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身心灵门户网站,最早的身心灵网站。

《与神对话》系列终极版《回归神》

作者:尼尔·唐纳德·沃什 时间:2010-4-13 20:57:07 点击:12863

回归神

尼尔·唐纳德·沃什

译者:hx1352

 

回归神--序 

< align=center>

 


    这是一个神圣对话逐字逐句的记录,这是与神的一个有关回归神的对话。这是一个将近3000页、九本书、耗时九年,涵盖了人生中所有方面的非同寻常的对话的最后部分。
    这份对话一度涉入了灵性领域的最前端:所有生命的宇宙学。它用比喻的方式提供了对终极实相的惊鸿一瞥,用简单易懂的语言揭示了生命的原因和目的,人类可以获得至极喜悦的方式,人类获得至极喜悦的这一旅程的本质,我们所有人都参与其中的这一旅程的本质,及这旅程的非凡结局——其实根本不是个结局,而是一个持续进行的恢宏经验的狂喜间歇,其恢宏远超出想象。
    这对话是迂回前进的,它螺旋式的引领我们到惊人的、闻所未闻、超越想象的全新领域,然后又折回到原有的概念,确保下一次艰深的探索有个坚实的基础。如果你对这本书有足够的耐心——顺便说一句,如果对你的人生也有足够的耐心的话——你会收到丰厚的回报。
    《回归神》带来的讯息也许是人类所曾拥有的最鼓舞人、最有帮助的讯息之一了。
    弄清楚你是如何遇到这份对话的是很重要的。如果你以为这纯属偶然,那你便还不清楚其背后的恢宏。
    你的灵魂引领你来到这份对话,正如它曾引领你至你有过的与神的每一个对话,无论是以何种形式。在它的精心安排下,你读到了这些文字。在此刻,无数的情境,在精确的时间以精确的方式共同连接,温和的引领你至你正阅读的这些文字,也只有你那最神圣的灵魂的干预才能如此毫不费力的制造这些情境。如果你了解这一点,你会以全然不同的方式来对待这份讯息。
    你被引领至此,因为宇宙听到了你内心对答案的呼求,全人类都在呼求这些问题的答案。人生中真正所发生的是什么?这一生结束之后又会发生什么?我们会见到先我们而去的所爱的人吗?神会在那儿迎接我们吗?会有审判吗?我们有可能陷入永久的惩罚吗?我们会侥幸进入天堂吗?我们能知道死后发生的事吗?会有死后吗?
    这些问题的回答牵涉到每一个人。如果我们知道了答案我们的人生会有什么不同吗?我认为是的。如果我们对死亡少一些恐惧,我们的人生会少一些恐惧、正如我们一直所希望去过的——无惧、充满了爱——那样吗?我相信答案是“是的”。
    我很心痛的看到,如此多的人在即将进入另一个世界时感受到的是恐惧,更不用说在这个世界的时候了。人生本该是持续的喜悦,死亡则是更大喜悦的时刻,如果所有人都只预期平安、快乐,死亡本可以是美妙的时刻。
    就像我的妈妈,她去世的时候是完全的安宁,进去为她做临终祷告的年轻牧师摇着头出来后低声说道:“是她在安慰我。”
    妈对她将投入神的怀抱有着不可动摇的信念,她知道什么是人生(生命)、什么是死亡。人生是把你拥有的一切给予你所爱的一切,毫不犹豫,毫不怀疑,毫无限制。死亡不是结束,却是开始。我记得她常常说道:“我死的时候,不要难过,要在我的坟墓上跳舞。”妈整个一生都觉得神站在她那一边——死后也是一样。
    但是那些在活着和去世时都想象没有神的人呢?那可能会是非常孤独的一生,以及充满恐慌的离世。在这种情况下,不知道自己快要死了也许更好。
    这就是我爸去世时的情形,一天晚上他从他的安乐椅上起来,迈了一步,然后倒在了地板上。救护人员几分钟内就赶到了现场,但一切都结束了,我敢肯定爸也没想到这就是他在人世的最后时光。
    妈知道她要死了,我想她允许自己知道是因为她能平静、喜悦的对待死亡。爸不能,所以他选择了突然离去。他没有时间去想“噢,我的上帝,我要死了,我真的要死了。”同样的,我想,在他八十三年的人生中他也不曾说过“噢,我的上帝,我真的还活着。”妈每一分钟都知道她“真的活着”,她知道这一切的神奇和美妙。爸却不知道。
    我的父亲是个有趣的人,他对于神、对于人生、对于死亡有着矛盾的想法。他不止一次和我分享他对日常事务的完全迷惑,以及他对死后一切的全然不信。
    在他去世的两年前,我记得和他有过一次难忘的交流,折射了他的人生观。那不是一个很长的对话。我问他人生的意义是什么,他茫然的看着我,说:“我一无所知。”然后我问他对死后有什么看法,他答道“一无所有”。
    我坚持要他多说几个字。
    “黑暗。完结。没了。你睡着了,不再醒来。”
    我丧气了,接下来是令人尴尬的沉默,然后我竭尽全力的向他保证他弄错了,我们死后在“另一边”有非凡的经验在等着我们。我刚开始描述我的想法,他就不耐烦的一挥手打断了我。
    “狗屁,”他咕哝道。就是这样。
    我惊呆了,因为我知道爸就是这样的人,即使他八十多岁了,每天晚上也跪下来祈祷。但如果他不相信生命是神圣的,死亡只是另一个开始,他又向谁祈祷呢?我怀疑到,他又祈祷些什么呢?也许他在祈祷他自己是错的,也许他在对抗自己的信念。
    这本书是为所有像我爸一样的人写的,为那些对抗自己信念的人。它也是为那些不知道死后会发生什么的人写的,那些人自然也不知道人生更深的涵义,及其原因。它是为那些不知道人生运作的准则的人写的。它是为那些迷惑的人,以及那些没有疑惑也自认为知道一些,但时不时也会怀疑这些是不是真的的人……它也是为那些感觉到害怕的人写的。
    这本书也是为那些不属于上述类型,但希望帮助上述类型的人,却不知道怎么做的人写的。你该对一个濒死的人说些什么?你怎么安慰那些还活着的人?在这些时刻你能对自己说什么?这些都不是简单的问题,现在你该知道你为什么把自己带到这儿来了。
    你读到了这篇文章真的个奇迹,你知道的。跟奇迹比起来,这也许是个小小的奇迹,但仍然是奇迹。如我说过的,我相信是你的灵魂引领你读到这本书,出于同样的动力,我们每一个人被引领至下一步,下一个领会,并最终,回归神。
    没有人必得跟随这动力,我们可以在任意时刻改变路线,我们可以转变方向。或者我们可以原地不动,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哪儿也不去。然而,最终,我们都会继续前进,我们无法不抵达我们的终极目的。
    这目的对我们每个人都是一样的。我们都在回家的途中,我们无法不抵达。神不会允许那发生的。
    这三句话就是本书传达的全部讯息。

××××××××××××××××××××××××××××

回归神--第1章

 

< align=center>

每一件事都是每个人为他自己做的。当你明白甚至死亡也不例外时,你就永远也不会再害怕死亡。
1
神:没有神而活着或死去都是不可能的,但你这样认为并非不可能。
如果你认为你是在没有神而活着或死去,那么你就会有这样的体验。
你如己所愿这样去体验多久都可以。无论什么时候只要你做出选择,你就可以结束这种体验。

尼尔:我相信这些是神圣的话语。我相信它们直接来自于神。
这些话在过去四年里一直浮现在我的脑海里。我现在把它们视作是对我的邀请。一个来自于神的更大的对话的邀请。

神:你说对了。我曾想要确定我们会进行这场更大的对话,所以,每当你认真思考生与死时,哪怕只是一会儿,我就把这些话放在你的脑子里。这是一场你一直不情愿的对话,一再拖延的对话。
尼尔:对。我知道。并不是我害怕深谈生命、甚至死亡的话题,只是它们非常复杂,我想确定自己真的准备好来作这样的长谈。我想要在心理上,和,嗯,我想,精神上,做好准备。

神:你觉得现在你准备好了?
尼尔:我希望如此。我无法永远拖延这场对话。即使我想如此,你也会一直把这些话放在我的脑子里。
神:对,我会这样。因为即使你从来没进行其余的对话,我也会让你听到这些话。
尼尔:好吧。我已经听到了。

神:我想要你一遍又一遍地听到这些话。 没有神而活着或死去都是不可能的,但你这样认为并非不可能。 如果你认为你是在没有神而活着或死去,那么你就会有这样的体验。 你如己所愿这样去体验多久都可以。无论什么时候只要你做出选择,你就可以结束这种体验。
这些话向所有害怕活着或死去的人传达了他们所需要知道的一切。

尼尔:那么我们现在就可以结束这场对话了。
神:我们可以。你有多深的希望去获得更高的理解呢?如果你选择继续这场对话,那么我会再送给你一百个词——给所有生命的一百个词的公式。
尼尔:嗯,这是揶揄。
神:正是如此。
尼尔:但它有效。我现在不会把对话变短。所以我将要和神进行一场关于生与死的对话。再一次。
神:好,但要谈论许多我们以前从没有谈论过的事。
尼尔:谁会相信……
神:这并不重要。你不是在替别人进行这场对话。你是在替你自己对话。
尼尔:这我得时刻提醒自己。

神:长久以来,人们在为自己做事情时,常常以为他们是在为别人而做。 每一件事都是每个人为他自己做的。当你了悟到这一点,你就会来到一个突破口。当你明白甚至死亡也不例外时,你就永远也不会再害怕死亡。而当你不再害怕死,你就不会再害怕活。你会完整地生活,从此刻开始,直到最后一刻。
尼尔:打住。等一下。你是说,当我死去时,我是在为我自己而死?

神:当然,你会还为谁而死呢?

 

××××××××××××××××××××××

 

回归神--第2章

 

< align=center>

一旦你回答了大部分与死亡有关的问题,你也就回答了大部分与人生有关的问题。

2
尼尔:嗯,我们有了一个有趣的开头,你的这句话很吊人胃口。

神:这只是个开始,后面还有更多精彩。我们的对话不仅会是吊人胃口,对有些人来说,还会显得难以置信。这就是你来寻求的忆起的本性。
尼尔:忆起?

神:正如我在以前的对话里告诉你的,你没有什么需要学的,你只需要忆起。我们将要展开的对话,及我们所有的对话,都将帮助你忆起。它会引导你到达有关人生和死亡的一系列忆起。
    你会发现许多这些忆起与死亡有关。这是故意安排的,因为通过更深刻的理解死亡你可以最快的获得对人生的深刻理解。
    有一些忆起可能会令人震惊,因为它们会挑战你们已知的许多信念。另一些不会让你吃惊,你一听到它们就会意识到自己早就知道了。这些忆起合起来,将把你还给你自己,提醒你所有你需要知晓的,以经验到你的回归神。

尼尔:人类已经等待有关这些重大事项的新谈论这么久了,我们大部分的集体意识都来自远久的过去,我们可以在这儿有些“新智慧”。

神:所有人诞生时都带着印在他们灵魂中的宇宙智慧。它就在万物的DNA中。其实,DNA可以是“神圣自然觉知”(Divine Natural Awareness)的缩写。
    每一个生命的内在都拥有这种自然觉知。它是系统的一部分。它是你们称之为生命的过程的一部分。这就是当人们面对伟大的智慧时会觉得很熟悉的原因。他们立即就会表示赞同,毫无争议。只有忆起。它是神圣自然觉知的一部分。人们说,这是“在他们的DNA中”:感觉就好像是:“啊,对,当然如此。”
    那我们就正式开始这新对话吧,让你回忆起你一直以来都知晓的。让我们以全新的口吻来谈论这些,以便你能更新你的细胞记忆,找到回家的路。
尼尔:我在活着的时候也可以回归神,对吗?我的意思是,我不必等到死的时候才“回家”,是吗?

神:你不必。
尼尔:请再跟我说一遍,以便我能更明白——为什么这么多“忆起”跟死亡有关?

神:死亡是生命中最大的谜。解开了这个谜就解开了一切。
一旦你回答了大部分与死亡有关的问题,你也就回答了大部分与人生有关的问题。
然后你就会知道如何回归神,而不必等到死去的时候。
尼尔:噢,我不会的。

神:你会受到诱惑,因为你担心别人会排斥、嘲笑它。
尼尔:我不这么认为。这份对话的部分内容——特别是当我们讨论生命的宇宙论时——对许多人来说会是“过界”了。


神:我毫不怀疑我们即将展开的探索和思想探讨将加强你对人生和死亡的真相的领会——但其中的一些会显得如此离谱和深奥,以至于你真的会想把它们删除。
尼尔:不,我不会的。我对这份对话的承诺就是完整的照实记录,绝不会删改你说的话。

神:很好。那我们就开始。
下面是……

第一个忆起

死去是你为你自己做的事情。

尼尔:这真的很有趣,因为我没觉得自己为任何人“”这个,事实上,我不觉得死亡是我在的事,我以为死亡是发生在我身上的。
神:它是发生在你身上,它也是经由你而发生的。
发生你身上的每一件事都是经由你发生的。而经由你发生的每一件事都是你而发生的。
尼尔:我只是从来没想到过死是我有意去做的一件事,更没有想到过我是为了自己而死。

神:你确实是为自己而死,因为死是一件美妙的事。而你确实是“有意而为”,其中的原因将随着我们这场谈话的深入而逐渐显现。
尼尔:死是一件美妙的事?

神:没错。你们所说的“死亡”是美妙的。所以当有人离去时,不要悲伤,也不要怀着痛苦或不详的预感迎接你自己的死亡。要像欢迎生命一样欢迎死亡,因为死亡正是另一种形式的生命。
    要用温和的庆祝和深沉的欢乐来迎接他人的死亡,因为有非凡的喜悦在等着他们。
这就是让死亡充满安宁的方式——你自己的死亡和他人的死亡;
在心中知晓,即将离世的人是他们自己死亡的因。
这就是……

第二个忆起
你是你自己的死亡的原因。这永远都是真的,无论你在何处、以何种方式死去。

 

×××××××××××××××××××××××××

 

回归神——第3章

 

< align=center>

第三个忆起: 你以为你能违背你自己的意愿而死去吗?

3

尼尔:天啊,你说的真的是这个意思的话,很多人一定觉得难以置信。

神:有一些基本的生命准则——我们很快会详细谈到——可以帮你更牢固的掌握这些忆起。
当我们更详细的谈论这些基本准则时,你就会了解你们所称的“死亡”其实是个强有力的创造时刻。
尼尔:瞧,又是一个诱人的观点,死亡是“创造的时刻”?

神:它是你曾有过的最有力的创造时刻,它是一个工具。如果照它的用意去使用,死亡能创造出非凡之事。这些我都会为你解释。
尼尔:死亡是个工具?死亡不只是一扇“门”?

神:它是一扇门,但是一扇有魔力的门,因为你穿越这扇门时所携带的能量将决定门的另一边是什么。
尼尔:等等,打住。你快让我喘不过气了,我们可以慢一点吗?我们可以再过一遍,填补几个空缺吗?你刚才所说的让我产生了许多问题。

神:把你的问题全都提出来,我们会解决每一个。
尼尔:很好。我们先来谈谈将死亡用作一个工具这个观念,我从没听过这样的说法。工具是用于达成某种目的的东西,是一个人想要去用的东西,可我不想死啊,没有人想死。
神:每个人都想死。
尼尔:每个人都想死?
神:当然,否则没人会死。你以为死亡能违背你的意愿而发生吗?
尼尔:似乎对很多人来说都是这样。
神:没有什么能违背你的意愿而发生。那是不可能的。这就是……

第三个忆起

你无法违背自己的意愿而死去。

尼尔:如果这是真的,那真是令人安心,许多心灵会得到治愈。但我怎么能接受这个呢?明明有很多事情是我不想要发生的。

神:没有任何发生的事情是你不想要发生的。
尼尔:没有任何事情?
神:没有任何事情。你可以想象某些发生的事情是你不想要发生的,但这不是真相,而这只会让你把自己想成一个受害者。没有什么能比这个想法更能阻碍你的演化了。受害的观念只存在于受限的视角中。真正的受害并不存在。

尼尔:很难告诉一个女儿被强奸、或是整个村庄被“种族清洗”掉的人没有受害者。
神:当人们处于痛苦中时这样去说并无益处。在这种场合,只要怀着深切的同情、真诚的关心和关怀的爱与他们同在。不要用灵性的陈词滥调或是理性的杂谈来弥合他们的伤痛。先治愈伤痛,再去治愈引起伤痛的思想。当然,在平常的人类感受中,有些人在人生中曾是可怕事件或情境的“受害者”,但这种受害经验只存在于正常——且是极端局限的人类意识中。当我说真正的受害并不存在,我是从一个完全不同的意识层次来说的。而当他们的伤痛被治愈后,人类是可以达到这种意识层次的。
尼尔:我怀疑许多人无法接受你的观点,无论他们是不是出于情感的伤痛中。

神:我在这里所说的无非是全世界的传统宗教说了许多个世纪的东西。“主以神秘的方式行事”,他们宣称,“神有他完美的计划”。
稍后在这个对话中我们会探讨一下这完美计划的观念,我们也会探讨一下众多不同的灵魂如何互动,以精确和完美的方式在世间促成个人和集体的结果,为了一个精确而完美的目的。
尼尔:你肯定?

神:是的。到时候你就能充分理解我的话了。现在,让你的心放松下来,只需知道在一切中蕴含着完美。
尼尔:我尽力,我会尝试接受这个观念,如你所要求的,发自内心的接纳。但你走得实在太快,你前进的太快了。我们这对话才开始没多久,你就已经…我可以说吗?…涉入禁区了。我没有不敬的意思,但这对话要走向哪儿?

神:去你一直想去的地方。
尼尔:那是…?

神:真相(the truth,真理)。

 

××××××××××××××××××

 

回归神——第4章

 

< align=center>

除了存在于你内的真理,别无真理。其他一切都是别人告诉你的东西。
4
尼尔:我已经听过这个了,每个人(包括他的兄弟)都在告诉我他能引导我到达真理。

神:没错,不过只有一个人能带你过去。
尼尔:是谁?你吗?
神:不是。
尼尔:谁?
神:你。
尼尔:我?
神:没错,是你。只有你能带你到达真理,因为真理只存在于一个地方。
尼尔:我来猜下……“在我之内”。

神:完全正确。除了存在于你内的真理,别无真理。其他一切都是别人告诉你的东西。
尼尔:也包括你刚才告诉我的东西。
神:没错,当然。
尼尔:那这整个对话还有什么意义?这样的话,听任何人谈论任何事还有什么意义呢?
神:我没有说任何外在的东西无法引领你到达真理,我说的是只有你能带你到达真理。
尼尔:要是我自己知道关于生命和死亡的真相的话,我就不会在这问你了,我现在也不会进行这对话了,不是吗?
在面对有关人生和死亡的最深切问题时,我知道有许多人会祈祷,祈求得到答案,得到某些指引。当人们向上帝祈求答案,并获得——通常是十分清晰的——答复的时候,他们会说上帝回应了他们的祈祷。
你也许会说这就是我正拥有的体验,我感觉这整个对话就像是个祈祷,从中我可以得到解答。

神:说的很棒,因为的确是这样!
尼尔:这就是我记录这整个对话、这整个经过的原因,我把一切都记了下来。

神:要注意,这并不能带给别人真理存在于他们之外的印象,以及他们得去别处——比如你——寻求答案。要小心,不要让别人对你产生嫉妒,以为你发现了某个获得智慧的方式,因为他们会想要你告诉他们方法,这会造成反面的效果,甚至是危险的。
尼尔:危险?

神:当别人开始相信你能从上帝那里得到答复而他们却不能的时候,你就处于危险之中了。所以你要尽一切所能,让世界不对你产生这样的想法。如果你够聪明的话,你得不让世界把你看成特例。
去做你能想到的一切以便“去特别化”你自己,你是特别的,但你得除去别人心里认为你比他们更特别的想法。
尼尔:你有什么建议吗?
神:人们可能会把你想象成“圣人”或“古鲁”,去做些这种类型的人决不会去做的事情。办一个摇滚乐队。当个脱口秀演员。开个保龄球馆。
尼尔:难道没有开保龄球馆的圣人吗?没有说脱口秀的古鲁吗?

神:你在开玩笑吗?他们全都是。
尼尔:当当当当!
神:但人们却不认为自己是。这才是问题所在。所以,去做些离谱的事吧,让人们想不通的事,让人们否认你的特殊性的事,甚至让人觉得你非常不特殊(双关语:不专业。UN-special)。
尼尔:鬼了,我只要告诉别人我的人生故事就够了。我犯过这么多的错,做过这么多没人会赞同的事,有了这些,不可能有人把我看得多么特殊了。
神:你的确是个不完美的信使——而这正使得你成为一个完美的信使。
尼尔:因为人们不会把信息和信使弄混。
神:不大可能,除非你让他们弄混。所以就当个普通人吧,原谅你自己,也请求他人的原谅,为你所有的过错,旧的和新的。然后去告诉每一个人,他们所寻求的答案就在他们之内。

 

×××××××××××××××××××××××

 

回归神——第5章

 

< align=center>

无论你走哪条路,你都不会回不了家。

5
尼尔:告诉大家这些非常的好,但这是老生常谈,老掉牙的铭言了。我的意思是,“答案就在你内”不过是把“原力与你同在”(电影《星际大战》中名句)改动几个字。
神:然而我要说,你生来就知道你需要知道的一切。事实上,你之所以来此是为了验证它们。
尼尔:你说的这些实在是…我不知道…跟我的实际经验不符。当我的经验告诉我我还有这么多东西要学的时候,我怎么能相信自我出生以来,所有的答案就在“我内”呢?

神:你没有什么要学的,你只需要忆起。生命是成长的历程,成长是神存在和展现(Divinity's presence and expression)的证明。生命的一切都如此运作。想一下你窗外的那棵树,它高达十五英尺巨伞般的树荫遮蔽着你,但它此刻所知的并不比当它还是一个小种子时所知的更多。它长成今天这样所需的一切资料都在它那小小的种子里。它什么也不需学。它只是成长。为了成长,它只需取用封存在她细胞记忆中的资料。你与这棵树并无不同。
难道我没说过,“即使在你还未提问以前,我就已经回答了”(双关语:在你还未要求以前,我就已经应允了)?
尼尔:没错,但是……呃,我得再问一遍……那这份对话的意义是什么?跟任何人谈论任何事还有什么意义?更别说向上帝祈祷了。

神:即使是树木也需要阳光的滋养。
生命的一切都息息相关,整体的任何面向或特性都不是单独运作的,生命在互动中持续创造,我们共同制造出结果。我们没有其他制造的方式。
你与他人的对话,以及所有外在世界带给你的资讯,就如太阳的光芒。阳光促使你内在的种子成长。
外在的世界有许多事物可以引领你通往内在的真理。然而那些人,事,地,物,都不过是提示,是路标。
那就是“外在世界”的本质,物质世界被设计来为你提供一个脉络场,你可以在外经验到你内在的所知。
尼尔:所以事实上我是受益于周围世界向我的展现,正如它本来的样子。
神:所有人都是。这就是为什么我说,当你看着世界及发生在你身上的事时,“勿谴责,也勿评判”。
让我们再拿树木当朋友举个例子,好帮我们进一步理解。
想象你离开了空地,进入了一片森林。你以前从未走到如此深处,你也知道要想再找到空地的方位有点困难,于是你边走边在树上留下标记。现在,当你想离开森林的时候,你看到了这些标记,你想起来是你把它们标在那儿的,以便你能找到出去的路。
这些标记是外在于你的,虽然最终它们会领你回家,但它们不是“”。这些标记告诉你路线、路径、道路——你很熟悉这条路,你认识这条路,也就是说,“再次认知”。但道路不是目的地,只有你能带你抵达目的地。
别人可以向你指明道路,别人可以告诉你路在哪,但只有你能带自己抵达目的地。只有你能决定回归神。
你的外在世界即是道路,它是引领你回家的,实际上外在世界发生的所有事件都是为了这个目的,这就是为什么你把它们安排在那里。

尼尔:它们是树上的标记。
神:正是。
尼尔:是我安排了外在世界的每一件事以便我能领自己回归我的内在真相——你说的是这个吗?

神:这就是我在说的,你说的完全正确。
尼尔:如果是我安排的,那在某种意义上,是我把这本书带给了我自己。
神:没错。
尼尔:我把这资料“”至我自己,恰好在此刻出现在我的手中,这是一个记号,树上的标记。
神:现在你了解得很透彻了,事实正是如此。
尼尔:但如果那样的话,如果我外在世界的每一件事都是一个标记,那任何单个的标记还有什么意义?那不像是沿着一条街走到十字路口,看见所有的路标都指向不同的方向,所有的路标上还都写着“通往回家的道路”。

神:现在你真的了解得很透彻了。
尼尔:你到底在说些什么呀?

神:我在说,无论你走哪条路,你都不会回不了家。
尼尔:那我随便走哪条路都没关系咯?
神:没关系。
尼尔:我走哪条路都没关系?

神:完全、绝对、彻底的没关系。
尼尔:那我干嘛还要计较走哪条路不走哪条路呢?如果所有的路都能回家,我随便走哪条路有什么区别?
神:有些路不那么艰难。

 

全书在线阅读:http://dwbbs.qiudao.net/dispbbs.asp?boardid=3&Id=1842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点击浏览该文件:回归神.rar






  【申明】本站许多资源来自网上,供广大同好欣赏学习,并不代表本站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侵犯到您的权利,敬请告知。
  • 求道网-身心灵-心灵成长(www.qiudao.net) ©2004-2017
  • 本站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创办人:方志明 京ICP备1300836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