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求道网 | 方志明 | 灵性心理学 | 家庭系统排列 | 身心灵书籍 | 身心灵课程 | 身心灵修行 | 身心灵疗愈 | 心灵成长 | 身心灵资源 | 我们
  • 首页 >> 身心灵修行 >> 奇迹课程

    个案:没有人爱我

    作者:若云 时间:2013-8-26 11:14:43 点击:9572

    心灵成长 奇迹课程
    http://blog.sina.com.cn/penggh2000

    你只需回想一下,当你心里很烦,觉得自己很倒霉时,若有朋友想说服你,你其实是很幸运的。你有什么感觉?你一定听不下去,觉得他不了解你,不是吗?你把「自己很倒霉的感觉」抓得紧紧的,还会找出所有理由证明你的感觉是对的。任何感觉都是自己的选择。你感受不到爱,是因为你怕爱,你觉得不配得到爱……。



    蓝蓝:在生活中,我常常会出现这样一个状况:忽然之间会变得很伤心,会想“你们都离开我吧,你们都走,留下我一个人好了。”


    彭桂华(若云):你小时候的记忆中,你跟你爸爸及养母在一起生活的状态是怎样?


    蓝蓝:状态是我养母对我一直都很好,然后我爸爸他也对我很好,但是小时候他们没有告诉我还有一个生母(生母病逝)这件事情,但是我很小的时候就知道,所以呢我只要一看到有那种类似的电影我会流眼泪那种。但是他们是看不到的。母女关系其实还很好,是能够得到关爱的。只是小时候就有一种感觉,找不到我属于哪里?后来我养母来了以后,我有一次印象比较深刻,我去我养母的父母家,然后他们都批评我,就是说我,其实我是找不到我在哪里。


    彭桂华(若云):然后呢?


    蓝蓝:我会觉得我很委屈。


    彭桂华(若云):他们批评你什么,你感觉到很委屈?


    蓝蓝:就是好像我做错什么事情了,他们就会骂我。就都不理我。就把我一个人搞到一边,他们就干他们的事情。那种感觉好像就是我也没有办法,因为我没有地方去。


    彭桂华(若云):你那时候多大?


    蓝蓝:6岁还是几岁,可能5岁。我就想他们怎么都不理我,但是我没有地方去。


    彭桂华(若云):你现在脑海里有没有这个画面?


    蓝蓝:有。


    彭桂华(若云):那你现在试着成年的你进入那个画面里面去。可以吗?看到那个小蓝蓝在哪里?


    蓝蓝:她在家里面,她已经被批评了,其他人都不理她,她自己就一个人呆在那个地方。


    彭桂华(若云):好,那你走到她身边,告诉她我是长大以后的你,我现在回来看你了。


    蓝蓝:我是长大以后的你,我现在回来看你了。


    彭桂华(若云):你看着她,有什么感觉?


    蓝蓝:我觉得她好委屈,她其实还是蛮无助,这里不是她的家,但是好像莫名其妙受到了排挤,被批评和被遗弃,就是觉得不应该要承受这些事情,我感觉被彻底的抛弃了。


    彭桂华(若云):嗯,那你现在进入那个小孩,5岁的那个小蓝蓝,她受到妈妈的家里人的批评,她会觉得都没有人理她,会觉得很无助。那我们现在听听她的心里话,看看她有什么想说的。


    蓝蓝(内在小孩):很失望。我一直都是一个人。


    彭桂华(若云):为什么你会觉得你是一个人呢?


    蓝蓝(内在小孩):没有人关心我,没有人真正的关心我。


    彭桂华(若云):你为什么觉得他们没有真正关心你?


    蓝蓝(内在小孩):我不属于那个地方。


    彭桂华(若云):你为什么会认为那个地方不属于你呢?


    蓝蓝(内在小孩):没有家人。


    彭桂华(若云):没有家人,你会觉得怎么样?


    蓝蓝(内在小孩):我会觉得很孤独,没有人真正的去关心我。


    彭桂华(若云):你觉得要怎么样你才是真正的被关心的呢?


    蓝蓝(内在小孩):说不出口。


    彭桂华(若云):没关系,你再感觉一下?


    蓝蓝(内在小孩):别人爱我好像是附加上去,不是真正关心我,是施舍给我的,


    彭桂华(若云):所以你的意思是说,如果不是你的家人给你爱,别人给你的都是施舍的。别人对你好都是施舍的。所以小蓝蓝的心里就是觉得自己没人爱。对吗?没有家人爱的小蓝蓝会觉得自己怎么样?


    蓝蓝(内在小孩):孤儿。


    彭桂华(若云):孤儿会怎么样?


    蓝蓝(内在小孩):孤儿会孤独。

    彭桂华(若云):孤独会怎么样?


    蓝蓝(内在小孩):别人就不会离开我。


    彭桂华(若云):你可怜了,人家就不会离开你啦?


    蓝蓝(内在小孩):他不好意思离开我。


    彭桂华(若云):倒挺狡猾的。(笑)所以你感觉一下你是不是在用这种模式在生存?没有家人爱你,你会觉得自己是个什么样的小孩?

    蓝蓝(内在小孩):就是我找不到我在哪里?我有很多要求,我有我的要求,但是我不知道向谁去说。


    彭桂华(若云):你再感觉一下,就说没有家人爱,没有人爱的那个蓝蓝她会觉得她找不到自己在哪里,然后有很多的要求也不知道和谁说,在那种境况下她会觉得自己是个什么样的小孩?


    蓝蓝(内在小孩):就没有要,是孤儿。


    彭桂华(若云):嗯,就没有要,是孤儿。对啊,所以没人要是孤儿,所以怎么生存啊?装可怜。让别人不好意思离开你,这样就不会离开你。是不是啊?来,这个是你那个小孩,看着,她觉得她是没有家里人要的,觉得自己是个孤儿,然后找不到自己在哪里,也有很多的要求,也不知道跟谁说。OK,有什么想跟她讲的。


    蓝蓝:(哭)当你说的时候,有一点心疼。


    彭桂华(若云):那你现在看着她,你有什么感觉?


    蓝蓝:就有点不知所措,不知道要做什么。


    彭桂华(若云):为什么你会觉得不知所措,不知道要做什么?


    蓝蓝:还是有点害怕吧。有一点不是很想去感觉。


    彭桂华(若云):嗯,如果感觉了会怎么样?为什么我不太想去感觉她呢。


    蓝蓝:可能是,怕自己感觉到了承受不了,很想逃开那种很疼的感觉。我不知道是很痛的。

    彭桂华(若云):嗯,假如这个孩子不是你的内在小孩,而是你朋友或亲戚或你曾经很喜欢的一个孩子,有吗?

    蓝蓝:没有,我不喜欢小孩子。


    彭桂华(若云):嗯,那么,有没有你爱过的人?


    蓝蓝:有。


    彭桂华(若云):OK,你把她想象成你爱的那个人。你爱的那个人,她觉得她没有家人,像个孤儿一样,不知道她是谁,她有很多话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你看到她这种情况你会跟她说什么?


    蓝蓝:我想要去陪伴她,但是我又怕她拒绝我。


    彭桂华(若云):嗯,也就是说,你还是想要去陪伴她的。


    蓝蓝:对,其实我是想说我会尝试的去陪伴你,如果你有什么想要说的也可以和我说,我可以接受这个慢慢的这个过程,我自己很害怕被拒绝,害怕自己感受到疼啊什么,我可以接受这种慢慢靠近的过程。


    彭桂华(若云):嗯,现在转换一下,现在这是你的内在小孩,那你可以不可以用这种方式对她 ?就像你愿意对你爱的人的方式去对待你的内在小孩。你可以跟她说,你很想陪她,但害怕她拒绝。


    蓝蓝:(哭)…却一直很害怕靠近,因为我害怕感受你的需要,对失去的痛。真正的拥抱和陪伴是需要勇气的,我需要花费时间。


    彭桂华(若云):OK,告诉她你的害怕,你害怕什么?


    蓝蓝:其实我是害怕她拒绝我。


    彭桂华(若云):对啊。你告诉她,我怕你拒绝我,其实我也蛮想陪你的。


    蓝蓝:我害怕你拒绝我,然后不理我,或者是跑得很远。


    彭桂华(若云):如果她拒绝你了,不理你了,跑得很远,你会觉得怎么样?


    蓝蓝:我也会很失落。


    彭桂华(若云):失落什么?


    蓝蓝:(哭)可能是丢了,没有爱。


    彭桂华(若云):你也没有爱了,你跟她一样,惨了。怎么办呢?


    蓝蓝:有点想问她是怎么想的。


    彭桂华(若云):问她有什么用,你跟她一样。你现在感觉一下,要怎样你才会觉得你是不会丢的,你是有人要的?你要怎么样才会觉得你不是个孤儿,我是有家人的,我是有人要的,是不会被丢掉,被抛弃掉的。


    蓝蓝:我自己回答不上来。


    彭桂华(若云):那怎么办呢?


    蓝蓝:找内心的力量。


    彭桂华(若云):嗯,怎么找你内心的力量呢?


    蓝蓝:我理论上知道一些,就是不会离开你啊,我想感受到。


    彭桂华(若云):是呀,理论上你知道,但问题是成年的你和你的内在小孩一样恐惧,觉得自己是没有爱的,怎么办呢?


    蓝蓝:问下圣灵。


    彭桂华(若云):可以啊,看你相不相信啊。你问圣灵,你相信她不会抛弃你吗?


    蓝蓝:我心里蹦出来的是不相信。


    彭桂华(若云):就是。


    蓝蓝:那怎么办?


    彭桂华(若云):不知道哦,你就认命吧,你就是孤独的,别人都会丢掉你的。没人要你,对吧,都没有你的家人。妈妈也不要你,爸爸也不爱你,再爱也没用,是吧,反正都要离开你。爸爸也不要你,爸爸把你丢到东家西家养,那养母就更不用说了,都不是你家人,就说她再对你好,也不是你家人,所以也是不会爱你的。就这样,没人爱,认命吧。不怎么办,你认命就好。那不要怎么办嘛?你自己怎么关心自己啊,你已经认定自己是个没人要的,孤单的孤儿,你怎么关心自己啊。大的小的都是这么认定的,怎么关心自己呀。是你认定的,所以只有你自己能解决。


    蓝蓝:我可以不这样认定自己吗?


    彭桂华(若云):为什么不可以?


    蓝蓝:这样子下去的话,就会一直这样子。


    彭桂华(若云):对啊,你如果说我不要这样认定下去,那你要怎么样,你自己要想个办法出来。你妈妈不要你,不爱你了。如果你改了这个自我认定,你是有人要的,你不是孤儿,你是被爱的,你会怎么样?

    蓝蓝:我会去陪伴她。


    彭桂华(若云):这不是陪伴的问题,如果你认为自己是有人要,有人爱了,你会怎么过日子?


    蓝蓝:我就没法可怜自己了。


    彭桂华(若云):对哦,你装不了可怜了怎么办呢?呵呵


    蓝蓝:装了可怜也得不到什么东西。


    彭桂华(若云):嗯,你要知道,一旦承认,我不是那个没人爱的,那你就要自我负责了哦,你考虑一下,你能不能承担得起。了解我的意思吗,因为那样子会打破你几十年来的生活模式。


    蓝蓝:必须那样子,因为再不改变活不下去了。我自己也感觉到了。我有一部分还是想要去承担的。因为我不去做的话,外面的环境周围的人会给我发出讯号。第二个,我已经发现,可怜自己这种角色不是我,我有一点被憋着的感觉,我发现有点不太对,这不是我。


    彭桂华(若云):那现在邀请那部分,愿意去改变部分出来,然后呢,回去看看说,怎么样才能让你相信,你妈妈即使在你一岁的时候离开你,她也是爱你的。


    蓝蓝:可以的。


    彭桂华(若云):告诉我证据。


    蓝蓝:我以前会想爱我的人会离开我,有一次我就许了个愿,如果可以改变这个信念的话,可不可以显示给我爱我的人是不会离开我的。然后现在就是,我越来越接受到很多的讯息,我生活中的朋友亲人我以为我们不会见面了,但是他们忽然间又出现了,以各种方式,我以为我们再也不会再联系的人,慢慢的我们又开始说话了。开始有点相信,离开这种事情是不会存在的。很奇妙的感觉,其实他们没有离开我。


    彭桂华(若云):然后你带着你愿意改变的那部分去看说,爸爸也是不爱你的。


    蓝蓝:这个没有了,这个是小时候的认为。


    彭桂华(若云):那你也是有人爱的咯。那你养母,她不是你家人。


    蓝蓝:(笑)她是很爱我的。


    彭桂华(若云):当你想到这些的时候,带着这种感觉,再来看内在小孩,她会觉得她是孤儿,没人要,妈妈也不要,爸爸也不要,养母也不是自己家人,然后她也不知道她是谁,有很多话也不知道和谁说,现在看着她有什么感觉?


    蓝蓝:现在想说的是,我感觉有力量和勇气去面对她,然后其实我是可以做到的。完全可以做到去对她的那份责任。


    彭桂华(若云):感觉一下,你想跟她说什么。


    蓝蓝:(哭)不要害怕,我一直都在这里。你所有的感受都可以对我说。而且其实我很愿意去承担和照顾你的。因为我觉得,我是可以做到的,你可以慢慢的相信我,然后信任我,然后我会慢慢接受你所有的感受,其实我还是蛮期待和你相处的。


    彭桂华(若云):好的,现在坐到小蓝蓝那边去。你是那个小蓝蓝,刚才大蓝蓝跟你讲这些,你有什么感觉,或想对她讲的。


    蓝蓝(内在小孩):我很需要你,我希望你能做出来让我看一看,让我能感受到你所说的那些话,不是不相信你,而是我觉得这样比较踏实一点。


    彭桂华(若云):嗯,不只是说说而已。


    蓝蓝:就是说,要去做一些真正关心自己的事情。这样才会让我感觉得到。


    彭桂华(若云):你希望她为你做什么,你会感觉到自己被真正关心呢?


    蓝蓝(内在小孩):希望你能多,比如说,嗯,多关心我吧。


    彭桂华(若云):这还是很抽象哦。


    蓝蓝(内在小孩):比如说多摸摸我,抚摸我,我其实是很需要的,我不需要太多言语上的鼓励,多抚摸我,要做出一些事情,让我去相信,不要推卸责任。


    然后赞美我一下,让我平时多说说话,不要把我藏起来,因为很多时候,你不让我说话,其实我是很需要去表达的,你其实可以比较放心的让我和别人交流接触,不用把我隔离在人群外面,可以比较放心的让我和别人互动,让我多去和别人说说话,表达自己的想法和观点。


    多抚摸我,让我来表达我需要什么,我要什么,而且对别人表达我需要什么。你就让我出来吧。......对......是这样的,你就让我出来吧.......(笑)





    案主的感受:我发现了自己在三岁前形成的人生信念:没有人爱我。之后其他的信念都围绕着这一信念展开。拍脑瓜想一想这也是不可能成立的。终于知道了我在寻找什么,我为什么会痛苦孤独。没有人爱我吗?当然有人爱我啦。爱我的人会离开我吗?爱是永远不会分离的。我会多关心自己:摸摸我,抚摸我,做出一些事情去让我相信,赞美我,承担爱我保护我的责任,让我平时多说说话,多表达,让我出来吧。我内心的小孩,请你出来吧,我看好你的!



    【申明】本站许多资源来自网上,供广大同好欣赏学习,并不代表本站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侵犯到您的权利,敬请告知。


    个案:没有人爱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