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身心灵门户网站,最早的身心灵网站。

疾病是一扇通向光明的門戶 (一)---伊曼紐

作者:伊曼纽 时间:2010-5-10 8:37:37 点击:9394

轉寄

疾病是一扇通向光明的門戶 (一)---伊曼紐

摘自伊曼紐「愛的選擇」一書


Shanti:我深深覺得,這個世界的推力有兩種:愛與恐懼。

當我做一個決定時,我常去思索的是: 我做這件事背後的動機是什麼?那背後最原始的動機是出自於「愛」,還是「恐懼」?當我做一件事背後的想法是因為害怕……的話,那我就不應該做,因為我們向這個宇宙所投擲出去的,終究會回到我們身邊,比如若是發現我對某人表達善意,其實只是因為心裡懼怕他對我不利,那我就停止那樣的行為,或是可能的話改換動機。這已經是我決定事情時的一個重大準則,我確信出於愛的決定,最終會把愛帶來身邊,即便在初始的時候看起來是個多麼不聰明的決定。---Shanti


*   *   *


 如果你們每天晨跑,只吃健康食品,不吃糖,多年來不吸煙,保證自己睡眠充足,只喝瓶裝水;然而,只要做這些事情的原始動機是源自一種焦慮的心態,你們就不是在維護自己的健康。你們並沒有真正注意到,到底是什麼因素使自己在某些時候會生病的——就是恐懼。

  恐懼是最優秀的原動力,但絕對不是問題的解答。恐懼永遠是任何不適、痛苦或疾病的起因。

  讓我們記住一點,我們現在是在談門戶,而不是在談黑洞、無盡的深淵或絕望的幽谷,我們是在談被設計出來的從一個地方通往另一個地方的通道,而並不是通向虛無的道路。


  ·受苦和疼痛有什麼用處?


  疼痛提醒你們,疼痛並非真理:受苦提醒你們,受苦並非實相。一旦明白了這個道理,你們就開始把疼痛和受苦的幻象轉化成愛和喜悅的記憶。

  ·我們要如何面對痛苦?


  痛苦現在被賦予了形體,可是痛苦並不是一樣東西,而只是個經驗。如同其他的經驗一般,你們可以緊握住痛苦,或是放手讓它去。然而,我們絕對不要給予痛苦形體,不要給它空間,也不要給它時間。

  與其讓痛苦變成一塊體積龐大而又堅固結實的意識,還帶著「痛苦」的標籤,不如把痛苦當作是在神經系統裏流動的訊息,讓痛苦繼續它的動作,讓它流動。當痛苦被當作實物的時候,痛苦變成了大苦,當痛苦被認為是可移動的時候,痛苦就減輕了 。

  因此,柔軟下來,讓自己開始流動,在人類世界裏,沒有一樣東西需要維持在固態的形式裏。當痛苦被釋放,進入流動的狀態時,痛苦就被提升了 。


  現在可以開始處理痛苦,把痛苦想像成一塊固態的冰,下一步,再想像有熱的氣泡不斷地接觸到那塊冰,直到冰開始溶化,氣泡開始可以穿過冰塊。不要去想像任何可能會產生的後果,只是集中精神在發生的過程上。

  除了在過去的歷史和對未來的期盼之中,痛苦是不存在的,如果一個人能一直保持存在於現在的這個時刻裏,他只會有感覺——而沒有痛苦。


  ·我覺得身體和疾病常常阻擋我的成長,你可不可以談一談經由身體感覺「一」的方法?


  身體並不是固態的,身體的結構是一個旋轉的宇宙,由科學上的研究我們得知,分子與分子之間甚至不相互接觸,在分子之間有相當大的距離,就好像在法律和秩序之間的距離,或是像太陽系星球之間的距離一樣。在分子之間的空間裏充滿了什麼東西呢?是什麼使這些分子待在一起?是愛。你認為是身體的那個部分只是一件暫時的衣裳。


  ·你對吸毒上癍這件事的看法是什麼,伊曼紐?

  上癮的本質是恐懼,所以我要來談一談用上癮和疾病來呈現恐懼的這兩種方式。
  每個人生下來的時候都罹患了一種致命的疾病,那就是恐懼。那麼,藥物上癮和恐懼有什麼關係呢?那些特別敏感的人覺得自己沒有辦法忍受這個世界,於是想盡辦法要接觸一下本相的家。他們要嘛盡力讓自己不那麼敏感,要嘛用某種方法讓自己不在,因此他們找到了 一些好像能提供一點新鮮空氣的東西,不論選用何種藥物,那種藥物最初只是被當作是個喘息的機會。

  有一些人選擇並且精心地設計了自己的身體,.他們發現自己對某些用來逃避的東西上了癮,直到那種逃避變成了毒害,在那時,不是身體必須死亡,就是那個人必須要和現實妥協。現實說的話是:「那種方法並不能使你逃避。」如果他的靈魂準備好要走下一步,那麼上癮的那個人就會走向尋求治療藥物上癮的方法。
  上癮永遠是條通往覺醒的路徑。


 ·我得了 一種正式醫學上稱為持續退化的疾病,現在我的視力已經開始滅退。從對我靈魂有利的角度來看,我要怎樣才能停止掙扎于完全治癒和重生的可能性,和看起來緩慢但卻無可扭轉的喪失身體功能之間?我的心似乎要比我的眼睛看得更清楚。   


        謝謝你的心,你正是來學習心的洞察力可以是多麼明晰的。

我不是要危言聳聽,不過,生命不也就是一種返化的疾病嗎?關於加上形體的一種了不起的事就是,一旦穿戴上形體,你們就已經開始在離開形體。你們只是借用地球上的物質,然後好像塗脂抹粉似的,在本質上塗敷上一層粉末,好在這個特殊的時刻,呈現出形貌出來。

我很抱歉你現在正在受苦,我知道沒有人規定事情必得如此;我很抱歉這個世界上有恐懼,這就是你們要到這裏來改變的;我很抱歉你們會遺忘,而遺忘為所有的人帶來了孤單的黑夜,你們是來在遺忘中行走,為了要再度返回憶起之中。在黑夜裏,在恐懼中,問一問自己的心:「這些就是存在於這裏的唯一嗎?」你們的心知道答案是什麼。

不要為了維持自己相信是身體的必然功能而戰鬥,一旦真正放了手,你們所放手的就會完整地回到身邊。放開恐懼,愛就會在那裏,當有愛的時候,任何事情都是可能的。我這麼說並不完全是指抽象上的含意而言,同時也是非常實際的。面對有恐懼的地方,但是選擇愛,那就是你的工作,那也就是你的身體現在正在為你做的服務。

在可預見的將來,你能不能看到治好愛滋病的療法?


  可以,而且很快就會發生。因此,你們能從愛滋病提供的教育中學習的時間已經非常短暫了。一旦愛滋病有了療法,如果相關的恐懼還沒有被察覺出來,你們就為另一次恐懼預鋪好了伏筆,治療恐懼永遠都有一種最簡單的方法——選擇愛自己。〔編者注:伊曼紐在一九八八年的夏天說了這些話。〕

  有多少最後死於愛滋病的人,在過程中找尋到開始愛自己的智慧?這是對靈魂多麼有價值的教育啊!人類的恐懼說:「對,可是他們都已經不在人世了。」沒錯,他們是離開了他們的身體,但是其中有些人已經再度回來,來教導他們所學到的東西。在死亡的一瞬間,或是在瀕死之際,他們瞭解到:他們值得自己去愛自己,有了這股力量,他們很迅速地回歸這個世界。接下來的十年,我們會看到有智慧和有愛的孩子不斷出現,那是比人類的世界所能目睹的更為博大壯觀的一種舞蹈。移開以人類焦點作為角度的鏡片,你們就能從精神的角度瞭解到這件事的美妙之處。

  別讓愛滋病把你們給逼到了死角,而忘記了愛滋病現身的目的是什麼。愛滋病是恐懼,而恐懼以千百種的形式出現,恐懼是你們身體裏流動的力量,是童年就開始的錯誤信仰,是心靈上一卷陳年的錄音帶。在愛滋病的療法公諸於世之前,好好把家庭作業做好,不然,你們又會轉向另外一件事,學習的機會就在這裏,為什麼要等待呢?

  探索、檢查生命裏的每一件事,永遠要問自己這個問題.,「我是在選擇愛,還是選擇恐懼?」當發現自己選擇了恐懼的時候,別再向前跨一步,直到通過恐懼,找到恐懼背後的愛為止。這就是你們的工作,經由靈魂的智慧,恐懼不能再逃避了,你們送給自己一件禮物,唯一的治療就是愛。

  溫柔地攜著自己的手,只有在對自己的愛中感覺安全時,才向別人伸出自己的手。絕對不要在恐懼中向別人伸出援手,如果他們有恐懼,而你們也覺得在心中有共鳴的恐懼出現,那就走開。你們的工作是選擇愛,而不是為別人的恐懼服務——這個區別非常重要。歡迎升到硏究所,你們既是教授,也是學生。


  ·那麼,我們怎麼樣才能從愛滋病中學習到最多的東西?


  花一點時間,往後返一步,用外面的角度來看看這整件關於愛滋病的事。不論自己是否被診斷得了愛滋病,或是你們剛剛有個孩子或愛人死于愛滋病,都把自己保持在恐懼的邊緣。面對愛滋病的時候,就彷佛這個傳染病是被包裹在一個水晶球裏,這個水晶球則是放在一個可透視的容器裏。你們看到的東西會是這樣的:身體的免疫系統受到攻擊,使得身體不能再保護自己,所有世上的元素——不論在空氣中、水中或身體裏——都變得具有威脅性,你們不再能將這些東西納入掌握之中。

  從這個架構的外面來看,在人類的經驗裏,有什麼地方是你們覺得一定要防禦抵抗的?如果你們願意仔細看清楚,在愛滋病,這個眾人注目害怕的焦點之外,有什麼是針對你們的一生而透露出來特別的訊息?如果你們願意這麼做,愛滋病這個架構其實並不一定要存在。

  生病並不表示是自己的失敗,當身體接受一種像愛滋病般的疾病時,人的特性變成比任何細菌更致命的敵人,因為人開始攻擊自己,關上了自己的心,把恐怖抓在手中。恐懼、怨恨、憤怒——所有這些情緒,即使沒有細菌,都足以使人有嚴重的無助感。

  你們自己選擇走上這條路,我指的不是導向立即死亡的那條路,我指的是要真正的「走在路上」,流覽四周機會處處的美景,一分一秒也不要放棄自己的生命。利用生命中的每一個觀點,來體會一下在什麼地方,靈魂比較恢宏的那個計畫為你們帶來了選擇的禮物——愛或是恐懼。

  如果在神的國度裏,我想要送給你們一些東西的話,那些東西一定就是下面的這個真理:現在在這裏存在的任何事物都被永恆的愛和光所環繞,在人性中所有的體驗都是靈魂的選擇——不是靈魂的毀滅,而是靈魂的解放。


  ·要如何對待一個垂死的人?


  在知道他們本來是誰,和他們為何而來的光中對待他們,如此,你們才會問合適的問題,去開啟他們回憶的門。但是,要非常自知一件事,在有恐懼的地方,真理就離你們而去,而當不在真理之中時,那些垂死的人就和你們不相干了 。因為他們正在向進入真理之處擴展,並且他們需要在喜悅中進行這件事。

  死亡並不代表失敗。


  ·當生命一直被認為是唯一値得擁有的東西,一個患有致命疾病的人要如何才能踏著舞步,舞出生命?


  也許這就是那個致命的疾病有其生存空間的理由。讓我們先回到那個比較大的現實去,有生就有死,由此看來,任何你們做的事都是致命的,誕生就是人類所能做的最致命的事。當一個人說:「致命的疾病」時,他就是在允許恐懼來取代現實。

  除了名稱之外,疾病並不比任何其他的東西更為致命。我是不是沒有感情才這麼說呢?我不覺得如此,我是在為生命的舞蹈命名。

  你們被教導,人一定不可以與死亡、貧困、疾病,特別是絕不能與痛苦共舞。但是你們又幾乎不敢與喜悅共舞,所有這些名稱把你們鎖定在一個幻象裏面,那就是,有些東西會死亡,有些不會。當終於讓自己相信喜悅,並且擁抱喜悅的時候,你們就會發現自己能和任何東西起舞,因為任何事情都是一樣的。

  一個患有致命疾病的人要怎麼樣才能快樂地舞出生命?首先要學習如何在生命中舞蹈。既然整個人類經驗的結構就是致命的,於是你們翩然起舞。
  生命中每一件事都是把人從生帶到死,把人從自己的家帶回到原來那個「大家」的一個過程。

  當我患有致命的疾病,
  我要如何才能學會舞蹈?
  問這個問題的那一剎那
  樂隊已然開始調音。
  
  那顆樂意探索的心
  就是舞蹈,
  那顆樂意尋求的心
  就是獲得。
  一旦你說:
  「還有另外一個方法來做這件事。」
  你就已找到另一條路。
  信任心中
  發出問題的那個地方,,
  把那個部分置於所有
  生命,與因病而死的幻象之上。
  
  ——你的舞蹈於焉開始。






  【申明】本站许多资源来自网上,供广大同好欣赏学习,并不代表本站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侵犯到您的权利,敬请告知。
  • 上一篇:你就是人间天使
  • 下一篇:没有了
  • 求道网-身心灵-心灵成长(www.qiudao.net) ©2004-2017
  • 本站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创办人:方志明 京ICP备1300836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