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求道网 | 方志明 | 灵性心理学 | 家庭系统排列 | 身心灵书籍 | 身心灵课程 | 身心灵修行 | 身心灵疗愈 | 心灵成长 | 身心灵资源 | 我们
  • 首页 >> 身心灵疗愈 >> 深层沟通

    胎儿期父母的期待让她身份错乱近60年

    发布者:真相探索 时间:2010-5-8 16:29:07 点击:3457

     个案阿静(化名),女,不到60岁。约我沟通是因为感觉自己多年来为家里承担了很多,但仍然得不到家里弟妹的理解,且与弟妹的关系越来越糟糕,弄得自己身体很累,但心更累。所以很想了解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她要承受这样的压抑与痛苦。看着眼前的面无表情的阿静,是可以感受到她的疲惫与沉重。

    简单的了解她的状况后,我们就进入沟通室。进入沟通室后她继续说之前有一位同学跟她沟通了妈妈外遇被发现后想跳河自杀的一个事件,她觉得那个事件对她影响很大。听到她这样表达,我感觉到这个事件可能还有一些东西没释放完,于是就跟她说这个事件我们再经历一次,可以吗?她很配合的点点头。

    在经历妈妈要自杀的事件时才发现,当时阿静才10岁左右,妈妈在离家不是很远的一个学校教书,且晚上经常要辅导学生。有一天傍晚,爸爸很开心的对她们四姐妹说,你们赶紧吃饭晚上我们一起去接妈妈回家。当时她们几姐妹都非常的开心,因为爸爸平时都很忙,几乎没有太多的时间陪她们。所以当它们听到可以跟爸爸一起去接妈妈时,那份开心是可以从阿静的脸上感受到的。当她们四姐妹一路蹦蹦跳跳的跟着爸爸来到妈妈的学校,并站在离学校门口不远的地方等待妈妈下课。

     

    当看到陆续有同学和老师走出校门时,她们是多么的期待妈妈尽快出现。突然看到妈妈一个人走出来,疾步走上另一条马路,她们看到妈妈出来是本来要大声的叫妈妈,但看到妈妈不是向她们的方向走来时,爸爸就轻轻的对她们说不要叫,然后跟爸爸一起慢慢的跟在妈妈的后面看妈妈到底去哪里。看到爸爸的表情,她们几姐妹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也不敢说话。跟着妈妈没多久就看到有一位叔叔迎上妈妈,然后跟妈妈手牵手很开心的一边走一边聊天,这一幕深深的印在阿静的脑海。她们就这样跟妈妈走了很久,在妈妈与那位叔叔分手后,回头看到自己的老公和孩子时,那份惊讶的表情让阿静这么多年都很难忘掉,随之而来的是妈妈无理的咆哮说,“谁叫你们跟着我” ,“谁叫你们跟着我”,希望通过自己咆哮的情绪来掩饰自己内在的慌乱与不安。

    然后,妈妈就快速的往江边走,希望用跳河自杀的行为来威胁爸爸。爸爸刚刚才经历自己的女人与别人的男人在一起,现在又要经历自己老婆要跳江自杀,爸爸的内心仿佛是刚被撕裂的心有被砍了一刀。看到妈妈这样的行为,爸爸用慌乱的声音和近乎哀求的语气对阿静说,你赶快去叫外婆来,妈妈要跳江了。当阿静感受到爸爸的慌乱与哀求时,阿静的心也几乎崩溃了(开始感受到阿静与爸爸有因缘种,后来的沟通证实阿静自己从小就复制了很多爸爸的特质)。沟通中阿静在经历这个过程时,那种惊恐与慌乱是可以从阿静的脸上感受到的,而整个沟通室都是阿静撕心裂肺的哭声。阿静飞奔的跑啊…….跑啊,可是两只小腿像灌了铅一样的沉重。从桥头跑到外婆家本来不是很远,可是那颗焦急的心让阿静觉得这段路好象很长很长,久久都跑不到尽头……

    当阿静跑到外婆家时,外婆她们已经睡觉了,看着外婆家2米多高的大门,焦急的阿静仿佛觉得自己非常的渺小,只好用幼小的双手不断的拍打外婆家的大门,不断的叫婆婆、婆婆,妈妈要跳江,你赶快去救妈妈。喊了好久,外婆才打开大门,看到阿静这样大喊大叫,心里非常的生气。瞪着眼睛狠狠的摔了阿静一巴掌,说都是你没用,乱叫什么?外公在一旁说,你打她干什么,她只是叫你去救人,关她什么事,你还不快去。在经历这一段时,阿静哭得非常的伤心,尽管已经时隔50多年,但那份委屈、压抑,以及对外婆的害怕的情绪终于像山洪般爆发,哭得非常的悲伤。心想,我只是来叫你去救人,你不问清楚就狠狠的打我一巴掌,这到底是为了什么,这让阿静非常的不解。后来我就引导阿静去理解为何外婆要打她,她才感受到原来是婆婆认为可能是因为阿静才导致爸爸妈妈的冲突,以及导致自己的女儿想不开才要去跳江。 

    在引导阿静与理解爸爸与妈妈的关系到底怎么了,阿静才警觉到,原来爸爸从小就非常的疼爱孩子,不管是男孩还是女孩,爸爸都非常的喜欢,而妈妈却非常的重男轻女,并且不太喜欢孩子。所以,爸爸就把大量的时间和心思放在孩子的身上,自然就没有时间照顾妈妈。爸爸很多时候为了养育孩子,白天除了上班,晚上还要做点其它的事情来赚多一点钱,尽管如此家里都还非常的拮据(大部分出生在50——60年代的朋友生活好象都挺困难)。当然,也因为孩子和家庭的困难,爸爸已经忙得不可开交,且伤透脑筋,哪里还有时间关心妈妈呢。所以,也让妈妈觉得自己被受冷落,在家里感受不到自己丈夫的关心后就开始外求,想通过外遇来填补心灵的空虚…… 

    后来,外婆到江边终于阻止了妈妈的行为,可妈妈的心已经早已不在家了。阿静和爸爸对妈妈的行为恨透了心,而懦弱的爸爸也因为害怕妈妈自杀行为总是忍气吞声,不敢说妈妈半句话。年幼的阿静不知道如何安慰爸爸,只好在家里开始扮演了半个妈妈的角色,帮助爸爸照顾好三个比她小的弟妹。而妈妈的行为并没有就此打住,相反变得变本加厉,每天都打扮花枝招展在外面享受婚外遇的经历。有些学校的老师碰到阿静后,非常的同情阿静就说,你妈妈太不像话了,在外面乱搞关系,不懂得为家里着想。由于妈妈这种长期的外遇行为,导致阿静上街时总是感受到大人们的指指点点,让阿静感觉到非常的丢脸。我就问她这种感觉让你联想到什么?她说,怪不得自己总是很在意别人的看法,在社交场合总是害怕袒露自己,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的。 

    后来,逐渐长大的阿静不想再看到妈妈的行为,自己就外出工作了。并在十七岁那年替爸爸拿主意,并一手推动了爸爸与妈妈离婚。她说有一次她从乡下回来,在街上碰到爸爸,爸爸心灰意冷的告诉阿静,他想自杀,真想到大街上被车撞死算了,心里太痛苦了。看到自己心爱的爸爸被妈妈折磨得如此痛苦,阿静的心如刀割一般的难受。沟通中经历这一段的时候,阿静再一次崩溃了,哭得非常的伤心。可怜的爸爸因为压抑与懦弱,也不知道如何是好。阿静不忍父亲这么痛苦下去,于是建议爸爸离婚,爸爸非常听阿静话,终于鼓起勇气与自己外遇多年的妻子离婚,结束了这段痛苦不堪的婚姻。 

    经历完这个事件后,我引导阿静往更早之前去找找看还有没有其它类似的事件时,阿静就回溯到自己刚出生2天的时候,当时外婆来看妈妈,当外婆一进家门看了阿静一眼然后叹口气对妈妈说,又是个女娃?妈妈憋着嘴说,是啊。我就问阿静,婆婆与妈妈的对话让你怎么了,阿静说,感觉到婆婆与妈妈不喜欢自己。我就继续引导,所以你当时怎么了,她说,我决定长大后让她们知道我有多厉害。这也养成了阿静好强的性格,做什么都要做到最好。我让她去理解为何外婆与妈妈都不喜欢女孩,阿静说,外婆没有儿子,只有三个女儿,在中国这个重男轻女的社会,外婆是多么渴望有一个儿子啊。所以,自己没有就把希望寄托在自己女儿身上,总是希望女儿生个儿子。

    离开这个事件后,我让她再找其它类似的事件是,阿静回到了自己的胎儿期。她看到自己当时只有3个多月大,当时爸爸与妈妈在家里交谈,爸爸说,头胎最好生一个女孩,这样可以帮家里做事。妈妈说,当然是男孩好啦,儿子是自己的,女儿都是别人的,儿子可以传宗接代嘛。爸爸与妈妈在讨论得不亦乐乎,阿静开始听到爸爸的话时就觉得很温暖,觉得自己长大后要为家里承担责任;但听到妈妈的话时就很生气。我就问她,你当时怎么了?阿静说,我当时就决定长大后证明给她看,女孩不比男孩差。阿静就这样给自己种下了一颗为爸爸和妈妈而活的种子。在经历这个过程时,阿静昏沉了3个多小时,整个身体都觉得非常的疲乏和沉重。 

    在完整的经历整个事件和清除种子后,我问阿静,从经历这些事件中,你看到什么?阿静说,怪不得自己从小就很粘爸爸,不喜欢妈妈。长大后就开始下乡,到农村去工作,只要赚到一点钱就马上寄给爸爸照顾家里的弟妹,想尽一切办法为爸爸分忧。并看到自己一生像个男人一样,非常的好强。 

    父母离婚后,自己几乎完整的扮演了妈妈的角色,尽己所能的照顾弟妹。后来爸爸去世后就一个人把家里的责任都承担下来,不但要扮演姐姐的角色,同时要扮演父亲、母亲的角色。拼命的赚钱来养家糊口,同时也开始不自觉的用父母的教育方式来管教自己的弟妹,甚至主导弟弟、妹妹的婚姻。可是不管她如何的照顾弟妹,如何的关心弟妹,甚至不惜把自己辛苦赚来的钱都拿来帮助弟妹,弄得自己一身都是病。可是她发现弟妹越来越烦他,与弟妹的关系也越来越僵,甚至现在与妹妹的关系好象仇人一样。沟通中我引导她们姐妹对话,妹妹愤愤的说,我希望你做姐姐就好,这么多年来你让我们很辛苦,什么是都要听你的,只要我喜欢的你都不喜欢。我现在这段婚姻,被你到处说得一无事处。我很在意你到处多管闲事,让我们很压抑,也很痛苦,我的事情以后你不要再管了…… 

    在感受完妹妹的心声后,阿静说以前她怎么都不理解,为什么自己如此付出弟妹仍然不理解她,她现在终于明白自己身份错位了,她忘记了自己只是姐姐的身份,却用父母的方式来管教自己的弟妹,错误的承担了很多本不属于她的责任。总以为是为了弟妹好,可是却不知道自己的很多行为伤害了他们。在回看这几十年对待弟妹的方式,阿静终于明白自己的行为所带给自己和弟妹的影响。这一切只因胎儿期妈妈一场对话,导致自己是为了证明自己和满足爸爸的期待而已。在看清这些因缘后,她说要向弟妹忏悔。当她深深的忏悔多年来对待弟妹的方式后,弟妹也非常愿意原谅姐姐的行为,同时也非常的感恩姐姐多年来对他们的照顾,弟妹之间终于化解彼此多年的心结,彼此都愿意重新敞开心来面对彼此。 

    看到沟通时间接近尾声,我就问阿静今生投胎的目的是什么?以及从这两天的沟通中领悟到什么?

    阿静停顿一会,一边哭一边说我本来投胎的目的只是要做一个像水一样的女人而已,想体验女人的轻盈与柔美。可是胎儿期父母的期待让她不自觉的选择证明自己不比男人差,近60年来自己不断的活在父母的期待中,并在不断在证明中迷失了自己。如果不是因为深层沟通的因缘,自己今生的生命功课也许要延续到下辈子才能完成。所以,她现在决定停止这种错误的承担,自己只是她们的姐姐而已,不管弟妹如何选择,都要尊重弟妹的体验,默默的支持和祝福他们就好。 

    同时,自己要恢复女人的本色,做一个好妻子,好妈妈,好姐姐就可以了。不在扮演假爸爸和假妈妈的角色,弄得自己身心疲惫,一身是病,连命都快没了。再不好好的爱自己,自己这辈子就白活了。 

    同时看到自己复制了爸爸的很多的性格特质和身体疾病(肺炎、肠胃炎、害怕拥有等),阿静说她一有钱就心不安,很害怕拥有金钱,曾赚过上百万的金钱,但因害怕拥有都全部又亏掉;后来,感觉自己好象也赚了一些钱,但很奇怪的是赚到的钱很快就不见了,不是拿去支持弟妹,就是被其它的亲戚拿走,几乎是左手进右手出。我也运用清除因缘种的指令协助阿静,让她明白到她是她,爸爸是爸爸,他们都是一个独立的生命个体,不再复制爸爸的生命特质。 

    阿静继续哭着说,这么多年来自己为了面子一直在意别人的看法,一直活在别人的眼光里,自己带着厚厚的面具活得很苦、很累、也很痛,从来就没有活出真实的自己。所以,决定从现在开始为自己而活,不在为别人而活。 

    看到一个迷失的灵魂终于从自己过往的生命岁月中清醒过来,我非常的赞叹她面对的勇气,同时也提醒她过去所经历的一切都是自己生命的养料,并祝福她把自己所领悟到的智慧运用到生活中去,逐渐活出真实的自己。 

    沟通小结:从这位个案的生命历程可以感受到,胎儿期父母的言行对孩子的影响太大了,如果父母稍不注意自己的言行,就可能给孩子种下影响孩子一生的种子。但很多父母并不知道自己的行为给孩子带来的影响,反而一味的责怪孩子不符合自己的要求和标准,不断的把自己的期待强加给孩子,并给孩子创造了地狱般的生活还不自知。 

    其次,对于每一个灵魂体而言,很多灵魂体在投胎后因为家庭和社会主流价值等因素的影响,导致自己忘记了自己原来的生命目的,不断的让自己在无尽的痛苦中轮回。同时,也忘记了回家的路。 

    后记:沟通两周后我给阿静电话沟通,了解她沟通后的情况如何?她说,你听我的声音就知道我现在很自在啦。现在和弟妹已经可以很平和的沟通,关系比以前融洽了很多。整个身体都非常的轻松,感觉自己身体的疾病也得到了很大的改善。听到阿静爽朗的笑容,我也祝福她继续加油,活出全新的自己。



    【申明】本站许多资源来自网上,供广大同好欣赏学习,并不代表本站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侵犯到您的权利,敬请告知。


    胎儿期父母的期待让她身份错乱近6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