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身心灵门户网站,最早的身心灵网站。

家庭系统排列如何操作

作者:不详 时间:2013-8-7 20:08:22 点击:3030

家庭系统排列基本上是团体工作方法(有一些例外中,系统排列用做个案治疗,这里不详述)。系统排列治疗师或来访者都不认识的陌生人,我们称作代表,从团体中随意选出来代表家庭成员。例如来访者或治疗师选一位女性代表妈妈,一位男性代表爸爸,一个陌生人代表来访者本人。来访者将这些人排到某些位置(一种系统排列)。在这个过程中,他根据瞬间的感觉而非任何概念或计划来排列。有些案例中,治疗师会让代表们在房间中找到他们自己的位置。通常由治疗师决定选哪些人的代表(在之前会谈的基础上与来访者商定,或者基于特定排列的动力而定)。   除了家庭,也可以为任何形式的团体、社会系统或关系做排列。不只可以排列人,也可以排列社会计量单位或抽象的东西(公司部门,民族,宗教,地区,疾病,教条,理念等等)。例如就出版社,可以排列发行人、主编、编辑部的一部分、员工及自由作家等等,这样可以找出冲突的隐藏原因和解决方案。事实上系统排列正被更多的公司应用,因为它可以快速解决危及公司发展的问题,参与者能看见和感受问题的原因。家庭的秩序与其他群体不同,因为人无法随心所欲地改变家庭,说到底家庭不是公司那样的工具。下文我们会只看家庭系统排列。   代表无须了解关于所代表的人的更多资讯。他们从来访者那儿大致知道自己在家庭中的位置(爸爸,妈妈,叔叔,私生子等)。在排列之前问来访者多少个问题,不同的治疗师之间差别很大。现在海灵格几乎不问问题,代表经常不确知他代表谁。有些案例治疗师会有意不提供资讯(尤其是来访者有很沉重的负担或很敏感的主题时),以保护来访者个人,或避免代表曲解。这种“隐藏”的排列在企业个案中非常有用,可以保护来访者和避免操控。 不过一般来说,代表会知道他代表谁或代表什么;这就是他需要知道的全部,代表无须了解所代表的人的任何性格特征。这样代表可以保持“无知”,能让自己被自然升起的感受所影响。所要求于代表的,是他看自己的内在,看什么感受浮出水面。需要特别澄清的是:排列中没有角色扮演,代表不可做解释,只需要表达内在的感受和体验到的感知。这可以是身体感觉(温暖、冷、虚弱、颤抖或摇晃、出汗),情绪感受(悲伤、绝望、爱恋、厌恶或嫌恶、愤怒、高兴、害怕),可以是动感刺激(朝向或想离开某人某处、接受或拒绝、飞跃感、身体攻击和拥抱等)。   之后有两个可能的程式:系统排列治疗师要求代表描述他的身体感激(热、冷、不安宁及疼痛等),或者等待和鼓励代表随着感受到的推力移动。后者的案例中很少或没有语言交流,资讯就来自移动本身。应用前一程式,治疗师的问题会引向重新排列(例如在各个案例中要求代表们靠近或远离,询问这样是否更好或更差?有何感受出现?),结果呈现出特定家庭及其成员的动态画面。   两种程式都有共同的要素,即代表所代表的完全是他们一无所知的陌生人,而排列仍可提供家庭和情绪纠缠的清晰画面,向来访者呈现解决之道。 这和心理剧或家庭雕塑很不一样,后者可能的角色或情节是演出来的。排列中我们处理的是实际的感受和感知,它形成画面呈现隐藏的真相。换句话说,代表会感受到他代表的陌生人所感受的情绪。如果有人在排列中代表一位祖父,他就会向那位祖父一样站立、一样感受。有些案例中他甚至会有那位祖父的姿势或面部表情,说话时用同样的措辞或语气。   目前对这一奇特的现象还没有令人满意的解释。然而不管谁去排列,谁去代表,无疑它都是有效的。这从使用这一工作方法的治疗师那儿,也从来访者那里得到证实;来访者在排列中间观察到他的亲属们的风格、行为模式和情绪。在一系列复杂的科学实验中,彼得?思科洛特证实了,完全不同的代表,在代表同一个人时,会反馈同样的感觉。思科洛特用真人大小的木偶在不同的房间做同样的排列,而后加入若干代表,有些案例中不同的人放在同样的地方,有些则是同一个人放在不同的位置。他用130名代表做了2700个排列。结果是:不论性别、年龄、社会阶层,代表的表述,很明显的惊人一致。在与雷尼斯臣?莫柯的会谈中,思科洛特说“最让我吃惊和着迷的是,那么不同的人都能描述出同样的情绪。这种显着性我们通常只在自然科学中体验到。我让一个66岁的退休老者或16岁的年轻人进入中等规模公司的排列,虽然他们都对公司一无所知,但他们有相似的反应和情绪。测试其他130个代表也一样。   排列中,代表能体验到他丝毫不了解的情绪和事件,这一事实确实令人惊讶,因为在常规信念中,知识只能用资讯的方法传递。然而,这里没有任何“情报“,代表仍能准确地呈现家庭中发生什么,陌生人的心里激起了什么感受。   我们当然要问自己,究竟是什么被代表了?是代表们所处的身体位置引发这些情绪和感受吗?他们实际在对空间现象做出反应,这些反应恰好跟特定的家庭一致吗?来访者所见到的家庭的内在画面,通过排列代表呈现出来,于是有了映射?祖父的代表真的那个体验到他毫不了解的祖父的感知;他映射出祖父的情绪状况?代表的移动和声言,真的切中真实发生的事件吗?   如果断言代表的感知就是对排列中位置(紧密程度或与他人的相对位置)的反应,像长期的系统排列批评者弗瑞兹?西蒙关于思科洛特的实验结果所做的争辩,那未免太简单了。这无法解释一些事实,排列以一个人开始时,清楚地呈现出代表的征兆与空间或房间无关,此外所有系统排列治疗师都发现,对不同的家庭系统做同样的排列,会产生完全不同的感知。






  【申明】本站许多资源来自网上,供广大同好欣赏学习,并不代表本站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侵犯到您的权利,敬请告知。
作者:不详
  • 求道网-身心灵-心灵成长(www.qiudao.net) ©2004-2018
  • 本站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创办人:方志明 京ICP备1300836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