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求道网 | 方志明 | 灵性心理学 | 家庭系统排列 | 身心灵书籍 | 身心灵课程 | 身心灵修行 | 身心灵疗愈 | 心灵成长 | 身心灵资源 | 我们
  • 首页 >> 身心灵修行 >> 奇迹课程

    个案:罪咎

    作者:网友上传 时间:2013-8-26 11:40:24 点击:8270

    下面这个网络的个案,相信生活中很多女性可能也有类似的困扰,但难以启齿。感谢案主愿意面对自己的伤痛,也愿意将此次疗愈过程的录音听打成文字,与大家分享。以便帮到更多的人。因个案对象是奇迹学员,故有用一些奇迹的理念。但需注意,这仍然是一个心理层次的个案。与奇迹的疗愈理念还相差甚远,请勿误解。谢谢!

    若云:你先说说你的问题

    蓝蓝:很早之前因意外怀孕而打胎,致使自己的第一个孩子没有出世,就死于自己的抉择之下,心里感到很是内疚、自责。这种愧疚感,导致与我现在的老公,性生活没有感觉。自己觉得这样影响到了夫妻感情,而找老师来化解这个问题。面对这个问题,我自己主要的担心就是,怕说遭受到报应,自己也信佛教,佛教不是说被堕胎的孩子,要多久多久才能重新投胎,然后家排中很多案例,都显示出那些被打掉的孩子,影响案主现在的生活等等,这些。所以,会害怕自己以后生活会不幸福。并且更让自己难过的事情是,会觉得事情已经发生了,不管自己现在在做什么,都挽不回孩子的性命等等一系列自责、内疚的感受。

    若云:嗯。那请问你在修奇迹过程当中,你信任的一个神是什么,是圣灵或者耶稣,或者是观世音菩萨或者其他的佛。

    蓝: 我在我没学奇迹之前,我蛮信观音的。在学了奇迹之后,就很少去跟观音连接。但是你说信圣灵吧,好像又会感觉到有点远了。信观音吧,好像又有点没说服力。可能现在信圣灵会感觉好一点点吧。就是,现在我并没有一个很信任的神。

    若云:嗯,好的,没关系。那你现在还是拿一张椅子,放在你对面,上面放一个抱枕。把那个抱枕当做就是你打掉的那个孩子。然后,你把你想要说的话 ,说给她听。

    蓝蓝:我还不敢去说,我现在还不敢说。

    若云:你跟那孩子说:我现在还不敢跟你说。

    蓝蓝:嗯 我还不敢跟你说,因为,我觉得挺痛的吧。

    若云:嗯,怎么个痛法?

    蓝蓝:嗯,就挺痛的,心里痛。人家都说母爱是最伟大的,我却把孩子杀死了。说实话,之前我我也交过男朋友,那时候,也有打算结婚的念头,要是那个时候怀上了,也就结婚了。但是却没有,搞的我还以为自己不能生育呢。可现在就一次意外却怀上了,还做了安全措施,这让我很难以接受?并且我自己也没有准备好,完全没有准备好。

    若云:嗯,对。在你还没有准备好的情况下,你结束掉了那孩子的生命,这让你觉得怎么了?

    蓝:我很愧疚,对啊。这个生命的生死权在我的手上,我判她死了(抽泣),我会觉得很自责。但是,那个时候自己是真的没有准备好嘛,并且跟那个男人也并不是真的特别适合。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发生这样的事情,所以心里挺难过的。

    若云:嗯,所以其实,你是想说,你并不是想要杀死她 的,或者说你不是想要打掉她的。

    蓝蓝:嗯,是。这事情发生的太突然了,实在是太突然了。完全没有准备好。并且那男人并没有想法与我结婚。这太突然了。可是,我却没办法因为这样,而不自责内疚,毕竟这事情发生了,一个生命被我结束掉了,不然她是可以来到这个世上的。

    若云:嗯,对,不管是什么原因,你终究是杀死掉了她,那这让你觉得怎么了?是个什么样的人?

    蓝蓝:(哭腔),嗯对啊、这让我觉得,很残忍,很无辜,这让我觉得我很无奈,这个社会这样,世界这样,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我要怎么办?我说不出来

    若云:嗯对啊,那你觉得这样也不行 那也不行,让你觉得很无奈,这让你觉得你自己是什么人?

    蓝蓝:我觉得我不可原谅,我怎么可以让这样的事情发生,我会一直想,这样的事情怎么发生,可是它又真的发生了。所以,我现在很难过

    若云:嗯,你不原谅什么?不可原谅什么?

    蓝蓝:(哭泣)嗯,虽然现在说打胎不犯法的,但是我自己觉得犯罪了,杀人了。只是孩子没有被生下来,我有权决定她的生死,但是,我毕竟是扼杀掉了一个生命啊。

    若云:嗯对,所以你觉得你是一个杀人犯,不可原谅。

    蓝蓝:嗯对,可是这样想又让我觉得很难过,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若云:嗯,对啊,你觉得自己杀人了 是一个杀人犯,不可原谅,但是又没有被抓到,那你怎么办呢?

    蓝蓝:我就会很内疚,跟我现在的老公在一起,如果要过夫妻生活时,我就没有感觉啊。这让我很困扰,我不想这样子。

    若云:如果过性生活时,你有感觉了,你会怎样?

    蓝:嗯,我会痛啊,我会想起那个孩子。

    若云:嗯,想起那个孩子你会怎么样?

    蓝蓝:我会很难过,会觉得很对不起她。

    若云:嗯,你觉得你杀死了她,你是罪人,所以是不可原谅的。如果你现在过性生活,你还有感觉的话,那就是对不起那孩子。

    蓝蓝:嗯可以这么讲。

    若云:嗯,也就是说,你既然杀死了她,那么你以后就不能对性生活有感觉。

    蓝蓝:那样代价也太大了啊。并且我又不是我真的想要杀死她。那个时候 ,我所有的所有都没有准备好,并且那个男人也并没有想要孩子,并且是不同意跟我在一起的。如果那个时候,我坚持把孩子生下来,我都能想象得到我以后的日子是怎么样的,可是我又不想要那样的生活。

    若云:问题是,这样子处理了以后,现在是你认为,你过性生活有感觉的话,就是对不起那孩子

    蓝蓝:我不知道是不是这样子,反正是没有什么感觉。

    若云:嗯,那你要不要问问那个孩子,是怎么看这件事情的?

    蓝蓝:嗯,我还不想问,我还没有讲完。

    若云:嗯,那你继续讲。

    蓝蓝:嗯,可能之前自己谈了比较多个男朋友,这让我难以接受,这样也可能是让我觉得不可原谅。过去太多太多太多的的负荷,经由这件事情,把自己打到谷底。

    若云:嗯对啊,。发生这些事情让你觉得你自己是什么

    蓝蓝:就不纯洁,就很随便

    若云:你是一个不纯洁、很随便的人会怎样?

    蓝蓝:会被别人骂啊 会被别人耻笑,虽然现在社会开放了,可是我心里还是会这么觉得。

    若云:嗯,这么觉得会怎么样,她要怎么生活?

    蓝蓝:就这样生活啊

    若云:这样要死不活的活着......

    蓝蓝:嗯对啊,生活就这样嘛 ,结婚、上班, 就这样, 没有什么爱不爱的

    若云:嗯,是的,反正好日子是不会属于你的,你已经是这样的人了。

    蓝蓝:嗯,对啊。我就是这么觉得的。可是,问题是,我现在实际的现实生活,我很幸福。每一次当我觉得幸福的时候,反而让我自己觉得很难受。想去破坏。可是,学了奇迹课程了,也不可能去破坏,我想要活的幸福。只能这样看着,所以,这样很难过。
     我诚实的说,我现在的生活都很幸福,各个方面。但这反而让我煎熬。

    若云:为什么煎熬了?

    蓝蓝:虽然现在每天早上醒来,我一睁开眼睛,看到我的老公、工作、家人、人际关系都很好的,都很幸福,可是,我心里却不是这么想的。但是,我现在又不能像之前那样来破坏,来故意找茬,破坏我幸福的生活。我想要活的幸福啊,所以这就很纠结(哭泣)

    若云:嗯,那你感觉一下,你觉得你想要自己怎么样,才可以放过你自己。就是说,有什么方式可以让你觉得你没有犯罪?

    蓝蓝:把身体调养好,我会觉得是这样,向我道歉。

    若云:嗯,谁向你道歉?

    蓝蓝:就她向我道歉啊,就那个蓝蓝。把我搞成这样子的蓝蓝嘛

    若云:嗯,她向你道歉,把身体调好,你就放过她?

    蓝蓝:虽然,我现在身体没有什么大病,但是睡眠不好啊,感觉很沉重。

    若云:嗯,如果她跟你道歉了,你就会原谅她吗?

    蓝蓝:嗯,那样我就会好过一点。

    若云:好过一点是什么意思?

    蓝蓝:就是把我身体调好了,我就好过一点,没有这么难过,我就可以不计较了。

    若云:你不计较什么?你都杀死一个人了。

    蓝蓝:但是,我还这么年轻,不可能我以后都不生活了吧。

    若云:但是,你现在都不敢面对那个孩子,你觉得你能放掉那个内疚吗?

    蓝蓝:不能
    蓝蓝:就是啊。我想放掉那个内疚来着。

    若云:你想要放掉的话,你就需要面对那个孩子哦。

    蓝蓝:可是,这让我想起之前跟另外一个老师学的那样,要狂哭啊,忏悔啊,道歉啊之类的。这反而更让我觉得我是一个罪人一样,这很奇怪。我不想要这样子。

    若云:嗯,你试试看,你不用狂哭的。你只需要带着你的理智,告诉她这件事以及你的感受就可以了。

    蓝蓝:可是,这就是疗愈吗?之前学到的,疗愈就要一直哭啊什么的,很惊天动地的。这更让我觉得我犯罪了。

    若云:你难道不是已经认为自己犯罪了吗?如果不是的话,你怎么会有这种感觉呢?

    蓝蓝:好吧,可是,我都想象得到,我面对那个孩子,肯定会很难过,肯定会很痛的呢。我不想陷在这个情绪里面,走不出来呀。

    若云:嗯,对啊,所以你现在带着你的理智,跟她说。你有跟孩子道歉过的嘛。

    蓝蓝:之前好像有过一次,不过我不记得她说什么了。

    若云:你都不记得了,有什么用呢?

    蓝蓝:老师,你说到理智。可是,我一碰到这个,就完全陷到情绪里面去了(抽泣),可是,我不想这样子。

    若云:嗯。好。如果是这样子的话,那么你邀请你的观世音菩萨,或者圣灵来到你身边。

    蓝蓝:嗯

    若云:你可以先告诉我,你邀请谁到你身边。

    蓝蓝:我邀请观世音菩萨。

    若云:那你告诉你的观世音菩萨,告诉她你经历的这些,问问她,会怎么看你。

    蓝蓝:(停顿一会)。
    蓝蓝:我不敢跟观世音讲

    若云:她在哪里

    蓝蓝:她就在旁边,可是我不敢跟她讲。

    若云:没事,就算你不跟她讲。她也全都知道的。

    蓝蓝:嗯,所以我不敢跟他讲啊

    若云:嗯,你可以不用说出声来,你就心里说,问问观世音菩萨,告诉她你经历了这些事情,你都不知道怎么看你自己了,问问她是怎么看的。你只要听到她的回答就好了。

    蓝蓝:(停顿)我觉得我还是要说出来。可是,好像。其实这样说一下也没什么的。
       可是(纠结)我还是说不出来。

    若云:嗯,说不出来也没关系的。你感觉一下,她会怎么回答你。

    蓝蓝:老师,我现在有拉扯。你让我现在感觉的话,那个想当然的,回答肯定就是没有问题咯。可是我觉得这不足以说服我。我并没有体验到。

    若云:嗯,也就是说,你并不相信你心目中的这个神?

    蓝蓝:不,我相信。

    若云:既然你相信她,为何不跟她去连接呢?

    蓝蓝:可是,我怕她不要我(哭泣)

    若云:嗯,你都不听她说,不去看她,你怎么知道她不要你了呢?

    蓝蓝:可是.......我都好久没有去拜她了,也没有去寺庙干嘛干嘛的。(哭泣)

    若云:嗯,你觉得你心目中的那个神,是你需要为她去做些事情,她才会爱你的。

    蓝蓝:是啊,是这样啊。

    若云:真是这样的吗?如果,那个神需要你去做些什么,她才爱你的话,这表明她也是匮乏的哦?

    蓝蓝:可是,现在大家都是这样子啊,生活中,我根本就没有去拜她。早几年前,我还去下寺庙,。可是现在我根本就没有这样了啊。

    若云:所以说,你心目中的那个神,是你要付出一些东西,是需要交换的。她才爱你。

    蓝蓝:是啊,圣灵也是这样的嘛。虽然,书上说不是,但是,我感觉到的就是这样,既然,我都没有为她们做什么,我就没有什么资格去要求她们。可是,现在让我去寺庙拜拜啊,什么的,就让我觉得很奇怪,
    若云:你怎么知道是这样子的?

    蓝蓝:嗯,那大人都这样啊,大家都这样啊。现在寺庙这么多,都这样啊。比如,你信佛就要去拜佛,你信基督就要去教堂,你信圣灵,就要学奇迹啊。就是,你信什么,就要去学什么。都是这样啊。

    若云:嗯,所以这样的话,就是,你要付出,如果不付出的话,就是不值得爱的。

    蓝蓝:对啊,不值得爱,就没有神明来爱你,因为你都没有做什么,你还有什么好祈求的,你就这样过嘛,要死不活的过嘛。

    若云:嗯,奇迹课程也是这样要求你的吗?就是,你要学奇迹课程你才是圆满的灵性,不学就不是,或者说你学奇迹课程才配?

    蓝蓝:这我要诚实的讲,好像不是这样。

    若云:这就看你的选择啰。

    蓝蓝:那肯定还是要选择圣灵,虽然学的不久,但是有那么一点点的感觉,好像不用我做什么,圣灵也会爱我的。

    若云:那你要相信哪个呢?我的意思是,你愿意把你心目中的神定义成什么样?你愿意相信你心目中的神,是要你付出什么,才会爱你。还是,你相信你不用付出什么,神一样会无条件的爱你的?

    蓝蓝:嗯,我明白,其实我知道,可能是,从小学的,所看到的,这个社会都是这样的。所以心里会有这样的想法。如果圣灵的话,我会跟比较容易去接受,她会无条件的爱我。我之前信佛教,圣灵是基督教的名词,接触到圣灵这个名词是在奇迹课程上才看到的,所以,可以说没有被污染到的,没有那么大的阻力吧,现在来说。

    若云:嗯,好的。那你现在愿意相信圣灵吗?

    蓝蓝:嗯,对。此时此刻,我交托给圣灵会少了很多的阻力。

    若云:嗯,那你邀请你的圣灵到你的身边来。还是像刚才那样,问问圣灵,看祂会怎么看你

    蓝蓝:嗯,我试试看。圣灵,你看我现在过成这样子,不仅说以前 谈过好几个男朋友,然后还怀孕,打掉了一个孩子。包括从小到大,我的父母并没有抚养我长大,我觉得我的生活过的很不好,我竟然还杀人了,我都不知道怎么看自己,我不知道该怎么生活了(哭泣)。其实,我很想做妈妈的,可是却没有。我不知道我怎么看自己,我看我自己吧,我真的是犯了滔天大罪,不可原谅,可是,我这样看自己吧,又很难受,我想生活下去。所以,我想我问问你,我该怎么做,我该怎样看?(哭泣)

    蓝蓝:我不知道该怎样看?圣灵,我想问问你,如果是你的话,你会怎么看?(停顿了一会)

    若云:嗯,你的圣灵是怎样回答你的?

    蓝蓝:祂摸我的头啊

    若云:嗯,那摸你的头,让你感觉到什么?意味着什么?

    蓝蓝:意味着祂爱我(哭泣)

    若云:嗯,你相信祂爱你吗?

    蓝蓝:我不知道,但是这让我很舒服,我愿意相信祂爱我,这让我感觉很好。

    蓝蓝:可是,老师。我现在内心还有一个感觉,觉得这个很假,觉得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她一直在扯我,我不知道该怎么做。

    若云:嗯,没关系,你现在可以选择一下。你是要听那个声音还是愿意继续享受圣灵的爱?

    蓝蓝:我当然是愿意接受圣灵的爱啊。可是我也觉得那个声音也是我的一部分啊。可是,我接受圣灵的爱,就好像我不要他了,这就好像我杀死了那个孩子一样的啊 。

    若云:嗯,先请那个感觉的感觉暂时离开一下,告诉它你不是不要它。然后,再回到抉择者,感觉一下,你想要如何选择?

    蓝蓝:(停顿一会),嗯,那我现在还是愿意相信圣灵。

    若云:嗯,虽然圣灵什么都没说,但是祂的那个动作,会让你觉得被爱。你能感觉到祂的爱,对吗?

    蓝蓝:嗯,可是我现在头好痛。

    若云:没关系,你现在邀请圣灵。你问问那个圣灵,你说 我对于把那个孩子打掉,我很内疚,我想要去面对她,可是我又不敢,你能陪着我吗?你能陪着我去面对那个孩子吗?

    蓝蓝:可是若云我现在头很痛,感觉头要炸掉了。

    若云:嗯,那你想象你躺在圣灵的怀里。

    蓝蓝:我还是愿意试一下。圣灵,我想说我把我的那个孩子,我的第一个孩子,给打掉了,我觉得我是一个罪人一样,这样的内疚让我特别特别的难过,我想去面对她,想去化解他。可是我又很害怕,所以 ,邀请你一起去好不好,想请你陪我。这样我就有勇气面对了。(哭泣)

    若云:嗯,可以了吗。嗯好,你现在想象圣灵陪在你身边,然后你再去看那个孩子。

    蓝蓝;我看到了那个孩子,就是那个小小的肉,就像在医院里面流出来的那个肉。如果,不是我的抉择,她可以跟我一样,是一个活生生的生命,如果不是我的话(哭泣)

    若云:嗯,你跟她说,很对不起

    蓝蓝:对不起。我并不是想要打掉你的。可是是现实情况真的不允许,我真的没有准备好,我的身体、时间都没有准备好。你要不要原谅我?我也想知道,你现在过得怎么样,过得好不好。我很想知道。(哭泣 )其实我真的很想做你的妈妈。可是那个时候,没有办法,真的没有办法。只能够这样子了。对不起!

    若云:你现在过去感觉一下,看看那个孩子会怎么说,好吗?

    蓝蓝:我可以坐过去吗?
    若云:可以。

    若云:你现在坐过来了吗?好,你现在是蓝蓝的那个孩子了,你刚才听到蓝蓝说这些,你有什么话想跟她说。

    蓝蓝:老师,我还是先让那个觉得很假的感觉先到一边,不管假不假,我都想试试看。

    若云:嗯

    孩子(蓝蓝):其实,我想说的是,那时候我在蓝蓝的肚子里面,我觉得挺好的,我想喝牛奶,她还每天买来喝,虽然那个时候,她还不知道我在她肚子里了,但是她好像都知道。每天买最好的牛奶来喝,我还觉得挺幸福的。后面,她知道了。其实,我都知道会是这样子的。其实,我都知道的,时机本来就不对的。其实,我并没有怪她。

    蓝蓝:老师,我先请那个觉得很假的那部分先安静下,我请圣灵先帮我照顾她一下。我想说出来,不管她假不假(哭泣、停顿一会)

    若云:嗯 ,是的。

    孩子(蓝蓝):其实,当她知道,我存在她肚子里面的时候,其实,我对她所做的决定,我一点都不感觉到惊讶。因为,我就是来帮她的,因为,这对我来说,并没有什么影响,不是像她说的,什么她杀死了我啊,什么的。这对我并没有什么影响。

    蓝蓝:老师,我还是觉得很假,请帮帮我。

    若云:嗯,没关系,你还是请那个觉得很假的部分,先到一边,跟她说,等我先解决完这一问题,会去关注她的需求的。

    孩子(蓝蓝):其实,反而。我觉得那个时候,那个大蓝蓝,已经,走的那个路完全已经不对了,不是了。我想说,我是她很好的朋友,这对我没有什么影响,我觉得说,来一个在人间来看,是一个很痛很痛的事情,让她来改变。我想说。她能够说,我这样子的一个过程,能够看到一些真相。所以,我并没有怪她。反而,在这个过程当中,她的一些行为,让我感到很欣慰,我没有白来,没有白白的这样子走一遭。其实,我过得挺好的,所以,我挺好的。(笑声)

    其实,我觉得也挺好的,每天还有苹果 牛奶可以吃,我并没有怪她 她也没有伤害到我什么,其实,这没有什么的。我们有这样的一个缘分,那就这样。

    若云:你的意思是,你不仅是不想通过这件事情,去惩罚她,反而是想透过这件事情,去帮到她。

    孩子(蓝蓝):对啊,那当然了,我根本就没有想过,要通过这件事情去惩罚她,怪她怎样。我来的目的就是想要帮她,想要她别再像以前那样的生活,那样子她就白白来了,这么美丽的一个生命。对啊 。所以,这没有什么。

    若云:嗯,你可不可以告诉她,你希望她怎样生活?

    孩子(蓝蓝):我希望蓝蓝她幸福、快乐。能够真正的平安、幸福。我非常希望能够这样子过她接下来的人生。因为我觉得这么好 ,这么美的一个人,就值得过上一个很幸福,很平安的人生。我就觉得她值得这样过生活。

    若云:好的,谢谢你。你还有什么话想说吗?

    孩子(蓝蓝):其实,我还想表扬一下她。我觉得在那个过程当中吧,包括后面一系列的事情,在那个时候,她并没有听从她以前头脑的声音,她并没有。我能感觉到说她很痛苦,没有抓着那个男人不放,能够选择进入奇迹课程,能够放下这一段感情。我真的想说:蓝蓝。你真的很棒,我很爱你。我现在过得很好,我过得很幸福 快乐。,我来是想要你幸福快乐的,并不是要惩罚你的。你过得幸福快乐,就是对我最好的回答。我说完了。

    蓝蓝:老师,我要坐回去我的位置上(哭泣)

    蓝蓝:(哭了一会)。老师,哦 很傻噢,呵呵

    若云:嗯
    停顿一会

    若云:你还想跟你的那个孩子说什么?

    蓝蓝:我想说,我知道了。我听到你的心声了。其实,好像也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痛,也没有想象的那么难。其实,孩子并没有怪我,并没有说要惩罚我,是我自己要惩罚自己,这不关他的事情,其实就算没有他,我也可能会自己不放过自己。

    若云:其实她出现,恰恰是想帮助你自己放过你自己的。

    蓝蓝:对,我知道。自从我经历过这件事情之后,我的生活,像我现在的老公,比以前的男朋友都好多了。生活是我以前所想象不到的美好。感觉完全变化了生活的轨道。只是我会,还会拿着说,我杀掉我的孩子,我就是罪人,就没办法过,不配得到幸福的生活。自己压自己,但是,其实那个孩子非常想要我幸福快乐。他根本就不想这样子的。我这样子也让我自己很难受,我的头很痛,我也不想毁了我现在的幸福生活,完全不想。

    若云:所以,你现在会相信那个孩子所说的话吗?

    蓝蓝:会,我愿意相信那个孩子说的,因为我感觉到她说的是真的(哭泣)
    她说的是真的。


    若云:我们去看看说,那个刚才说老是觉得很假的那个。我们刚刚说把她放一边的。

    蓝蓝:噢。好吧,我想问下你,你为什么会觉得假了?
    蓝蓝:我怎么感觉到,她本身就是假的呀。

    若云:呵呵,就算她是假的,可是她老是跑出来,所以,我们还是需要了解一下为什么她老是觉得假。

    蓝蓝:嗯,好
        噢。老师,我会觉得我有一种居高临下的感觉,并没有平等的感觉,她不理我。

    若云:嗯,因为你觉得她假的嘛,你试着放下身段,去问问她为什么会觉得假?

    蓝蓝:亲爱的,你为什么会觉得假。

    蓝蓝(觉得假的那个):因为你都不理我,你一直学这个、那个,可是,你并没有来关心我啊,你学了有什么用,学什么爱啊,什么的,可是你都并没有爱我,让我说那些什么爱啊,什么的,我就觉得很假,我都没有经历过这样子,还让我讲这样肉麻的话,我觉得很假。

    若云:嗯,原来你觉得假,是因为你都没有得到过,所以就会觉得假。但是,这并不代表你不想要噢。是吗?

    蓝蓝(觉得假的那个):嗯,要啊,还是想要的啊,可是,我实在是要了太多次了,一直都没有给,就失望了,绝望了,就这样生活下去

    若云:那你觉得要蓝蓝怎么对你,你才觉得她爱你。

    蓝蓝(觉得假的那个):我会想说。。。。。,嗯,老师又有一个跑出来咯。我要疯掉了。

    若云:嗯,跑出来什么,又说是假的吗?呵呵(笑声)
        那也没事,你就跟她说嘛,不管假不假,你要不要爱嘛。

    蓝蓝(觉得假的那个):要啊,当然要啊

    若云:那就是嘛,既然要,那你就要听我的啰。

    蓝蓝(觉得假的那个):为什么要听你的?

    若云:你要爱嘛,我现在就在表达爱啊,我一表达爱,你就说是假的假的,那你想要我怎么办嘛?

    蓝蓝(觉得假的那个):嗯,可是我不习惯嘛

    若云:那你要习惯啊,如果坚持你的不习惯,就没法得到爱了哦。

    蓝蓝(觉得假的那个):嗯,那还是想要习惯的了。

    若云:那就是啦。不然,你一边想要爱,一边又总是在抗拒它,说不习惯。又不要她表达,那你怎么能得的爱呢?

    蓝蓝(觉得假的那个):说的也是噢。那我试试看吧,不然这样子老是得不到。不然都不知道以后的生活要怎么过了。
    我想跟那个蓝蓝说,不要想那么多啊,不要老是想那么多嘛。不要去计划未来啊,不要去想房子怎么样啊,怎么怎么的。把那个时间省下来,跟我在一起,我就会感觉到她的爱。可是,现在,只要一有空,她脑袋里面全是在想那个事情,根本没有时间跟我在一起、没有时间理我。所以,我抗议,我不要她这样子。

    若云:嗯,所以,只要是她在说这些煽情的话的时候,你就会跑出来抗议,你觉得她不是真的爱你,因为她都没时间陪你。

    蓝蓝(觉得假的那个):嗯 是啊,没错。每次说,我身体难受了,遇到什么事情了,才想到说,噢 ,原来是你在哭,在怎么样,然后过来抱抱我怎么的,可是,那个是有目 的的呀,还不是想要我别哭了,别闹了。
    以前,有几次怎么样,在上课怎么样,感觉到她真的陪过我。 但是现在,跟老公在一起生活,其实她并不是没有时间,而是她自己一有时间都在担心未来什么什么的。一堆一堆的事情。

    若云:嗯,所以就把你忘了。

    蓝蓝(觉得假的那个):嗯,对,所以我现在都不想要理她 。

    若云:嗯 好的,那你还有什么想要跟她说的吗?

    蓝蓝(觉得假的那个):其实,我都知道她的借口,会说什么两个人嘛,没有一个人那么静心啊什么的。其实都是骗人的,我只想告诉她,只要你不想明天的事情,你就会有很多的时间来陪我,我也会很舒服。

    若云:嗯 还有吗

    蓝蓝(觉得假的那个):没有了。

    若云:嗯,好的,那现在就回到那个大蓝蓝。
    你现在听到这个觉得假的小蓝蓝,听到她的心声,你有什么要跟她讲的?

    蓝蓝:嗯,(停顿一会)。其实,我也知道她说的那些,我知道。这些话,在做练习手册,说自我防卫表示我受到了攻击 ,不要去计划未来。可是现实生活不得不这样子啊,我要生活啊,我要吃饭啊,

    若云:嗯 所以呢。

    蓝蓝:其实,这样子让我头也很痛,只要我现在想的多一点点,我的头就会痛。其实我也很想要陪她,很想要爱她。可是,我心里那一块确实有点担心。她就要那么想,其实,我也想问她 我该怎么办。
    在这个时候,去邀请圣灵啊 都没有用啊。感觉到了一个死结一样

    若云:如果放下那些会怎么样?

    蓝蓝:是指放下什么

    若云:是说你的内在小孩先前跟你说让你不要去想未来啊,什么什么的。

    蓝蓝:那个我要生活 要吃饭

    若云:不去想未来,就不能生活 不能吃饭吗

    蓝蓝:嗯,可是要赚钱啊  要装修房子啊。

    若云:那你现在不就是在赚钱吗?

    蓝蓝:那还是想赚更多呀。

    若云:我们现在还是回到蓝蓝的抉择者的位置。现在就是另外的两个次人格在说话,一个是觉得很假,希望你多陪她的,另一个是,她不得不去工作,觉得没有时间来陪伴内在小孩的次人格,你是抉择者,你会怎么看这个事情?

    蓝蓝:其实,我站在中间的话,我会想跟大的蓝蓝说,你放轻松,该你的就是你的。生活并没有她想象的那么不好过吧,金钱也没有她想象的不好赚,她也并没有她想象的那么贫穷,只要她放轻松,每天怎样过就怎样过就好了,以后的事情,顺其自然。
       我也会想说跟那个小蓝蓝说:你呢,也稍微软一点点,不要说大蓝蓝稍微硬起来,就生气。互相理解下。既然大家都想要爱。都想要过好的生活。当你们两个温柔下来,慢下来的时候,你们相处就会很愉快了。

    若云:如果你是那个爱,你是那个能爱的蓝蓝,你会怎么样?

    蓝蓝:我会把它们都抱过来啊。

    若云:那你怎么满足那个大的和小的。

    蓝蓝:那就都抱过来啊。

    若云:那你都能给到嘛,对吧。

    蓝蓝:嗯 对啊 。

    若云:嗯,不是要她们去互相理解,互相去融合,而是你要去爱她们。

    蓝蓝:噢(惊讶)还可以这样子啊。

    若云:是啊,当那个觉得很假,要爱的那个次人格出来的时候,其实呢,你这个抉择者躲在后面去了,因为被那个要做事的次人格抢在前面了。

    蓝蓝:嗯,对。每次都是她抢在前面。

    若云:嗯,对,所以,就是她们两在抢“司机”的位置。

    蓝蓝:哦。这就是上次上课说的抢“方向盘”(表示惊讶)

    若云:嗯,是,所以说需要那个真正有爱的蓝蓝出来才行

    蓝蓝:嗯,对,我觉得她一出来,她们两个就都舒服了。我也很舒服了,其实那个时候 ,我本来就是舒服的。
       我会觉得,我在抉择者的状态,把它们都抱过来,她们说什么都没关系,就好像是小孩子一样,一切都没关系。

    若云:嗯 对啊。

    蓝蓝:这样子的啊。我之前还一直想说,让她们两个互相去调和。我没有想到说,我可以站出来,挺好的。

    若云:嗯,所以,你再看看你的圣灵还在不在?

    蓝蓝:在啊,

    若云:圣灵在干嘛啊

    蓝蓝:圣灵在笑啊,在对面望着我啊,一种欣赏我,表扬我的眼神看着我。

    若云:嗯,好的,那就这样啦。

    蓝蓝:嗯,好的,谢谢老师。这是我之前,还没想到的,今晚可以美美的睡上一觉了。谢谢老师!


       这次个案,让我体会到奇迹课程的第一个原则“奇迹无大小之分”,在我看来这么严重的事件,在老师眼里,是那么的轻而易举,这么简单。让我对心理治疗,对疗愈有了一个比较中立的看法。感谢老师。也感谢自己一直以来的坚持与愿心!



    【申明】本站许多资源来自网上,供广大同好欣赏学习,并不代表本站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侵犯到您的权利,敬请告知。


    个案:罪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