有力的方法,就是把它跟某人分享。那也是我在这里正试着在做的事。我希望我在这里分享的一些思考,对你从黑暗迈向光明的旅程有所帮助。

    愿我们所有人都记得,黑暗绝非我们之所愿,揭露我们黑暗的幻觉会为我们铺平道路,让我们能全心全意地肯定我们与上主共享的永恒意愿:「我愿光明出现」。

    译注1:当它成了主导你心灵的观念,成为你解决问题的一贯模式,以及你对诱惑的本能反应时,表示你已把自己所学到的一切推恩给世界了。(W-pI.194.6:22)

    译注2:这本书正式出版的中文书名是《改变思维改变你》。

    译注3:语出莎士比亚戏剧哈姆雷特第三幕,意指当一个人强烈坚持某事不是真的,因为态度过於激昂,以致人们开始猜测或许真有其事。

                                    转自奇迹课程中文网http://www.acimtaiwan.info/viewtopic.php?f=67&t=1739



    【申明】本站许多资源来自网上,供广大同好欣赏学习,并不代表本站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侵犯到您的权利,敬请告知。


    我愿光明出现——根据一个革命性的疗愈经验,对心理治疗途径所做的省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