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求道网 | 方志明 | 灵性心理学 | 家庭系统排列 | 身心灵书籍 | 身心灵课程 | 身心灵修行 | 身心灵疗愈 | 心灵成长 | 身心灵资源 | 我们
  • 首页 >> 身心灵修行 >> 奇迹课程

    个案:母女关系

    作者:网友上传 时间:2013-8-26 11:38:23 点击:8703

    蓝蓝:我发现这几天对我爸妈的愤怒特别特别强烈,就算我看见,我想去宽恕,我那些愤怒还是在,而且真的是到了那种觉得特别恨他们的地步。我觉得自己好像从小到大这种愤怒就一直被压着被压着,我都没有地方,也不知道怎么样可以释放他,我也不能骂别人,也不能打别人,也打不着谁,骂不着谁,我剩下来唯一能做的就是伤害我自己。就是对我自己不好吧。好像只有这样子,我才能暂时的冷静一下。然后再把他压下去。其实今天的时候,我发现自己也能从他们的角度想其实他们所做的一切出发点也是为我好,可是我觉得我完全不想要,就是觉得受不了。我想起来以前的事情就很愤怒。前两天的时候,当我察觉到这些的时候,我也试着和那个受伤的小孩去交流,我也问她,也问我妈,听听她们是怎么说,她们的需求,可是这两天,我之所以给您留言,是因为这两天的情绪就跟排山倒海似的,就是太多太多了,好像随处都是,我都觉得我招架不了了。

    若云:你有做过跟你蓝蓝妈妈这一块吗?空椅子法?

    蓝蓝:我就那次做过。前些日子,我不敢给她说话的时候,我一看见她抱着宝宝,不让我抱的时候,我想抱,但我不敢提出我的要求,我害怕。那一次,我自己在楼下的时候做了一次。当时我回忆到,我被她丢在马路上,还有以前,在外地的时候,也是被骂,被丢在外头。那个我觉得还不错。因为做完后,我看到那个被丢在马路边上的小孩本来是站着的,因为我愿意去陪伴她,陪在她身边,她后来就慢慢蹲下去了。我问她的需求,问怎样做可以让她不那么害怕,她说需要我陪着她,抱着她,和她在一起,不离开她。她在需求中也没有再去责怪我妈。我也听到我妈在说什么,她说她那个时候只是在说一些气话,不是真的要把你丢下,我还是在管你。可是现在的我完全都听不进去这些话了。想想我都愤怒。

    若云:嗯。我的想法是这样。你愿意的话,我就陪着你面对一下你蓝蓝妈妈。就是我引导你面对你蓝蓝妈妈,让你把你的情绪先发泄出来。你感觉一下。

    蓝蓝:好啊。我也不是很确定。我心里对她有很多很多的怨。

    若云:对啊,这些怨你要发出来,不是你在头脑里想。
    ——————————
    若云:你想象你蓝蓝妈妈就在你对面。你有什么委屈,有什么话,想说不敢说的,都可以让自己尽量的说出来。

    蓝蓝:老师,我觉得我不是很想说。说这话的这个吧,是觉得我已经说了很多遍了,我已经做了很多了,我已经向她说过很多次了,我都当着她的面把我的委屈都说了,可是我仍然得不到理解。

    若云:嗯。你希望她理解你什么,你可以跟她说。

    蓝蓝:我希望你能真的来爱我,真的来关心我,而不是带着怨来帮我,也不是哭着来陪我,我看着可难受了。我只是希望有什么事情都能好好的面对他,我不喜欢老是带着那么多的愁眉苦脸,带着那么多的难过,带着那么的伤心,我每天都要面对这个,我就觉得自己受不了。

    若云:你觉得她是带着怨来爱你的?

    蓝蓝:对。

    若云:当她带着怨来爱你的时候,让你觉得自己怎么样?

    蓝蓝:我觉得我不是她的女儿。我对她来讲什么都不是。当她带着怨来的时候,她也不是我的蓝蓝妈妈。

    若云:为什么有这个感觉呢?

    蓝蓝:我不知道那些怨到底为什么会发生?我也不明白那些怨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又没有得到那些怨,为什么要把那些给我呢?

    若云:她有哪些怨?你觉得那些怨怎么是给你的?

    蓝蓝:她觉得她受苦。她觉得没有人爱她,她觉得我爸爸不理解他、不尊重她。她觉得她是多么的爱我,可是我多么的不理解她。我多么的认为她做的不好。她都觉得她很受委屈。她觉得我比她幸福。她觉得我爸爸对我好。就好像每次她都会说,你爸爸都为你做了什么。比如我爸爸给我倒杯水,她都会说,你看你爸爸都给你倒水。我听到这句话的时候都很想大喊,“怎么不可以吗”,他是我爸爸,难道不可以给我倒水吗。为什么你连这个也要争?

    若云:嗯。

    蓝蓝:我生孩子在医院里。剖腹产,都那个样子了,她还在那里跟我生闷气。整个病房里的人都看着她跟我生气。我一口气都喘不上来。我就不明白了,她到底是来帮我的,还是来给我搅事的。(哭)

    若云:嗯。她那样子对你的时候,你会觉得自己怎么样?比如说你刚才说你爸爸给你倒杯水,然后她都会用那样子的语气来说。

    蓝蓝:她不把我当女儿。那天她打来电话,她给我哭诉她很难过,她非常非常难过。说她不知道怎么样来对我,接着我爸爸就给我来了短信,说你蓝蓝妈妈很难过,你不要跟她计较了之类的话。我看到这样子的话就特别恼火。到底她是妈还是我是妈。我们大家难道不能互相理解。我需要回去安慰她。

    若云:她那样子说,你会觉得她没有把你当女儿。具体你感觉一下,当她那样说你的时候,你会觉得你自己怎么了?她那样怨你的时候?

    蓝蓝:都是我的错。

    若云:嗯。都是你的什么错?

    蓝蓝:我刚才有一句想说的是,我就不应该活在这个世界上。

    若云:嗯。

    蓝蓝:但是我不是很确定这句话是不是我想要说的。可是刚才留在嘴里的就是这句话。

    若云:对啊。都是你的什么错?你活在这世上有什么错?你不该活在这世上,你活在这世上什么错?你爸爸对你好了,有什么错?里面有什么东西?

    蓝蓝:好像就是我不应该有爱,我不应该得到别人更多的帮助,我不应该比她活的更好。

    若云:嗯。

    蓝蓝:我有时候会有这样的感觉。仿佛我得活得和她一样惨,她才能满意。我一想到这就好受不了。一想到这件事,我就愤怒不得了。

    若云:嗯。

    蓝蓝:她年轻的时候,她蓝蓝妈妈去世了。然后我记得我曾经对她说,你蓝蓝妈妈去世了,你没有蓝蓝妈妈,可是我有蓝蓝妈妈,却感觉跟没有蓝蓝妈妈一样。还不如没有蓝蓝妈妈呢。没蓝蓝妈妈我还有个念想。我整天和你在一起。在一个屋子里,每天回来说不上一两句话。我以前住在家里的时候,我活得可压抑可压抑了,我浑身紧张,除了紧张没有别的,深怕做错这个做错那个。

    若云:嗯。你刚才提到说,当你爸爸对你好的时候,你蓝蓝妈妈就会用那种怨那种态度来对你,你就会觉得都是你自己的错,你都不应该活在这个世界上,你觉得你不应该有爱,你不应该得到别人的帮助,你也不应该活得比你蓝蓝妈妈好。是吧?

    蓝蓝:但我不认同。我不相信这个是真的。

    若云:对。不认同这个我知道。问题是你要是比她过得好会怎么样?

    蓝蓝:我就内疚。

    若云:嗯。内疚什么?

    蓝蓝:她说得每一句话都让我感到内疚。

    若云:内疚什么?你要是有爱了会怎么样?

    蓝蓝:我就对不起她。

    若云:嗯。你有爱了怎么就对不起她了?

    蓝蓝:她没有啊。她处处向我显示我有。哎呀,你看你多好啊,你看有这个人怎么样对待你,那个人又怎么样对待你。仿佛我就真的什么都不是。

    若云:你有爱了,你就对不起她。因为她没有。这里面有什么东西?她没有你也就应该没有。所以是这个逻辑,是不是?

    蓝蓝:可是我觉得她可能很愤怒吧。她看到我爸爸对我好。就是我和我蓝蓝妈妈有时发生矛盾的时候,我爸爸会帮我说话,她觉得没有人站在她的旁边,没有人替她说话。

    若云:所以你好了,她不好,你是个什么人?你有爱,你蓝蓝妈妈却没有。你是个什么人?

    蓝蓝:我好像就比她高高在上了吧。就好像跟她不平等了。

    若云:怎么不平等了?

    蓝蓝:因为我有爱嘛,她没有。

    若云:你有爱,她没有,你就对不起她。你对不起她什么?

    蓝蓝:我觉得我不应该把她一个人丢在痛苦里。

    若云:所以你的内疚就是说你应该对她的痛苦负责。

    蓝蓝:对。不仅如此。我还要对她的抱怨负责、情绪负责,所有的一切负责。

    若云:如果你可以不对她这些负责,你会是个什么样的人?

    蓝蓝:我会活得自由些。

    蓝蓝:嗯。偶尔。我会离开那个环境。比如说我离开家,我也会对自己说,那是我蓝蓝妈妈的事情,让她自己去解决就好了,我做好我自己的事情。可是我觉得我受不了这个压力。因为这种让我对她负责的人,连我爸爸也要让我对她负责。就是马上另外一个帮手就会出现。就是对我说,你看你蓝蓝妈妈多辛苦,你要应该怎么样去做。

    若云:当你没有对她负到责的时候,你是什么人?

    蓝蓝:我想不出来。可能我真的从来就没有想过不对她负责。

    若云:对啊。你感觉一下啊。这个可能是你怕的。

    蓝蓝:应该可能是我就把她抛弃了。那我不管她了,不想她的感受,不在乎她的感受的时候,那我就是一个很冷漠的人,很无情的人,我连她在哭我不用去管,不去在意她,我就太无情无义了。

    若云:嗯。你把她抛弃了,你会怎么样?

    蓝蓝:那我不就成罪人了嘛。

    若云:什么罪人?

    蓝蓝:一个连自己父母都不爱的人。她养了你那么多年,辛辛苦苦的养你,你在她有事情的时候,你不在她的身边,你没有和她去分担,无情也无义,是一个冷酷的人。

    若云:所以在你的信念里面,如果你不对蓝蓝妈妈的这些情绪负责的话,你就相当于抛弃了她,你就是个罪人,你就是个无情无义冷酷的人。

    蓝蓝:是。是。

    若云:那这个罪人会得到什么惩罚?那个无情无义冷酷的人会怎样?

    蓝蓝:会被大家不接受(后注:我很想说会遭受天谴,上天都不会饶恕我,我没敢说出来),大家都不会喜欢这样子的人。而且我觉得在自己的良心上会非常的自责。我会非常痛恨我自己,为什么会是这样的人。所以我每次都像鞭打自己一样,对自己说,我要努力去做到,不管我怎样,我还得努力去照顾他们的感受,否则我就是一个无情无义的人(后注:事实上,有时我也照顾不了他们的感受,但这种自我的鞭打,在内心里让我不能安宁,即使离开了他们,我还是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

    若云:你有不被接受,不被喜欢的遭遇,惨痛经历吗?你感觉一下。

    蓝蓝:多了去了。(叹气)

    若云:那种不被接受,不被喜欢的感觉,是什么感觉?

    蓝蓝:没人要。那种感觉就是没人要。我觉得最痛的是,别人不要我还稍强点,毕竟别人离得我远,最让我受不了的是我的爸妈不要我。

    若云:他们有这样对你吗?

    蓝蓝:多了去了。

    若云:比如?

    蓝蓝:我妈动不动就爱说的一句话。“你要是不听,我就不管了,我以后就什么事也不管你了”。还说“父母说什么孩子就得听什么,要不是我们,你什么都不是”。

    若云:你前面也提到过说把你丢街上什么的。

    蓝蓝:对。我已经记不清那到底是为了什么,好像是她急着要买东西,可是我不想走了。那个时候我已经很大了,大约是我上完高中,在等通知书的时候,在北京大街上,她不高兴,她就说,那你就一个人呆着吧,我一个人去。然后她自己就走了。就像我们现在去逛街一样,她会自己走人,不会管别人在哪里,我们都到处去找她。现在我才发现,我们每次出去的时候,都是要知道她在哪里,即使我们要到别的地方去,我们也要分一个心出来,看看她在哪,害怕她丢了,找不见了。但她从来不需要知道我们在哪里。

    若云:你记忆中有没有更小的时候没人要的感觉?

    蓝蓝:我只记得有一次。她跟我爸爸吵架。我也不记得是什么事情。我就跑到我爸爸那里去了,可能我觉得爸爸那里更安全一些吧,我就想和爸爸一起睡。然后我妈就说了一句,行行行,你爸好你就跟着你爸吧。我只能记起这件事情来。再深的就不知道了。前两天我去听婴儿时期的冥想的时候,我都哭了,因为我发现家里一个人都没有,就觉得特别特别的孤独,从来就没人。我也不知道那个时候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只知道我爸爸在我一岁多才回来。之前大部分时间是我奶奶照顾我,后来大约到两岁的时候奶奶就回去了。我妈很少给我说过去的事。

    若云:那你妈那样子说的时候,你什么感觉?行行行,那你要你爸,你就去他那吧。

    蓝蓝:我做错了。我不应该跟着我爸,我应该跟着她,即使她让我觉得很害怕,我还是应该跟着她。因为只有这样子才能证明我跟她站在一起。

    若云:你不跟她站在一起意味着什么?

    蓝蓝:我做错了。

    若云:什么错了?你不跟蓝蓝妈妈在一起会有什么后果?

    蓝蓝:我就没妈要。就是一个没妈的孩子。

    若云:没妈的孩子会怎么样?

    蓝蓝:就没人管,没人问,没人疼,没人爱。可是这些根本就没用。就算我以后再做了更多的补偿,跟她站在一起,我依然没有得到那个爱。我从小到大,甚至在我的青春期,我的青春期是我爸爸陪着我的,刚开始发育的时候,我爸爸带着我去他的朋友那里问,我生病的时候,是我爸跑回来带我去医院。在外面被车子压了脚,是我爸爸带我去医院,她连管都不管。

    若云:这个我知道。我们还是回到前面刚才的那个场景。一个小孩子,为什么要这样子,即使是知道蓝蓝妈妈没有给爱,但是她都不能不对蓝蓝妈妈的情绪负责。或者说,如果一个小孩选择跟爸爸在一起,蓝蓝妈妈这样说的时候,她底下的那个恐惧是什么?

    蓝蓝:她不被爱了。

    若云:对。

    蓝蓝:这个我从我自己带孩子这里我也感受到了。

    若云:所以,你明知道她的怨有问题,她那样子抱怨你,可是你内在的信念是,如果你有爱了,你就会对不起她,你比她幸福,你比她好,你也对不起她,这个对不起底下,你感觉一下。跟我们刚才说的可能是有连接的。不是说对不起的问题,是如果你比她好了,你有她没有的话,意味着什么?

    蓝蓝:我不能跟她在一起了。我为了想和她在一起,我得跟她一样。

    若云:当你没有跟她一样的时候,你就只有内疚。

    蓝蓝:对,我还愤怒。但我知道我不想跟她一样的时候,当我发现自己有这样的要不得不跟她一样的想法时,我就愤怒。我为什么要跟她一样。因为我想跟她在一起。

    若云:嗯。

    蓝蓝:对,我想跟她在一起。(哭)没错,我就是很想跟她在一起。我特别特别想跟她在一起。我觉得我这所有的痛苦都是因为我想跟她在一起。

    若云:嗯。

    蓝蓝:可是我一直都没有跟她在一起。不管我做了什么,我都没有跟她在一起。对,这才是我想要的。我就是要跟她在一起。其实就像前两天,我把她赶走了,可是我还是希望她能回来。她越不来我就越生气。但是我仍然渴望她能来。

    对。我就是想和她在一起。我想和她拥抱。我差不多在我记事或者上学之后,我就没被她抱过。这对我来说也是一个惨不忍睹的经历。就是你碰她一下,她就会躲开。然后过了十多年、二十多年之后,我一般看到人我都不会上前,我不敢上前。最让我痛苦的是,我到外面去,看见那些小孩,他们叫我阿姨、姐姐,朝我笑,可是我就是愣在那里,连动都不敢动,(哭)我甚至连说都不敢说。每当我看到自己的这个样子的时候,我就觉得自己的心痛苦的要死。最早的时候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是这样子,后来也明白,但仍然有的时候也不敢说也不敢做。

    若云:你小时候,你一碰她,她就躲开,你觉得你怎么了?

    蓝蓝:她不喜欢我。

    若云:她不喜欢你,意味着你是什么样的?

    蓝蓝:我是不好的。

    若云:怎么不好?

    蓝蓝:不知道。

    若云:嗯?

    蓝蓝:她这样做只能让我知道我是不好的,但是我不知道我哪里不好。

    若云:具体哪里不好?怎么个不好法?

    蓝蓝: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就像小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整天脸就拉着。现在我如果看别人脸色不好,我就不敢说话,就是那个时候养成的。我一看见她脸拉着了,我就不知道我哪里做错了。我就是觉得莫名其妙,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然后你给她说话,她也不说话,也没有回应,这个事情也是让我最难受的一件事情。就是你在那里说了一大堆,你在那里掏心掏肺的说了,对方一句话都没有。这个对我影响特别特别大,我就特别特别害怕。仿佛我就是空气,我对你来讲就什么都不是。我不知道你是否听到我说话了,也不知道任何的回应。我就是完全被漠视。嗨。我现在浑身都紧张得要死。

    若云:嗯。

    蓝蓝:这些事情。一般来讲,有的时候会想,更多的时候是把它压下去。我觉得我无能为力,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若云:那你现在告诉我,你希望她是什么样的。你希望她能怎么样。

    蓝蓝:我希望她能经常地对我微笑,我希望她能主动的拥抱我,我希望她能时常地给我说一些鼓励的话,支持我的话,我希望她是真心的为我好。

    若云:当她没有对你微笑的时候你会觉得自己怎么样?

    蓝蓝:不敢说话,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这是好一点的评价,坏一点的评价是我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对吗,还是我哪里说错了,总而言之,每当她这个样的时候我就开始提心吊胆,全家人都是。

    若云:这会让你觉得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

    蓝蓝:不知道。反正是跟她没有关系的人吧。

    若云:不是。当她对你拉着脸的时候,让你觉得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

    蓝蓝:我不被爱。反正不被她喜欢。我也不知道。因为这样的情况就像是家常便饭,像喝白开水一样的多,我觉得我为了生存下来,我已经不知道那是什么感觉,我也不知道怎么样子来评价我自己。我只能那个样子的看着。(哭)

    若云:当她拉着个脸对你的时候,你会觉得自己是不被爱的,不被她喜欢的,可是你又害怕不被她爱,不被她喜欢,因为你会很害怕没人要,所以才提心吊胆的,对不对?

    蓝蓝:对。

    若云:所以才僵在那里,不敢说话,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就拼命在想自己有哪里不对,有哪里做错了。

    蓝蓝:是啊。然后就尽可能的她说什么就去做什么。

    若云:她没有主动拥抱你,你会觉得怎么样?

    蓝蓝:没人要。没人爱的。连自己的妈都不喜欢的孩子,我觉得自己简直就是世界上最可怜的人。

    若云:当她没有鼓励你、支持你的时候,你会觉得自己怎么样?

    蓝蓝:不被爱。没有被爱的,没有被关心的,没有被注意的人。好像我的生死跟她无关,我的好坏也跟她无关。

    若云:你说你希望她真心的对你好。这个你能不能说的具体一点,她在什么情况下你会觉得她是真心,什么情况下你觉得她不真心?

    蓝蓝:我觉得她真心就是说我真的是为你好。我曾经在高中的时候,在挺远的地方上学,有一天下雪,因为第二天路滑就来不了了,下雪她还给我送饺子。起初她送过来的时候我一点感觉都没有,但是我的同学说,你妈真好,下着这么大的雪还给你送饺子。我同学说完之后我就感觉到我妈是真心为我好。我觉得她不真心,就是她一面在这里说我,一面对着别人说着好话,我讨厌她这种虚伪用在我身上。每个人也许都有虚伪的一面,可是她竟然对她的女儿还这么虚伪,一边指责我做得不好,一边对着人家说我们家的姑娘做得多好多好。我觉得愤怒的不得了。我不喜欢她的这种虚伪,自己那么难看的脸色,然后对我说,给你,这是我跟你爸给你的钱,用的是那样的一种声音说。我宁愿不要这钱,我受不了一个带着这么大的怨、这么大委屈的钱。这个不是真心。你要是真想给我,你高高兴兴的给我。就像来这里给我看孩子一样,你高高兴兴的来看,你唉声叹气,那么的难受。我要是不知你这个情,我就成了罪人。所以我就被内疚,折磨的要死。所以我不敢让她来,哪怕我累得要命,我都不敢让她来。

    若云:好。你再想想看还有什么你希望她的?

    蓝蓝:我想让她把我当女儿,不要把我当成她的朋友,也不要把当成她的敌人,我想让她把我当成她的女儿。我就是一个孩子。不管我长多大,我对她来讲,我只是一个孩子,不是她的蓝蓝妈妈,不是她的老公,不是她的朋友,我不需要承担她的那些东西,那些东西跟我没关系。我觉得我承担得太累了太累了,我不想要。我希望她给我自由。我希望她给我祝福。不是哭着的祝福,而是带着真心的祝福,流着泪的祝福我受不起。

    若云:好。现在你坐到你蓝蓝妈妈的那个位置上。
    ————
    若云:你现在是蓝蓝的蓝蓝妈妈,你今年多大年纪?

    蓝蓝妈妈:60。

    若云:你看看蓝蓝刚才都说了这些,你有没有想跟她说的?

    蓝蓝妈妈:其实我们挺爱她的。她想要什么我们都给她。我们都一直帮着她。可是就这样子她还是不满意。她刚才说高中的那件事情,我就是那么样子认为的。孩子都得听父母的,要不然怎么样长大啊。你以为你自己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啊,你的什么东西不都是父母给的吗,那你不听父母的,你听谁的啊。

    若云:小时候,她碰你,你都躲开,她觉得你不喜欢她,她是不好的。你是这样认为的吗?

    蓝蓝妈妈:我就是不太想让别人碰。我不想让她碰我。碰我干啥啊。但是不说她是不好的。

    若云:她碰你会让你自己觉得怎么样?

    蓝蓝妈妈:好像被人侵犯了一样。

    若云:就是说你是不喜欢被别人碰的,是吧?

    蓝蓝妈妈:嗯。

    若云:所以当时她想碰你,你躲开,并不是因为你不喜欢她,她是不好的。

    蓝蓝妈妈:我觉得这个事情跟她没什么关系。就是我不喜欢被别人碰。

    若云:但是她误解了。小孩子以为你不喜欢她碰就是你不喜欢她,她就是不好的。那你能不能跟她解释一下。

    蓝蓝妈妈:蓝蓝,你以前碰我的时候我躲开,是因为我不习惯被别人碰,所以我就躲开了,跟你没关系。也不是说你不好。我也不知道我这样做让你会有这样的想法。

    若云:她说给你说话的时候,你总是没回应,她就觉得她对于你而言就像个空气一样的,是被漠视的。当她给你说话时,你没有回应她,是漠视她吗?

    蓝蓝妈妈:不是。我在听。但是我也不知道怎么回答。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她总是说的很多,有时我也听不太懂,所以我也不知道怎么答复。有时候我觉得她说的有些道理,可是我也做不到。有一次她给我说,她很想和我在一起,好像是很想让我爱她。可是有时候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才是爱她。

    若云:你做不到,可能是因为你小时候也没有人对你这样。


    蓝蓝妈妈:是。

    若云:可能你也不知道该怎么样给她要的这个爱?

    蓝蓝妈妈:是的,我也不知道怎么样做。

    若云:所以当你没有回应的时候,是因为你不知道,并不是漠视她。

    蓝蓝妈妈:是,我不是漠视她。

    若云:她说你经常在家里不是很高兴,拉着个脸,她就会很紧张,她觉得不被爱不被喜欢。她又怕你不喜欢她,你不要她。你能不能告诉她,你那样的拉着脸是因为什么样的原因呢?

    蓝蓝妈妈:事情很多,每天上班,单位里的事情也很多,家里,她爸爸又老不在家,他很忙,我有时候很累很烦,我也没什么心情笑。就是很累很烦,所以笑不出来。身体也不是很舒服。也不是她做错了什么。当然有的时候,她有一些地方做得不对,我也是着急,我也是要训她。
    若云:所以说你之所以那样子,是因为你自己在生活上也有很多压力所以才那样子,经常拉着脸,开心不起来。

    蓝蓝妈妈:是。什么事情都是我一个人来做。做这个做那个的。没那个心情,没那个心思高兴。

    若云:她希望你能主动的拥抱她,但是这个方面可能你做的很少,为什么?

    蓝蓝妈妈:我不习惯。因为她也大了,她都这么大了。我也害怕。

    若云:害怕什么?

    蓝蓝妈妈:害怕她不让我抱她。害怕她生气。她有时候生气的时候,我也不敢靠近她,不敢说什么。

    若云:哦,你也怕她生气的啊。

    蓝蓝妈妈:是。

    若云:她生气你会觉得自己怎么了?

    蓝蓝妈妈:不知道自己又做错了什么,就想自己要怎样做才能不让她那么气。

    若云:你很少抱她,她会觉得自己是没人要的,没人爱的,是连自己的妈都不喜欢的孩子,你是这么看她的吗?就是说你很少抱她,就是你不想要她,不喜欢她,你不爱她。

    蓝蓝妈妈:那怎么会呢?自己的孩子怎么会是不要呢。不要她能生她养她管她吗。

    若云:你还害怕她生气。

    蓝蓝妈妈:对啊。

    若云:如果你不要她,不爱她,就不会在乎她气不气了。

    蓝蓝妈妈:我每天回来,做饭,都是为了她,要是不爱她,不关注她的话,不喜欢她的话,我着什么急啊,回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先做饭,深怕让她吃不上饭,耽误上学。现在她怀孕的时候要求我抱她,我就每天都抱她,后来她生气了,就不让我抱她了。

    若云:嗯。所以,只要她愿意,你都还是愿意为她做这些的。以前不抱是因为你不习惯。

    蓝蓝妈妈:是。那个时候忙的事情太多。那有什么心思做这个。管她就是让她吃好饭,上好学。我没有想那么多啊。现在看着别人家的父母和孩子抱在一起,心里也是很羡慕,可是呢,有时候我也觉得我好像有一些事情挺对不起她的,所以我也很害怕让她生气。

    若云:你有哪些事情你觉得是对不起她?你是觉得你那个妈没当好,你看她有时候还那么气,还是怎么样?

    蓝蓝妈妈:我要是做得好话,她能成现在这个样子嘛。你看,又没有人帮忙,一个人带着孩子,又这么难过,身体又不好。我以前也很少关心她,老是做自己的事情。包括她离婚,这些多事情,我都没有帮上忙。在外地的时候被我的朋友骂,我也没有帮她,让她难过。如果我要是做得好的话,她就不会像现在这样子。她不会不高兴,她就会开开心心的。都是我做得不好。我是真想为她好啊。

    若云:她希望你经常鼓励她、支持她,但是你可能更多的时候都是批评、教育、指责,她会觉得当你没有鼓励她支持她的时候,她没有被爱,没有被关心,不被注意的,你是这样看的吗?你为什么很少鼓励她、支持她呢?

    蓝蓝妈妈:我一直都在鼓励她啊,一直都在支持她啊。她做什么事我都挺支持的。

    若云:可能小时候吧,你小时候鼓励她少。

    蓝蓝妈妈:那个时候我真的没有太注意她想些什么,就想着她上好课就行了。也不太知道她想要什么。也不知道她喜欢什么。我的确对她要求的严厉了一些,我是希望她能做的更好一些。

    若云:可能你们那个时候的教育也都是这样子的,就是很少有人支持你、鼓励你,所以可能你对孩子也就没有鼓励、支持。

    蓝蓝妈妈:我们都是多努力呗,让她多努力,她学习哪方面不好,也是给她找老师、找朋友给她补习,这不都在为她做。她那年中考没有考上一中,考得不太好,我挺生气的,说我不管她了,说随便你去哪都行,反正我不丢那个人,不去找人让她去进好的学校,虽然我嘴上那么说,可他爸爸还是让她去了另外一所中学,也还是不错的嘛。我是觉得她还是不够努力,如果她要是努力的话,她就能考得更好一些。但是我现在也觉得是不是我那个时候对她要求太高了,给她造成的压力太大了。

    若云:所以那个时候你对她有那些要求,主要还是因为你想让她更好一点,并不是说她是没有被爱的,没有被关心的。没有人注意的。

    蓝蓝妈妈:我们一直都关注着你啊。除了你还能关心谁啊。每天除了工作,还不就是你。说没有关注你,这不都天天都在给你做饭,包括你上班之后回到家,中午回来也是给你做饭,什么时候不都是这样的。我们有时候可能对你了解的少一些。

    若云:她可能是要被关注的是她的内心,但是你们可能都在忙着自己的事情,不知道怎么去关注这个小孩的内心的思想活动。

    蓝蓝妈妈:是。我们也没这么做过。她就是想得特别多。

    若云:没人教你怎么去关注这个孩子内心这些的。你们那个年代也没人教你怎么做这些。

    蓝蓝妈妈:谁教啊,没人教。我母亲去世早。我在家里是老大。我很小的时候就照顾我妈,我妈生病,我就四处给她抓药,哪里能关注这些,我们那个时候能吃上饭,一家人能伺候的好,我下面还有弟妹,每天忙这些事就已经很多了,哪里还说想想心里怎么想啊什么的。是,我对她这个心里怎么想是了解的很少。

    若云:她说有时候你不是真心的对她好,因为你一边在指责她,一边又在外人面前夸她,她觉得你很虚伪,你不是真心对她,你为什么会那样呢?

    蓝蓝妈妈:在外人面前我还能说她不好吗,我自己的孩子,我还能向别人说我孩子不好啊,那是我自己的孩子啊。不管怎么样我都得说我自己的孩子好。我在她的面前有时候说的那些话,有的时候是话说得过火了点,有的时候就是气头上的话。她这些年确实挺不错。可能她有时候她觉得我说话可能说得不太好,但是我的目的都是希望别人觉得她好,那我心里也觉得挺高兴。我还能在别人面前说我孩子不行,我哪能那么做啊。

    若云:所以,你在家里对她指责,你也只是在气头上,你也并不是对她指责就是说她就是不好的,她就很糟糕的。那个指责就跟前面一样,你也是希望她更好一点的。

    蓝蓝妈妈:是。有时候一些批评就是希望她能做的更好一些。有时候一些批评也不一定对,但也不是说她不好。我自己的女儿我能说自己的女儿不好吗,再怎么样也是我的孩子。

    若云:她希望你能够就把她当女儿,你疼她爱她就好了,她说她不想承担你的那些东西,她觉得有时候她好像变成了她是你蓝蓝妈妈似得那种,比如说你有时候想让她分担一些你的苦恼,一些怨、一些不满之类的情绪。从你的角度来说,这个情况是怎么回事呢?

    蓝蓝妈妈:我就是有的时候给她说说,也不是让她承担。我有一些话,也没人说,有时候就跟她说起来,并不是想让她承担我的这些痛苦之类的。我就是给她说说。说起事来了,就把那个事说了。

    若云:所以你只是想找一个倾诉的对象。就像你前面说,因为没人说,所以只有给自己的女儿说起来安全一点啊。

    蓝蓝妈妈:我们是一家人啊。我也只能给她说,我给不了别人说。

    若云:所以也只是说说而已。其实你心里也知道她也解决不了什么。

    蓝蓝妈妈:我那些痛苦,她能分担什么啊,我也不想让她分担。她过好她自己的日子就行了。她过得开开心心就好。

    若云:她觉得她没有自由。你有没有给她自由?

    蓝蓝妈妈:给她自由啊。她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她要搬出去住就搬出去住,她要上那么贵的课,那她就去了。她想做什么,那不都是她自己的主意嘛。工作之后,都是她自己想干啥就干啥了。我就是不同意也没办法。我也拦不住。有的时候我也不是很同意,我的想法是跟她不一样,但是最后还是由着她来的啊。

    若云:她希望你能祝福她。她说她不希望你是流着泪祝福她,她希望你是能够真心的祝福她。你可以给她吗?

    蓝蓝妈妈:我想给她说。我要是流泪呢,是因为我希望你过得比我好,比我更幸福。但是你希望我不是流着泪的说,我就笑着给你说,我祝福你,祝福你过得好好的,过的开开心心的。我就很高兴了。我也非常知足了。

    若云:你还有什么要跟她说的吗?

    蓝蓝妈妈:没有了。

    若云:好。你现在可以坐过来。
    ————
    若云:你听到蓝蓝妈妈给你说的这些,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蓝蓝:我刚才经历的这一块,让我觉得我妈说的这些话我以前都听到过,她都这么给我说过。但有的没有,有的话我也没问过,问过的,她都给我说过。包括后面的祝福。我怀孕的时候,那是我生日的那一天我知道的,我妈那天去外地了,早晨的时候,我妈就发来短信祝福我生日快乐,然后她用从来就没有的直白的话说,蓝蓝妈妈爱你,蓝蓝妈妈为你自豪,这个短信我到现在还收着。因为我蓝蓝妈妈不是一个感情直白的人,就搞不明白那天她那么样的祝福我,说爱我。我都觉得我心里都暖烘烘的。虽然我到了晚上我才知道我怀孕,但我也没敢告诉她,因为我不确定,之后我才告诉她的。其实,我每次跟我老公吵架时,妈都来陪我。她说的这些她都给我说过。我就是有的时候我觉得回到那个难受的场景里的时候,我就很生气,我就忘了她说什么。甚至都不想去听她去说什么。她不是不爱我,她不是不在我身边,是我不想听,我老是觉得她就是伤害到我,她就是不爱我,我老是抓着这个不放。我想对她说,蓝蓝妈妈,我爱你。谢谢你。谢谢你给我说些。谢谢你对我的祝福。请你原谅我。妈,谢谢你。谢谢你爱我。谢谢你为我做得一切。……老师,我觉得好多了。

    若云:好,我们这个环节就先做到这里。因为你陪伴内在小孩那块,其实你也应该会做了,因为那个点也很多,我们就暂时不进入那个环节了,好不好。

    蓝蓝:嗯。

    若云:那我们就到这个环节就可以了。你先沉淀一阵子吧,如果你觉得ok了就ok了,如果你觉得里面还有一些环节,这个里面还有问题的话呢,那就可能跟你的一些信念有关系,我们就下一次有机会再来梳理,好不好?

    蓝蓝:好。老师,我有个问题。这些情绪也不是没有经历过,这些问话,我听到的,我的那些愤怒啊,抱怨啊,我也都听到过,然后我母亲的那些回应我也听到过,可是为什么我还是这么伤心,这么难过?我还是提起来的时候觉得那所有的一切就是她做的,虽然我脑子里清清楚楚听到她说的那些话,我爱你。那天我给您发过消息之后,她给我打来电话,她就说她想为我好,她心疼我之类的,她还在说这些。可是我就是不想去听了。

    我觉得这件事情分明就是我不想放过我自己。我觉得不是别人,不是她要把我怎么样,是我根本不想放过我自己,我就不想放过我的过去。你看,我是周日给你发的消息吧,然后昨天我的情绪就挺好的,当然也可能是觉得不是特别累,感觉身体好多了,然后就发现一个很意思的事情,我好像一定要回到那个场景里去,回到那个情绪里去。今天,我觉得这个体验很好。但是我说到这里的时候,我突然发现好像我有一个更深的东西。但是我还不知道那是什么。因为我要把我自己弄到这里头来干什么。而且我过了一天,好像好很多,但是好像是我一定要再回来,一定要再抓着那些。

    若云:我想说两点。一个是说,你前面听啊,那个头脑里的那个感觉和今天的那个体验是会有所不同的,就是你坐在你蓝蓝妈妈那边的时候,那个感受会不同,因为如果你没有这个体验的时候,在头脑里过的那些会变成道理,只是些道理,你没有感觉,没有感受的时候,进不到你心里去。这个能理解吗?


    蓝蓝:嗯。

    若云:第二点,为什么不能放下,这个就回到奇迹课程的那个深处。如果你没有妈妈可以恨,没有妈妈可以怨,会怎样?

    蓝蓝:我就没有人怨了。
    蓝蓝:我就没得怨了。那怎么办啊,我得找一个啊。要不然我找谁啊。

    若云:对。如果你不怨蓝蓝妈妈,就说明蓝蓝妈妈没错。蓝蓝妈妈没错,是谁错?

    蓝蓝:那就我错呗。反正不是外面的错,就是我错。

    若云:这就是小我的逻辑。你会愿意承认你错吗。你会愿意承认我过去这几十年我白活了吗?我白怨白恨了吗?

    蓝蓝:不肯。当我把自己抓进那个场景的时候,就是我不要放过你们。我不要放过你们。

    若云:对呀,呵呵。

    蓝蓝:只有不放过你们,我才不用看我自己。

    若云:对啊。你放过他,你就得面对你自己的错误了。

    蓝蓝:我今天下午的时候还在想,我现在就没办法回头了,当我学了奇迹课程后,是,我学的还不错。虽然我学的还是一知半解的,但是摸了点门道还凑活吧,当我意识到这些的时候,我真的没办法说服我自己说这些不是我的事。我没办法了。要不然我不会痛苦,我会继续说是他们的事,我连管都不用管,可我没办法。一边是那个正念,一边是小我在那里弄,两边都在打架,怎么办。没办法,只能去看。

    若云:有些东西再慢慢来,这个不用逼着自己一定要改,一定要面对,你现在一点点的看的越来越清楚的时候,他自然就会变的。不要逼着自己变,逼着自己变反而变不了。因为那又是在跟自己交战呢。


    案主分享:
    说来奇怪,文字稿还没有出来的时候,已经有变化发生了。而我并不知道一切为什么会这样发生。
    个案做完之后,我就打电话让妈妈来了。在共处的这段日子里,我惊讶的发现,妈妈的愤怒怎么什么都看不到,也看不到怨啊,着急啊。反而我只能看见自己在着急的情绪。好像那个以前让我觉得愁眉苦脸的妈不见了一样。
    当妈妈又再次很劳累的时候还要抱着孩子的时候,我发现自己的想法发生了变化,因为那个时候我知道,妈妈是想多为我分担一些,即使她很累,也愿意为自己的女儿帮点忙。就如同我一样,即使我现在有些累有些困,我也愿意照顾宝宝的需求。当我休息了一下之后,我也可以对妈说,妈你休息一下吧,我来看着他。我发现她也能欣然接受。
    感谢若云老师陪伴。
    感谢我自己陪伴,花了这么久的时间完成这个录音文字稿。我允许自己慢慢来。
    谢谢周围的亲人,一路相伴,教我看清自己。



    【申明】本站许多资源来自网上,供广大同好欣赏学习,并不代表本站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侵犯到您的权利,敬请告知。


    个案:母女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