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身心灵门户网站,最早的身心灵网站。

平安Peace与安逸(全)

作者:阿奇 时间:2010-4-21 22:21:46 点击:3586

摘要:…请坐稳,如果你想看完它,可得鼓起一些勇气,心脏要能承受得住…这整篇文章的主旨只有一个,就是诚实面对并认清自己目前的状态、心态和欲求……这种诚实非常有力量,它能帮我们做到真正的「一笑置之」。

我们在读书会里谈到我们奇迹学员都说我们想要平安,但我们有没有分辨清楚,我们追求的到底是平安还是安逸?「平安」与「安逸」,只差一字,却是差之毫厘失之千里。
 
但在读书会里我们没机会更进一步厘清如何分辨平安与安逸。且藉此文进一步疏理。请坐稳,因为一旦我们搞清了平安与安逸的天差地别时,冒险才算真的开始。所以坐稳,如果你想看完它,可得鼓起一些勇气,心脏要能承受得住。
 
绝大部分的奇迹学员都在干这回事:挂着羊头(平安peace)卖狗肉(安逸),却不自知。连最资深的奇迹学员或奇迹教师也不例外。事实上,全世界绝大部分的人都在干这回事。但我们只针对奇迹学员来谈,因为只有奇迹学员敢大声宣称「我要的是上主的平安」,我最赏识这种气魄!那么,既然我要的是上主的平安,就要有勇气,为自己搞清楚什么不是上主的平安(注1),否则岂不辜负了自己的一片本心,徒留自欺的遗憾?因此,且来看看我们是怎么挂羊头卖狗肉的。
 
挂 着羊头(平安)卖狗肉(安逸),通常透过两种心态展现出来,这两种心态会交织出现在我们的生命中,不会只出现一种:
 
第一种是好命型的挂羊头卖狗肉:这一种心态是我感到自己过得甚好,因而对别人看似不幸的困境遭遇心生同情怜悯或义愤遗憾。这依一般理解,叫做「人之常情」,而且是有慈悲心有公义心的人之常情。当我们有这样的心情时,我们会想,但愿他们也能得享我所拥有的「平安」:丰衣足食啦,名闻利养啦,虽然少不了许多琐琐碎碎的自寻烦恼,但比起那些身处困境又缺乏机会的人,我真是多「平安」啊!所以我善心一发时,便会发心:愿人人都能得享我这样的平安。但若想到要让人人都能得享同样的资源机会,我的资源机会便大部分都要分享出去时,那善心就很自然的缩水,另当别论去了。
 
我们举个实例,可以清清楚楚的让大家看到,为什么明明是这么良善的人之常情,其实本质上是小我的自以为是、浮夸自大。以下这段小故事,是撰写<巫士唐望>系列的人类学研究生<卡罗斯.卡斯塔尼达>记录他生命中发生的一件事:
 
(卡罗斯因车子抛锚,需要修理三天,于是滞留在一个墨西哥的落后城市里。而他在美国念书,是人类学 的硕士研究生)
……我坐在餐厅内。在我进来时,我注意到一群擦鞋童坐在餐厅外的街角上,我确信如果我选择坐在外 面,他们一定会来骚扰我。

从我的座位可以透过窗子看到那群擦鞋童。有一对年轻人选择了外面的桌子,孩子们便围住了他们,请求擦鞋子。那些年轻人拒绝了。我很惊讶地看到那群孩子没有坚持,都坐回到了街角上。一会儿之后,三个穿西服的人起身离去,那群孩子奔向他们的桌子,开始吃桌上的剩食;几秒钟之内盘子便空了。同样的事发生在所有的桌子上。

我发现那些孩子很有秩序;如果他们弄翻水,他们会用自己的擦鞋布吸干水分。我也注意到他们搜刮剩食的彻底。他们甚至吃掉了水中的冰块及茶中的柠檬片,连皮带子。他们没有丝毫浪费。

我在那间旅馆居住的期间,发现那些孩童与餐厅的经理之间有着协议;他们可以停留在附近,向顾客拉生意,并容许吃剩下的食物,只要他们不骚扰任何人,不打破任何东西。他们一共有十一个,年龄从五岁到十二岁,但是年纪最大的与其它人保持一段距离。他们故意排斥他,用一首歌来调侃他,说他已经长出了阴毛,太老了,不能与他们为伍。

经过三天观察他们像秃鹰般的追逐残食,我开始感到悲观。我离开那城市时,觉得那些孩子没有一点希望,他们的世界已经被日复一日的琐碎争夺所定型了。

「你为他们感到悲哀吗?」唐望用疑问的语气问道。

「我当然是。」我说。

「为什么?」
「因为我关心我的同类人们的幸福。他们还是孩子,而他们的世界是丑陋卑贱的。」
「慢着!慢着!你怎么能说他们的世界是『丑陋卑贱』呢?」唐望说,模仿我的口吻。「你以为你比较优越,是不是?」我说是的。他问我为什么,我说与那些孩子的世界比较起来,我的世界无疑是要更为丰富,充满了个人满足与成就的机会。唐望的笑声友善而真诚,他说我没有谨慎考虑我的话,我无法知道那些孩子世界中的丰富与机会。 我认为唐望只是顽固。我真的认为他只是故意唱反调来激怒我。我相信那些孩子没有任何心智成长的机会。

我继续坚持我的论点,然后唐望突然问道,「你有一次不是告诉我,你认为人最伟大的成就是成为一个智者?」我是这么说过。我又重复一次,以我的看法,成为一个智者是人类心智上最伟大的一项成就。

「你认为你的丰富世界会帮助你成为一个智者吗?」唐望稍带讽刺地问。
我没有回答。于是他用不同的方式再问一次,这是通常当我以为他没有听懂问题时,我所使用的方式。
「换句话说,」他露出大微笑,显然知道我了解他的作法。「你的自由与机会是否能帮助你成为一个智者?」
「不能!」我坦白说。
「那么你怎么能为那些孩子感到悲哀?」他严肃地说,「他们之中任何一个都能成为智者。所有我认识的智者,小时候都是像那些吃剩食,舔桌子的孩子。」唐望的论点使我不舒服。我为那些被剥夺的孩子感到悲哀,不是因为他们没东西吃,而是以我的看法,他们已经注定了心智上的残缺;但是以唐望的看法,他们中任何一个都能够达成我心目中最伟大的智性成就,成为一个智者。我怜悯他们的理由是不成立的。

阿奇那家伙在「牧牛」一文里察觉自己目前的安逸,他算挺好命的(以世俗标准而言的好命),但他更深刻的察觉到了在这种好命的安逸中,所缺乏的挑战与洗炼,让他的成长很有限。所以他了解到同伴们生命中所遭遇的困顿,其实都包含了无比珍贵的大礼。这是为什么「烦恼即菩提」这句话不断出现在他心中,提醒他不要去轻判、误判别人的历程与自己的历程。
 
但阿奇也得到提醒,知道了他没办法刻意去改变他现在的安逸状态,事实上他也办不到。还好他没蠢到那种自寻烦恼来当菩提的地步。阿奇了解到这段安顿时期,正是他的生命所需要的,他必需藉这个阶段稳固及熟悉自己所学的一切,以应付下一个阶段即将来临的动荡。同样的,我们身处的任一状态阶段,我们都不可能回避或绕过,一旦存心回避,便无法继续前行至下一阶段。
 
我们接着再谈第二种挂羊头卖狗肉。这一种是奋斗型的挂羊头卖狗肉心态。当我们落入这种心态时,我们看人的眼光是这样的:「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我们看出:一个人的信念决定了他的个性,而他的个性又决定了他的命运。而且因为我们自己性好奋斗,曾努力摆脱过一个无价值无能力的窝囊自我,并因此而能活出一个还算让人诸多称羡的自我形象(尽管自己心里仍是不够满意)。那么,这种时候,若有人带着他们的软弱、困顿、窝囊没出息的样子出现在我们面前时,勾动了我们潜意识中那个我们过去力求摆脱的窝囊自我,我们便会生出反感,心中恐惧与愤怒涌现,无法忍受对方那没出息的样子,所以我们就告诉对方:如果你不能养活自己、养家活口、为自己挣得一席之地、活得人人爱戴,你怎么可能相信自己身负大能?你如何扭转潜意识中深切的无价值无能力感?你怎么相信自己有平安?所以你得要活出来,你需要见证!这番话似乎甚有道理,说出此话的我们也深信此理,却没能去看出,这番信念中所表达出的深切恐惧与报复之情。我们忘了,就算我们能养活自己、养家活口、为自己挣得一席之地、得到人人的崇敬爱戴(最能得到世间人崇敬爱戴便是「偶像」),只要我们不愿去体证本性中的无限神圣本质,那么,在我们的内心中、在潜意识中运作的,仍然是小我深切的无价值感,尽管我们外表活得人模人样,受到尊重爱戴,仍然是活在角色形象里。活在角色形象里意味着什么呢?那就意味着活在恐惧里。因为一旦脱离了角色形象,我们就不知道自己是什么了?也不知道自己能依恃什么?这恐惧如此深切,以致我们看不出,我们的活,都是活在恐惧之情及对过去的报复心理。
过去不尽如人意的一切,困苦的一切,没出息无价值受到卑屈的一切,仍在暗中很有力的影响着我们,使我们看不到现在,看不到当下此刻中蕴藏于本心内的宁静温柔。所以我们只能鼓励自己与别人眼望着未来,为未来策划算计,冀望着能在未来平反过去所受的剥削与不义。如果有人不为未来打算,我们会苦口婆心的劝谏,因为我们内心好焦虑。
世 间的路便是这么走的,挂着一个灵修、心灵成长或任何理想的口号,卖的是心想事成的高贵价码,追的标靶是世俗的成就与平安,骨子里藏的全是恐惧与报复(注2)。这恐惧之情、报复之欲,让我们督促自己督促别人,好好走在这条轮转不息的无间地狱道,不得擅离。但我们不知道我们走的是地狱道,我们以为自己是朝着理想梦土向上演化。
 
让 我们接着再看一段卡罗斯与唐望之间的对话:
 
卡罗斯:「也许你是对的,但是我们要如何避免那真诚的欲望,想要帮助我们的同类?」
「你认为要如何帮助他们呢?」 唐望
「解除他们的束缚。至少能做的是试着改变他们。你自己就是在这么做,不是吗?」
「不,我不是。我不知道要改变什么,或为什么要试着改变我的同类。」
「我呢,唐望?你不是在教导我,好改变我吗?」
「不是,我没有要改变你。也许有一天你会成为一个智者,这没有人能预知,但这不会改变你。有一天也许你能够以另一种方式「看见」人,那时你便会明白,根本没有东西能被改变。」
 
如果我们没有办法以另一种方式「看见」人,我们永远也无法懂得唐望的这段话。但我们若有《奇迹课程》的底子,我们起码可以在智性上读懂这段话。
当我们看见人的真实本质时,便会了解,那是不生不灭,无法被变造的。而会改变的不过是物质世界的幻相。幻相最终来说就等于不存在。我们在屏幕上投影了城市、高山、湖泊,为什么我们要去改变投影在屏幕上的城市?
 
奇迹课程的教师们,在早期教学中,会引用类似的比喻,告诉我们:要改变我们的人生,不是去改变在屏幕上的图片,那无法改变,而应改变投影机里的胶卷内容(意指背后的信念程序)。这话没错,但却只传达出了一半的奇迹精神,而漏失的那一半,却是更重要的另一半。当我们一心为了改变人生剧情而去改变内在信念时,我们走的是心想事成之道,仍是靠着自己的力量与意志在操控。而且此番操控更甚,甚至要「向宇宙下订单」,量「身」订制一个圆满幸福的「人生」。这时的我们做的是什么事呢?我们还是在做同一件事:就是在跟上主较劲!我们要在那虚空之中,在世界这个虚幻的石板上,投影出我们自己的意义。我们不愿把这个石板当成学习撤掉石板的工具(意即我们不肯把「世界」当成学习「世界并不存在」这一课程的工具)。我们坚持,内容可以改,照着我想要的去改,而且此番我要引心灵的大能、引神的大能来改造石板,石板(世界)可以改却绝不可以撤(化解)。我们走的若是这条道路,注定仍然要遭受失落之苦。因为人生剧本,剧情大纲,是在心灵的另一层次就设定好的了,不管我们努力怎么改,仍然是孙悟空翻不出如来佛的手掌心。
 
改不累吗?我们的本然本质如此圆满无限,但我们不想接纳衪、领受衪,却坚持要另造形象!课程正文说:「圣灵所要求于你的只是这基本礼数而已。让真理呈现它的真相吧!不要侵扰它,不要攻击它,更不要阻挠它的降临。让它笼罩每一个境遇,为你带来平安。T.17.VIII.2:1-4」
 
瞧! 现在知道了吧,我们是怎么样的一群冥顽不灵的孙悟空,既没礼数又很叛逆。
 
重 回卡罗斯的提问。卡罗斯认为唐望是在教导他改变他,唐望却否认。
唐望的确是在教导卡罗斯,某种程度上也的确在改变卡罗斯,但他改变的不是卡罗斯的本质,那是无法改变的,他只是借着在卡罗斯面前活出自己那一无所惧的真实本质,而唤起卡罗斯改变的动机,让他愿意去探究活在自己内的另一个真实自己,并进而忆起真实的自己。所以,唐望也的确没在改变卡罗斯,因为一旦卡罗斯体证到自己一无所惧的神圣本质,哪有什么好改变的呢?你要去改变你的神圣本质吗?神圣本质可不是你造的,它不生不灭,永恒不易,没人改得了它。改变世界吗?世界根本不存在,不过是个幻相,辛苦改造一番,仍是大梦一场。
 
能够教导生命的老师,会因时因地因人施教,讲话常会前后不一致,但你若已能体证到某一种程度,你便不会被看似矛盾的话语障碍住。接下来看看这段唐望与卡罗斯的对话,唐望谈到了自己的改变,并不客气的直接挑战卡罗斯的安逸心态:
 
    “我在向你表明一种态度,”他轻声说,“别人对你也有过类似的表态;有一天你自己也会对别人表明相同的态度。可以说,现在正好轮到我这么做。有一天我发现,如果我想做一个自尊自重的猎人,就必须改变自己的生活方式。我以前喜欢抱怨,满腹牢骚。我有充分的理由感觉自己被亏待了。我是一个印第安人,而印第安人被当做狗一样对待,我根本无力去改变这一点,因此我所有的只是我的悲哀,但是我的好运救了我,有人教我打猎,于是我明白我过去的生活方式并不值得……所以我就改变了。”
    “但是我生活得很快乐,唐望。我为什么要改变呢?”
    他唱起一支墨西哥民谣,轻轻哼着它的曲调,头随着歌的节拍上下点着。
    “你想我和你是平等的吗?”他厉声问我。
    他的问题出乎我意料之外。我感到耳朵嗡嗡作响,似乎他是吼出来的。其实没有。不过,他的声音里有一种金属声,在我双耳中回响。
    我用左手小指挖左耳。我的耳朵开始发痒,我开始神经质地用两只手的小指轮流挖耳朵,带着一种节奏,使我的手臂像在颤抖。
    唐望出神地看着我的动作。
    “嗯……我们是平等的吗?”他问。
    “我们当然是平等的。”我说。
    其实我是在屈就自己。我一向对他很友好,虽然有时候我拿他没办法;但是在我内心深处仍然存在一个想法,我绝对不会说出来,我相信身为一个大学生,生存在先进的西方社会中,到底还是比一个印第安人优越。
    “不,”他平静地说:“我们不平等。”
    “什么话,我们当然平等。”我抗议说。
    “不,”他平静地说:“我们不平等。我是一个猎人、一个战士,而你是一个拉皮条的家 伙。”
    我目瞪口呆,不敢相信唐望会说出这种话来。我的笔记本掉到地上,我惊骇地瞪着他,之后当然非常愤怒。
    他看着我,眼神平静专注,我避开他的注视。然后他开始说话,字句清晰,流畅而又致命。他说,我是为虎作伥;我不为自己战斗,而为一些不认识的人战斗;我不是真的想学植物、打猎,或者其它东西。而他的世界里有确实的行动、感觉与决定,远比我那莽撞蠢笨的“人生”要来得有效率。
    他说完之后,我感到麻木。他的话不带敌意或自负,可是却如此有力量,如此平静,我甚 至连愤怒也没有了。
    我们沉默着,我觉得困窘,想不出适当的话来说,只好等他来打破沉默。几个小时过去了,唐望的身体逐渐不动,直到变成一种奇怪而几乎令人畏惧的僵硬;天色渐黑,他的身影也愈来愈难辩认,最后当四周一片漆黑时,他似乎隐没在岩石的黑暗之中;他的不动是如此的彻底,彷佛他已经不再存在。
    到了午夜,我才明白他有本事在荒野中、乱石间保持不动,而且如果有必要,他也许能一辈子如此。他的世界有确实的行动、感觉与决定,真正超乎常人。
    我悄悄地碰触他的手臂,眼泪如泉水般涌出。
 
唐望直指卡罗斯是个拉皮条的家伙。耶稣有一次骂伯多禄,骂他「不体会神的事,只思量人的事」。唐望跟耶稣骂起人来,措词都如此犀利严峻,被骂的卡罗斯与伯多禄二人,却乖的跟龟孙子似的,一点异议也没有。这是为什么?我也常看到海宁格在工作坊中以严峻的语气与措词打断参与学员的情绪与意见,但态度却十足平静有力,坚定不移。在场的所有学员有如一同接受了一阵又一阵心灵的洗礼。
 
Kenneth Wapnick常常提醒我们,要温和,并说J兄是我们最好的典范,说J兄非常的温和。我十成十相信J兄绝对很温和,不然伯多禄不会当众被斥还跟个龟孙子似的一般听话。J兄的温和中有清晰洞彻,有坚定不移,他的温和不是滥好人的乡愿温和,他的温和中充满着对我们真实生命本质的了然与肯定,这样的爱与支持,即使在严峻的直指中,也非常有力量的传达出来。
 
写到这里,很有可能,我们会开始想:那我是不是从此开始要过得很刻苦?才不会流于安逸?注意了,你若有这种想法,很明显的,那是小我设的坑要让你掉进去。
 
这整篇文章的主旨只有一个,就是诚实面对并认清自己目前的状态、心态和欲求。我的心态的确像个拉皮条的家伙,那就对自己诚实:我是个拉皮条的家伙。这种诚实非常有力量,它能帮我们做到真正的「一笑置之」。什么是真正的一笑置之?真正的一笑置之,既不逃避也不否定,它是在瞬间洞悉自己或别人在玩什么伎俩,然后又看出这些伎俩一无用处颇为愚蠢,完全是庸人自扰的模式,因而能开怀而笑,轻轻放下。
 
阿 奇刚问我,说他听完我这长篇大论后,发现他追求的还是安逸,不是上主的平安,那怎么办?
 
天 空在此敬覆诸位:有这个发现甚好,不必怎么办,什么都不必办。
J 兄说了:「就在你察觉自己是如此不甘获释之际,祂完美的愿心便会临于你。向祂祈求吧,因天堂是靠祂迎请来的。让祂为你迎请天堂吧。 T.16.VI.12:5-7」
 
阿 奇又问:那我要怎么祈求呢?是这样求吗:圣灵啊圣灵,请把祢完美的愿心赐给我吧?
 
天 空再次敬覆:阿奇的问题提得甚好,他自己想的答案也很可爱。而下列的方式会更实际,更容易操作一些(注3):
 
你若还不甘心接受,放不下自己的问题,那么,下面这句话能够帮你改变心意:
 
我至少能肯定一件事,就是:我并不喜欢自己目前的感受。
 
这是显而易见的,能帮你轻松地踏出下一步。
你既已肯定自己并不喜欢目前的感受,就不难继续下去了:
 
因此,我希望我自己的那一套是错的。
 
这有助于抵制你内心的抗拒,并提醒你,那援助并不是硬加在你头上的,而是你自己想要,也正是你所需要的,因为你不喜欢目前的感受。这一线光明足以帮你向前推进几步,使你获得援助。
 
此刻,你已经抵达那转折点了,因为你终于搞清了,如果你过去所决定的一切并不真是那样,对你只有好处。在抵达这一步以前,你一直相信,自己必须是对的才会幸福。但如今你至少明白了:你过去的想法若是错的,日子反而会好过一点。
 
这一点点智慧之芽,足以让你更上一层楼。没有人威胁或强迫你,你只是希望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因此,你能诚心诚意地这样说:
 
我愿以另一种角度来看此事。
 
如今,你对于这一天的看法已经改变了,并忆起你真正想要的是什么。你这一天活着的目的,再也不会被那神智不清的信念蒙骗了,即使自己明明有错,你却执意要证明自己是对的,并以此作为这天的目标。如此,你才会意识到自己已准备好提出问题了;因为当你开始要求自己真正想要之物,并且看出这正是你所要求的,你就不会再自相矛盾了。
 
最后一步只是确认自己不再拒绝接受援助了。这显示出你开放的心胸,虽还不太肯定,但至少已甘心去面对真相了:
 
也许还有其它方式来看此事。
问一问,又有何妨?

 
(全文毕)
 
注 1:我们无法在世界的价值框架下了解「上主的平安」,上主的平安只能体证。但只要了解什么不是上主的平安,就一一清除了非属上主平安的虚幻之念。那么本就属于我们的平安便能自然流露。
 
注 2:《奇迹课程》提到「特殊关系」乃是小我用来报复过去的利器,请参考:正文第15章节5段7(小我利用人际关系的方式非常片面);第16章节7(对过去的报复);第17章节3段3(小我关心的是不在现场的身体)。
 
注 3:完整的步骤请参考《奇迹课程》正文第30章第1节:作决定的原则。

野兽365奇迹部落-新浪

http://blog.sina.com.cn/wildadventure






  【申明】本站许多资源来自网上,供广大同好欣赏学习,并不代表本站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侵犯到您的权利,敬请告知。
  • 上一篇:第二凡例
  • 下一篇:第三条凡例
  • 求道网-身心灵-心灵成长(www.qiudao.net) ©2004-2018
  • 本站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创办人:方志明 京ICP备1300836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