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求道网 | 方志明 | 灵性心理学 | 家庭系统排列 | 身心灵书籍 | 身心灵课程 | 身心灵修行 | 身心灵疗愈 | 心灵成长 | 身心灵资源 | 我们
  • 首页 >> 身心灵修行 >> 奇迹课程

    周日“奇迹学员之家”(第11期,2013-8-4)—对身体的宽恕

    作者:网友上传 时间:2013-7-31 12:17:16 点击:8806

    周日“奇迹学员之家”(第11期,2013-8-4)—对身体的宽恕



    “奇迹学员之家”呱呱共修



    第十一期,2013-8-4(周日)19:30-21:30

    地点:“奇迹课程”房间。房间ID:335841

    本期主题:对身体的宽恕

    主持人:林斌、何兴亚



    欢迎辞:欢迎一起走在奇迹之路的弟兄,来到奇迹学员之家。我们相聚在这里,分享修习奇迹课程、操练宽恕所带来的生命变化、感动和喜悦,奇迹体验以及穿越黑暗、恐惧的宽恕经验。让我们内在的光明照耀彼此,携手一起前行!



    共修流程:

    介绍当期主题;

    介绍嘉宾(林斌);

    嘉宾分享关于本期主题的心得、体悟;

    分享与讨论

    分享自己的心得、体悟,或和兄弟交流,或对相关内容提出讨论。

    1.看待身体的经验与体会。

    2.身体的本质、意义和目的?

    3.如何看待身体的病痛与治疗?

    4.如何正确看待与运用身体?

    5.如何宽恕我们对身体的误解与扭曲?

    总结(林斌、何兴亚)。



    欢迎大家分享、交流、学习、探讨。



    相关阅读:



    ----《正文》----



    第一章 奇迹的含义 一、奇迹的原则

    12.奇迹是思想。思想可以代表经验的较低层次或身体层次,也可以代表经验的较高层次或灵性层次。前者形成了物质世界,后者创造了灵性世界。

    17.奇迹超越身体之上。它们突然转向无形,远离身体层面。这就是它们能够疗愈的原因所在。

    20.奇迹会重新唤醒这一觉知:灵性(the spirit)而非身体才是真理的圣坛。正是这一认知才使奇迹具有疗愈的力量。

    29.奇迹经由你而颂扬上帝。它们通过荣耀祂的受造者、肯定他们的完美来颂扬祂。奇迹能够疗愈,因为它们拒绝对身体的认同,而肯定对灵性的认同。



    第一章 奇迹的含义 五、整体与灵性

    奇迹和身体非常相似的一点是,它们都是帮助你学习如何达成一种不再需要它们的状态的工具。当达成了灵性最初的直接交流状态,身体和奇迹就不再有任何用处。但是,当你相信自己是在一个身体中,你就能在没有爱和神奇的表达渠道之间作选择。



    第一章 奇迹的含义 七、对奇迹冲动的曲解

    你的扭曲认知会在奇迹冲动(miracle impulses)上制造一层厚厚的掩盖,让你自己很难觉知到它们。将奇迹冲动和身体的冲动混为一谈是一大扭曲认知。身体的冲动是被误导的奇迹冲动。

    上帝的孩子,创造你的目的是要你去创造美善和神圣的一切。不要忘了这一点。上帝的圣爱暂时还必须由一个身体向另一个身体表达,因为视野还依然模糊不清。你能善用你的身体来帮助你扩大你的知觉,这样你就能达成真正的视力,而肉眼对此无能为力。学习这样做,就是身体唯一真正的用处。



    第二章 分裂与神圣救赎 三、上帝的圣坛

    只有当你发出内在的光明,你才能接受神圣救赎。自分裂之后,防卫就几乎完全用来抗拒神圣救赎,分裂因而才得以维持。这通常被视作是一种保护身体的需要。心智的许多关于身体的幻想都来自于这一扭曲的信念:身体能用作获得“救赎”的手段。把身体看作圣殿,只是改正这种曲解的第一步,因为这只是部分地改变了它。它确实认识到,物质层面的神圣救赎是不可能的。但是,下一步就是认识到,圣殿根本不是一座建筑。它真正的神圣性在于内在的圣坛,在它周围建起了圣殿。



    第二章 分裂与神圣救赎 四、疗愈就是摆脱恐惧

    奇迹是改正层次混淆的手段,因为所有错误都必须在它们所发生的层次得以改正。只有心智才能够犯错。身体只有在它回应错误思想时才会错误行动。身体无法创造,而相信它能创造的信念是一个根本性的错误,这导致了所有的身体疾病。身体疾病代表了一种对魔法的信念。制造魔法的整个曲解就基于这一信念:在心智无法控制的事物中有一种创造力。这个错误会以两种形式出现:相信心智能够在身体中错误创造,或者身体能在心智中错误创造。当理解了心智——创造的唯一层次——无法创造它自身之外的东西时,这两种形式的混淆就不会发生。

    只有心智才能够创造,因为灵性已经被创造出来,而身体是心智的一个学习手段。学习手段本身并不是功课。它们的目的只是协助学习。对学习手段最糟糕的错误运用,最多只是无助于学习。它本身并没有能力带来实际的学习错误。如果对身体有了正确的理解,它就会像神圣救赎一样,使你不受双刃剑的伤害。这并不是因为身体是一个奇迹,而是因为它并不是天生就会被误解。身体只是你在物质世界的经验的一部分。它的能力会被高估,并且常常被高估。但是,否定它存在于世间几乎是不可能的。这样做的人只是采取了一种特别没有价值的否定形式。“没有价值”一词在这里只是指,无需通过否定心智的漫不经心来保护心智。如果一个人否定心智力量中这一不幸的方面,那他也是在否定这力量本身。

    你所接受的所有治疗身体疾病的物质手段,都是对魔法原则的重申。这是相信身体造成它自身疾病的第一步。而想要通过非创造性的因素来治愈身体,则是第二步错误。但并不能说,出于改正目的而运用这些因素就是罪恶的。有时,疾病会强大到足以掌控心智的地步,而让人暂时难以接近神圣救赎。在这种情形中,用一种折中方法来对待心智和身体就会是明智之举,这样,外在的某样东西就被临时用来充当疗愈的信念。这是因为,恐惧的增加根本无助于没有正确思想的人——或者说,病人。他们已处于一种因恐惧而变得虚弱的状态。如果他们过早地面对奇迹,他们就可能会一下子陷于惊恐之中。当颠倒的认知使人相信奇迹是可怕的,这种情形就有可能发生。



    第二章 分裂与神圣救赎 五、施行奇迹者的职责

    身体并不存在,它只是心智的一个学习手段。这个学习手段并不受制于它自己的错误,因为它无法创造。所以,很显然,引导心智放弃它的错误创造,才是对真正有意义的创造力的唯一应用。

    身体不会学习,正如它不会创造一样。作为一种学习手段,它只会追随这个学习者,但如果它被错误地赋予自主权,它就会成为阻碍学习的巨大障碍,而它本应有助于学习才对。只有心智能够发光。灵性已经在发光,而身体本身太过稠密。但是,心智可以通过认识到身体并不是那个学习者、因而不负责学习来把它的光明带给身体。但是,当一个心智已经学会超越身体而看向光明时,身体就能轻易地与心智保持一致。



    第三章 纯真的认知 四、错误与自我

    认知的能力使身体变得可能,因为你必定会认知什么,并用什么来认知。这就是认知涉及交换或转译的原因所在,而知识并不需要这些。认知的诠释功能——创造的一种扭曲形式——于是允许你为了摆脱你自己所导致的冲突而把身体诠释为你自己。了解一切的灵性无法接受这样的力量的丧失,因为它无法与黑暗共存。这让灵性几乎无法接近心智,并且完全无法接近身体。从此,灵性就被视为一种威胁,因为光明只会通过向你表明黑暗并不存在来消除黑暗。



    第四章 自我的幻觉 二、自我与虚假的自主性

    每一个人都会自己制造一个自我或一个自己,这个形象会因其不稳定性而极富变化。他也会为他所看到的每一个人制造一个自我,它也同样易变。它们的互动是一个改变彼此的过程,因为它们并非由神圣的不变者所造,也非与祂共同制造。当这种互动发生在心智之中,同时它也会涉及身体的互动,这种改变就能够、并且确实很容易发生,认识到这一点非常重要。对另一个自我的想法和身体的互动一样能有效地改变相应的认知。自我只是一个观念,而非一个事实,没有比这更好的例证了。

    身体欲望的源头并不是物质的。自我把身体视为它的家,并试图通过身体来满足它自己。但“这是可能的”的观念是心智的一个决定,而它已对什么是真正可能的变得极为困惑。



    第四章 自我的幻觉 五、自我——身体的幻觉

    身体是自我自己选择的家。它是让自我唯一感到安全的身份认同,因为身体的易受伤害是它对“你不可能属于上帝”的观念的最好论据。这个信念是由自我热切提出的。但自我又憎恨身体,因为它无法接受身体好得足以作为它的家。在此,心智真的变得神志不清了。自我告诉心智,它真的是身体的一部分,而身体就是它的保护者,自我又告诉心智,身体无法保护它。因此,心智就会问:“我能从哪里寻求保护呢?”自我回答道:“来找我吧。”心智并非无缘无故地提醒自我,它坚信自己等同于身体,因此,向它寻求保护就毫无道理。自我对此并没有真正的答案,因为并没有答案,但这确实有一个典型的解决方法。它让心智觉知不到这个问题。一旦觉知到了,这个问题就会、并确实会导致不安,但问题不可能得到回答,因为它不可能被提出。



    第五章 疗愈与完整 五、自我对有罪的运用

    无罪的心智不可能会受苦。如果心智神志清明,它就会去治愈身体,因为它已获疗愈。神志清明的心智无法想象疾病,因为它无法想象去攻击任何人或任何事物。



    第六章 爱的功课 一、十字架受难的讯息

    攻击最终只能针对身体。毫无疑问,一个身体能够攻击另一个身体,甚至能够毁灭它。但如果毁灭本身是不可能的,那么任何可毁灭的东西就不可能是真的。因此,它的毁灭并不能成为愤怒的理由。只要你这样相信,你就是在接受错误的前提,并把它们教给别人。十字架受难的讯息本是要教导:不必把任何形式的攻击视作迫害,因为你不可能受到迫害。如果你怀着愤怒作出反应,你就一定把自己视为可毁灭的,并因而把自己视为神志不清的。



    第六章 爱的功课 四、唯一的神圣答案

    自我无法听见圣灵,但它确实相信制造它的那部分心智在与它作对。它把这诠释为攻击它制造者的正当理由。它相信,最好的防卫就是攻击,并想要让你相信它。除非你确实相信它,否则你就不会和它站在一边,而自我觉得它亟需同盟,而非亟需兄弟。看到你心智中有和它自己截然不同的东西,自我就转而把身体当作它的同盟,因为身体并不是你的一部分。这就使身体成了自我的朋友。坦白地说,这是一个以分裂为基础的联盟。如果你站在这个联盟一边,你就会害怕,因为你是站在恐惧联盟的一边。

    这或许是所有认知中最为怪异的认知了。并不真实的自我试图说服真实的心智:心智是自我的学习手段,更有甚者,身体比心智更加真实。拥有正确心智的人不可能相信这一点,拥有正确心智的人决不会相信这一点。



    第六章 爱的功课 五、圣灵的功课

    当你的身体、你的自我和你的梦境全都消失了,你就会了解你将永远存在。也许你认为永存是经由死亡达成的,但经由死亡无法成就任何事,因为死亡本身什么也不是。一切都是经由生命达成的,而生命属于心智,并在心智之中。身体既不会活,也不会死,因为它无法包含你,而你就是生命。

    上帝不曾制造过身体,因为它会毁坏,所以它并不属于天国。身体是你所认为的你的象征。它显然是一个分裂的手段,因而并不存在。圣灵始终会把你所制造的一切都转化为学习的手段。祂同样始终会把自我用来为分裂辩护的借口重新诠释为对它的反证。如果心智能够治愈身体,而身体无法治愈心智,那心智就一定比身体更强大。每一个奇迹都会证明这一点。

    只有心智才是真的,因为只有心智才能被分享。身体是分开的,因而不可能是你的一部分。同属一个心智是有意义的,是一个身体却毫无意义。所以,根据心智的法则,身体毫无意义。

    自我用身体来攻击、获得愉悦和骄傲。这种神志不清的认知实际上把它变得真的非常可怕。圣灵只会把身体视为一种交流手段,因为交流就是分享,所以它就会成为心智的交流。



    第七章 天国的礼物 五、疗愈与心智的不变性

    只有心智会交流。由于自我无法消除交流的冲动,因为这也是创造的冲动,所以它只能教导你,身体既能交流,又能创造,因而并不需要心智。自我因而想要教导你,身体能像心智一样行事,并因而是自足的。但我们已经了解,行为既不是教的层次,也不是学的层次,因为你能按照你所不相信的去行动。但是,这样做就会削弱你,无论是作为老师,还是作为学生,因为正如我反复强调过的,你真正相信什么,你就教导什么。不一致的功课既教不好,也学不好。如果你同时教导疾病和疗愈,那你既不是一个好老师,也不是一个好学生。

    心智能够相互交流,但它们无法相互伤害。为自我服务的身体能够伤害其他身体,但除非已经混淆了身体和心智,否则这就不可能发生。



    第七章 天国的礼物 六、由警醒到平安

    我已经反复强调,自我确实相信它能攻击上帝,并想要说服你,你已经这样做了。如果心智无法攻击,自我就会完全合乎逻辑地转而相信:你必定是一个身体。经由不如实看待你,它就能以它所希望的样子来看待它自己。



    第八章 回归之旅 七、身体是交流的手段

    攻击总是与身体有关。当任何形式的攻击进入你的心智,你就是将你自己等同于身体,因为这就是自我对身体的诠释。你不必非得进行身体攻击才算接受这种诠释。你只要相信攻击能让你得到你想要的事物,你就已接受了它。如果你并不相信这一点,那么攻击的观念就对你毫无吸引力。当你将自己等同于身体,你就总是会经验到沮丧。当上帝的孩子这样看自己,他就是在贬低自己,也同样贬低了他的兄弟。因为他只能在他们身上找到自己,所以他就已经自绝于得救之外。

    圣灵只把身体诠释为一种交流的手段。作为上帝和与祂分离的圣子之间的神圣交流连接,圣灵以圣子之所是来诠释你所制造的一切。自我通过身体来分裂。圣灵则通过它来联络他人。你并不像圣灵那样看待你的兄弟,因为你并不把身体视为只是结合心智、并将它们与你我的心智相连的手段。这种对身体的诠释会完全改变你对它价值的想法。而它自身没有任何价值。

    如果你把身体用以攻击,那它对你就是有害的。如果你只是用它来联络那些相信它们是身体的心智,并通过身体来教导事实并非如此,你就会理解你内在的心智力量。如果你这样运用身体,并且只这样运用身体,你就不可能用它来攻击。当服务于结合时,它就会成为关于心智交流的美好一课,这一课有其价值,直至心智交流来临。这就是上帝将你设限的变为无限的方式。圣灵并不像你那样看待身体,因为祂了解,任何事物的唯一真实性就在于按照上帝赋予它的职责来服务于上帝。

    交流会结束分裂。攻击则会促进分裂。身体的美或丑、和平或野蛮、有益或有害,全凭你如何运用它而定。你会在他人身上看到你是如何运用你的身体的。如果身体成为你让圣灵用以联合全体圣子的手段,那你就会只看到它之所是,而不会看到任何有形之物。为真相而运用它,你就会真正看到它。误用它,你就会误解它,因为经由误用它,你就已误解了它。离开圣灵来诠释任何事物,你就会不信任它。这会把你引向仇恨、攻击和失去平安。

    思想是交流,而身体可以用于交流。这是身体唯一能加以运用的自然用处。非自然地运用身体就是看不到圣灵的目的,因而混淆了祂的教程的目标。

    在世人眼中,甚至身体都不被视为一个整体。它的目的被视为许多各自独立的功能,彼此之间没有或几乎没有关系,这样它就显得杂乱无章。在自我的引导下,它确实如此。但在圣灵的指引下,它并非如此。它会成为一种途径,你原本想把它从灵性中分裂出来的那部分心智由此能够超越它的扭曲而回归灵性。自我的殿堂因而会变成圣灵的圣殿,对祂的奉献会取代对自我的奉献。就此而言,身体确实会成为上帝的圣殿;祂的圣音居于其中,并指引你如何运用身体。

    疗愈是只为交流而运用身体的结果。因为这是自然而然的,所以它会经由变得完整而治愈,而变得完整也是自然而然的。所有心智都是完整的,而相信它的一部分是身体的或不是心智的,这样的信念是一种不完整的或病态的诠释。心智无法变成物质,但如果它用身体来超越它自己,它就能通过物质而显现。经由向外延伸,心智会扩展它自己。它不会止步于身体,因为如果它这样做,它的目的就会受阻。一个受阻碍的心智允许它自己受到攻击的伤害,因为它已经在和自己作对了。

    消除障碍就是确保获得帮助和疗愈的唯一方法。帮助和疗愈是通过身体、而非在身体中运作的心智的通常表现。如果心智相信身体就是它的目标,它就会扭曲它对身体的认知,并会通过阻碍它自己扩展至身体之外来助长分裂而导致疾病。把身体视为一个分裂的实体,这只会引发疾病,因为它并不是真的。如果一个交流的媒介被用于任何其他目的,它就会失去其作用。把一个交流的媒介用作攻击的媒介,这是对目的的明显混淆。

    交流就是结合,而攻击就是分裂。你怎么能用同一样东西同时做这两件事而不饱受痛苦呢?身体的感知只能由一个目的来统一。这会让心智摆脱以各种其他角度来看身体的诱惑,并让它完全从一个神圣的角度去看,由此就能真正理解身体。把教学的手段与教程的目标混为一谈,这种根本混淆会阻碍对两者的理解。学习必须导向超越身体和重新确立它内在的心智力量。只有当心智扩展向其他心智,而非妨碍它自己的扩展,它的力量才能得以确立。这种妨碍是所有疾病的起因,因为只有扩展才是心智的职能。

    把身体视为除了交流手段之外的任何东西,都会局限你的心智,并会伤害你自己。因此,健康无非是一致的目的。如果身体服从于心智的目的,它就会因为心智的一致目的而变得完整。攻击只能是身体的一个假想目的,因为离开了心智,身体就根本没有任何目的。

    你并不受身体的局限,而思想无法变成肉身。但如果心智超越身体,并且不把身体诠释为局限,那么心智就能通过身体展现。每当你把他人视为局限于身体或受身体的限制,你就是在把这种限制强加给你自己。而你学习的整个目的就是要摆脱各种限制,那你是否愿意接受这一点呢?把身体视作攻击的手段并相信这样就有可能带来喜悦,这是一个糟糕学生的明显特征。他已接受了一个明显与教程的统一目的相矛盾的学习目标,而这一目标会妨碍他接受教程目的的能力。

    当你把一个兄弟视为身体,你就是在定他的罪,因为你已经定了你自己的罪。但如果所有定罪都不是真的——而它们必定不是真的,因为它们是一种攻击的形式,那么它们就不可能有任何结果。



    第八章 回归之旅 八、作为手段或目的的身体

    对待身体的态度就是对待攻击的态度。自我对任何事物的定义都是孩子气的,总是基于它相信这样东西有什么用处。这是因为自我无法加以正确概括,而把它所看到的与它归给它的功用等同起来。自我不会把它与它之所是等同起来。对自我来说,身体是用来进行攻击的。经由把你等同于身体,它就教导你:你是用来进行攻击的。于是,身体就不是它自己健康的源头。身体的状态完全在于你对它功用的诠释。

    身体存在于一个看似包含两种声音的世界中,它们在为争夺身体而战。在这种组合的认知中,身体能够变换它效忠的对象,这使健康和疾病的观念都变得有意义。自我会在手段和目的之间制造根本的混淆,它始终都在这样做。把身体视为目的,身体对自我就没有真正的用处,因为它并不是目的。你一定已经注意到,自我所接受的每一个目的都有一个显着的特点。当你已达成目的时,它却没有让你满足。这就是自我被迫不停从一个目标转向另一个目标的原因所在,这样你就会继续希望它还能给你带来些什么。

    要克服自我对身体是目的的信念尤其困难,因为这一信念就等于相信,攻击就是目的。自我对疾病的投入极深。如果你病了,你怎能反对自我的这一信念:你并不是不可伤害的?从自我的观点来看,这个论据非常吸引人,因为它掩盖了这一点:显然是攻击引发了疾病。如果你认识到这一点,并决定不再攻击,那你就不可能站在自我的立场上作这样的伪证。

    身体并没有任何自己的功用,因为它并不是目的。但是,自我会把它确定为目的,因为这样它的真正功用就会被掩盖。这就是自我所做的每一件事的目的。它的唯一目标就是看不到所有事物的功用。一个生病的身体是没有道理的。它不可能说得通,因为疾病并不是身体的目的。自我诠释身体所基于的两个基本前提是:身体是用来攻击的,而你是一个身体;只有当这两个前提是真的,疾病才会有意义。离开了这两个前提,疾病就是不可思议的。

    圣灵会教导你,只为联络你的兄弟而运用你的身体,这样祂就能经由你而教导祂的讯息。这会治愈他们,并因而治愈你。只要以圣灵的眼光来运用任何事物的功用,就不可能是病态的。否则就是病态的。不要让身体成为分裂心智的一面镜子。不要让它成为一个你自我贬低的形象。不要让它反映你攻击的决定。当你把诠释留给在任何事物中都看不到攻击的圣灵,健康就会被视为一切事物的自然状态。健康是放弃所有想要没有爱意地运用身体的企图所导致的结果。健康就是在唯一了解生命之所是的神圣导师——祂就是为神圣生命本身代言的圣音——的指引下,开始对生命有了正确的看法。



    第八章 回归之旅 九、疗愈就是得到改正的认知

    当自我诱使你生病,不要请求圣灵治愈身体,因为这样只会接受自我的信念:身体是疗愈的正确目标。相反,要请求圣灵教导你对身体的正确认知,因为只有认知才可能遭扭曲。只有认知才可能生病,因为只有认知才可能出错。

    所有形式的疾病、甚至死亡,都是害怕觉醒的身体表现。它们出于对清醒的恐惧而企图强迫你睡着。这是想通过让看的能力不起作用而不去看的可悲方式。“安息”是对生者而非死者的祝福,因为安息来自于清醒而非沉睡。沉睡是后退,清醒则是结合。

    《圣经》告诫你要变得完美,要治愈所有错误,不要接受身体是分开的想法,并要以我的名义去成就每一件事。这不单是我的名字,因为我们的名字是一个共享的身份。上帝之子的圣名是唯一的,要求你去做爱的工作,是因为我们共享这一体性。我们的心智是完整的,因为它们是一体的。如果你生病了,你就是在远离我。但是你无法独自离开我。你只能离开你自己和我。

    疾病不属于身体,而属于心智。所有形式的疾病都是心智是分裂的、并且不接受统一目的的信号。



    第九章 接受神圣救赎 二、对祈祷的回答

    一个人可能请求身体的疗愈,因为他害怕身体受伤害。同时,如果他的身体被治愈了,他的思想体系所受的威胁在他看来会比其在身体上的表现可怕得多。在这种情形中,他就不是真的在请求摆脱恐惧,而是在请求去除他自己选择的一个病症。因此,这样的请求根本就不是请求疗愈。



    第十五章 神圣一刻 七、不必要的牺牲

    对自我来说,关系只意味着身体在一起。自我所想要的始终是这一点,它不会反对心智去哪里、或它想些什么,因为这似乎并不重要。只要身体还在这里接受它的牺牲,它就满足了。对于自我,心智是个人的,并且只有身体能被分享。观念基本上是无关紧要的,除非它们会让另一个人的身体离得更近或更远。自我就是以此来评估观念的好坏的。只要是能使对方感到有罪、能用有罪来拉住他的观念,就是“好的”。只要能使他摆脱有罪的观念,就是“坏的”,因为他将不再相信身体能交流,因而他就会“离去”。

    有罪是自我的唯一需求,只要你与它认同,有罪就会对你具有吸引力。但要记住这一点:和一个身体在一起并不是交流。而如果你认为这就是交流,那你就会对交流感到有罪,你就会害怕聆听圣灵,害怕从祂的圣音中认出你自己对交流的需求。

    经由交流,你会遭遗弃,这种信念显然神志不清。但很多人确实这样相信。因为他们认为,他们的心智一定属于个人,否则他们就会失去它们,但如果他们的身体在一起,他们的心智依然是他们自己的。身体的结合因而成了可以将他们心智分开的方法。

    认为身体具有自主权、并有能力克服孤独的幻觉,不过是自我在执行它的计划以确立它自己的主权。只要你相信,和一个身体在一起就是相伴,那你就不得不竭力用有罪来把你兄弟留在他的身体中。而你会在有罪中看到安全,在交流中看到危险。因为自我总是会教导你:有罪可以消除孤独,而交流就是孤独的起因。尽管这功课显然神志不清,但许多人却已经学会了。



    第十五章 神圣一刻 九、神圣一刻与上帝的吸引力

    自我会把你对兄弟的认知局限于身体,所以圣灵就要打开你的视野,让你看到你兄弟所发出的伟大光芒,它们无限照耀,直达上帝。这就是在神圣一刻中所完成的视野转变。但这需要你去了解这种转变会导致什么,这样你就会愿意将它变得恒久。如果有了这种意愿,它就不会离开你,因为它确实是恒久的。

    身体是自我的象征,正如自我是分裂的象征一样。它们都只不过是想要局限交流、并因而让交流变得不可能的企图。因为交流要具有意义,就必须不受限制,而当交流失去了意义,它就不会完全满足你。但交流依然是你能建立真正关系的唯一手段,而真正的关系没有任何局限,它是由上帝建立的。

    在神圣一刻,你会觉知到伟大的光芒取代了身体,你会认出没有局限的关系。但要认识到这一点,你就必须放弃自我利用身体的所有方法,并接受这一事实:自我并没有你愿与其分享的任何目标。因为自我会出于它自己的目的而将每一个人都局限于一个身体,而当你认为它有一个目的,你就会选择运用它试图实现它目的的手段。这永远不会实现。不过,你一定已经认识到自我的目标根本不可能实现,但它还是会用你给它的力量去竭力实现它们。

    你只把你的兄弟看成他的身体,只要你不将他从这种看法中释放出来,你就会一直这样看待他,于是你就拒绝了他给你的礼物。他的身体无法给与它。也不要用你的身体去寻求它。但你们的心智是相连的,只需接受它们的结合,天堂中的孤独就会消失。

    身体是渺小卑微而受局限的,只有当你不以自我强加给他人的局限去看待他们时,他们才能给你自由的礼物。

    当身体不再吸引你,当你不再因身体是一种获取任何东西的手段而赋予其价值时,交流就不会有任何障碍,你的思想就会像上帝的神圣思想一样自由。当你让圣灵教导你如何只为交流的目的而运用身体、并且不再把它用于分裂和攻击——自我就是这样看待身体的,你就会了解,你根本就不需要一个身体。在神圣一刻,身体不再存在,你只会体验到上帝的吸引力。你会在一瞬间完全与祂结合,并接受这一结合是不可分的,因为你不会给这一结合加上任何限制。这种关系的真实存在会成为你所能想要的唯一真相。所有真相都在其中。



    第十五章 神圣一刻 十一、圣诞节是牺牲的终结

    只要你把身体视为你的真实存在,你就会认为自己是孤独而匮乏的。而你也会把自己视为一个牺牲的受害者,这就使牺牲他人变得顺理成章。因为谁能丢弃天堂及其神圣创造者而没有牺牲和失落感呢?而谁又能承受牺牲和失落之苦而不想要让自己重获天堂呢?但如果你的努力是基于你对匮乏的信念,你又如何能靠自己重获天堂呢?匮乏会导致攻击,因为这是相信攻击是合理的信念。而只要你想要保持匮乏,攻击就会成为拯救,牺牲就会成为爱。

    在神圣一刻,爱的条件得以满足,因为心智不受身体的干扰而结合在一起,而哪里有交流,哪里就有平安。平安王子生来就是为了重建爱的条件,他的教导是:只要你不把身体视作交流的必要手段,即使身体毁灭了,交流依然畅通无阻。而如果你理解了这一课,你就会认识到,牺牲身体就是牺牲虚无,而因为交流必定属于心智,所以交流就不可能被牺牲。那么,牺牲又在哪里呢?我生来要教导的、并且依然会教导我所有弟兄的功课就是:牺牲并不存在,而爱无处不在。因为交流会拥抱一切,而在它所重建的平安中,爱会自行到来。



    第十六章 宽恕幻觉 六、通往真实世界的桥梁

    离开了身体,特殊关系就完全没有意义。如果你珍视特殊关系,你也必定会珍视身体。而你珍视什么,你就会保留什么。特殊关系是将你自己局限于一个身体的手段,也是将你对他人的认知局限于他们的身体的手段。如果你看到伟大的光芒,它们就会让特殊关系完全失去价值。因为当你看到它们,身体就会消失,因为它的价值就会消失。因此,你为看见它而投入的一切就会从它那里撤出。

    穿过这座桥梁,它是多么截然不同!在短时间内,仍然能看见身体,但不会像在这里一样只看得见身体。也能看见身体内保有的伟大光芒的小小火花,而这火花无法被局限于渺小中太久。一旦你已穿过桥梁,身体的价值就在你眼中减少,你就会明白根本无需去夸大它。因为你会认识到,身体所拥有的唯一价值,就是能让你将你的兄弟和你一起带到这座桥上,并在这里一起获释。



    第十六章 宽恕幻觉 七、信心的激发

    身体的想法是没有信心的标志,因为身体无法解决任何问题。正是身体对关系的干扰——这是你对处境的错误想法,于是成了你缺乏信心的正当理由。你会犯这种错误,但根本不要为此而担心。错误无关紧要。把没有信心带到信心面前绝不会妨碍真相。但用没有信心来反对真相就始终会破坏信心。如果你缺乏信心,那就请求信心重回它失落之处,并且不要寻求让它在别的地方补偿你,就好像你被不公平地剥夺了信心一样。



    第十八章 梦境的终结 六、超越身体

    你能给与和得到外在于你自己的别的什么东西,这种信念已让你付出了你丧失对天堂和你神圣身份的觉知的代价。你还没有认识到,你做了一件更为奇怪的事。你把你的有罪从你的心智转移至你的身体。但身体不可能是有罪的,因为它自己什么事也不能做。你认为你憎恨你的身体,其实你是在欺骗你自己。你憎恨你的心智,因为有罪已进入心智,它宁愿与你兄弟的心智保持分裂,而这是它做不到的。

    心智是相连的,身体却不是。只有把身体的属性强加给心智,分裂才看似是可能的。而看似是破碎的、个人的和单独的正是心智。它的有罪让它保持分裂,有罪被投射给了身体,身体受苦并死去,因为它受攻击是为了让心智能抓住分裂不放,并让它不知道它的神圣身份。心智无法攻击,但它却能制造幻想,并命令身体去执行这些幻想。但身体所做的一切似乎从未让它感到满意。除非心智相信身体真的是在执行它的幻想,否则它就会攻击身体,把它更多的有罪投射到身体上。

    在这里,心智显然是在妄想。它无法攻击,却坚持认为它可以,并用它的所作所为来伤害身体,以证明它能这样做。心智无法攻击,但它却能欺骗自己。当它相信它已经攻击了身体,这就是它所做的一切。它能投射它的有罪,但有罪并不会因为投射而消失。尽管心智显然能错误认知身体的职能,但它却无法改变身体的职能,而这正是由圣灵确立的。身体并非由爱所制造。但爱不会定它的罪,却能怀着爱意运用它,爱会尊重上帝之子所制造的一切,并用以将他从幻觉中拯救出来。

    你对身体的认知显然是病态的,但不要把它投射给身体。因为你想要让没有破坏性的东西变得具有破坏性的愿望根本不可能有任何真正的后果。上帝所创造的一切只会是祂愿其所是的样子,因为这就是祂的神圣意愿。你无法把祂的神圣意愿变得具有破坏性。你能编造你的意愿与祂的神圣意愿冲突的幻想,但仅此而已。

    把身体当作有罪的替罪羊,命令它去攻击,同时又为你想要它去做的事而怪罪它,这种做法是神志不清的。幻想是不可能实现的。因为你想要的依然是幻想,而它们与身体的所作所为无系。身体并没有梦想它们,而它们只是把身体变成了一种债务,因而它能成为一项财产。因为幻想已把你的身体变成你的“敌人”,软弱、易受伤害、不可靠,只配你憎恨它。这怎么会对你有用呢?你已认同于这个你憎恨的东西、复仇的工具和你所认为的你的有罪的源头。你对一个没有任何意义的东西做了这一切,声称它就是上帝之子的居所,并用它来反对他。

    身体在你之外,只是看似包围着你,将你与他人隔开,将他人与你隔开。身体并不存在。在上帝和祂的圣子之间没有任何障碍,祂的圣子也不可能与祂分开,除非在幻觉中。

    你可以伸出你的手,并触及天堂。当你和你兄弟手牵着手,你就已开始超越身体,但并不是在你自己之外,而是一起触及你们分享的神圣身份。

    每一个人都有过他会称为“狂喜”的体验。这种解放的感觉远远超出了你有时希望在特殊关系中获得的自由梦想。这是一种真正摆脱局限的感觉。如果你想一想,这种“灵魂出窍”真正会导致什么,你就会认识到,这是突然对身体失去知觉,是将你自己与别的什么连在一起,你的心智会扩展并包含它。当你与它结合,它就会成为你的一部分。而两者都会变得完整,因为两者都不会被视为是分开的。真正发生的情形是,你已放弃了受限知觉的幻觉,并失去了你对合一的恐惧。即刻取代恐惧的爱会扩展至已解放你的那个“别的的什么”,并与它合而为一。而当这种情形持续下去,你就不会怀疑你的神圣身份,也不会去局限它。你已摆脱恐惧而获得平安,不再怀疑真实存在,而只是接受它。你已接受真实存在而非身体,当你不让你的心智受身体的局限,你就已让自己与超越身体的“别的什么”合而为一了。

    在你和你与之结合的“别的什么”之间,无论看上去有多少距离、你们各自的空间位置如何、你们的大小和外在特质多么不同,这种情形都能够发生。时间毫不相干;它能与过去、现在、或未来的什么发生。这个“别的什么”可以是任何事物、任何地方、一个声音、一个景象、一个想法、一个记忆,甚至一个毫不具体的笼统观念。但在每一种情形中,你都会毫无保留地与它结合,因为你爱它,并愿意和它在一起。因此,你冲上前去与它相遇,让你的局限消失,终止你身体所遵循的所有“法则”,并把它们轻轻放在一边。

    在这解脱过程中,根本不会有暴力发生。身体并没有受到攻击,只会得到正确认知。它不会局限你,因为你不会让它这样做。你并不是真的被从身体中“提起”;它只是无法容纳你。你会去你愿意去的地方,获得而非失去一种神圣本性的感觉。在这些摆脱身体局限的时刻,你会体验到很多在神圣一刻中发生的情形:时空障碍被移除了,突然体验到平安和喜悦,而最重要的是,失去了对身体的知觉,不再质疑这一切是否可能。



    第十八章 梦境的终结 七、我什么也不用做

    你依然太过相信身体就是力量之源。你所制定的计划中有哪一个不多多少少是为了安慰、保护或愉悦身体呢?这样,你就把身体诠释成了目的而非手段,而这始终意味着,你依然认为罪是有吸引力的。依然把罪作为他目标的人,决不会为自己接受神圣救赎。因此,你就还没有履行你唯一的责任。那些宁愿选择痛苦和毁灭的人,是不会欢迎神圣救赎的。

    有一件事是你从来没有做过的:你从来没有完全遗忘过身体。它也许有时会从你的视线中消失,但它从来没有完全消失过。只要求你让这种情形短暂地发生一会儿,但这就是神圣救赎的奇迹会发生的一刻。接下来,你会重又看见身体,但你的眼光变得不一样了。每当你从忘却身体的那一刻回来之后,你就会对身体有不一样的看法。

    身体根本连一刻都没有存在过。它始终在你的记忆中,或在你的期盼中,但从来没有在现在经验到。只有它的过去和未来才让它看上去是真的。时间完全控制了它,因为罪决不会完全在此刻。在任何一刻,有罪的吸引力都只会被体验为痛苦,并会躲避它。它在现在没有任何吸引力。它的全部吸引力都是出于想象,并因而一定是过去或未来的想法。

    做任何事都会与身体有关。而如果你认识到你什么也不用做时,你就已从你的心智中去除了身体的价值。这就是迅捷而敞开的大门,它能为你省去数百年的努力,并能从时间中解脱出来。这一方法会让罪现在就失去所有吸引力。因为在这里,时间被否定了,过去和未来消失了。什么也不用做的人不需要时间。什么也不做就是休息,就是在你内在腾出一个地方,在那里身体活动不再要求得到关注。圣灵会来到这里并居住于此。当你忘了,身体活动重又占据你有意识的心智时,祂依然会留在这里。



    第十八章 梦境的终结 八、小小的花园

    只有对身体的知觉才会让爱看似是有限的。因为身体就是对爱的限制。爱是有限的信念正是身体的起源,而身体被制造出来就是要局限无限的一切。不要认为这只是比喻的说法,因为身体被制造出来就是要局限你。当你视自己在一个身体中时,你如何能知道自己是一个理念呢?你靠表象、外在的东西来认知一切事物。你甚至无法想象没有身体的上帝,或者祂没有某种你自认为能认出的形象。

    身体无法了解。而当你把你的觉知局限于身体的小小感官时,你就不会看到你周围宏伟壮丽的一切。上帝不可能进入一个身体,你也不可能在身体中与祂结合。对爱的局限总会看似将祂拒于门外,使你与祂分离。身体是一个小小的围栏,围住一个辉煌而完整的理念的一小部分。它划了一个极小的圆圈,围住天堂非常微小的一个片段,将它与整个天堂隔开,并宣称这里就是你的王国,而上帝无法进入其中。



    第十八章 梦境的终结 九、两个世界

    由神志不清制造出来的身体的世界所传递的神志不清的讯息,看似又回到制造它的心智中。而这些讯息成了这个世界的见证,宣称它是真的。因为你送出这些信使,为了要把这讯息带回给你。这些讯息传递给你的一切都相当表面化。没有任何讯息会提及内涵,因为这不是身体所能谈论的。肉眼看不到它;感官感知不到它;口舌无法传述它的讯息。

    恐惧的圈子就在身体所看见的层次之下,并且看似就是这个世界所基于的整个基础。. . . .身体无法看清这一点,因为身体的诞生是为了保护有罪,而这就需要把有罪藏起来不被看见。肉眼决不会去看它。但肉眼会去看它命令它们去看的东西。

    只要你相信有罪是真的,身体就依然是有罪的信使,并会唯它的命令是从。



    第十九章 平安的达成 一、疗愈与信心

    身体无法疗愈,因为它无法让它自己生病。身体并不需要疗愈。身体的健康或生病完全取决于心智如何看待它,以及心智要把它用于什么目的。很显然,心智的一部分能够将它自己视为与神圣的共同目的分开的。当这种情形发生时,身体就会成为它的武器,被用以反对这个神圣目的,以证明分裂已发生这一“事实”。身体因而就成了幻觉的工具,并会相应行事:看到不存在的事物,听到真相从未说过的话,并做出神志不清的举动,被神志不清所囚禁。

    没有信心就是把兄弟视为身体,因而身体无法用于合一的目的。因此,如果你把你兄弟视为身体,那你就已经设定了一个在其中不可能与他合一的处境。你对他没有信心已将你和他分离,并使你们俩都无法得到疗愈。你的没有信心因而就反对了圣灵的目的,并带来了以身体为中心的幻觉,让它阻隔在你们中间。而身体会看似得了病,因为你让它成了疗愈的“敌人”和真相的反面。

    真相就是没有幻觉;幻觉就是没有真相。它们势不两立,也不可能在同一个地方看到它们。如果你想要同时侍奉两者,那你就是在设定一个永远不可能达成的目标,因为它的一部分是要通过身体去达成,身体则被视为经由攻击而找出真实存在的手段。它的另一部分则要去疗愈,并因而呼唤心智而非身体。

    你相信必须治愈的是身体而非心智。因为这个分裂的目标给了两者相等的真实性,只有当心智被局限于身体、被分割成看似完整、却互不相连的很小部分时,这才会变得可能。这不会危及身体,但却会让错觉的思想体系留在心智中。所以,这正是需要疗愈的所在。这也是疗愈会发生的所在。

    分裂的观念制造出了身体,并依然与身体相连,它会让身体生病,因为心智已与身体认同。你认为自己隐藏这种联系就是在保护身体,因为这样的隐藏看似能让你的认同免受真相的“攻击”。

    信心是上帝经由祂已派给你的圣灵送给你的礼物。没有信心会看着上帝之子,并断定他不配得到宽恕。但是,透过信心之眼所看到的上帝之子已经得到了宽恕,摆脱了他加在自己身上的所有有罪。信心看到的是现在的他,因为信心不会用过去评判他,而只会在他身上看到它在你身上所看到的。信心不会用肉眼去看,也不会用身体作为它的借口。它是新认知的信使,被派来收集证明其来临的见证,并把它们的讯息带回给你。

    恩典不会被赐予一个身体,而会被赐予一个心智。而接受恩典的心智会即刻看到身体之外,并看见它获得疗愈的圣地。圣坛就立在恩典中,恩典就是在那里被赐予的。



    第十九章 平安的达成 三、罪的不真实性

    如果你相信,你或你兄弟的真实存在会受到一个身体的局限,那你就会相信罪。如果你相信身体能够结合,那你就会觉得有罪对你具有吸引力,并相信罪是可贵的。因为当你相信身体会局限心智,你就会对世界有这样的认知:分裂的证据似乎无处不在。而上帝和祂的创造看似是分裂的、被推翻的。因为罪会证明:上帝所创造的神圣的一切既无法战胜罪,也无法在罪的力量面前自保。罪被视为比上帝更强大,上帝自己都不得不低头,并将祂的创造献给它的征服者。这究竟是谦卑,还是疯狂?



    第十九章 平安的达成 四、平安的障碍

    既然你知道身体渺小卑微,那我怎会把我的身体献给我深爱的你呢?还是我想要教导你:身体无法把我们隔开?我的身体并不比你的身体更有价值;身体至多是得救的交流途径,而不是得救的神圣源头。没有人能为任何人而死,而死亡也无法赎罪。但你能永生以表明死亡并不是真的。当你相信身体能为你获取你想要的东西时,身体就确实会显现为罪的象征。当你还相信它能带给你愉悦,你也就会相信它能带给你痛苦。认为你能因如此之少的东西而感到满足和快乐,你就是在伤害你自己,并局限了你的幸福,以致你呼唤痛苦来填补你的贫乏,让你的生活完满。这是自我眼中的完满。因为幸福被从哪里移除,有罪就会潜入那里,并取而代之。心智的交流是另一种完满,它超越了有罪,因为它超越了身体。

    平安必须克服的第二个障碍. . . .就是身体因它所给你的一切而有价值。因为有罪的吸引力会通过身体而显现,所以你就会在身体上看到它。

    圣灵所派遣的信使远非身体所能及,它们召唤心智加入神圣的心智交流并处于平安之中。这就是我为你而给它们的讯息。只有恐惧的使者才会看见身体,因为它们所寻找的是能让你受苦的一切。难道摆脱能让你受苦的一切是一种牺牲吗?圣灵并不要求你牺牲身体获得愉悦的希望;它没有任何获得愉悦的希望。但它也无法带给你对痛苦的恐惧。

    身体既无法带给你平安,也无法带给你混乱;它既无法带给你喜悦,也无法带给你痛苦。它是手段而非目的。它本身并没有任何目的,它的目的是你赋予它的。身体会看似是达成你指派给它的任何目标的手段。只有心智才能设定目的,也只有心智才能找出实现目的的手段,并认为这样运用它是合理的。平安和有罪都是心智想要达成的情形。

    通过身体寻求愉悦而不找到痛苦是不可能的。了解这种关系十分重要,因为自我把它视为罪证。这真的一点都算不上惩罚。这只是你将自己认同于身体所导致的必然结果,这是对痛苦发出的邀请。因为它邀请恐惧进入,并成为你的目的。有罪的吸引力必定会和它一起进入,无论恐惧命令身体做什么,都会是痛苦的。它会带来所有幻觉的痛苦,而愉悦的幻觉则会和痛苦一样。

    身体会遵从恐惧的命令去追求有罪,侍奉它的主人,而有罪对它主人的吸引力维护着身体存在的整个幻觉。而这就是痛苦的吸引力。受着这种认知的统治,身体就成了痛苦的仆人,忠实地寻求痛苦,并遵从痛苦就是愉悦的观念。正是这个观念导致自我对身体的巨大投资。而这正是它所隐藏、却又赖以为生的神志不清的关系。它会教导你:身体的愉悦就是幸福。而它却对自己低语:“那就是死亡。”

    自我已把身体献给罪的目标,并将这能够达成的信念置于其中。它悲哀的门徒不断唱着身体的颂歌,隆重地庆祝自我的统治。人人都必须相信,只有屈服于有罪的吸引力才能逃脱痛苦。人人都必须把身体视为他自己,而没有了身体,他就会死去,但在身体之中,他的死亡同样不可避免。

    不要要求从身体中解脱。而要让它从你强加给它的残酷无情的命令中解脱,并宽恕它你命令它做的一切。



    第二十章 神圣性之见 二、百合花的礼物

    看看你为身体而造的所有穿戴在身上、或用在身上的小东西。看看你为了取悦眼睛而制造的所有没用的东西。想想许多为取悦身体而造出来的东西,并记住,所有这些都是为了让你所仇恨的变得看似可爱而制造的。难道你要用这可恨的东西来吸引你的兄弟、吸引他的眼睛吗?要明白,你只给了他一只荆冠,而没有认出它的实质是什么,并想要用接受它来证明你对它价值的诠释是合理的。但这礼物依然会宣告:他对你毫无价值,正如他的欣然接受承认了他认为自己缺乏价值一样。

    如果礼物要真正被给与和接受,那它们就不是经由身体制造出来的。因为身体既无法给与或接受,也无法拿出或取回。只有心智才能估量价值,也只有心智才能决定它要接受或给与什么。而它所给与的每一件礼物都取决于它想要什么。



    第二十章 神圣性之见 五、永恒的先驱

    你兄弟的身体对你来说用处不大,对他来说也是如此。当完全按照圣灵所教导的那样运用身体时,它就没有任何作用。因为心智无需通过身体进行交流。能看见身体的视觉对于神圣关系的目的来说毫无用处。



    第二十章 神圣性之见 六、圣灵的圣殿

    神圣关系和非神圣关系的经验最能表明它们的鲜明对比。前者是基于爱,并有赖于爱的安详宁静和泰然自若。身体无法打扰它。任何有身体参与的关系都不是基于爱,而是基于偶像崇拜。

    但偶像并不会与人分享。偶像只会接受,却从不回报。它们只能被人爱,却无法爱人。它们并不理解它们得到的是什么,也不理解任何关系,只要它们进入关系,关系就会失去意义。它们的爱已使爱变得毫无意义。

    爱并没有可以躲避阳光、隐藏秘密的阴暗殿堂。它不会寻求力量,而只会寻求关系。自我才会选择身体作为武器通过关系来寻求力量。

    圣灵的圣殿并不是身体,而是关系。身体是一个孤立的黑点,一间隐秘的密室,一颗无意义之谜的碎屑,一个毫无价值的罩子,尽管受到小心保护,却什么也藏不住。在这里,非神圣关系会逃避真实存在,并寻求碎屑来让它自己存活。在这里,它会拉住它的兄弟,把他们留在它的偶像崇拜中。在这里,它是“安全的”,因为爱无法进入其中。圣灵不会在爱到不了的地方建造祂的圣殿。祂能看见基督的容颜,难道祂会在整个宇宙中选择唯一看不到基督容颜的地方作为祂的家吗?

    你无法把身体变成圣灵的圣殿,而它永远也不会成为爱的坐席。它是偶像崇拜者的家,也是爱被定罪的地方。因为在这里,爱被变得可怕,希望遭到抛弃。

    圣灵的目的安然存在于你的关系中,而非在你的身体中。你已经逃脱了身体。你所在的地方身体无法进入,因为圣灵已在那里建造了祂的圣殿。

    身体是自我的偶像;罪的信念造出了血肉,然后把它向外投射。这就制造出了看似围绕心智的一道血肉之墙,将心智囚禁于一个小小的时空点上,并受制于死亡,它只有哀叹的时间,为荣耀它的主人而死去。

    但在这里,他也能在偶像和爱之间重新作出选择。在这里,他可以选择将这一刻花在赞颂身体上,还是让他自己摆脱身体而重获自由。在这里,他能够接受神圣一刻,给他这神圣一刻就是要他用以取代他以前所选择的非神圣一刻。在这里,他能够学会:关系就是他的得救,而非他的末日。



    第二十章 神圣性之见 七、方法与目的的一致性

    将你的兄弟视作无罪的,但又视他为一个身体,这是不可能的。这一点不正与神圣性的目标完全一致吗?因为神圣性只是罪的后果被去除的结果,这样就能认出始终真实的一切。要看到一个无罪的身体是不可能的,因为神圣性是正向的,而身体只是中性的。它既非罪恶,也非无罪。因为身体确实什么也不是,所以它就无法被有目的地赋予基督或自我的属性。

    身体正是自我想要把非神圣关系变得看似真实的方法。非神圣的一刻就是身体的时间。但其目的就是罪。它只有在幻觉中才能达成,因此把兄弟看成身体的幻觉与非神圣性的目的就相当一致。因为这种一致性,只要你还珍视其目的,方法就不会受到质疑。如何去看会随愿望而调整,因为如何去看总是会服从于愿望。而如果你看到身体,你就已选择了评判而非圣见。因为圣见就像关系一样,没有层次之分。你要么看见,要么看不见。

    如果你看到的是兄弟的身体,你就已经对他作出了评判,而没有真正看到他。. . . . 在罪的黑暗中,他是看不见的。. . . . 在这里,在黑暗中,你兄弟的真实存在被想象为一个身体,并与其他身体处于非神圣的关系中,为罪效命片刻之后他便死去。

    除非经由评判,否则就无法看到身体。看到身体就表明你缺乏圣见,并已拒绝了圣灵为服务祂的目的而给你的方法。

    你不应该问:“我怎样才能看到我的兄弟而非看到他的身体?”你只要问:“我真的希望看到他是无罪的吗?”当你这样问时,不要忘记,他的无罪就是你的摆脱恐惧之道。



    第二十章 神圣性之见 八、无罪的圣见

    愿意看到你兄弟的清白无罪,基督就会显现在你眼前,并给你带来喜悦。不要把价值赋予你兄弟的身体,是身体让他留在他之所是的幻觉中。看到他的清白无罪正是他的愿望,也是你的愿望。要在你的关系中祝福上帝之子,而不要把他视为你已把他变成的样子。



    第二十一章 理智与认知 三、信心、信念和圣见

    那些愿意将他们的兄弟从身体中解救出来的人,不可能会有任何恐惧。他们经由选择去除所有局限而放弃了罪的手段。当他们想要看到他们兄弟的神圣性时,他们的信念和信心的力量就会看到超越身体之上的一切,就会支持圣见,而非阻碍圣见。

    牺牲必须由一个身体向另一个身体索取。心智自己既无法要求牺牲,也无法接受牺牲。而身体也做不到。意愿是在心智之中,而心智试图用身体来为心智所相信的罪而运用这些手段。因此,心智和身体的结合就是那些珍视罪的人必定会有的信念。



    第二十一章 理智与认知 六、理智与疯狂

    没有人能只为自己而思考,正如上帝不会离开祂的圣子而思考一样。只有两个都处于身体中的人才可能如此。也没有一个心智能只为它自己而思考,除非身体就是心智。因为只有身体才能分开,并因而并不真实。

    如果你想要保卫身体而对抗你的理智,那你就不会理解身体和你自己。

    身体并没有把你和你兄弟分开,而如果你这样认为,你就是神志不清的。但疯狂有一个目的,并相信它也有办法让它的目的成真。把身体视为理智告诉你必须结合的一切之间的障碍,这一定是神志不清。如果你听到了理智的声音,你就不可能看到身体。有什么能阻隔相连的一切呢?



    二十二章 拯救与神圣关系 六、神圣关系的光明

    你是想要身体的自由,还是想要心智的自由?因为这两者你无法兼有。你珍视哪一个?哪一个是你的目标?因为当你把其中一个视为手段,另一个就会成为目标。

    当你选择了身体的自由,心智就会被当作手段,心智的价值在于它能想方设法以达成身体的自由。但身体的自由毫无意义,所以心智就是在为幻觉服务。

    温柔地把手段转变为目的,就像在宽恕的眼前把仇恨转变为感恩一样容易。当你的身体只服务于清白无罪者时,你的兄弟就会把你变得神圣。而你不可能去憎恨服务于你愿治愈的人的一切。



    第二十三章 与自己交战 四、战场之上

    战场上争夺的一切都属于身体,身体看似可以给与或拥有它们。如果一个人知道自己已拥有一切,他就不可能去寻求局限,也不可能珍视身体的礼物。



    第二十四章 特殊性的目标 四、特殊性与清白无罪

    除了特殊性之外,身体还能有什么别的目的呢?正是这一目的才使身体因自我防卫而变得脆弱和无助。你认为是它使你变得脆弱和无助。分裂的目标就是它的诅咒。但身体并没有任何目标。目的属于心智。而心智能按其所愿而改变。但心智无法改变它们的本质和它们所有的属性。但它们所坚持的目的却能加以改变,而身体的状态也必定会随之转变。靠它自己,身体什么也不能做。如果把它视为伤害的手段,它就会受伤害。如果把它视为治愈的手段,它就会得到疗愈。



    第二十四章 特殊性的目标 六、从恐惧中得救

    那就作出选择:你是想要看到他的身体、还是想要看到他的神圣性,而你选择什么,你就会看到什么。但除非你决定选择真相,否则你就会在无数的情形中,在看似无尽的时间中作选择。因为你不可能因再一次否定他内在的基督而重获永恒。而如果他只是一个身体,那你的得救又在哪里?除了在他的神圣性之中,你的平安还会在哪里?除了祂永远在你兄弟的神圣性中所设的祂的那部分之外,上帝还会在哪里?这样,你就可以看到关于你自己的真相,并最终以你能认出和理解的方式展现出来。



    第二十五章 上帝的正义 引言

    你内在的基督并不居住在一个身体中。而祂就在你的内在。因此,你必定不是在一个身体中。

    每一个心怀基督的人在任何地方都不可能认不出祂来。但除了在身体中。而只要他还相信自己是在身体中,他就认为自己是在基督不可能在的所在。因此,他心怀基督,却毫不知情,也没有让祂显现。于是,他就不会在祂所在之处认出祂来。

    身体无需疗愈。但认为自己就是一个身体的心智确实是病了!基督于是制定了治疗方案。祂的目的会让祂的光明笼罩身体,用祂放射出的神圣光芒充满身体。而身体所说或所做的一切都会将祂显现出来。身体以温柔和爱承载着祂,将祂带给那些还不认识祂的人们,去治愈他们的心智。这就是你兄弟为你而肩负的使命。而这也必定是你为他而肩负的使命。



    第二十六章 过渡期 一、一体性的“牺牲”

    身体本身就是一种牺牲:以为你自己保留一点点之名而放弃你的力量。当你看到与你的身体分开的另一个身体中的兄弟,这就表明,你希望看到他很小的一部分而牺牲其余部分。

    身体所隔开的很小部分就成了自己,维持它的代价就是牺牲所有其余部分。而所有其余部分都必须失去这一小部分,变得不再完整,以保持它自己的身份。如果这就是你对自己的认知,那么身体的损失确实会是一种牺牲。因为你所看到的身体变成了一个标志,表明牺牲是有限的,并且你还独自保留着什么。而为了让这一小部分属于你,外在的一切都受到了局限,正如你认为属于你的一切受到局限一样。因为给与和接受是一回事。而接受身体的局限,就是将这些局限强加给你所看到的每一个兄弟。因为你一定会像看待你自己一样看待他。

    身体是一种损失,并能够作为牺牲。当你将你的兄弟视为一个与你分开的身体,隔绝在他自己的牢房里时,你就是在向他和你要求牺牲。



    第二十七章 梦境的疗愈 一、十字架的图像

    装饰身体是想要表明,罪的见证是多么可爱。对身体的关心则表明,你的生命是多么脆弱,你所深爱的是多么不堪一击。沮丧只对死亡感兴趣,对其他一切都漠不关心。



    第二十七章 梦境的疗愈 六、罪的见证

    罪会从痛苦转为愉悦,然后又转为痛苦。因为无论是哪一个,它们所见证的都是一样的,并且只包含一条讯息:“你在这里,就在这个身体中,而你会受伤。

    上帝的神圣见证者看不到任何不利于身体的证据。祂也不会去倾听那些用其他名称说出、以其他方式证明其真实性的证词。祂知道身体不是真的。因为没有什么能包含你相信它拥有的一切。它也无法告诉上帝的一部分:它应该有何感觉、它的职责是什么。但无论你珍爱什么,祂也必定会爱它。而祂会给每一个身体之死的见证派去一个你的生命的见证,你的生命就在祂内在,而祂对死亡一无所知。祂带来的每个奇迹,都是对身体并不真实的见证。身体的痛苦和愉悦,祂都同样会去治愈,因为祂会替换罪的所有见证。



    第二十八章 恐惧的化解 二、因果颠倒

    奇迹表明,是心智制造了疾病,并让身体成为受害者或它所造成的后果。但一半功课并不会教导全部。如果你只知道身体能够获得疗愈,那奇迹就毫无用处,因为这并不是它所要教导的功课。它要教导的是:生病的是心智,而心智以为身体才会生病;并且,把心智的有罪感投射出去,什么也产生不了,也不会有任何后果。



    第二十八章 恐惧的化解 三、结合的协议

    痛苦的起因是分裂,而非身体,身体只是它的后果。但分裂只是虚空,什么也无法包含,什么也做不了,就像船桨划过水面时涟漪之间的空隙一样薄弱。波浪会即刻涌来,将它填平。



    第二十八章 恐惧的化解 四、更伟大的结合

    你们身体间的间隙无关紧要,因为结合在祂之内的一切永远是一体的。如果一个人接受了他与另一个人的一体性,那他们俩就不会生病。



    第二十八章 恐惧的化解 五、恐怖梦境的替代

    身体所能感知的影像和声音没有任何意义。身体既看不见,也听不到。它不知道看究竟是什么;听究竟是为什么。它没有认知能力,正如它无法评判、理解或了解一样。它的眼睛是瞎的;它的耳朵是聋的。它不能思考,所以也不可能有任何后果。



    第二十八章 恐惧的化解 七、安全的方舟

    谁能在一根稻草上建造家园、指望它来遮挡风雨呢?身体可以变成像这样的一个家,因为它缺乏真相的基础。而正因为如此,你可以不把它视为你的家,而只把它当作一种帮助,帮你抵达上帝所居住的家园。. . . . 把这作为目的,身体就会获得疗愈。它不会用以见证分裂和疾病之梦。它也不会因它不曾做过的事而受到毫无道理的指责。它能帮助上帝之子获得疗愈,而为了这一目的,它就不可能是有病的。



    第二十九章 觉醒 七、不要向外寻求

    每当你想要达成一个让身体受益的目标时,你就是在试图导致你的死亡。因为你相信自己能受匮乏之苦,而匮乏就是死亡。



    第三十一章 最终的圣见 三、自我指责

    身体才是囚徒,而不是心智。身体不会思考。它没有学习、原谅或奴役的能力。它不会向心智发号施令,也不会制定心智必须遵守的规定。它只关得住心甘情愿住在其中的心智。当愿成为它囚徒的心智发出命令,身体就会生病。它会衰老并死亡,因为它内在的心智病了。只有学习才会导致改变。因此,既然身体无法学习,那它就永远无法改变,除非心智愿意身体改变它的外表,以适合心智所赋予它的目的。因为心智能够学习,所以所有改变才可能产生。



    第三十一章 最终的圣见 六、认出灵性

    你不是看到身体,就是认出灵性。两者之间没有妥协的余地。如果其中一个是真的,那么另一个就必定是假的,因为真的会否定它的反面。在圣见看来,除此之外别无选择。你对此所作的决定,决定了你所看到、认为和相信真实的一切。你的整个世界都取决于这一选择,因为你由此确立了你之所是,你相信自己是身体或是灵性。如果你选择了身体,那么你就绝不会逃脱作为你自己真实存在的身体,因为你已经选择了你想要如此。但如果你选择了灵性,那么整个天堂都会俯身抚摸你的眼睛,并祝福你神圣的视线,这样你就会看出,身体的世界的目的只是为了治愈、安慰和祝福。

    得救并不要求你只注视灵性而不去看身体。它只要求,你应该作出这样的选择。因为你无需帮助就能看见身体,但你并不理解如何去看一个身体之外的世界。得救所要化解的正是你的世界,并让你看到你的眼睛永远无法找到的另一个世界。不用担心怎么能做到这一点。你并不理解你所看到的一切是如何进入你视线的。因为如果你理解的话,它们就会消失。无知的面纱阻隔在善恶之间,必须穿越它,善恶才会消失,这样认知就找不到隐藏之所。如何做到这一点呢?根本什么也不用做。在上帝所创造的宇宙之中,怎么可能还有什么一定要去做的呢?



    ----《练习手册》----



    第72课 心怀怨恨是对上帝拯救计划的攻击。

    自我的根本愿望就是要取代上帝。事实上,自我就是这一愿望的化身。因为正是这一愿望看似用一个身体包围住了心智,使它保持分裂和孤独,并且除非经由身体,否则就无法联络其他心智,而制造身体的目的就是要囚禁心智。限制交流不可能是扩展交流的最佳方法。但自我却希望你这样相信。

    在这里,你所面对的并不是这个人的真正所是。相反,你只关注他的身体做了什么。你所做的事根本无法帮助他摆脱身体的局限。你是在努力把身体与他混为一谈,把他束缚在身体中,并认定两者是一回事。你就是这样攻击上帝的,因为如果祂的圣子只是一个身体,那祂就必定也是一个身体。一个创造者与他的创造毫不相似,这是不可想象的。

    真相之光就在我们内在,是上帝将它置于其中。在我们之外的是身体,它也不是我们所要关心的。没有身体才是我们的自然状态。认出我们内在的真相之光,就是如实地认出我们自己。把我们的神圣本性视为与身体分开的,就是终止对上帝拯救计划的攻击,并接受这一计划。而无论祂的计划在哪里被接受,它就已经完成了。



    第76课 我只遵循上帝的法则。

    身体因自我伤害的心智而岌岌可危。身体受苦只是为了让心智无法看到它是它自己的受害者。身体受苦是心智用以隐藏真正的痛苦的面具。它不会明白,它就是它自己的敌人;它是在攻击它自己,并想要死去。因此,你的“法则”就会拯救身体。因此,你就认为你是一个身体。



    第91课 在光明中会看到奇迹。

    你只要告诉自己,你并不是一个身体。信念会跟随你的意愿,你会相应地指示你的心智。你的意愿一直是你的老师,它拥有去做它所想做的全部力量。只要你作出选择,你就能摆脱身体。你能够体验到你内在的力量。

    所有的无力感都与你是一个身体的信念有关,这是一个不值得你相信的错误信念。努力不去相信它,哪怕只是一会儿。当我们一路前行,你就会越来越相信你内在更有价值的一切。



    第96课 得救来自于我唯一的神圣本性。

    尽管你就是唯一的神圣本性,你却体验到两个自己:一个善,一个恶;一个充满爱,一个充满恨;一个是心智,一个是身体。这种分裂成两个对立面的感觉会导致严重而持续的冲突感,并会导致想要调和这种自我认知的矛盾的疯狂企图。你寻求过许多种解决方法,却没有哪一种行得通。你所看到的自己内在的这种对立永远也不会相容。但只有一个真的存在。

    心智和身体不可能共存。不要企图调和这两者,因为其中一个否定了另一个会是真的。如果你是身体,你的心智就会从你关于自己的观念中消失,因为它不可能真正成为你的一部分。如果你是灵性,那么对于你的真实存在而言,身体必定毫无意义。



    第135课 如果我自卫,我就是受到了攻击。

    身体并不需要防卫。这一点再怎么强调也不为过。如果心智不指派给它它所无法完成的角色、超出它能力范围的目的、和它无法成就的过高目标而妄用它,那它就会健康强壮。你的这些企图荒谬而可笑,你却视若珍宝,它们就是你向身体发动重重疯狂攻击的根源。因为它看似会辜负你的希望、你的需要、你的价值和你的梦想。

    这个需要保护的“自己”并不是真的。身体既没有价值,又不值得任何防卫,你只需视它为与你截然不同的,它就会变成一个健康而有用的工具,心智就能运用它,直到它不再有用为止。

    保卫身体,你就攻击了你的心智。因为你已看到它的错误、软弱、局限和匮乏,而你认为必须救出身体。你没有认识到,心智与身体状况并不相关。你认为心智是局限和脆弱的,是与其他心智分开的,是与它的神圣源头分开的,而你会把所有源自于这一观念的痛苦强加给身体。



    第136课 疾病是对真相的抵御。

    我已经忘了我真正之所是,因为我把我的身体误认为是我自己。疾病是对真相的抵御。但我不是一个身体。而我的心智不可能去攻击。所以我不可能会生病。



    第199课 我不是一个身体,我是自由的。

    只要你把自己视为一个身体,自由就一定是不可能的。身体就是一个局限。如果一个人在身体中寻求自由,那他是在不可能找到自由的地方寻找。只有当心智不再视自己处在身体之中,被它牢牢束缚,并受它的庇护,心智才能变得自由。

    把自由作为你的礼物,带给那些依然相信他们在身体中受奴役的人们。当你自由了,圣灵就能运用你的解脱来让许多认为自己受束缚、无助和心怀恐惧的人重获自由。



    第二部分 五、身体是什么?

    身体是上帝之子想象自己建造的一道围墙,以将他神圣本性的一部分与其他部分隔开。他认为他就活在这道围墙里,当它腐朽坍塌时他就会死去。因为他认为这道围墙能把爱挡在外面,这样他在里面就会安全。当他与他的安全认同,他就认为他自己就是他的安全。

    身体不会久留。但他却认为这是双重安全。因为上帝之子的短暂生命就是他的围墙起作用、并会完成他的心智指派给它的任务的“证据”。因为如果他的一体性依然完好无损,那谁能发起攻击、谁又能遭受攻击呢?谁会是胜利者呢?谁又会是他的猎物呢?谁会是受害者呢?谁又会是凶手呢?而如果他并没有死去,那又有什么样的“证据”来证明上帝的永恒圣子能被毁灭呢?

    身体是一个梦。和其他的梦一样,它有时看似描绘着幸福,但又会突然间变回恐惧,而每一个梦都诞生于恐惧。因为在真相中只有爱会创造,而真相绝不可能害怕。制造身体的目的就是让人害怕,所以它必定会服务于赋予它的目的。但我们能够通过改变我们对它目的的观念来改变身体所要服务的目的。

    身体是上帝之子恢复神志清明的手段。虽然它制造出来是为了把他围在地狱中而无法逃脱,但天堂的目标已经取代了对地狱的偏好。上帝之子会伸手去触及他的兄弟,并帮助他一起走上这条路。现在,身体是神圣的。现在,它为治愈心智而服务,尽管它被制造出来原本是为了杀死心智。



    ----《教师指南》----



    五、疗愈是如何完成的? 2.认知的转换

    决定来自于心智,而非来自于身体。如果疾病只是一个错误的解决问题的方法,那它就是一个决定。而如果它是一个决定,那么作出这一决定的就是心智,而非身体。对这一认识的抗拒极大,因为你所认知的这个世界的存在,就取决于身体是作决定者的认知。像“本能”、“反射”等诸如此类的词语,都代表了想要赋予身体以非心智的激发因素的企图。实际上,这些词语只表明或描述了问题。它们并没有回答问题。

    疗愈的基础在于:接受疾病是心智所作的一个决定,它的目的是要运用身体。所有形式的疗愈都是如此。



    二十二、疗愈与神圣救赎有何关系?

    身体会生病的观念是自我思想体系中的一个核心观念。这一观念赋予身体以自主权,将它与心智分开,并让攻击的观念不受侵犯。如果身体能生病,那神圣救赎就是不可能的。



    二十七、死亡是什么?

    死亡的“真实存在”牢牢根植于对上帝之子是一个身体的信念中。而如果上帝创造了身体,那死亡就确实是真的。但上帝就不会是富有爱心的。



    ----《词汇解析》----



    四、真实认知与知识

    被宽恕的世界不可能久存。它曾是身体的家园。但宽恕会忽视身体。这就是它的神圣性,这就是它的疗愈之道。身体的世界就是罪的世界,因为只有身体存在时,罪才可能存在。罪必然会滋生有罪感,正如宽恕必然会驱除有罪感一样。一旦有罪感全部消失,还会剩下什么来维持一个分裂的世界呢?因为空间也已随着时间一起消失了。只有身体才会使这个世界看似真实,因为它是分裂的,所以它无法留在分裂不可能存在的地方。宽恕证明这是不可能的,因为它看不见身体。而那时你会忽视的一切,对于你就会是不可理解的,正如它的显现曾经是你的确定性一样。



    ----《祈祷之歌》----



    引言 2.真假疗愈

    假疗愈基于身体的治愈,疾病的起因依然没有改变,准备随时再度发起攻击,直到最后带来冷酷的死亡,并看似获胜。它会暂时陷入困境,也会稍事休息,等着对上帝之子进行报复。



    三、疗愈 3.分裂与合一

    假疗愈只会治愈身体的一部分,而绝不会全部治愈。它分裂的目标在这一点上变得十分明显,因为它并没有解除加在它上面的罪的诅咒。. . . . 如果是假疗愈,一方会拥有某种能力,它并不是双方作为一体而共有的。分裂在此一目了然。



    ---- 来自J的讯息 ----



    小我对于「身体是交流的手段」这个观念,在那儿狂笑,身体不是用来攻击的手段吗?怎么可能成为交流的手段!圣灵始终在提醒你,只有一个问题值得发问「我是什么?」我是身体,我是心灵,或者我是自性,无非是这些答案而已。攻击总是与你的小我概念有关,当任何形式的攻击进入你心灵中,你就将你自己视同于身体,因为这就是小我对身体的诠释。将自己或弟兄视同于身体,就是让攻击进入你的心灵,在此没有先后之别。攻击与小我对身体的诠释是一回事,是不同的表达形式。你不是非得进行身体的攻击才算接受这种诠释,只要你相信自己是身体,只要你将弟兄视同于身体,你就已经接受了攻击。



    只要你不相信攻击能让你得到你想要的事物,攻击观念就对你毫无吸引力。当你看到攻击必然带来憎恨和毁灭的冲动,攻击观念就对你失去吸引力了。你如果听从小我,就会以最惨烈、最严苛的方式攻击自己。当你将自己等同于身体,你就会经验到沮丧。在最高的快感中,你也同样地经验到失落的地狱,这沮丧与攻击始终同行。当上主的孩子这样看自己,他就是在贬低自己,也同样贬低了他的弟兄。这就是小我的诅咒,它期待永远把你和弟兄置身于身体的定义之下。当你这样做的时候,你在贬低自己和弟兄。因为你只能在弟兄身上找到自己,而当你在弟兄身上找到小我定义的身体时,你就自绝于得救之外了。



    上主和圣灵绝不会把你排斥在救赎之外,是你自己的错误选择认同了小我,相信自己和弟兄是身体,从而自绝于得救之外了。好消息是,这个事情从来没有发生过,因为你不是一具身体,你也不可能不在救赎之中。小我把身体诠释为攻击的手段、防卫的措施。作为上主与圣子之间的神圣交流连接,圣灵按照祂之所是,把身体诠释为交流的手段。分裂是小我的目的,交流与合一是圣灵的目的;小我通过身体来进行分裂,圣灵则通过身体联络他人。请牢记这个区分,去审视每时每刻你是在跟随小我还是跟随圣灵。跟随小我,通过身体进行的是分裂;跟随圣灵,通过身体进行的是神圣会晤、联络他人、与弟兄合一。



    目前你并不像圣灵那样看待你的弟兄,因为你并不把身体仅仅视为连接心灵,并将它们与你和弟兄心灵结合在一起的手段。请留意,这里说的是「仅仅视为」,因为你必然有两种看待自己与弟兄和身体的方式。小我告诉你,只有一种看待身体的方式,它是攻击的手段、防卫的措施。圣灵则告诉你有两种看待身体的方式,除了小我的方式以外,还有圣灵的方式。圣灵看待身体的方式,就是仅仅将它视为交流的手段、结合心灵的工具,这种看待身体的方式,你从来没有缺少过,只是有待你去看见和肯定。把身体诠释为仅仅是心灵的交流,并将所有心灵结合在一起的手段,这种诠释会完全改变你对身体价值的看法。



    如果你将身体只用于交流,你越去实践,就越容易只这样运用身体,因为它会把你从过去跟弟兄之间的彼此算计、相互利用、勾心斗角、相互竞争、共同进入失落感中释放出来。让你们看到神圣会晤的意义是运用心灵的抉择力量,跟随圣灵看到身体的正确用途,就是用于交流、用于宽恕、用于合一。身体若能为合一效力,它便成了教导心灵结合的有效工具,在达到一体圆满之境前,身体仍有存在的价值。圣灵就这样将你妄造的有限之物,发挥出无限的妙用。圣灵并不像你那样看待身体,因为祂知道,任何事物的唯一真实性,就在于按照上主赋予它的职责来服务,就是用于交流、用于结合、用于回归一体自性。



    身体的美丑、和平或野蛮、有益或有害,跟人种无关、跟外形无关、跟行为方式无关,跟小我的一切世间标准没有任何的关系,只与你如何运用它有关,只与你跟随圣灵还是跟随小我去运用身体有关。请不要再另设标准了,那些标准没有任何意义。你看到弟兄在跟随圣灵运用身体,那是因为你也在跟随圣灵运用身体;你看到弟兄在跟随小我运用身体,用于攻击和分裂,那是因为你也跟随了小我,在用身体攻击和分裂。弟兄是来帮忙你的,你可以从弟兄的表现,看到自己是在跟随圣灵还是在跟随小我。真正跟随圣灵的时候,弟兄也会表现给你看。你现在所做的必然是混合体,一部分跟随圣灵、一部分跟随小我。



    攻击会促进分裂,交流会结束分裂。你想要地狱,还是天堂?想停留在分裂的地狱中就攻击吧,想要天堂就交流吧,这是无法避免的选择。如果你让身体供圣灵用于结合全体圣子,你就不会视它为有形之物。圣灵感谢每一个心有感触、努力这么做,并且活现出来的人。把身体交托给圣灵,用来结合全体圣子,不是要你辛苦地去联络、结合所有的人,而是全然地只作为结合圣子的手段。当你跟一个弟兄进入这样的结合,你就跟全体弟兄进入了这样的结合。当你全然这样去做的时候,你会看到圣灵对身体的定义,就是结合与交流的手段,你就不会将身体视为任何有形之物,这是何等的解脱和自由,平安和幸福啊!



    不要再把身体视为有形之物,只把它视为抽象的交流手段,具体的结合方法。为真理而运用它,你就会如实看待它,这是对于身体真实的定义。身体没有任何价值,所以,请你一边拿起上主和圣灵的定义,一边放下任何的价值。为了你和弟兄真正的益处,请你毫不妥协地如此看待身体。你若误用身体,你就会误解它。这就是为什么观念离不开它的源头,结果和原因是同一回事,误用身体和误解身体是同一回事。离开圣灵来诠释任何事物,你就会不信任它,因为跟圣灵在一起,就意味着交流、合一、平安、幸福。而离开圣灵来诠释任何事物,你就会不信任这些事物,这必将把你引向仇恨、攻击、分裂、失去平安。



    思想是交流,而身体可以用于交流,这本末主次关系是十分重要的。身体唯一能加以运用的自然用途就是进行交流,仅仅把身体用作交流思想,用作与弟兄结合,才是身体的自然用途。这时候身体会轻松、自由、了无隔阂,完全运行自如。任何用身体来加深幻觉的用途,都不是身体的自然用途。非自然地运用身体,不但在世间生活中把身体用于小我的需要感、匮乏感、有限感,也会在奇迹课程的学习和教学中,把身体的特殊性、价值感、有限性、需求感当作目标。奇迹学员需要特别警醒,非自然地运用身体,会使你看不到圣灵的目的,混淆课程的目标,因而加强了身体的特殊性、价值感、有限性、需求感。



    在世人眼中,身体被视为许多各自独立的功能,彼此之间没有或几乎没有关系。例如,头脑是思考的器官,心是感知和接近自性的器官,性器官是欲望根源,甚至是罪恶渊薮。这正是分裂之念反映在身体的表现,这样的身体必然显得杂乱无章。在小我的引导下,你会把身体视为支离破碎的片段,各部分独立运作,甚至彼此之间是矛盾冲突的。你的消化器官、性器官跟你的脑与心,是脱节的、隔绝的,导致矛盾冲突的饮食观念、性观念。这不是说什么样的饮食观念不好、什么样的性观念不对,而是你其实不需要活得这么辛苦、这么冲突。然而,当你接受了小我的引导,眼前的一切必然是支离破碎、矛盾冲突的。



    在圣灵的指引下,你不需要就身体不同部位的功能再作分别,不需要在身体上大动干戈,不需要操心身体的运作。身体会超越那支离破碎的学习,杂乱无章的想法,彼此冲突的意义,被视为一个整体,成为一种途径。那么你原先想要从灵性中分裂出来的那部分心灵,就能够超越分裂所带来的扭曲而回归灵性。你对身体的看法,就是你心灵状态的反映。你打坐多少个小时,辟谷多少天,发展出来的超长能耐,又能说明什么呢?你在幻觉中,对身体所做的任何努力,所带来的任何成就,与你的觉醒毫无关系。这不是否定你以往的努力,而是帮助你化解所有妨碍、耽搁你回归自性的障碍,让你看清它们,放下它们。



    当身体成为回归自性的一个观照、一种途径的时候,对圣灵的奉献会取代对小我的奉献。对小我的奉献意味着肯定、加强、分享身体的特殊性,对圣灵的奉献意味着看出身体是一个平等的、一体的幻觉。把身体这过渡性的功能奉献给圣灵,意味着把身体视为观照心灵的途径,与弟兄相会的工具,化解恐惧、迎接爱的道场。就此而言,身体确实会成为上主的圣殿。身体如果用来满足、实现、彰显、分享任何需求感,包括教导奇迹课程或爱的需求感,它都是小我的殿堂。只有把身体看空、看破、放下,看到身体是空的,是幻觉,是暂时存在的交流与教学工具,是与弟兄相会的管道,那么身体就会成为上主的圣殿。



    我走过回归旅途的全程,完全懂得你们如何跟身体一路作战的痛苦,以及希望正确运用身体的渴望。请你们看清和放下小我最后盘据的地方,就是教导奇迹,教导佛法,教导解脱之道。真正的教导,不是用身体来教导的,不是某个人来教导的,而是圣灵、佛性通过所有的身体在发言。这个幻觉并不比其他幻觉难以化解,奇迹没有难易之分,因为圣灵的天音会透过弟兄和你的身体,指引你如何运用身体。把身体的需要感,包括生理的需求,心理的需求,灵性的需求,身分的需求,价值的需求,以及所有的困惑、矛盾、冲突,全面在圣灵面前敞开,这是化解身体投射妄念的最好方式,也是运用身体的正确途径。



    完全由一个目的来统一身体的感知,完全从一个神圣的角度去看待身体,会让心智摆脱以其他角度来看待身体的诱惑,并由此真正理解身体。自我会诱使你以许多角度看待身体,把身体看成实体,把各部分的不同功能看成是分裂的。例如脉轮、能量、光的不同程度与层次,藉以呈现出好像真实的分裂感。然而,所有自我五花八门、形形色色的诱惑,都可用一个简单而统一的看法,来取代自我复杂而彼此冲突的看法。当你准备好的时候,你势必会完全自愿地放下身体。在此之前,把身体当作你与兄弟交流、结合、神圣会悟的工具,让心智完全从一个神圣的角度去看待身体,就会让你摆脱诱惑,真正理解身体。



    喜悦的反面就是沮丧。当你的学习让你更加沮丧而非喜悦时,你就无法聆听来自上帝带给你喜悦的神圣导师,学习祂的功课。没有任何错误是真的,没有任何罪发生过,你也没有任何的不完美。虽然自我的诠释经常让你感到沮丧,但在我眼中,你的本性是完美的,你始终都是完美的。也这样对待自己和你的兄弟吧!不要把那些错误当真,不要把那些有罪感当真,不要把那些不完美的碎碎念当真。你不是把身体视为交流手段,祝福自己;就是把身体视为交流手段之外的任何东西,局限心智,并伤害你自己。真的是这么简单,也这么绝对。所以,请喜悦地看出兄弟的美善,并视身体为交流的手段,真正祝福自己。



    身体的目的是心智所赋予的,离开了心智,身体就根本没有目的。心智的目的是一致的,没有矛盾冲突之处,就是回归完整、回归本性。拥有一致目的之心智,只可能给予身体一致的目的,就是作为交流与结合的工具。自我的谎言虚妄不实,幻相中的杀人犯、恐怖攻击,只是自我假造出来的身体目的,它真正目的仍然是交流与结合,因为身体根本不可能有其它目的。请你从不同角度看出兄弟是怎么样来跟你交流与结合的,包括人与人之间的伤害,任何人际关系都是以交流与结合为目的,尽管表面上看来大相径庭。健康无非是一致的目的,并且活的一致,身体只要服膺于心智的目的,它就会变得完整而健康。



    你看他人的时候,如果看到一个满是需求、生老病死、匮乏脆弱的身体,看到他受到身体的限制,无力进行交流和结合,那么你就是在把这种局限强加给你自己。你自己是没有这种局限的,但你心智的力量确实十分强大,你还真能经由这种强加于己,而带来好像真实的感知。当你学习的整个目的就是要摆脱身体的局限时,你是否愿意接受这一点?比如说,你再也不需要食物,不需要任何身体的需求得到满足,你再也不是有限的。诚实地扪心自问吧!没有需求,是让你觉得完整和自由,还是有一些的惶恐或者无着力之处?请放心和圣灵真诚的交流、坦率的交流,把你的想法都袒露于圣灵面前。其实你不袒露,圣灵也知道,而且祂有无尽的耐心陪伴你,等你愿意越来越主动的袒露,或者意识到在祂面前的袒露,是为了你的幸福。你不受身体的局限,这不争的事实,还真有待你去活出来。活出来的根本方法,就是确定真正的目的,一次又一次的确定真正的目的。



    带领人介绍:



    林斌(e-mail:linbin@acim.cn;QQ:33349896)

    女。1963出生。1984年江汉石油学院采油工程专业本科毕业。目前在福建泉州,福建联合石化(三资企业)做工艺设计工程师。

    从1987年因内心的悸动开始寻找人生的真正意义,大半个人生都处于探索以及苦苦寻觅之中,一直认定这是生命中最重要的、甚至唯一重要而且真实的事!

    2012年6、7月间偶然听到晓捷老师的J兄通传,从内心发现这正是要找的东西,因而走入了奇迹道路,开始学习和操练奇迹课程。与道友汇合,共同宽恕,相互帮助,活现《奇迹课程》,分享J兄讯息视为今生唯一的心愿和道路。



    何兴亚 (e-mail:hexingya@acim.cn;QQ:2603551828)

    从事水利工程、防灾相关研究与教学工作,2012年退休,现居台湾台北。
    1988年开启心灵探索之旅,参加赛斯、欧林、伊曼纽、唐望、与神对话、光的课程、奥修、克里希那穆提等新时代相读书会。2001年开始,对佛法有较多的参研与实修。2002年初次接触《奇迹课程》,觉得有些生硬,读不下去。2005年,读了《告别娑婆》,随后开始研读《奇迹课程》,并依照学员练习手册逐步操练。随着理解与体会的日益深入,愈来愈能感受到字里行间所流露的真爱,深信书中每一句话都真确无比。
    有缘学习《奇迹课程》,是我此生最值得庆幸的事。我曾多次向家人和亲友说:「学习《奇迹课程》是我此生最大的收获,让我明白生命的意义与方向,从此了无遗憾。」感谢J兄以无尽的爱心与耐心引领我们,由充满罪疚、恐惧、痛苦与失落的幻梦中醒过来,回归平安、喜悦、自由与幸福的一体圆满之境,那是我们真正的家,永恒的居所。
    2012年9月,就在我愈来愈渴望归乡之际,让我看到了「来自J的信息」网站信息,对《奇迹课程》有许多精辟的阐释,使我对生命有更深的领悟,也更有信心和力量继续前行。



    呱呱网络奇迹共修说明



    一、共修时间:每周晚间 19:30-21:30
    周四、来自J的讯息•《奇迹课程》。
    由较资深的同修带领,从头开始播放J兄解读《奇迹课程》正文的录音,然后交流探讨;
    每月的第三个周四,纳新老师带领,答疑交流;
    每月第四个周四,晓捷老师带领,全程J兄答疑。
    周日、奇迹学员之家•主题讨论。
    由韩光、何兴亚长期主持,并邀请较资深同修轮流担任嘉宾主持。每期结合来自J的讯息,开展宽恕主题讨论分享。
    每期主题将在“来自J的讯息QQ群”(86939456)、“来自J的讯息•《奇迹课程》”微信公众号:acim_cn提前发布。
    对感兴趣的宽恕主题,欢迎在QQ群留言,你的参与很可能将决定下一期的讨论内容!



    二、共修地点:呱呱聊天室,“奇迹课程”房间。房间ID:335841。
    初次使用呱呱共修室的朋友请提前在19:00—19:30进入聊天室,熟悉共修室的操作,如音效、排麦、放麦等。
    申请呱呱号码 呱呱软件下载地址 呱呱聊天室使用详细说明
    详情请点击http://blog.sina.com.cn/s/blog_9c143012010157ta.html 来自J的讯息博客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欢迎大家前来参与神圣会晤,共创回家的感动和喜乐!
    欢迎聆听:J兄亲自讲解《奇迹课程》,对生命方方面面问题的答复,www.messagesfromj.com
    欢迎加入:“来自J的讯息•《奇迹课程》”微信公众号:acim_cn
    欢迎加入:来自J的讯息奇迹课程QQ群,群号:86939456。
    欢迎关注:新浪微博,来自J的讯息,http://weibo.com/u/2618568722。
    欢迎加入:新浪微博群,来自J的讯息,群号:1153377。
    更多讯息请访问奇迹课程网:www.acim.cn
    我所给的一切,都是给我自己的。----《奇迹课程》《练习手册》第126课



    【申明】本站许多资源来自网上,供广大同好欣赏学习,并不代表本站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侵犯到您的权利,敬请告知。


    周日“奇迹学员之家”(第11期,2013-8-4)—对身体的宽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