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求道网 | 方志明 | 灵性心理学 | 家庭系统排列 | 身心灵书籍 | 身心灵课程 | 身心灵修行 | 身心灵疗愈 | 心灵成长 | 身心灵资源 | 我们
  • 首页 >> 身心灵疗愈 >> 夏威夷疗法零极限

    100%的负责!----对慧林(Dr Hew Len)博士的采访

    作者:网友上传 时间:2010-4-11 0:15:40 点击:9430

    对慧林(Dr Hew Len)博士的采访 采访时间:1997 年9 月


                         作者:凯特圣得尔


                         译者:满心喜悦的水


    如果一个人帮助你获得了自由,你会如何感谢他?如果他谦逊的精神和有力的话语改变了你的一生,你会如何回报他?对我来说,慧 林 博士就是这样一个人。1985 年3 月,我正经历生命中许多重要的转变, 慧 林 博士像一个灵魂兄弟一样不期而至地带给了我一个小时的及时雨。我是在一个叫做“Self I-Dentity Through Ho’oponopono”的培训讲座上认识他的,当时他正在协助一个夏威夷本土的Kahuna(意思为:秘密的守护者,即夏威夷的萨满-治疗者或修行者等) 莫娜 女士(英文名,Morrnah)进行这个培训。


    对我来说,慧林和莫娜是我生命韵律的一部分。尽管我很爱他们两个,但我并不把他们当作肉体来看待,他们对我的影响就像夜晚非洲的鼓声那样时时敲击我的心扉。最近,我很荣幸能有这个机会接受“I”基金会(The Foundation of I)的邀请来采访慧 林 博士,这个基金会最早是由莫娜创办的。更惊喜的是,慧 林 博士会从夏威夷过来跟我单独会面。


    慧 林 博士是“I” 基金会的现任会长和行政管理。在过去的多年中,慧林与莫娜一起帮助了成千上万的人,包括各类团体会议,例如:联合国、美国教育科学文化机构、国际人类统一 会议、世界和平会议、传统印第安医药会议、欧洲和平治疗者团体以及夏威夷洲教师协会。他在协助残疾人和精神病患者领域有着丰富的工作经验。作为一个教育 者,Ho’oponopono 体系渗透了他生命工作中的点点滴滴。


    简单来讲,Hooponopono 意味着“修正”或“修改错误”。古代夏威夷人认为, 错误是由渲染了过去痛苦记忆的思维中产生的。Hooponopono 为释放这些痛苦的思维提供了重塑平衡、消除疾病的方法。


    在改进Hooponopono 的过程中,莫娜给体系加入了关于“三个自己(self)”的内容, 成了Self I-Dentity 的核心部分。这三个自己存在于宇宙的每一个分子中,分别称为“孩子/潜意识”,“母亲/意识”和“父亲/超意识”。当这个内在家庭达成和谐时,一个人就融入了神性( Divinity ) 的韵律。在这个平衡中, 生命便开始流动。因此, Hooponopono 首先帮助恢复个人的平衡,然后推而广之到万事万物中。


    在了解了这三部曲的系统后, 加上我所知的强大宽恕方法(Hooponopono),慧林和莫娜教给我:治疗我生活和整个宇宙的最好方法就是愿意100 % 的负责, 并从清理自己入手( work on myself)。另外,他们还教给了我“完全照顾自己”(total self-care) 的简单智慧。就像采访 后慧林 博士给的感谢卡中所写的那样:“照顾好你自己。如果你能做到,所有人都会受益。”


    有 次在我所参加的一个培训里,慧林竟然中途离场了整整一下午,因为他的潜意识告诉他回宾馆好好休息一觉。当然,他的离开是被允许的,因为莫娜会在那里继续教 学。但即使这样,他的离场仍然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对像我这样一个从小就被教育要以他人为重的人来说,慧林的举动让我又惊又喜。他享受了他的下午觉,而 我在“自我照料”上学到了难以忘怀的一课。


    凯特:Ihaleakala(慧林的名字),我是在1985 年认识你的,那个时候我刚做了四年的个人治疗咨询师。我还记得你说,“所有的疗法只是一种欺骗性的操纵。”当时我想,“天啊,如果是这样,那我现在要做什么?”我知道你是对的,所以我差点就辞职不干了。当然,我没有,不过你那句话让我彻头彻尾的改变了跟人相处的方式。


    慧林:作为一个治疗者(therapist),如果我认为你是病人,我是来治疗你的,那么操纵就发生了。反过来讲,如果我能认识到,你来我这里是给我一次机会检验我自己内在的话,那么就没有操纵。这是有很大区别的。


    如果治疗过程显示了你认为是你在拯救、治疗、指导那个病患,那么你所用的信息则是来自你的头脑(intellect ),也就是意识心(conscious mind)。但其实头脑对问题根本一无所知,也不懂得如何下手解决。头脑解决问题的方法简直不值一提。头脑意识不到,当使用Hooponopono 转化清理的时候,问题本身和与其相关的一切都会被解决,涵至最细微的层次以及时间初始。

    因此,我认为最重要的一点是问“到底什么是问题?”,如果你问人们这句话,答案都会很含糊。没人澄清过这点。正因为没有人澄清过什么是问题,人们只是随意创造一些方法去解决问题…


    凯特:…就像问题已经“存在在那里了” (as if the problem is “out there”.—注:著名美国电视剧集X 档案的经典一句就是:the truth is out there 真理就在那里,就在外面。作者这里用这句话的意思是,好似问题是显而易见的就在那里呀,还用解释、指出嘛!)


    慧林:是的。举个例子,有天我接到一个女人的电话,她的妈妈92 岁了。她说,我妈妈臀部的这些剧烈疼痛已经持续几周了。当她在这么跟我讲的时候,我则向神性问了这样一个问题:到底是我内在的什么创造了这个女人的疼痛?我如何修正我的内在的这个问题呢?当答案到来,我便按指示进行。

    大概一周以后,这个女人又打电话来跟我说,“我妈妈现在感觉好多了!“。这并不意味着问题不会重复发生,因为通常看起来是同一个问题,却可能是由多种原因造成的。


    凯特: 我有不少重复犯病和慢性疼痛的病人。我一直在使用Hooponopono 和其他清理方法从时间之始来修正这些由我导致的疼痛。


    慧林:是的。我们在治疗行业里工作,就是因为我们曾创造了很多疾痛。


    凯特:现在正是将功补过的时候!


    慧 林:人们因为我们制造了他们的问题而付费给我们,这真是有意思的事情。有次我把这句话说给一个在纽约的女士听,她回答说“天啊,如果人们明白这点的话!” 可是诚如你所见,没人明白这点。心理治疗师、精神科医生都在认为他们是在帮助治疗前来的病人。如果有像你这样的人来找我,我会跟神性说,“是我内在的什么 引起了凯特的疾病,请告诉我如何修正它。”然后我就会按照接收到的信息去处理,直到你的疼痛消失或者信息指示我可以停止了。获得效果并没有切中问题本身重 要。这点是关键。

    凯特:你并不注重结果,因为那不是我们所能控制的范围。


    慧林:是的。我们只发出请愿。


    凯特:我们也不知道何时疼痛或者疾病会好转。


    慧 林:是的。比如,一个女人被建议服用草药,结果效果不彰。再次的,我们需要问的问题是“是我内在的什么造成这女人碰到草药不管用的经历?”然后我会针对这 点下功夫。我会持续静静的清理,让转变的过程自然发生。然而一旦你让头脑介入,这个过程就停止了。下次如果碰到某种治疗似乎没有效果,记住这点:这个疾病 也许是由多种痛苦记忆和问题造成的。我们什么也不知道!只有神性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


    上个月我在Dallas 做了一场演讲。我跟一个练习灵气(Reiki,一种源于日本的修行方法)的女士交谈。我问她,“当有人带着问题来找你,那个问题在哪里?”。我继续说,“你才是造成那个问题的人,你的顾客来你这付钱给你治疗你自己的问题!”她听到这里十分困惑。在场的其他人也没有明白我的意思。


    凯特:100%的负责!


    慧林:100%地了解自己才是问题的肇因。100%地明白自己有责任去修正这一错误。你能想像如果所有人都100%地负责会是什么样么?十年前我跟自己打了个赌,如果我能不评判任何人地过下来一天,我将奖励自己一个巨大的圣代冰淇淋,大到吃到腻。可我从来没赢过这个赌。尽管我越来越能觉察到自己的评判思维,但是从没能毫不评判地渡过一天。


    因此我是如何跟人传达我们需要100%对问题负责的呢?如果你想解决一个问题,不管是什么问题,从你自身下手解决!如果问题看起来好似在别人身上,你只需问自己,“是我内在的什么造成这个人不断的找我麻烦?”

    人们在你生活中出现只为找你麻烦!(People only show up in your life to bug you! )如果你明白这点,就可以把它应用到所有境况中,并当即释放它们。很简单:“我对所发生的事情感到抱歉。请原谅我。”

    凯特:你不需要把这个说给他们听,甚至不需要明白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慧林:这就是它的独到之处。你不需要明白始末。就像使用因特网一样,你根本不需要明白!你只需问问神性“我们现在可以下载了么?”,神性就开始下载,然后你就得到了所需的信息。但是因为我们不了解自己的本性,所以我们从来不直接从光中(the Light)汲取。我们总是向外求。


    我还记得莫娜曾经说过:“这是一个内在的工作。”如果你想成功,这是一个内在的工作。必需从清理自己入手!


    凯特:我知道100%负责是最究竟的方法,但我曾搞不明白它的真意,因为我是那种对事情过分负责的保姆类型。当我听你说,不光是对自己负责,要100%地对每个境况、问题负责时,我想“老天,这太疯狂了!我才不需要别人告诉我如何变得更加有责任感呢!” 但当我深思这句话时,我越来越感受到我表现的过分负责担心跟你说的完全照顾自己是完全不同的。前者教人如何成为大好人,后者则让人获得心灵自由。


    我记得你曾谈过你在夏威夷州立精神罪犯医院工作的经历。你说当你开始在那里就职的时候,那些看守牢房充满了暴力;而4 年后当你离开时,暴力已经不存在了,医院发生了巨大的改变。


    慧林:基本上,在那里工作时我只是100%的负责并且清理自己。


    凯特:你说当你治疗那些犯人的时候,他们甚至不需要跟你在一起。


    慧林:没错。我进那个楼就是为了检查效果。如果病人们看起来仍然很抑郁,我会继续对自己进行更多的清理。


    凯特:你能否给我们讲讲你是如何用Hooponopono 清理那些所谓没有生命的物体的?


    慧林:有次我在一个礼堂准备讲座,我跟台下的椅子们对话。我问,” 还有被我漏掉的么?哪个人还需要我多多照顾一下?“其中一个椅子说,”今天有个财政出现危机的人坐在我身上,现在我感觉快死了。“于是我就针对这个进行了清理,我看到椅子抖擞起来了。然后听到”好拉!我现在可以承接下一个客人了!“


    我其实是在教这个房间。我跟这房间和它内的一切事物说,“你们想学如何做Hooponopono 么? 毕竟,讲课结束我马上就离开了。你们学会这个清理自己不是很棒么?“它们有的回答好,有的回答不,还有的说”我太累了!“ 然后我问神性,“我如何帮助那部分想学习的事物学习呢?“大多数时候,我得到这样的答案,”把蓝皮书(慧林和莫娜的教学手册)留给它们吧。“于是我会把这 书放在房间的桌子或者椅子上。我们人类从没有给予这些不会说话的生命予以足够的重视。


    Hooponopono 真的很简单。对古代夏威夷人来说,所有的问题都起源于思维。拥有思维并不是问题。那么什么才是问题?问题在于所有的思维都渗透着痛苦的记忆--- 那些关于人、地方、事物的记忆。单独头脑是不能解决问题的,因为头脑只能管理。管理事情不等于解决问题。你必需释放这点!当你练习Hooponopono 时,神性会中和净化那些痛苦的思维。你并不是净化那些人、地方或者东西。你中和的是关于那些人、地方、事物的能量。所以Hooponopono 的第一步是净化那些能量。

    这之后奇妙的事情便发生了。不但能量被中和了,它们还被释放了,一切还原了,纯然无垢。佛教徒把它称之为“空“(the Void)。最后一步则是,你邀请神性进入并用神圣之光充满这个”空“。

    练习Hooponopono 时你并不需要知道问题是什么或者错误在哪里。你所需要做的就是注意到你身体、头脑、情绪上感到的任何问题。只要你觉察到了,你的任务就是马上开始进行清理,也就是去说“对不起,请原谅我”。


    凯特:因此头脑的真正任务不是解决问题,而是请求宽恕。


    慧 林:对!我在地球上的使命是双向的。我的第一工作是去修正,第二个工作则是唤醒那些还在沉睡的人。基本上所有人都在沉睡!我能唤醒他们的唯一方法就是清理 我自己。比如这个采访,在我们见面的前几个星期,我一直在对此进行清理。所以当我们见面时,就像两湖水自然融在了一起。潮来潮去。仅此而已。


    凯特:多年的采访生涯,这是我唯一没有做准备的采访。每次我询问,我的潜意识小孩都告诉我,来见你就可以了,不需准备。我的头脑则絮絮叨叨没完没了劝说我要准备好,结果我没有。


    慧林:好样的。潜意识小孩是很有意思的。有天我在夏威夷的高速公路上。当我开始驶向常走的高速出口,我听到潜意识小孩说“如果我是你,我就不走那“,我想,”但是我总是走那里呀“。当我离那个出口更近了,大概有50 码 左右,我听到,“哈露!如果我是你,我不会走那里!”第二次机会,“但是我们总是走那路!”


    这次我是大声说出口的,结果坐在车里的其他人都听傻了。还有25 码 的时候,我听到一个大嗓门“如果我是你,我绝对不会走那!“我没理会,还是走了那条路。于是,我们在那里坐了2.5 个小时,因为这条路发生了重大交通事故。即没法向前开,也没路后退。最后,我听到潜意识说,“早就告诉你了!”此后它几个星期里都没跟我说过话。我的意思是说,为什么要告诉我如果知道我不会听?


    我记得有一次我要上电视讲解Hooponopono。我的孩子们知道后,跟我说,“爸爸,我们听到你要上电视,千万不要穿错袜子!“他们不关心我说什么。他们只关心我是否能穿对袜子。你看孩子是如何明白生活里的重要事情的?


    附加:如果你在琢磨为什么慧 林 博士总戴这顶棒球帽,那简单在这里讲一下。他带这个帽子是为了提醒自己不要太依靠头脑智力(intellectual)。背景的蓝色代表“空”,红色字母“P”代表地球母亲,或者夏威夷语里的创造性力量,Pele.

    [ 本帖最后由 李嘉豪 于 2009-4-18 21:59 编辑 ]


    3#
    发表于 2009-4-18 22:22 | 只看该作者    踩窝窝   送礼物   问候Ta
    我拥有一栋漂亮的房子,有美丽的景观,有草坪,有池塘,有假山,有车库,这是我的舒适别墅……
    在本文中,最让我受益的是慧林博士的几句问话举例和对Hooponopono的工作原理的阐释:

    1、举个例子,有天我接到一个女人的电话,她的妈妈92 岁了。她说,我妈妈臀部的这些剧烈疼痛已经持续几周了。当她在这么跟我讲的时候,我则向神性问了这样一个问题:到底是我内在的什么创造了这个女人的疼痛?我如何修正我的内在的这个问题呢?当答案到来,我便按指示进行。

    2、如果有像你这样的人来找我,我会跟神性说,“是我内在的什么 引起了凯特的疾病,请告诉我如何修正它。”然后我就会按照接收到的信息去处理,直到你的疼痛消失或者信息指示我可以停止了。获得效果并没有切中问题本身重 要。这点是关键。

    3、比如,一个女人被建议服用草药,结果效果不彰。再次的,我们需要问的问题是“是我内在的什么造成这女人碰到草药不管用的经历?”然后我会针对这 点下功夫。我会持续静静的清理,让转变的过程自然发生。然而一旦你让头脑介入,这个过程就停止了。下次如果碰到某种治疗似乎没有效果,记住这点:这个疾病 也许是由多种痛苦记忆和问题造成的。我们什么也不知道!只有神性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

    4、如果你想解决一个问题,不管是什么问题,从你自身下手解决!如果问题看起来好似在别人身上,你只需问自己,“是我内在的什么造成这个人不断的找我麻烦?”

    人们在你生活中出现只为找你麻烦!(People only show up in your life to bug you! )如果你明白这点,就可以把它应用到所有境况中,并当即释放它们。很简单:“我对所发生的事情感到抱歉。请原谅我。”

    5、Hooponopono 真的很简单。对古代夏威夷人来说,所有的问题都起源于思维。拥有思维并不是问题。那么什么才是问题?问题在于所有的思维都渗透着痛苦的记忆--- 那些关于人、地方、事物的记忆。单独头脑是不能解决问题的,因为头脑只能管理。管理事情不等于解决问题。你必需释放这点!当你练习Hooponopono 时,神性会中和净化那些痛苦的思维。你并不是净化那些人、地方或者东西。你中和的是关于那些人、地方、事物的能量。所以Hooponopono 的第一步是净化那些能量。

    这之后奇妙的事情便发生了。不但能量被中和了,它们还被释放了,一切还原了,纯然无垢。佛教徒把它称之为“空“(the Void)。最后一步则是,你邀请神性进入并用神圣之光充满这个”空“。

    练习Hooponopono 时你并不需要知道问题是什么或者错误在哪里。你所需要做的就是注意到你身体、头脑、情绪上感到的任何问题。只要你觉察到了,你的任务就是马上开始进行清理,也就是去说“对不起,请原谅我”。

    有了对它们的了解洞悉,可以更好地学习运用实践Hooponopono来解决实际问题了



    【申明】本站许多资源来自网上,供广大同好欣赏学习,并不代表本站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侵犯到您的权利,敬请告知。


    100%的负责!----对慧林(Dr Hew Len)博士的采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