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求道网 | 方志明 | 灵性心理学 | 家庭系统排列 | 身心灵书籍 | 身心灵课程 | 身心灵修行 | 身心灵疗愈 | 心灵成长 | 身心灵资源 | 我们
  • 首页 >> 身心灵修行 >> 内观与禅修

    艰辛的实验——内观十日课程初体验

    作者:微尘 时间:2010-5-11 18:50:12 点击:10829

    此文是助理老师推荐的,旧生陈LiXia与大家分享的心得文章。



    艰辛的实验——内观十日课程初体验
    “我们一生下来就习惯了往外看,但却从不知道向内看。”



    这些年来,探索“我”一直是我的一个重要驱动力,于是,去看心理学、哲学、人类学的书,去旅行,去体验其他的文化……然而,自觉并未找到了解“我”的门道,这个“我”仍然常陷入困境。今年,听说“内观”是一种观察自己的方法,遂上网查询,了解到福建南禅寺有个内观中心,教授内观十日课程。因而,留意课程报名,终于在国庆期间得以参加一次十日课程。来之前,我了解到的是:课程期间不准言语,没有晚饭提供,早上4点起床。对我而言,这三项都是挑战,我因为这些挑战而跃跃欲试。不过,来了之后,发现这些都不成为挑战,真正的挑战来自于课程本身。即使到了第九天,当CD机里传来葛印卡老师的声音:第九天过去了……我仍然没有任何的轻松之感,因为还有第十天。不夸张地说,这是我经历过的最艰辛的实验,然而,这也是我经历过的最有价值的学习。以下是实验记录,实验过程中不允许接触纸笔等记录工具,此为追记,许多细节已经模糊不清。

    1、心又跑了

    “不要做呼吸运动,不要像调息一样控制你的呼吸。不要控制呼吸,就只是对自然进来的气息和自然出去的气息保持觉知就好。……不要试着去改变呼吸的自然地流动,只是观察、就只是观察、单纯地观察、安静地观察。”

    前两天一直在观察呼吸。你可能会想,这太简单了!我也以为如此。但是,事实是,即使训练了两天,我仍然无法在呼吸上持续地用心5秒钟,每当刚想到要把心拉回呼吸上,心又跑了,各种互不关联的念头相继冒出。一个念头还未消失,一个新的念头又生起;一个念头刚刚升起,又被另一个念头挤掉。这场景堪比《八又二分之一》的荒诞梦境。所以,当第一天晚上CD机里的葛印卡讲起下面这个故事——

    你看到一个疯子已经饿了四天了,你出于同情慈悲给他一盘食物,他因为很饿,看到食物非常地高兴,坐下来,抓起一口饭,还没来得及放入口中,念头已经变了,他开始想到,我现在正在浴室里,我开始洗澡,而我手中拿着一块香皂,于是他就在自己的身上开始擦了起来,然后念头又跳到别的事情上,这个向我走过来的人是我的敌人,他要来杀我,在他杀我之前我最好先宰了他,要怎么杀他呢?哦,这是一颗手榴弹,我向他扔过去,把他炸死,因此他把所有食物当作手榴弹丢了过去。

    我马上会心笑了——我的心确实比疯子还疯!而练习中另一个有趣的发现是:原来我大部分时间都是一个鼻孔主导呼吸!呼吸跟了我这么多年,我可从来没留意到这一点。

    2、内观是?

    第三天,当我的心还无法集中在呼吸上5秒钟时,葛印卡开始教我们观察包括鼻子在内的三角区的感受,然后观察部位缩小到鼻口之间的部位。三角区没有什么感受,只是偶尔某个地方痒一下、麻一下,像蜻蜓点水,或像被蚊子叮了一下,而鼻口之间则一直是微麻的感觉。课程要求我们仍然只是观察,不做任何的反应。痒了不抓,确实有点耐不住,但隐忍着,它自己慢慢也就没了。这段时间相当枯燥,常心猿意马。不时将自己从各种念头中拉回到这个区域,然而,分心的时间还是越来越长。但有一个感受让我能继续静坐,那就是当偶尔能够集中注意力持续观察几秒钟时,内心就会出现瞬间的宁静。

    第三天晚上,从葛印卡的讲解中我才明白原来前三天训练的并不属于内观法门,而是观息法。我开始对第四天下午传授的内观满怀期待。那天,在庄重的求师教授的仪式之后,葛印卡开始传授内观法门。不过,一听到方法,我的期待马上带上失望。似乎,内观就是一寸一寸地移动注意力,从头移动到脚,再从脚移动到头,观察身体各个部位表面的感受。我不禁疑惑:观察身体的感受和观察内在、了解心灵有什么关系?

    不过,这总比枯燥地盯着鼻口之间的小区域好玩点,而且出于好奇心,也想试试怎么“一寸一寸地移动注意力”。所以,练习吧。将注意力有条不紊地移动也不太容易,我的注意力好像特别难在左右身体交接处转换,练习了好几遍才习惯。身体每个部位的感受不太一样,练习变得有趣起来。头部多数情况下像是血管在跳动,而背部则像穴位按摩……脸部和颈部是最难有感受的地方,将注意力停留半天也没什么感受。

    一遍一遍地练习,一边衡量着每次观察多大的区域才不致于过于粗糙而漏掉了某些部位,又不致于过于细小而花费的时间太长。从头到脚,从脚到头,真像边境上的排雷部队在检查雷区,又像过去在实验室中使用显微镜一个区域一个区域地观察细胞的异同。不过,想起以前如果持续坐在显微镜前特别是荧光显微镜前超过3个钟头,我就必然开始头痛,而这样每天超过十个钟头地专注地观察身体却没有任何头痛的迹象,为什么呢?带着一丝窃喜,一遍一遍的练习。感觉这个躯体实在也没什么,一个头,一个上身,四个肢,像我的速度较慢,检查一遍也就二三十分钟,一天下来也不知能扫描多少遍!可是,这个没有什么的躯体却又支配着我们的一切!

    3、很热

    也许是第五天晚上开始,在静坐时,右边身体开始发热,当观察到这些部位时,更是感觉到一股热的气流在肌肤表面蔓延。清晨静坐的时候,这股热可以温暖身体,但白天这股热却有些不合时宜。特别是第六天下午,在很多同学裹着小毯子静坐时,我却穿着短袖、脱了袜子还觉得皮肤干热,特别是脸部和右上身,以致于很难进入专注地练习中。怎么回事呢?

    晚上,CD机里的葛印卡提到,在内观时身体发热,和热性食物以及体内积存的愤怒过多有关。

    大约从6、7年前开始,和男朋友相处时,我注意到我的愤怒。我和他志趣相投,本无什么愤怒的理由,但有时我却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突然地发火。这种情形甚至在最快乐的时光中也会出现。虽然我的情绪像风一样来得快,去得也快,似乎不会造成很大的影响,但我开始警觉,这里面肯定有什么结是我没有解开的,而这个结也肯定不在男朋友身上,而是在我自己身上。因此,我问自己:“是什么让我发怒呢?”“我怎么能摆脱愤怒呢?”然而,我只能将愤怒归结为生长的环境这样笼统的因素,至于摆脱愤怒,更不知如何入手。

    愤怒——发热,我突然有些模糊地感觉:观察身体的感受可能真的和心相关呢!晚上,睡在床上,我感觉着身体的热,感觉着背部仍然持续的“穴位按摩”,开始想:这个课程,可能像一杯茶,一开始很苦,但慢慢往里加糖,会越来越甜。而在过去的几天,我每天睡觉前脑子里冒出的关键词都是:艰苦!

    4、感受、感受、感受……

    虽然课程没有变得越来越甜,反倒像一道苦菜,主调一直是苦的,只是加了点盐让人能坚持,但我确实已经非常投入了。第七天上午,助理老师了解学生的进度,有人提到有些部位没有感受的问题,她说不用急,耐心观察,感受会出来的。“感受会出来的”,我想着感受较弱的左边身体,开始琢磨如何让左边的感受和右边的感受一样强!怎么办呢?我开始很用劲地观察每一寸皮肤。当注意力停留在某处没有感受或者感受微弱的地方时,我不断地问:“感受?感受?感受?”迫切地希望感受出来。这个白天,我想我默念的“感受”两字比在过去的岁月中使用过的这两字的加和还多几倍。到下午的静坐结束时,我左边身体的感受也强了起来,这令我心情愉快。不过,同时,我感到隐约的头痛,但这点小问题没有影响到我的心情。

    5、幻像

    第七天晚上,闭上眼睛继续练习,突然,右边身体冒出一条大蟒蛇的影像,它在右边晃来晃去,我感觉我的身子也歪来歪去。我有点惊奇。第八天清晨静坐,闭上眼睛,蛇又冒出来,仍然在右边身体晃来晃去。晃了半天,蛇消失了,身体里突然跳出一只青蛙的影像,然后青蛙变成乌龟,乌龟游来游去,突然消失,出现几根水草。这几个影像不断依次重复,让我很难再专注地观察身体各个部位的感受。为什么会出现这些动物?早上的休息时间,我一直想着这个问题。昨晚开始出现的隐约头痛也变得明显了。上午,闭上眼睛,在出现蛇、青蛙、乌龟、水草之后,陆续出现各种动物。当将注意力移动到左手时,左手幻化成鹰;当将注意力移动到右手时,右手幻化成猿猴;移动到左脚时,出现鹤;移动到右脚时,出现鸡……甚至到后来,出现一艘帆船,一个似乎是阿拉伯青年……我开始胡思乱想:难道真的有前世?这些影像有一些隐喻?……

    中午,带着苦恼,去请教助教。助教说,这没什么,有时她也出现幻像,不用管它,用平等心对待就好。如果实在不行,就睁一下眼睛。哦!她也会出现这怪事,我的心镇定下来。

    6、头痛好了

    下午,我睁开眼睛静坐(这后面的几天我几乎都是睁着眼睛静坐的),不再去理幻像,继续做观察感受的练习。镇定下来后的某一个时间,我突然觉察到自己的心跳很快,像刚做完剧烈运动,这让我不太舒服。再仔细观察,原来这心跳和我移动注意力的速度是一致的。于是,我决定将移动注意力的速度放慢,慢到和呼吸一致。我发现这不简单,因为我总是急急地想移动注意力,想观察下一寸肌肤的感受。我觉得自己挺可笑,即使我观察完这一遍身体,接下来还是继续再一次从头到脚观察身体,我为什么要这么急呢?一个下午,我都在努力地将移动速度减慢,当下午5点从禅堂走出来时,我发现我的头痛几乎好了。这令我惊讶不已。大约从高中开始,在事情很多或者焦虑或者太兴奋的时候,我就会犯头痛。头痛的时候,脑袋滞重,无法做任何的工作,而我也不想吃任何的药物,只好等待3、4天之后慢慢好转。而这次的头痛,症状和过去完全一样,但是经过这么短的时间就好了,怎么回事?在这个下午,我仅仅是放慢速度,观察身体而已。难道观察,还有治疗身体的作用?

    我这头痛,现代医学说,它叫紧张性头痛,血管压迫神经所致。据说这是一种顽症,而我从来都没想过我自己居然能治它。这个短短的体验极大地鼓舞了我。其实很长时间以来,得病后最直接的反应就是去医院,但没想到,原来自己就可以做医生!我记得有一次我认真比较城市生活和乡村生活的吸引点,我能找到的城市生活的最大的吸引点就是医疗先进,其余则泛善可陈。后来了解了一点中医,才发现其实并不一定要依靠西医,不过终究还是要靠医生。担忧有病没钱治,也成了我们想多赚钱的原动力之一;想多赚钱,又有可能会让我们偏离我们本来的兴趣;偏离又可能产生新的疾病……如此,恶性循环。而这个体验告诉我,原来我们依赖医生,很多时候是因为我们不了解自己。

    7、宁静之心

    继续练习,放慢注意力的移动速度。在这个过程中,心跳越来越平缓,呼吸也越来越平缓,而各个部位的感受却越来越微细。当移动速度柔缓得如一位母亲给熟睡的婴儿温柔地拉好小被子时,包括最不敏感的脸部都出现如蒲公英的花絮张开一样细微的感受。第九天上午,我整个人突然进入一种非常宁静的状态。这种宁静恰如卧龙潭的那汪水一样,没有任何的杂染,纯净而通透。而每一个部位的感受,也不再是跳动,或者热流流过,而是一个个细微的振动。一个个细小的小泡升起,然后轻微地扩散,引起一阵轻微酥麻的感觉。这些感受,像轻轻落入卧龙潭的叶儿,又像轻轻吐出小泡的鱼儿,不是打破而是增添了那份宁静。我想,这时,即使一片雪花飘落、消融的声音我都能轻易地捕捉到。当中午去吃饭时,我发现自己每一个动作都非常的轻柔、缓慢,似乎不愿打扰心的宁静。对我而言,这太不可思议了!但确实又妙不可言!而头痛,早已无影无踪,多年的滞重感一扫无影,脑袋有一种从未有过的清明。

    我恍然,我的头痛,并非是因为显微镜、老板、工作、环境……而是缘于我自身的贪婪和急躁。在这里,我想要更多的感受,我想观察更多遍;而在生活中,也一样的贪婪和急躁。比如,在使用显微镜观察细胞时,因为实验有预设的目的,于是总是希望能够在观察中看到正面的结果,当总是找不到正面的结果时,愈加地烦躁……

    8、身体内部

    一直在观察身体表面的感受,直到第九天下午,葛印卡老师说,如果在身体表面都能感受到微细的感受,可以将注意力移动到身体内部,从身体的一边到另一边,逐渐地观察。听到这个指令,贪婪的我不禁又蠢蠢欲动,开始练习观察内部的感受。而同时,我的心跳再一次开始加快。幸而,这时的我已经对自己有了更好的觉知,能够更好地把握自己,虽然没有办法再回到上午的宁静时刻,但也不致于让自己又过于急躁。在练习中,我发现,当观察身体表面时,身体表面是干热干热的,像置身于干燥的北方之夏末;而当观察身体内部时,身体内部是湿热湿热的,像沐浴在潮湿的江南之暖春。有时候,那股湿热非常浓重,似乎浸透出来。我不禁对着自己笑了:“难道我的愤怒真的这么多吗?怪不得我的脸被烧得一年到头都蜕皮,用什么保湿补水的护肤品都没用呢。”

    9、慈悲观时刻

    第十天上午,老师教授一种不同于内观的静坐方法,叫慈悲观,即在静坐的同时念诵一些慈悲的言语,比如愿我远离贪求、嗔怒,愿我心生慈悲,愿大家获得安详、和谐、解脱……我不记得在大家一起默念什么言语的时候,我突然感觉到无数微细的粒子从手、从脚、从上身向身体两边不断溢出。这令我惊奇,忘了念慈悲观,而检查起身体,发现头部和上身的中部还是比较坚固,而身体的其他部分则似乎空了,双手、双脚和上身的两侧像一个有许多粒子在里面运动的空容器,而这许多的粒子不断地变化,让我想起物理学里面的布朗运动。在慈悲观的练习结束后,我感觉身体似乎用最纯洁的雪山之水彻底涤荡过,似乎所有的污垢都被洗涤干净,所有的阻滞都被打通,整个身体无比的轻松、舒泰。

    10、一个钟头不动脚

    说来惭愧,本来课程的后面几天有些时段是要求坚定禅修的,即坚定保持一个姿势静坐一个钟头,但我一直无法遵循。我坚持一个姿势静坐的时间大约顶多不超过20分钟,超过这个时间,双脚就疼痛难忍,特别是从屁股上下来的两根筋,最为厉害。而且越到后面能坚持的时间越短,就像持续地爬山,酸痛不断地积累,以致速度越来越慢。虽说依照教诲观察疼痛,疼痛确实在不断地变化,生生灭灭,但我实在无法用平等心对待疼痛。而我给自己的借口则是:如果我坚持不换姿势,一直观察疼痛,我就没有办法观察身体其他部位的感受。当然,这个借口并不能说服我自己,我就是贪图享乐而已。

    第十天下午,继续静坐。几十分钟过去,我突然意识到我的双脚一点都不疼,根本无需变换姿势。结束静坐走下禅堂,双脚仍然轻盈,甚至没有一丁点酸痛的感觉,而过去九天每次下禅堂时脚步总是比较沉重的。怎么回事呢?我回想起上午教授慈悲观时的情景,才想起在那之后其实我的脚就不再疼痛了,只是慈悲观之后就解除禁语,没有禅坐,而是被安排去领回私人物品、吃午饭、看录像之类,所以一直没特别关注。我又想起头痛的消失,这两件事都是发生在我能够观察到非常细微的感受的时候。是不是当我能观察到越细微的感受时,对身体的治疗效果就越明显呢?

    11、解禁之后

    在教授慈悲观以后,为了让学生逐渐回到日常生活环境中,禁语解除。除了禅堂,其余地方一下子充满了声音。而我并不想说话,仍然尽量少说话。但虽然想尽量少说话,还是和5、6个人说了话。下午的禅修开始,我发现有3个人的话总在脑子里打转,心一时很难专注。我不禁有些担心,离开此地后自己练习内观时,心念不定,会不会很难观察到微细的感受?不过,转念一想,课程教导不是要用平等心对待任何感受吗?能不能观察到微细的感受不是最重要的,关键是在练习的过程中能不能增进平等心。如此,心才慢慢平静下来。

    这天,课程也适当放松。下午3点半到5点的禅修取消,给大家自由交流。但那时我刚经历过身体振动、脚痛消失这些美好的感觉,一颗心完全系在静坐之上,因此又回到禅堂。下午四点多的阳光低垂着,洒在禅堂暗黄的地板上,一只燕子飞进来,轻轻地在朱红的大柱间盘旋,我一个人在空荡荡的禅堂里静坐,周围是一个个空空的坐垫,但我心里充满的却不是惆怅,而是淡淡的喜悦。回想起早上的时候,还因为今天禅修时间缩短而稍微松了口气,我不禁又微笑了。

    这天,晚上可以进食。我吃了一大碗面。晚上课程结束后回到寝室,聊天、睡觉,突然觉得好饿。奇怪!过去九天不吃晚饭,只吃一个水果,没有一天觉得饿,现在吃了一大碗油多多的面,反而饿。是不是语言消耗的能量太多了?

    12、安详

    第十一天的早上,是课程最后一次的静修时间,之后,吃过早饭,打扫完卫生,大家就各奔东西了。课程最后的时刻,最后一次练习慈悲观。CD机里突然传来下面一段话:

    我原谅、我原谅、我原谅
    原谅那些伤害过我的人
    无论是知道的或者不知道的,
    有意的或是无意的,由于他们的身体行为、语言或心念伤害过我的人,
    我都原谅他们。

    我请求原谅,我请求原谅,我请求原谅
    请求那些被我伤害过的人
    无论是知道的或不知道的
    有意的或者是无意的,由于我的身体行为、语言或心念所伤害的人
    我都请求他们的原谅

    ……

    我的内心突然一震:我能原谅一切吗?我能够心生慈悲吗?……

    这一刻,九日上午的宁静突然又回到我的身体内,而同时,一种新的感觉在体内升起,那种感觉我想大概就是安详。最后的时刻,整个禅堂都充满了安详的气氛,我不禁发自内心地向CD机里的葛印卡、向助教行礼。

    13、两个问题

    课程虽已结束,但却常常回味。回想课程,有两个问题我琢磨着特别有趣。

    (1)、为什么课程中会出现莫名的烦躁?

    现在还记得第二日课程的清晨,当葛印卡老头开始唱诵的时候,我的那份烦躁。葛印卡老头的这段唱诵稀奇古怪,听着的时候就像坐上海盗船,心被抛上抛下,真正难受!我懊恼着:怎么会来参加这个鬼课程?我诅咒着:外面的鸟都叫累了,这鬼唱诵怎么还不完?最后,我是边咬牙切齿地骂娘,边双手紧抓着自己的大腿才扛过去的。后来的课程,仍然不时出现烦躁,有时轻微,有时剧烈。为什么会出现莫名的烦躁呢?是不是因为我们平时都有外在的依靠,依靠书籍、依靠传统、依靠亲朋、依靠旅行、依靠忙碌、依靠幻想……而在内观的时候,这些依靠都没有了,于是心一下子变得空落落的,悬在那里,不知道该怎么办?于是,烦躁生起。似乎,心的真正依靠只能是心本身。在不断的修行中,心若能找到宁静、安详,烦躁就会自动地退隐。

    (2)、为什么观察就能治疗?

    从内观中心出来以后,有两个有意思的体验,一个是我第一次体察到我老爸因为愤怒而带给他自身的痛苦;另一个是以前我觉查不到一朋友说话做事很急,但现在却有明显的感觉。我意识到,在这个内观课程中,除了头痛和脚痛的变化,还有些东西发生了微妙的变化,那就是我的愤怒和急躁减轻了。以前,看克里希那姆提的书,他强调仅仅是观察,不评判,不作为,就可以改变,这令我很迷惑,但十天的内观确实证明了这一点。但是,为什么呢?

    其实,还有许多的问题,许多模糊不清的感觉,没有办法通过一次的内观课程厘清;课程中许多的开示,也没有办法通过一次的十日课程经验到,体悟到。耳边又回响起葛印卡的教诲:

    “再一次开始,再一次开始,以平稳而宁静的心,警觉而专注的心,平衡而平等的心,再一次开始练习……”

















    附录:实验简介(嘿嘿,多年未写实验报告,突然兴起,本想按实验报告的格式写这篇,但想想估计太折磨人了,还是作罢,留个简介)

    实验目的:学习内观方法,以检测此方法是否可以用来观察自己。

    实验时间:2009年10月1日——10月12日

    实验场所:福建省长汀县南禅寺内观中心

    实验人员:我(同时进行实验的还有100多名为了相同或者不同目的来到这里的实验员)

    实验对象:我(其余实验员均以各自为实验对象)

    指导老师:葛印卡(通过CD机传授)

    助理老师:刘老师(不知是否可以公布名字,所以这里不公布。现场指导。)

    实验方法:内观

    方法发明者:佛陀(关于《佛陀是位伟大的科学家》这个论题需另开新篇)

    实验期间规范:详见http://apply.vipassana.org.cn/getActionAndCreterion.action?entity.typeId=21

    1、守静默:从课程的开始至到第十天的早上,所有的学员必须遵守「神圣的静默」——身体、言语及意念的静默。学员之间禁止有任何形式上的沟通,不管是比手势、手语、写便条等等都不被允许。

    2、不使用任何分心的物品,如手机、相机、mp3、书、纸和笔等。男女分隔,任何人之间不能有肢体接触。

    3、素食。老学员过午不食,新学员可以在下午五点的茶点吃一个水果和茶水。

    实验时间控制:

    10.1
    第一天至第九天(10.2——10.10)
    第十天(10.11)
    第十一天(10.12)


    早上
    4:00
    起床钟
    同前
    同前

    4:30—6:30
    大堂共坐
    同前
    同前,但有开示和慈悲观修习

    6:30—8:00
    早餐及休息
    同前
    早餐之后打扫卫生

    8:00—9:00
    大堂共修
    同前
    离开

    9:00—11:00
    大堂或自己房间禅坐
    9:00—10:00修习慈悲观

    禁语解除

    10:00—11:00领回寄存物品


    11:00—13:00
    午餐及休息(12点至1点可向助理老师提问)
    同前


    下午报道,寄存违规及贵重物品;宣讲课程规范;晚上8点课程开始,守静默同时开始
    下午
    13:00—14:30
    大堂共坐
    13:20—14:20看内观相关录像


    14:30—15:30
    大堂共修
    同前


    15:30—17:00
    大堂共坐或自己房间禅坐
    取消


    17:00—18:00
    茶点及休息
    同前,但无水果,可进食面条


    18:00—19:00
    大堂共修
    同前


    19:00——20:30
    葛印卡老师开示
    同前


    20:30—21:00
    大堂共坐
    取消


    21:00—21:30
    大堂提问或回房间休息
    取消


    22:00
    熄灯就寝
    同前



    本文引用地址: http://free.yes81.net/ng/view-6853.html

     



    【申明】本站许多资源来自网上,供广大同好欣赏学习,并不代表本站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侵犯到您的权利,敬请告知。


    艰辛的实验——内观十日课程初体验